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1章 奇女子(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81章  奇女子(3)

    不是房子漂亮,是胸漂亮吧?

    “是,是。”赵十三也不问太史阑意见,连连鞠躬哈腰。

    太史阑瞟他一眼——奴性。

    搬进新家第一晚,太史阑开始教景泰蓝认字——英文字。

    “学点你我才懂的东西。”她道,“以后或许用得着。”

    “这是什么呀?”小家伙看着那些歪歪扭扭的字母,眼睛里满是一圈圈晕眩的漩涡。

    “摩斯密码。”太史阑道。

    一晚上教了十几个“摩斯密码”,太史阑不得不承认,小子聪明得很,学习能力很强,一两遍就没什么问题了。可奇怪的是,他这样的身份,身边早有大儒教学,营养教育什么都不缺,怎么当初刚认识他的时候,南齐一些启蒙必备的经典书目都不会,说话走路都磕磕绊绊,活像个发育迟缓儿。

    “她说……只要我喜欢……学不学不要紧……呵呵。”迟缓儿抱着她的腿,笑得口水滴答。

    “那你现在觉不觉得苦?”

    景泰蓝脑袋摇得让人担心会掉下来,甜蜜蜜地扎进她怀里,“和麻麻一起,不苦。呵呵……麻麻,院子里逛逛……”

    “酉时,隔壁熟女已睡,你逛也看不见她。”太史阑毫不客气戳穿小流氓,拎着他走向床边,“睡觉,明早陪我上班。”

    小流氓悻悻地睡了,太史阑闭上眼,感觉还没睡多久,大门就被砰砰擂响。

    苏亚去开门,门口站着北严府一个衙役,大声道:“典史有令,城外水母庙发现名盗火虎,着太史阑前往捉拿。”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苏亚喊住他,“带路人呢?”

    “不是告诉你在城外水母庙?”对方不耐烦地答。

    “城外缉盗是巡检司的事,不是典史职责。”

    “让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

    “兵丁和马壮呢?”

    “二五营的功勋人才,怎么还需要兵丁马壮?”那衙役诧异地道,“一个人够了!”

    “你——”

    “苏亚。”披着衣服的太史阑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开口阻止。

    “知道了。”她对那衙役挥挥手——这必然是某些人的命令,何必和一个传令的小人啰嗦。

    那衙役盯着她,他本带着挑衅之心而来,如果太史阑发作或拒绝,自有办法治她,总不教她好过。

    然而她连正眼都没看他。

    这个女子,天生冷峻威严,让人平视也如仰望,抬首间乱去呼吸。

    他不敢再说什么,头一低,走了。

    “走吧。”太史阑穿好衣服,招呼苏亚,苏亚默默地取了她的弓。

    两个女子驰出长街时,天际弯月边浮云未散,青石板路上投射长长的黑影。

    “火虎。”苏亚道,“西凌名盗,杀人无算,多年来雄踞官府悬赏榜首位,花红赏银一万两。其人据说喜怒无常,正邪难分,神出鬼没,狡诈阴险,善使左手剑。各地官府多次缉拿而无功,号称西凌第一盗。”

    “为什么叫火虎。”

    “真名没人知道,额上有火虎刺青。”

    “嗯。”

    苏亚静了一静,又忍不住道:“西凌行省曾先后联络数县,出动数百人对其进行围剿,都被他逃脱,官府对其围剿总计十一次,无一成功,据说他有极其精妙的易容术,瞬间易容,变化万千。如今,北严居然让你一人……”

    “兵在精而不在多。”太史阑仰头看着天际的月,“我们俩,就够了。”

    凭借衙役给的令牌出城,守城的老兵听说两个女子竟然是出城缉拿火虎的,诧异地盯了她们一眼,她们出城后,老兵还在默默摇头。

    “送死啊……”

    太史阑将一切疑问抛在身后,快马疾驰不过半个时辰,按照老兵的指引,果然在一处空地上看见一座破庙。

    北严此地,年年春夏涝,冬季旱,气候不佳,百姓贫苦,所以立水母庙供奉水母,祈求不兴水患,护民平安。直到十年前,容楚随老国公视察西凌,提出在当地主要河流沂河之上修筑堤坝,并亲自上书朝廷,调动周围诸省力量,使用民夫三十万,修建了后来被称为南齐北地第一坝的“沂河坝”,此后水患再无,庄稼得以作养,民生得以渐渐恢复。靠自己的力量得了活路,自然不需要再去求神,这水母庙也便衰败了。

    苏亚结结巴巴说完“沂河坝”的事,出了一身汗——太史阑要求她多说话,逼得她最近险些舌头打结。

    太史阑却在想,一路走来,感觉容楚早些年做了很多事,倒是现在,一副游戏人间懒得再管模样。是当真功成身退,还是别有苦衷?

    和李扶舟不同,容楚在她心里,总罩一层神秘的纱,她因此几分警惕几分戒备,像在暗夜里,辨别前方路上的银白,是月光还是闪亮的水坑。

    不过,无论是月亮还是坑,他总是随时在她的思路里亮着,想绕也绕不过去。

    “过去吧。”她把马牵到一边,向水母庙走去,并没有掩藏行迹。

    能躲过那么多次围捕,火虎必有过人之处,隐藏是没有用的。

    水母庙就建在“沂河坝”不远的土岸上,岸上萋萋长草,几近人高。太史阑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废弃的瓜棚前,一个流浪汉临河而立,对着巨大的堤坝在喝酒。

    两人的脚步立即放轻,警惕地盯着那人背影,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没什么特色,一头乱发纠结着随风飞。

    两人接近,那人却浑然不绝,一口接一口喝酒,酒味浓烈地传来,是当地劣质的包谷烧酒。

    直到太史阑和苏亚走到他身后,形成包围,他依旧没回头,只喃喃道:“山风湿润,黑云压顶,近期必有连绵雨季,去年少雨,今年开春即雨水缠绵,怕是多雨之期……”说完忽地一骨碌趴了下去。吓了太史阑和苏亚一跳。

    那人伏首于地,似乎在听地下的声音,良久又一骨碌爬起来,皱眉道:“不对呀……才十年,大坝怎么就有中空之声?去年不是刚刚加固过?如果今年多雨,水过防卫线,大坝再不牢固,岂不是一场祸事?当初防水防蚁,国公亲自监督,不至如此……难道是定桩木有问题?还是没好好加固?……他们真的这么大胆么……”

    太史阑站他身后,听他喃喃自语,不禁肃然起敬,这流浪汉,竟然是个精通天象水利,忧国忧民的高人,听他口气,好像这坝将有问题?

    “先生。”太史阑想想,还是开了口,“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那流浪汉顺嘴接话,语气愤愤,随即才反应过来,啊了一声道,“哪来的混账!鬼似的,跟在人后面!”一边转过头来。

    转过头来也没人看清他的脸,胡子和眉毛纠结在一起,眉毛和头发纠结在一起,乱糟糟一片,隐约眉眼不是太难看,就是有点脏。

    太史阑眼神掠过他额头,可惜这脑袋上毛发一片,眼睛都找不到。

    “看这天象。”男子以手搭檐,喃喃道,“今明两日,必有暴雨……唉,希望不要延续太久,只要不下个十天半月,倒也不至于有事……”说完也不理太史阑,自钻回瓜棚里睡了。

    太史阑走过瓜棚,回头看了一眼,那人正舒舒服服翻了个身,手臂撑在地面。

    这么惊鸿一瞥,太史阑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想不出来,摇了摇头走开去。

    水母庙安静地矗立在山坡上,苏亚抢在太史阑前面,侧身一脚踢开庙门。

    “砰。”

    庙门缓缓开启,一簇火光跃入眼帘,火光后,一个中年和尚,有点茫然地抬起头来。

    那人细眉长眼,面色微黄,一身敝旧僧衣,却浆洗得干干净净,正在火里烤一堆豆子,看见她们,愣了愣,宣了声佛号,有点尴尬地笑道:“两位女施主,怎么深夜来此?是不是饿了?小僧正好煮了些罗汉豆,虽然粗劣,倒也可以果腹,两位要不要也来点?”说完递过一只装豆子的碗。

    他言语斯文,态度和气,和刚才的粗鲁男子截然不同的风神,连苏亚也对他点点头。太史阑道:“大师是此处主持?”

    “阿弥陀佛。”和尚道,“云游和尚,路经此地,借地休息而已。”

    “大师有无看见额上有刺青男子经过?”

    “刺青?”和尚想了一想,歉然笑道,“刺青没见,倒是一个时辰前,有位侠客经过,在此吃了小僧几颗豆子,他戴着抹额,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太史阑看他身边,果然另有个座位,还散落一些豆荚。

    看样子,火虎是已经离开。

    “打扰。”她点点头,带领苏亚退出小庙,走下山坡。

    她大步在前面走,看见前方山坡下远远的瓜棚,瓜棚灯火已灭,流浪汉看来已经睡了。

    她忽然停住脚。

    心中似有警兆,如流星过,如闪电过,刹那间劈开她先前一直似有似无的疑惑。

    “不对!”她忽然纵身而起,转头就向小庙奔去,苏亚莫名其妙,却紧紧跟在她身后。

    然而已经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