笔趣阁

第88章 有了老婆忘了娘(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88章  有了老婆忘了娘(3)

    “去明安。”太史阑转身回到瓜老三家,对小映道,“小映,沂河坝要垮了,今天你无论如何,要把你的家人给转移到高处,离你们最近的杨家坪地势高,就去那里。”

    小映怔怔地张开嘴,想了一会儿,默不作声开始收拾东西,和她父亲道:“咱们去杨家坪避一避。”

    满村怀疑,无人肯信,太史阑指出堤坝上的裂缝,那些明眼人都不以为然,倒是这个眼盲的小女孩子,立即便信了。

    太史阑默默看着她,像是感应到太史阑的目光,小映回头,笑笑,“我看不见,可我会听。有的人声音像在飘着,说的话语气虚虚的,像云,那都不能信。有的人也没有太多话,可是每个字都很干净,很牢固的感觉,像……”她为自己的词汇不太美妙而惭愧地笑,“像树根。很稳。”

    说出来的话,不会干净,干净只是一个人传递过来的感觉,盲女的世界因黑暗而纯净,反而更加辨别出每个字里隐藏的光明。

    太史阑点点头,去抱景泰蓝,景泰蓝却不肯走,扯着小映的衣角,“我给你看着他们……看着他们搬家……”

    刚进门的赵十三“噗”地一声。

    太史阑看看她这半路儿子——明明自己贪恋美色,偏要说得正义凛然,以前怎么没发觉这份滑头?

    “交给你了,务必保护好。”她对赵十三匆匆点头,转身就走,赵十三张张嘴,想要将一个消息告诉她,她早已去得远了。

    “哼。”赵十三从鼻子里愤愤哧出一声。

    “近一月大雨,沂河坝危在旦夕!乡亲们速速搬离!”

    “明安、近水围、仙庵、仰义五村之外的堤坝必溃!就在今夜或明天!”

    “我是北严城典史副手,沂河坝要垮了!速速搬离!”

    两个不喜欢讲话的女人,嗓子喊哑了,却没有百姓挪窝,去年刚刚加固过的堤坝给百姓们造成盲目自信,谁也不信新坝会垮。此时正是春种下秧季节,家家户户都在抢种,谁舍得丢下这要紧事,为一个危言耸听的传闻,扶老携幼地离家?

    人们潜意识都会拒绝灾难的逼近,惰性在此时发挥得淋漓尽致,也有发现堤坝确实出现裂缝的人,担心地去问村长和里正,村长却道:“咱们也去城里问过了,管河泊所的金大使说,那俩女人是疯子,煽动民心制造恐慌不知道想干什么,这不是河泊所和北严府的官方公告,他们也没发觉任何问题。”

    北严城官府的偷偷拆台,使迁移变成更不可能的事,到了中午的时候,又开始下雨,这回并不是暴风雨,还是那种绵长却不绝的雨,让人担心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者就在下一滴雨中。

    田里,该插秧的还在插秧,耽误了插秧,影响收成,年底的粮食就交不上去,在百姓看来,这才是关乎人命的大事。

    太史阑站在明安村的村口,看着来来去去不理会她的百姓,忽然道:“苏亚,会跳大神么?”

    “啊?”

    “你以前走江湖卖艺,应该看过。”太史阑道,“来一段。”

    “啊……”

    “你说过听我的。”

    “……”

    半晌苏亚从腰里摸出一个景泰蓝玩腻了的猴子面具,往脸上一戴。

    “哇呀——”

    一声叫石破天惊,村民们愕然回头。

    太史阑险些一个踉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大劫在遇,天地皆昏,日月无光,浊浪滔天。有我圣母,怜民孤苦,净女下凡,万民翻身。淤泥源自混沌启,净女一现盛世举。真空家乡,无生父母。净女降临,万物重生!黄潮劫尽,日月当兴。青桐矗立,圣女降临!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齐天!”

    苏亚戴着猴子面具,窜上村口大石,嘶哑的喉咙唱着民间装神弄鬼的教义,她嗓子被毁,声音沉滞,唱起这教词不觉得滑稽,反多了一种深沉浓重,洪荒沧桑的悠远感。

    太史阑想,如果将来真的被排挤得过不下去,带苏亚混迹江湖应该也能过得不错。

    随即她往青石下一坐,盘腿,闭目,宝相庄严。

    村民们纷纷停住脚步,愕然看过来,苏亚拎起地上一个废弃的罐子,砰地往地上一砸。

    罐子粉碎在太史阑膝前。

    “青桐圣女显灵——”苏亚拉长嗓子,喊着她刚扯出来的名号。

    太史阑取过一块布,盖在罐子碎片上,手按在布上。

    村民唰一下围过来,两眼放光。

    “她在玩罐子刺手不伤!我看耍江湖的玩过!”

    “不对,是单手撑地过罐子!”

    “是要抛碎片玩杂耍吧?”

    “把罐子变成小鸟!”

    “变出个美貌大姑娘我就信你!”

    议论纷纷,笑声戏谑。

    然而渐渐笑声就没了。

    青布之下,一个东西慢慢突起,那形状,宛然便是罐子。

    村中一个老者,原本由人扶着看热闹,苏亚砸罐子时,他一脸不屑,太史阑手按在布上时,他微微诧异,但也没什么动静,直到那布下慢慢凸起,他忽然眼神一闪。

    “不是吧……罐子回来了?”

    “戏法!障眼法!我听说过!”

    “那种底下有机关的,咱们这可是实地!刚刚你还撒过尿!”

    “别吵!好了!”

    唰一声太史阑掀开青布。

    “啊呀——”村民们长长的惊呼,回旋出低沉的气流。

    那老者推开搀扶的人,快步上前,拿起罐子仔细一看,眼神一缩。

    这个他今早亲自扔掉的罐子,就是他用了三十年的那个,罐口上他无意中磕破的缺口还在。分毫不差。

    他见惯江湖把戏,以往这种大多是偷梁换日,“恢复”的罐子已经不是原先那个,而且也需要道具,像这样随便在哪坐下,手没有任何动作,就能拿出原来的罐子,他从未遇见过。

    “仙姑……”他直着眼,喃喃道。

    太史阑垂着眼——总算遇上识货的,这要都认为不过江湖把戏,就麻烦了。

    看出来这老者很有威望,众人一听他开口,怀疑神色顿去,都张大嘴看着太史阑。

    “圣女光降,普济众生!”苏亚立即开始跳大神,“我等奉圣女玉旨,特昭告明安等地村民,天公发怒,有惩北严,今明二日,沂河必溃!明安等地多善男信女,不涉奸恶者,圣女垂怜,特予告知。诸地乡老,不得违背圣女令旨!否则必招灾祸,绵延承续!”

    “沂河……”老者仰望着太史阑,“当真会溃吗……”

    太史阑睁开眼睛,老者迎上她微褐色的眸子,微微打了个战。

    “最后一次。”太史阑站起身,“信不信——生死由人。”

    她已经尽力,若对方顽固不化,她也不会圣母到跪求对方信任。

    “信我,伤的或是这一季庄稼。不信我,死的却会是无数人命。”她淡淡道,“孰轻孰重,自己选。”

    顺手将罐子给抛了,她对苏亚道:“走吧。”

    村人静默,看两个女子没发抖,没翻眼白,淡定地跳完大神,从人群中走过。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寒浸浸的。

    太史阑走出七八步,听见那老者高呼,“乡亲们,此乃奇人!必是承上天意旨前来解救我等!不可再当作儿戏玩笑,速速携带家小,离开明安,上杨家坪!”

    一阵静默后,身后轰然一声,杂沓的脚步声,终于慢慢从秧田里奔回。

    太史阑仰头,吁出了一口长气。

    百姓向来最有从众心理,最大的村子明安都抛下水田向外撤了,其余几个原本态度坚决的村子也开始动摇,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向外走,就在村民向外撤的过程中,围住近水围的堤坝,决口三处,只是都比较小,很快就被当地村民以沙袋堵住,但决口的发现,也开始让村民坚定的信心开始动摇,他们望望水面,也觉得,仿佛,今年的水位,确实比往年哪一年都高上许多。

    太史阑站在地势较高处,看见百姓三三两两开始上山,皱眉道:“容楚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安排,一旦溃堤,如果水大,百姓的接应和食物火种,都必须要有人安排。”

    “我回来时经过金刀会,会首听说这事,说会拨兄弟们来帮手。”苏亚道。

    太史阑点点头,忽然眉头一皱。苏亚回头,便看见府尹带着同知、河泊所大使等人,到了杨家坪旁的堤坝上。

    苏亚也皱眉,百姓好不容易开始迁移,他们过来做什么?再来个三言两语,那就前功尽弃。

    不过张府尹倒没有说话,河泊所大使金正过来,冷笑道:“听说你已经说动了村人离村?行,由得你,但如果堤坝不溃,误了栽秧,还有这许多人扶老携幼上山有个什么闪失,以及相关花费,你打算怎么负责?”

    “等到不溃再说。”太史阑注视滔滔河水,懒得看他。

    “决口了!”忽然一声大叫,众人一惊,便看见杨家坪那边迅速围拢了一群人,众人奔过去一看,有两处裂开了尺许的裂口,这对堤坝来说不算大事,离溃堤还远得很,松一口气之余也不禁冷笑,金正道:“太史阑,这就是你说的溃堤?哗众取宠!妖言惑众!听说你刚才还假扮什么圣女蛊惑人心?你莫不真是什么邪教出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