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3章 别再和我抢女人(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73章  别再和我抢女人(2)

    一个大男人拿着针线会让人感觉很窘,但李扶舟这样一个人,他的存在,他看过来的眼光,却让人一丝也兴不起嘲笑或惊讶的念头。

    他的气质,诠释这人间一切和谐,于不和谐处,亦能生出和谐。

    他的亵衣领口微低,露一抹锁骨,从太史阑的角度看过去,是一道精致平直的线,让人想起精雕玉琢的玉如意。

    烛火微黄,色泽温润,在他的肌肤上熠熠生光,下颌之下,一笔流畅的剪影。

    世间女子在此,这一刻多半乱了心跳,停了呼吸。

    李扶舟坐正了身体,也没有因为只穿内衣而有所窘迫,从容地道:“想把衣服给补好,不过……”他笑笑。笑容温淡平和。

    太史阑看看,线到现在还没穿过针呢。

    男人能把头发丝细的暗器穿过叶脉,就是不能把同样粗的线穿过针鼻,说起来也挺神奇。

    “我试试。”太史阑坐下来。

    李扶舟看看她——这位一看也不像个能飞针走线的造型,然而他微微一笑,让了让。

    帐篷窄小,让也让不出什么地方,太史阑坐下后,不可避免两人的膝盖碰在一起。

    李扶舟没有再让,太史阑也没在意,她举针对光,穿线,看起来很灵敏。

    李扶舟微笑看她,手轻轻搁在膝上。

    太史阑伸手去拿衣服,李扶舟似有微微犹豫,但也没有阻拦。

    太史阑看着那道巨大的裂缝,皱起眉。

    该从哪里下手?

    说实在的衣服撕成这样,缝补完也无法再穿,李扶舟虽然简朴,但从不令人感觉穷酸,他的衣服质料都是柔软舒适的,价值不菲,虽洗了又洗,但更显气质。唯有这件蓝衣,相对质料普通了些,因为经年日久,色泽已经变浅,领口袖口都有磨损痕迹,用针线密密缝补过,可以看出穿得很精心。

    “我只是想将它缝补好,之后再收起来。”李扶舟看出她的意思,轻声解释,“这件衣服,我每年只穿一次……没想到今年撕破了……”

    太史阑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半晌道:“对不起。”

    她从不道歉,此刻却语气坚定。

    李扶舟怔了怔,微笑,“无妨,旧衣终将破,不过早迟而已。”

    “是你亲人给你做的衣服?”太史阑问,“有纪念意义?”

    烛火光影下,李扶舟垂下的睫毛,在眼下打出淡淡的弧影,静谧而温存,从太史阑的角度,只看见他的唇角,似有若无地勾了一勾。

    “喝水吗?”他忽然换了话题。

    “不用。”太史阑寻找了半天,终于觉得可以下针,一针戳了过去。

    随即她顿了顿,手一撤。将衣服挪开了些。

    “戳着了?”虽然她没呼痛,但李扶舟还是料事如神,身子一倾,一把抄住她的手指。

    指尖上一点浑圆血珠绽放。

    李扶舟想也没想,便将嘴唇靠向那受伤的手指,太史阑怔怔地看着他。

    然而就在唇离指尖不过寸许处,李扶舟忽然一震,似是想到了什么,飞快地放开了她的手。

    从一拉到一放,不过瞬间,他再抬起脸,平常温存笑容已经不见,眉宇微微苍白。

    太史阑凝注着他,收回手指,缓缓将指尖鲜血,在衣摆上擦尽。

    指尖擦上麻质布面,微微有点糙,随后便热热一痛,似此刻心情。

    随即她抱起衣服,道:“我怕是不行,找苏亚给你补好送过来。”不待李扶舟说话,掀帘而出。

    一阵风过,将帘子飞卷,隐约烛火飘摇里白衣素净的男子,神容淡淡,目光深深。

    次日队伍再次启程,按照众人计议,俘虏还是要押解请赏的,李扶舟出面递书当地官府,派人前来协助押解,此地离通城不过三十里路程,离西凌首府北严百里。车行半日,到达通城,按照计划,众人准备不通报通城县衙,直接找个客栈,好好休息一顿后直奔北严。

    然而城门前,已经有人在等候了。

    “在下是通城王知县府文案柳近。”一个中年文士,带着十几个下府兵在路上等候,笑容可掬,“受东翁之命,特来迎接二五营诸位。”

    南齐军制分内外军。驻守京城内五卫,戍边天下外三家军。另外设府兵六十万,由六品以下官和良家子弟组成,属于外三家军管辖。按行省、城、县的规模,分为上、中、下三府兵,下府兵八百人,一般驻扎在县区。

    李扶舟上前交涉,过一会儿回来说,“通城县说,我等帮助他们捉到龙莽岭惯匪,助地方剪除一大害,本地乡绅闻讯欢欣鼓舞,都要求县府无论如何要留下诸位英雄,今晚通城翠华楼设宴,请我们务必不要推辞乡亲父老的好意。”

    “要得,要得。”熊小佳第一个咧开了嘴,眉飞色舞。

    “我说嘛,这么大的事儿,请一顿也是应该的。”史小翠得意洋洋。

    其余学生虽然勉强按捺住兴奋,但都满面红光,喜动颜色,一群品流子弟走过来,笑道:“昨儿累了一夜,今晚就在通城歇歇吧。”

    这回就连寒门子弟也没人反对,经过昨夜并肩作战,之前的隔阂散去大半,年轻人,总是没那么多机心仇恨的。

    “你看呢?”太史阑低声问李扶舟。

    “既来之则安之。”李扶舟道,“拒绝他们容易,但学生们赶路确实辛苦,拒绝了通城设宴,就不能在通城住宿,再往下走没有宿处,万一再来一场夜袭,只怕他们便支撑不住。”

    太史阑点点头。将袖中人间刺调整了下位置。

    一路进城,客栈已经由通城县衙安排好。景泰蓝一直安静地靠在太史阑身边,他已经戴了面具,太史阑对学生们的解释是得罪西局,需要给景泰蓝做点保护,学生们也都理解。

    “麻麻。”他忽然拉拉太史阑袖子,指着客栈不远处路边一个卖鸟的,“鸟,鸟。”

    出二五营后,太史阑和他说要扮成母子,小子很得瑟——终于等到这一天!

    不过关于称呼,两人头靠头研究了很久,太史阑不喜欢“娘”这个字,觉得跟“娘炮”似的,景泰蓝则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母亲,他自家的那位的称呼,说出来是会吓死人的。

    最后太史阑让他喊妈,于是麻麻诞生。

    “不买。”太史阑道,“禽流感。”

    听不懂酷妈怪话的景泰蓝,怏怏地垂肩,知道没戏。

    太史阑的目光,却在那卖鸟的身上掠过,随即又掠过路边一众摊贩。

    “都说通城繁华,如今一见,名不虚传。”李扶舟笑道,“路边摊贩如此繁盛,便可见一斑。”

    “呵呵,是是。”柳文案连连点头,“施知县治县有方,此地物富民安,最是太平之世。”

    众人站在一长排摊贩前,看两三个行人,从摊子前快步走过。

    通城安排的客栈确实不错,三进院子包了下来,设置精洁,花寻欢安排人将俘虏锁在最后一进院子里,犹豫着到底该派哪几个学生来看守。负责看守的通城衙役,大包大揽地拍胸脯,“姑娘放心!全交给我们兄弟!外头还有府兵,再用不着二五营的诸位英雄,你们专心吃酒去吧,通城父老,都盼着见你们一面,少谁都不合适。”

    “那便辛苦各位大哥了。”

    “没事,没事!咱一定给你看好咯!”

    华灯初上的时候,整座翠华楼越发流光溢彩,彩灯滴溜溜地转着,映得一群在门口等候的乡绅脸色红艳。太史阑等人从接送的专车上下来时,看见的就是这群老爷,以及老爷身后的美女们。

    “二五营诸位英才光降,通城蓬荜生辉!”当先一个黑胡子迎上来,黑胡子上头一颗红痣十分显眼,笑容几分矜持,几分客气。

    “这是我家东翁,通城父母。施知县施大人。”柳近给他们介绍。

    施知县呵呵笑,一一引荐在场的乡绅,都是些当地大户豪门,名流士绅。太史阑不耐烦地站在一边,等着李扶舟和他们揖来揖去。

    她衣着简朴,混在学生群里,也没人注意她,好一会儿才介绍完毕,以李扶舟花寻欢为首,拥入翠华楼中。

    翠华二楼,整座阁子打通,开了六席,每席之间,隔以屏风。

    一队衣着整齐的小二,等着给贵客安排入席。

    中国人入席,自古便有规矩,这个规矩不是谁该坐哪里,而是明明知道谁该坐哪里,也准备坐那里,但必定要推三推,让三让,被人推坐下去,再站起来,嘴上逊谢一番,再推下去,再站起来……如此三番,也就好了。

    此刻人多,这推一推让一让的功夫上演得更加热闹,每个位置都经过一番挣扎厮打,才能尘埃落定。

    落在学生群最后的太史阑母子俩,被前头推打人群给堵着,等了好一阵也不见人流移动,景泰蓝哭兮兮地揉肚子,“麻麻,我饿……”

    “马上就吃。”

    太史阑抱起景泰蓝,拍前头人肩膀,“让。”

    前头人吓一跳,急忙让过去,太史阑一路拍过去,“让,让,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