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6章 骗婚(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6章  骗婚(2)

    太史阑趁这时间,爬上马,看看天色。

    嗯,还赶得及在景泰蓝睡醒之前捧上一碟香椿炒蛋。

    她一抖缰绳便要快马驰出,前方忽然涌来一群人,男女老少都有,钉耙扁担擀面杖齐全,嚷嚷着涌出村口,直奔他们而来,当先是一个小孩,声音尖利,“就他们!就他们!毁了我们的树!”

    一大群人堵住了两人的路,都是普通百姓,刚从床上爬起糊着眼屎,太史阑不敢再放马,低头看着他们。

    “就他们!”那孩子尖叫,“我出来撒尿,看见他们采了我们好多香椿!”

    “太缺德了!”当先一个老汉颤巍巍道,“今年天热得迟,雨水少,香椿减产,有价无市,一把香椿可以卖出一分银子!全村人如今都靠这棵香椿树贴补家用,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老头浑身乱颤,手指抖得太史阑眼睛发花。

    太史阑看看自己拎着的一小篮香椿,她不重口腹之欲,不关心日常琐碎,还真不知道这些芽儿这么值钱来着。

    她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角碎银,抛了过去。

    老头捡起,咬了咬,收进衣袋,太史阑刚要走,老头拐杖一顿,“这点就够了?树都被你们毁了!全村人的吃饭家伙都被你们砸了!你要我们日后怎么活?”

    太史阑看看那树,嗯,确实毁了,不过,这只是一棵树,当真全村都靠它过日子?

    “赔!赔!赔!”拐杖跺得山响,口号声慷慨激昂。

    “怎么赔!”

    “三千两!”

    “没这么多。”

    “那就留下你身上最贵重的东西抵押!”

    “没贵重东西。”太史阑道,“放我过去,回头我拿钱赔。”

    “呸!”老头嗤之以鼻,“你跑了还会回来?鬼才信你!”顺手把拐杖一扔,麻利地往马腿前一躺,“你过呀,过呀。要么从我这把老骨头身上踩过去,要么留下钱!”

    呼啦啦,一群小孩麻利地躺倒,围成一圈,腆肚皮齐声喊,“要么给钱,要么踩!”

    太史阑瞟瞟容楚,国公爷双手抱胸,笑吟吟看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今儿算是发觉了,原来太史阑的不讲理是看人的,越是达官贵人她越不给面子,贫民百姓倒能得她一个平等相待。

    再困难的事她也不在乎,此刻倒是这些刁民,难住了她。

    太史阑下马,向他走过去,容楚微笑,“我没钱。”

    “不借钱。”

    “也没贵重物品。”

    “不需要。”

    “不会以身帮你抵债。”

    “你不值钱。”

    “嗯?”容楚笑容开始有点危险。

    “你刚才问我从哪里来。”太史阑道,“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容楚俯首看着她,笑容坦然,“好。”

    太史阑衣袖一翻,人间刺滑出一点尖端,银白色的光芒吸引了容楚的视线,原本姿势略有戒备的容楚,一眼之下就神情一动,“咦,这是……”

    他身子忍不住向前一倾,太史阑立即肘间一撞,刺尖刺入容楚掌心。

    她早已把人间刺绑在手臂上,使用更方便。

    容楚一震,眼神里渐渐浮现一抹茫然,太史阑大声对村民道:“我把这个人押给你们。”

    “要他何用?”

    太史阑拉拉他腰带,“玉带,价值千两。”

    村民们一骨碌爬起,露出贪婪的眼神。

    太史阑拽拽香囊,“囊上镶红蓝宝石,价值千两。”

    “还不够!”老头呼吸急促。

    “还可以卖了。”太史阑若无其事,“这张脸,这身材,价值万金。”

    村民们眼前一亮。

    “对哦。”有人悄悄和身边人道,“听说东昌城最近来了个贵人,叫什么国公的,美貌风流,喜欢美丽精致的东西,东昌府主最近正在寻找奇珍异宝想巴结,你们说那国公喜不喜欢这样的?送上去能不能赚一笔?”

    “对的对的!”一票老娘们两眼放光频频点头,“收下收下,先在村里留着,我们验验货。”

    “别急。”老头一顿拐杖,狐疑的眼神盯着太史阑,“这人莫不是有病吧?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你说几句话他就痴傻在那里了?你莫不是要留个祸患给我们?”

    “嗯嗯,莫不是身上有残疾?当场验货!验货!”老娘们喊得最凶,目光灼灼。

    太史阑伸手就去解容楚衣扣。

    她的人间刺还刺在容楚掌心,不怕他清醒。

    扣子一颗颗解开,一线肌肤辉光如珠,村民们瞪直了眼睛,呼吸急促。

    太史阑皱皱眉,忽然觉得够了。

    以她对容楚的了解,他很快就会清醒,清醒之后这些村民动不了他一根汗毛,她只要抓紧这个空隙跑掉就好。

    她收回手。

    收手那一霎,忽然看见容楚对她眨眨眼睛。

    这一眨,太史阑便如被香椿树当头砸,立即向后退,可惜迟了。

    容楚手掌一反,银白色的刺尖,刺入了她的掌心。

    而容楚摊开的手掌,坚实如玉,没有一丝伤痕。

    “事不过三。”他在太史阑耳侧柔声道,“你以为我还会上当第三次?”

    太史阑双目发直,不动。

    “喂!你们怎么回事?”老头瞧着不对,气势汹汹大踏步过来,“不管怎样,留下钱来……”

    容楚随意挥了挥衣袖,送他出了千里之外。

    “敢打我村长,今天活炖了你——”几个壮汉挥舞着锄头冲上来。

    下一瞬,他们都在树上挂着,裤带下垂,迎风飘荡。

    地上的翻滚和树上的哀嚎惊住了其余的村民,贪婪和淫荡的眼光瞬间消失,化为审视和畏缩。

    “我不是她。”容楚微笑,看也不看这些村民,懒散地道,“我不赔钱,不留人,另外,我累了,准备间干净的屋子给我。”

    屋子很速度地准备好了,从地上爬起来的老头,恭敬地请大爷进去休息。

    “不休息。”容楚站在门槛上,微笑,很明显嫌脏的表情,“请村中几位年高德劭的长辈来,我有事需要帮忙。”

    “老头子在此,公子有何吩咐?”拐杖老头上前谄笑。

    容楚瞟一眼“年高德劭”的老头,“你们村中,有婚书么?”

    “有,有。”老头连连点头,“咱村的婚书都是齐全的,里甲保正的私章都事先盖好,公子你要用?立马就得。”

    “哦?”容楚似笑非笑瞟他一眼,“贵村想必不太富裕,光棍很多?贵村的女眷,都是五越那边来的吧?”

    “公子您怎么知道?”老头瞪大眼睛,满面惊诧。

    容楚笑而不语——五越女子肌肤较本地女子黑红,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在南齐某些比较贫困的村镇,一直存在人口买卖现象,五越、西番,乃至临近南齐南海域的东洋岛国日桑国,都有一些贫困女子,以各种方式,翻越大山,穿洋渡海,来到相对富裕的南齐,和当地人通婚。

    官府对于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欲乃是天理,你可以阻止偷窃拐卖,但不能阻止光混汉们娶老婆,弄不好会影响治安的。

    南齐娶亲要从官府立凭,但为了放水,地方村镇也有自备婚书,具有和官府凭证同样的效力,容楚一看这小村连婚书都这么齐备,很明显娘们大多来路不正。

    以前他也懒得管这些小事,但昨夜景泰蓝遇刺,隐隐说明,五越在南齐内陆的势力,或许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是该进行整治了。

    一番国策,瞬间在心中成型,连带奏折怎么写,如何渠道递上,整顿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最温和有效,都已经有了计较,容楚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如此,麻烦取两份印鉴齐全的婚书,并两位耄老过来。”

    顺手抛过去一颗金豆。

    金钱加大棒的效果永远最给力,这回东西和人更快备齐,容楚牵着太史阑的手进了屋子,拿起两份婚书看了看,指着其中一份笑道:“这一份改一改,改成纳妾。”

    纳妾是不需要文书的,但此刻容楚只要开口,谁敢违背,不过是将“今凭媒证人xx、xx做媒,说合xx作为正妻”,改为“作为妾侍”,而已。

    两个在村中“年高德劭”的老者,提醒容楚,“当列明聘礼财物,公子的祖、父及本人的姓名、职务,生辰八字,兄弟排行,田地财产等……。”

    “哦。”容楚漫不经心地道,“我怕写不下。算了。”

    一屋子的人撇撇嘴——吹得咧!

    “恭喜公子,妻妾同娶,家宅祥和啊。”老头村长打拱作揖,连声恭贺,转身却撇嘴——妻妾同娶,上房摔瓦……

    “来,签字。”容楚牵过太史阑,刺尖抵着她掌心,将一份婚书,一份纳妾书都铺在她面前。

    一屋子的人瞠目结舌,什么意思?既做妻,又做妾?

    “嗯,再写几句……”容楚忽然附在太史阑耳边,放低声音,轻轻说了几句,太史阑木木地听着,按照他说的,慢慢提笔写。

    村长老头和两位见证人好奇,探头过来看,好容易辨认清楚太史阑大开大合又十分难看的字,看清那几句内容,眼珠子瞬间瞪圆,嘶嘶地从齿缝里冒凉气。再转头看看笑得开心的容楚,都缩缩脖子,悄悄把腿后撤再后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