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1章 美人走光(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71章  美人走光(3)

    沈梅花头一抬,正看见前方一大片黑影,夹杂马蹄狂卷之声。

    果然有大批敌人!

    此刻学生正分神,沈梅花急中生智,低喝,“这也是考校!莫中了两位助教的迷惑之计,按原计划作战!”

    学生醒悟,重新打起精神,杨成学的是枪,探头看见前方大群黑烟,吐了吐舌头道:“两位助教好下功夫,找了这许多帮手!”

    “太史阑。”沈梅花表情严峻,“对方人数多,来意不明,我们不能先动手。”

    “你安排。”太史阑全权交付。自己上前将那受伤中箭的人扶起,那人满面灰土,神容憔悴,半昏迷中喃喃道:“救我,救我……”

    “对手人多,实行诱敌深入之计,变幻阵型!”那边沈梅花发下号令。

    根本没有离开,在不远处树上掠阵的两位助教,都暗暗点头。

    片刻间,那一群人已经驰近眼前。

    “放箭!”

    箭手齐齐出箭,青色长箭呼啸而出,越林外三尺,夺地一声,钉在冲在最前面一匹马前。

    箭入马前三尺,在南齐江湖道上,是警告和询问之意。

    马上骑士霍然勒马,骏马长嘶人立,月色下剪影雄壮。

    “有敌!”那人暴喝,“杀!”

    一个“杀”字出口,太史阑就知道不好。

    八成遇上了剪径强盗,山间悍匪!

    “射!”她抢在沈梅花反应过来之前,大声下令。

    她的声音和对方那声“杀”几乎同出一声,话音刚落,蓬一声疾响,对方出箭!

    重弓重箭!

    黑色的箭矢,像山那边忽然爆炸腾起的浓云,刚在山背后出现,转眼就到了头顶,所经之处,手臂粗的树枝炸断,碎枝乱叶,噼啪乱飞。

    “啊——”一声痛呼,一个经验不足,紧张中探身出树的箭手,被一箭射穿臂膀,弓箭落地,瞬间被后面梯队的学生接应下去。

    “天杀的!”

    沈梅花又惊又怒——万万没想到,对方问都不问,便悍然杀人!

    先前太史阑莫名其妙说有警,她还不以为然,此刻才心中大呼万幸,若不是早有准备,给这群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冲进来,不知道要死伤多少!

    对方确实凶悍,出箭之后毫不停留,当先一人狂笑一声,“全杀了!”策马冲入。

    碗口粗的马蹄翻飞,那些蒙面壮汉从马后抽出刀,狂劈乱砍,刀光雪亮,隐约有殷殷血色,四面树木横倒,荆棘乱溅,学生们还好,心里始终认定“这是一场高难度的考校”,顶多觉得入戏太深,要打起精神应对,沈梅花却是知道内情的,她毕竟从未真正面对这种杀戮场合,一时惊住,忘记指挥。

    她静默的这一刻,太史阑的声音适时响起。

    “射箭!”

    “前三轮轮换出枪!”

    “搏击手扯索!”

    一连串命令下去,学生们有条不紊,一拨箭将最先那一批马诱入浅浅的壕沟附近,那些人狂奔而入,万万没想到路遇的队伍还能准备壕沟马索,当先一匹冲得最快的马踩到壕沟,一声惨嘶轰然而倒,连带后面的马接连被绊被阻,瞬间倒了十几匹。

    溅起的草皮落到沈梅花脚上,她霍然惊醒,满脸通红,迅速接过了指挥权。

    “赵十三!”太史阑厉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过来!”

    赵十三飞快地带人出现,他也看出敌人凶悍,不阻在树林之外,闯进来倒霉的是所有人,包括景泰蓝。

    “第一轮胜!”太史阑大声道,“花助教令我为大家记分,歼全敌者,上报总务赏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学生们本来面临超出想象外的凶悍冲杀,多少有点畏怯,此刻被激起血气,熊小佳“嗷”地一声,抡俩狼牙棒就蹦了出来,他的水蛇腰小攻萧大强紧跟其后,大叫,“掠阵,掠阵!”

    熊小佳天生体能优势,冲出去抡着棒子一顿敲,先将那些绊马落地的人一个个敲昏,萧大强在他身后,不住指挥“左后!右转!后方有敌!”

    一个黑胖子跳下马,踏着同伴的尸体快步冲来,人未到,刀光已如匹练倒挂,熊小佳悍然迎上,吐气开声,“嘿!”一声巨响,两人各自晃晃,黑胖子后退半步,熊小佳一张黑脸涨得通红。

    萧大强立即蛇也似钻过来,趁对方立脚不稳,一棒敲在对方脚上。

    “哇呀”一声惨叫,黑胖子跳脚而去,学生们扑哧一笑,紧张气氛立时冲淡许多,动作也越发稳定有序,箭手有条不紊,轮换三批射箭,投枪按照指挥,在对方立足未稳时机准确出手,擅长搏击和近战的学生游走战场,专挑落马的敌人下手,不仅将敌人阻挡在树林边缘,还渐渐将之包围。

    对方此时也已经觉得不对,当先一名蒙面男子低低怒喝道:“怎么回事?这家伙在此地还有帮手埋伏?”

    “擒贼先擒王!”另一人道,“林子中间那三个!”

    他眼神紧紧锁住太史阑沈梅花和苏亚。

    “弓来!”

    一箭三弦,箭头淬毒,青幽幽光芒如蛇眼。

    专心战局的太史阑霍然抬头——警兆又生!

    在还没看到暗箭之前,她一把推倒了沈梅花。随即拉着苏亚迅速后退。

    “咻!”

    三箭破空,在空中诡异一折,越过人群,直扑三人。一箭从扑倒的沈梅花臀部掠过,带起一截布丝,另两箭不折不扣,直奔太史阑和苏亚面门。

    “铮!”一直持弓在手的苏亚,在被太史阑狂拽后退的过程中,依旧发箭!

    “啪。”她的白色箭竟后发先至,击中黑色箭的中段,如打蛇夺七寸,啪一声箭柄炸开木屑四射。

    两箭在对轰中齐碎成四段,炸开的箭尾撞上射向苏亚面门那一箭,将箭头稍稍撞歪,但依旧直奔她的肩骨而去!

    苏亚毫不动容——解了太史阑之危,就是胜利!

    不远处高树上,花寻欢急躁地欲探身下来,“可以了!我们该出手了!”

    “等等!”李扶舟一把抓住她肩头。

    飞箭厉啸,太史阑忽然抬手一抓。

    “破!”

    黑暗中一道掌影雪白,碰在箭头边缘,箭头忽然微微一震,随即还是呼啸着,撞上苏亚的肩。

    苏亚闭眼,等待疼痛来临,然而转瞬她就愕然睁开眼。

    黑色的箭无声无息从她身前掉落,苏亚觉得肩膀疼痛,但并没有流血,像只是撞伤,她脚尖挑起落地的箭,一看之下眼神一凝。

    箭还是那箭,不知何时,箭头竟然稍微钝了一点,以至于没能穿过她的麻布外衣。

    沈梅花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太史阑大腿大哭,“你救了我的命,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被太史阑一脚踢开。

    “刚才怎么回事?”花寻欢愕然问李扶舟,那一霎太快,看起来就是太史阑手掌擦了擦对方的箭,实在不明白为何苏亚中箭无伤。

    李扶舟眼神深邃,轻轻摇摇头。

    此时战局,学生已经占尽上风,最初的惊慌生涩经过磨合,配合越来越无间,动作越来越灵敏,对方近百人,凶悍地冲入树林,却不能再进一步,想要退出去,又已经被赵十三带领的人封锁,渐渐变成一边倒挨打的局面。很多人已经丧失行动力被俘虏。

    “首战告捷!”花寻欢兴奋地一拍手,正要起身下去收拾残局,李扶舟忽然又一把拉住了她。

    “你听!”

    花寻欢一怔,侧耳凝听,忽然变色,随即她身子一弹,迅猛地向树林深处扑去!

    她身形扑出的同时,就在林子中心的帐篷之后,忽然出现几条人影,对方还是黑巾蒙面,出现得无声无息,宛如鬼魅。

    这些人很明显是趁前头大家专心对战悍匪,趁机绕道进入树林,所有人心神都在前方,竟给他们悄悄摸近。

    那几条人影一出现,花寻欢李扶舟刚发现,太史阑也在同时往下一扑。

    啪一声,刚刚爬起来的沈梅花被她压住,又跌了个嘴啃泥……

    但是已经迟了一步,白光一闪,如飞雪乍降,一蓬暗器,齐射太史阑背心!

    凤尾针、飞燕镖、金钱镖、飞蝗石、铁蒺藜……漫天飞旋,呼啸如泣,对方下手极狠,生怕一枚暗器不够置太史阑于死地,一出手就是数十种。

    此时苏亚受伤反应慢,其余人都在树林前方,这最安全的后方,忽然便成了死地!

    “唰。”

    黑暗中掠过蓝影,瞬间穿越碧树千叶,卷起叶片如千层浪万条风,刷拉拉一阵乱响,所经之处漫天碧叶皆碎,随着那人身形腾一下卷上半空,再在他经过后,纷落如雨。

    那人衣袖一挥,叶雨忽而聚拢如碧玉杵,又或如绿色蛟龙,在那人狂舞的衣袖中,贴地盘旋而来,倏忽扬起,狠狠撞上那千百暗器。

    啪啪之声不绝,碧绿碎叶再碎,四面蒙蒙如淡绿丝雨,挡住了所有人视线,那些粉尘钻入眼中,太史阑不禁一眯眼。

    一眯眼之间,恍惚惊鸿一瞥,那人天神般自淡绿丝雨之中乍现,一步穿出,伸手一抄,太史阑只觉得身子一轻已经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