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章 骗婚(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7章  骗婚(3)

    待太史阑写好,容楚满意点点头,龙飞凤舞签上自己名字。两位半路“媒人”颤颤巍巍在末尾签名。简易“婚书”告成。

    容楚吹干墨迹,顺手往怀中一揣,道:“好生照顾我那妻子,我去去就来。”又笑道,“她怕羞,这事儿你们不要和她再提。若是惹怒了她,回头你们就得把金子退给我。”

    众人点头如捣蒜。

    容楚一走,不过一刻钟左右,坐在椅子上的太史阑,眼神渐渐清明。

    第一眼便看见一屋子的男男女女,瞪着斗鸡眼,齐齐盯着她,不由一惊。

    “干什么?”

    人们齐齐一退,异口同声,“没啥!没啥!”

    太史阑站起,四面望望,有点诧异自己怎么忽然到了屋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人间刺的“遗忘”,导致短暂失忆,消失的那段记忆很多时候因为短暂,会被人的意识自动衔接,粗心的人很难发现断层,但太史阑不同,她太熟悉人间刺了。

    她坐下来,将时间慢慢倒推,刚才记忆中最后一刻是在干什么……解容楚扣子?

    然后呢?

    然后就坐到屋里了。

    看见一屋子人诡异的神情,太史阑的直觉让她汗毛倒竖。

    “刚才发生什么了?”

    “没有!没有!”摇头甚整齐。

    太史阑环顾四周,有桌有椅,有一堆老头,桌上有笔墨,有纸张,她唰地抽出一张纸,对着阳光照照,才想起来这不是现代,软笔不可能在余下的纸张上留下痕迹。

    瞧瞧四周,一个个嘴闭得蚌壳似的,问也问不出什么。

    太史阑起身就走,村长老头殷勤地追出来,给她牵马,“恭喜小娘子,小娘子不在这里等你的夫……”

    “夫什么?”

    “夫……”老头眼珠一转,“富家公子呵呵,不在这里等他么,他说等会就回。”

    太史阑盯他一眼——有鬼。

    她翻身上马,二话不说扬鞭,马蹄飞起,将老头淹没在烟尘里。

    老头踮脚傻傻望着太史阑飞快消逝的背影,蓦地一拍大腿,“哎哟,忘记和他们要谢媒礼!”

    太史阑回到二五营的时候,没看见容楚,她将香椿交给厨下,吩咐他们做一盘香椿蒸豆腐。

    景泰蓝半个时辰后醒来,慢吞吞坐起,有点失落地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

    没梦见香椿啊悲剧……

    随即他耸了耸小鼻子。

    闻见一阵魂牵梦绕的熟悉气味。

    景泰蓝眼睛霍然一睁,就看见一盘热气腾腾,白里点青的香椿豆腐,在眼前诱惑地飘香。

    小馋嘴欢呼一声扑过去,抓了勺子就开吃。

    太史阑垂眼看看他饕餮模样,唇角微弯,从身旁侍女手中接过热腾腾的毛巾,捂在脸上,好去除一夜奔波的劳累导致眼下的黑眼圈。

    毛巾刚刚撤下,一勺热气腾腾的香椿豆腐,笨手笨脚塞到了她嘴边。

    “阑阑……阑阑……吃……吃……”景泰蓝四十五度天使角仰望她,奶声奶气地喊,眼神里充满感激。

    小子聪慧,晓得香椿不会从梦中变出来,必然是他的阑阑半夜找来的。

    太史阑张嘴含了,她并不太喜欢这东西,觉得气味奇怪,昨晚上树采香椿其实她总被熏得要晕,但孩子赤诚,不可辜负。

    香椿豆腐细腻香软的滋味,抿在舌尖,似甜非甜,或者是心意最甜。

    景泰蓝吃了几口,扑在她怀里,太史阑搂住他,低低道:“记住,有人会抢去你喜爱的东西,但也有人会给你,只要你值得。”

    “嗯。”小家伙今天特别乖,频点大头,又伸手轻轻碰太史阑的额角,尖起嘴巴去吹,“不痛……不痛……”

    “当然不痛。”太史阑抱着他,“不过我累了,今早你能不能自己学着穿衣服?”

    古代衣服复杂,景泰蓝目前学会的是自己吃饭和洗小裤衩,穿衣这么高技术的活计,还处于学习阶段。

    “好。”

    半个时辰后,苏亚和萧大强史小翠等人来敲太史阑的门,看见太史阑额头伤痕,都吓了一跳,晓得缘由后又笑,道太史阑活该。

    太史阑不说话,望定他们的眼神平静温暖。

    “大家都备好行李了。”史小翠道,“就等你,我帮你把景泰蓝抱出来。”

    太史阑一拦。

    “他穿衣服呢。”

    “这么小,就让他自己穿?”

    “呵呵呵呵。”戴了个娃娃面具的景泰蓝腆着肚子,摇摇摆摆出来了,“阑阑,穿好了。”

    学生们齐齐扶额,“天哪……”

    袍子斜披身上,腰带捆在额头,裤子没系腰带,松松垮垮拖在脚下,小靴子不晓得怎么拔上,赤脚踩着鞋跟。

    这种造型,能从屋子里安然走出来真是奇迹,不过看看他身后忍笑忍得辛苦的侍女,众人也就恍然。

    “太史阑……”萧大强忍不住摇头,“不娇惯孩子是好的,可也不要操之过急,我出身农家,也到三四岁才开始自己穿衣服。”

    太史阑不答。

    他们不懂。

    她没有时间。

    她没有时间陪伴景泰蓝慢慢长大,没有时间在漫长的成长光阴里,按部就班一点点教会他如何做人,如何自立,如何看待这世间冷暖人情深切,如何在风刀霜剑冷酷严寒的世态里,保持一颗岿然寂静,永不畏惧的心。

    她只能做了自己最厌恶的填鸭人,尽量在最合适的时候,尽快地让景泰蓝得到教育而成长。

    当年的她,三岁之前随母亲流浪,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里没有温情,三岁离母,被陌生人抱进研究所,搞科研的人哪里懂教育,那时候三个死党还没进研究所,她在那冰冷的四墙里孤独地成长,为保护幺鸡和护院狼狗打架,和其余实验者争吵殴打,或者自己遍体鳞伤,或者让别人遍体鳞伤。

    时间久了,就成为现在冷硬无畏的太史阑。

    可她不喜欢。

    景泰蓝选择了她,她便要对他负责,三岁那年再没有母亲的肩头给她温暖,现在她想用自己的肩头,暖了那个孩子眼底深藏的冬。

    是弥补他,也是弥补自己,弥补岁月洪流里,三岁那年喋血街头,迷茫而不知哭的女孩。

    “穿得很好。”她好像没听见四周倒抽气的声音,大声鼓励景泰蓝,“到我这里来。”

    景泰蓝呵呵笑,举着拨浪鼓,蹒跚向她奔来,所有人都不忍目睹掩上脸。

    “啪嗒。”

    预料之中的响声。

    景泰蓝趴在地上,傻傻地愣了有一刻,倒是没哭,他身后侍女立即要去扶,被太史阑严厉的眼神止住。

    “我头晕,扶不动你,你自己起来。”

    景泰蓝听话地自己要起身,但是衣服穿得太奇葩,裤子绊住了脚,挣扎了几次都没挣扎起来,他惶然地四面望着,乌黑的眼睛渐渐泛上盈盈的水汽。

    众人唏嘘,被求助的萌眼神给击倒,看向太史阑的眼神充满谴责,最喜欢他的苏亚第一个迈步,太史阑淡定地伸脚。

    “啪。”

    苏亚被绊倒在景泰蓝面前。

    要哭的景泰蓝瞬间被逗笑,小脸上泪花闪闪,露三颗大牙。

    “苏亚。”太史阑毫无歉意地道,“做个榜样。”

    苏亚立即要跳起身,接收到太史阑目光,才若有所悟,装做很艰难的样子慢慢爬起,动作做得缓慢清晰,先收腿,肘撑地。

    景泰蓝一眨不眨地看着,照着她的动作,收腿,扯裤子,撑肘,起身。

    众人都笑,大赞:“好样的!”

    正闹哄哄的,半起身的景泰蓝一抬头,从人腿缝里发现多了一条身影,淡黄色绣银杏的裙摆,他的眼神瞬间闪过一丝憎恶,已经起来的身子,忽然往地上一趴。

    众人都一怔,眼看这小子马上就可以起来了,怎么又趴下了?

    景泰蓝趴下还不罢休,嘴一咧,哭起来了。

    他刚才跌倒都没哭,此刻反倒赖地上撒泼,明显不对,太史阑看了看小子,嗯,光干嚎没眼泪,装的。

    景泰蓝不爱哭,并不像普通孩子一样,得不到什么东西或者受点伤害便号哭不止。在一起这些日子太史阑只见他哭过两次,还都有深切的缘由。

    太史阑回头,顺景泰蓝眼神一望,瞬间明白。

    “哇。”景泰蓝哭得有声有色,一边哭一边对着人群张开双臂。

    苏亚立即要去抱他,却被他让开,他执拗地对着某个方向,张着双臂。

    众人一回头,都脸色一变。

    不知何时,乔雨润已经站在众人身后,亭亭而立。明明她所处的是树荫,可身边还是有两个侍女打伞,这回换了淡蓝色的纸伞,其上君子兰风姿摇曳。

    “我来给诸位送行。”她微笑道,“送你们上车。”

    众人都变色——她送行?那不是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哇……”哭声传来,众人哗啦一下散开,就见景泰蓝不屈不挠地伸着双臂,正向着乔雨润的方向。

    “这是太史姑娘的孩子吗?”乔雨润惊喜地道,“真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