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0章 美人走光(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70章  美人走光(2)

    身边的这个人,冷漠,强硬,没有任何迂回和婉转,然而她站在身边,便好像一座山倚在背后。

    她撕了只鸡翅,胳膊肘捅捅太史阑,“喂,鸡翅比较好吃,骨头都烤脆了哟。”

    太史阑看也不看,“你手抓过,脏。”

    沈梅花笑起来。

    “唉,”她撕着鸡翅上的肉,摇头叹气,“我原以为我学了指挥,大家都要尊敬我,今天我算是明白了,真正强大的是人心。”

    “回头你和苏亚坐一起。”太史阑道,“抛弃自己出身的人,往往为人所不齿。跨越出身,才有尊严。”

    “跨越出身,才有尊严……”沈梅花喃喃重复了一遍,露齿一笑,“太史阑,苏亚那傻女人一开始就说要跟着你,我还瞧不上,现在我才觉得,她眼光挺好。”

    太史阑摇摇头,“谁也不必跟着我。”她闭上眼,开始修炼,很快进入状态,气息匀长。

    沈梅花羡慕地看她一眼,也有样学样盘起腿,却一会儿晃晃身体,一会儿摸摸头发,半天没个安静。

    等她好容易安静下来,太史阑忽然睁开了眼睛。

    四面风声平静,不远处篝火噼啪,学生们谈笑声嘈嘈切切,一切都很正常。

    然而心中警兆,却似一根钢丝弹在耳边,不住嗡嗡作响。

    太史阑最近修炼气机,培养自己的精神敏感力,因为有基础,进度可谓一日千里,此刻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她却觉得,危机逼近。

    “赵十三。”她仰起头,对空呼喊一声。

    赵十三从一棵树的树梢上掠过来,太史阑道:“我觉得有点不对。”

    赵十三一怔,神情立即紧张起来,闭上眼仔细感觉一阵,又伏地听了一阵,摇头道:“没有啊。”

    李扶舟和花寻欢都闻声过来,也说无事,三人都是高手,感觉灵敏不会有错,沈梅花松了一口气,太史阑却道:“不可不防。”

    “梅花。”她转头对沈梅花道,“给你二十人,你负责安排,保证任何人在危险靠近时不受伤害,做到吗?”

    沈梅花眼睛亮了起来,却犹豫道:“他们会不会听我的……”

    太史阑拍拍手,学生们聚拢起来。

    “李助教刚才说,我们难得出来,时辰还早,不如搞个演习。”她平静地道,“考考大家这段时间学习成果,锻炼反应力和应变。”

    花寻欢眼睛一亮,她本来有点担忧,一点动静都没有,太史阑这样兴师动众,会给学生带来恐慌情绪,以及会影响太史阑的地位。没想到太史阑顺嘴谎编得天衣无缝,这样有危险固然可以第一时间应变,没有危险,学生们自己演习也说得过去。

    李扶舟含笑看着太史阑,似乎对她顺手拿自己扯谎很满意。

    学生们果然来了兴趣,纷纷问怎么演习。太史阑道:“分两组,一组攻击,一组抵抗,李助教和花助教不参战,先行离开,他们会在合适时候,扮演敌人,对你们双方展开进攻,你们要做的就是随机应变,再集合在一起抵抗他们,两位助教会酌情视你们表现评分,加入二五营年度考核分中。”

    学生们大喜,跃跃欲试,太史阑道:“可自行选择参加不参加。”

    “我去我去。”寒门子弟十分踊跃。品流子弟一脸犹豫,太史阑的这个提议,又有挑战性,又能加分,众人在二五营内少有竞争机会,人人都不禁心动。

    犹豫了一阵,那扎了满身刺的杨成终于先开了口,“我……我可以参加么?”

    太史阑点头,又道:“现在是演习,日后便可能上战场。战场上只有生死交托的兄弟,没有半路逃逸的战友。人命同重。不允许贵贱之分。贪生怕死、出卖战友、临敌畏怯,拒绝协作。扣分。”

    杨成点点头,跨入寒门子弟队伍,“你们总笑我们娇生惯养。是不是汉子,今日也要你们见见。”

    有他带头,陆续又有品流子弟加入。

    花寻欢低声咕哝,“死女人,这么多人分数怎么算。”

    “看谁顺眼给谁。”太史阑淡定走开。

    花寻欢,“……”

    “这是考验日常所学的机会。”太史阑道,“擅长什么,自己请缨,分工合作。”

    学生们聚在一起议论,花寻欢远远看着,啧啧赞叹,“李先生,你看,寒门和品流聚在一起,为同一件事努力,二五营自成立以来,你我首见啊。”

    “太史姑娘非池中物。”李扶舟微笑,“或许将来,她改变的不只是二五营。”

    “我倒觉得,她若能改变你,才叫最大奇迹。”花寻欢偏头玩笑,“李先生,认识你也有几年了,我就没见你除了笑容以外的表情,没见你对任何女子有所不同。她会是个例外吗?”

    李扶舟稍稍沉默,忽然道:“来了。”

    花寻欢一怔,侧耳倾听,脸色一变。而树梢上,赵十三已经风一般掠过,口中发出低低暗号,开始安排自己那些潜伏的手下。

    那边学生已经商议好,就听见太史阑快速而又清晰地道:“沈梅花,指挥!搏击七人、军阵两人、箭术五人、枪法四人、刀法五人……备战!”

    接着便是沈梅花的声音,“器械三人为工兵,树林侧线三尺挖壕!后撤三步布桩!”

    “搏击七人两翼守候!”

    “军阵两人一攻一守,调整己队阵型!”

    “箭者上树。”

    “枪者三线布防!”

    “太史阑真是神奇……”花寻欢喃喃道,“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沈梅花若遇明主。”李扶舟却道,“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花寻欢不太懂指挥,闻言看他,李扶舟道:“太史阑说的是对战,沈梅花却知道内情,所以她的布置看似分攻守,其实互相呼应,瞬间便可以转化攻势,她知道来敌未明,不宜分散打击,所以凝聚力量,尖刀阵型,却又层层布控,以防护为主……指挥一道,确实天才。”

    花寻欢看着紧跟着太史阑的苏亚,道:“苏亚沉稳坚毅,是最好的防护型人才,沈梅花看似粗豪实则细致,消息灵通,指挥能手。太史阑却是天生领袖。将来她们长成,啧啧……”

    “怎么忘了你自己?”李扶舟笑,眼神若有深意,“花寻欢出身五越,通诸国语言,武艺非凡,作战勇猛,一女当关之最佳勇将。”

    “哈哈。”花寻欢大笑,被自己的想象乐弯了腰,“嗯嗯,你说得对,说不定咱这几个女人,都是未来主宰南齐的新贵哟,哪,从现在开始,小心点,别得罪我,你面前的,是未来叱咤风云人物,是南齐的新江山哦呵呵呵……”

    她乐不可支一边揉肚子去了,李扶舟,却渐渐敛了笑容。

    须臾指挥布阵已毕,众人各安其位,景泰蓝留在最中心的帐篷里,太史阑不担心他的安全,因为赵十三带领整整一队人就在附近,他们不会管其余人死活,只对景泰蓝负责。

    学生们兴奋而紧张,屏住呼吸,苏亚没有参与对阵,只站在太史阑身边,慢慢擦她的弓,沈梅花和她们在一起,隐身在一棵位于中央的树后。

    “苏亚,你该去参加演习。”太史阑皱眉。

    “我说过,跟着你。”

    “我并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不需要。”太史阑从来不客气。

    “我不管。”苏亚声音嘶哑,“我们走江湖的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你给的不是滴水。我哥哥死在乱箭下,我做梦都想学箭术,射回去。”她一字字道,“没有你,我永远学不了高深箭术。”

    太史阑不再说话。

    此刻风声渐烈,隐约已经可以听见马蹄声响,史小翠低声笑道:“哎呀,花助教和李助教真像那么回事儿,还骑了马来!”

    “战中分神,扣分!”沈梅花冷喝。颇有杀气。

    史小翠闭嘴……

    月光朦胧,树林外有条弯道,是自官道延伸下来的岔路,此刻小道尽头,出现人影。

    众人都一怔,原以为攻守方要先开战的,不想这么快,“助教们”就到了,既然如此,便要先合力抗敌。

    众人凝神戒备,沈梅花一只手悬在半空,落下那一霎,便是齐齐攻击。

    事先两位助教已经关照,看见“敌人”,不必留手,全力以赴。在学生心目中,自己这点伎俩,也不够两位助教看的,所以此刻武器用具,都是真刀真枪。

    那人影先是朦胧,隐约可见是骑马而来,只是骑姿怪异,歪歪斜斜,一路狂冲着到了树林边,忽然往下一倒。

    他倒下的姿势僵硬,不像飞出来,倒像栽下去。

    “是花助教吧?学得真像。”众学生暗笑。

    只有知道内情的沈梅花,眼神犀利不敢放松,发现这一点,举到一半的手,霍然一停。

    但依旧有人因为紧张,满弦的弓失控,“唰”一声,一支箭流光飞射,越林而出。

    “啊。”一声低低痛呼,那人在地上一滚,大腿上穿过一支鲜血淋漓的箭。

    众人都傻住——两位助教太入戏了吧?

    太史阑忽然一拍沈梅花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