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93章 番外(5)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是啊,真香。”

    墙头上两颗小脑袋对视一眼。

    “文十叔叔,咱们的新鲜肥牛还有吗?”

    “有,厨房里还有半扇。”

    “抬过来吧,有人要吃牛肉。”

    “不先切片?”

    “不用了,有人胃口比较大。”

    “好,那我命人用蒲包包好送来……”

    “不用包,就这么抬来。”

    “这个……血淋淋的……”

    “有人喜欢新鲜……对了,猪内脏有没有?”

    “有啊。大肠心肝肺一应俱全,咱们大厨房的胡师傅整治这个可是一把好手,可惜怕吓着这些小姐少爷的,没拿上来……”

    “那就拿过来吧。”

    “世子郡主,东西都齐了,不送到园子里去吗?”

    “不用了,来,你们拿着这些东西,听到我说‘哎呀’,就赶紧洒出去。”

    “洒出去?”

    “对。”

    墙下遮阳伞下,两个小姐优雅对坐,正学着用叉子叉开肉的肌理。

    墙头上,叮叮当当的脑袋探出来,一闪不见。

    忽然有童声响起。

    “哎!十九叔叔,你怎么在墙头上偷看人家小姐?”

    听见这一声,两个少女都一怔,急忙放下手中食物,抬头对墙头看。

    墙头上日光灿亮,隐约人影晃动,随即那童声道:“十九叔叔你扛这么大的肥牛过来做什么……哎呀!”

    “哗。”

    一声方落,一大片东西越过墙头,啪一下砸在遮阳伞上,雪白的伞面立即一片鲜红,碧恒小姐骇然抬头,正看见一大片血肉,从伞面上慢慢地滑下,她觉得脸上湿润,伸手一摸,红彤彤一片鲜血……

    碧恒小姐眼睛一翻,无声无息软了下去。

    “怎么回事!”编修家的小姐胆子大些,霍然站起,砰一声那半扇牛肉落下来,正砸在桌子上,她惊得向后一退,忽然遮阳伞上又有什么东西滑下来,正掉在她脖颈里,她下意识伸手一扯,触手滑腻,冰冷,带着腻人的油腥气和血腥气,甚至还有微微的臭气,她手一拉,一截长长的东西滑到掌心,低头一看,是一截肠子。

    “啊!”尖叫声几乎要把遮阳伞刺破。

    “砰。”勇敢且有心机的编修小姐,终究没能逃脱魔爪,步了碧恒小姐的后尘,唰一下晕了。

    另一边墙头,冒出叮叮当当的脸,无惊无喜从容随意。

    碧恒小姐做作虚伪,编修家的小姐却更不是东西,势利尖刻利用他人,自己抢食还要栽到别人身上,那个傻碧恒还在那自鸣得意。

    所以前一个要惩罚,后一个要狠狠惩罚。

    叮叮当当叹口气……不管十九叔叔怎么想,这两个,他们先拍死出局了。

    丽京的小姐,都这种德行吗?

    如果丽京小姐都这种德行,十九叔叔嫁得出去吗?

    嗯,候选人还剩一个……美貌风流带儿子的寡妇。

    叮叮当当有志一同地先看看场中,刚才那一闹,满园子的人都往这边僻静角落涌来,唯独寡妇家那个胖少爷,充耳不闻留在原地,在那些装着烤好食物的盘子里左抓一把右抓一把,忙不迭地将各种食物往嘴里塞……

    “唉……”叮叮当当又齐齐叹口气。

    有这样一个继子,新晋文豪赵十九,会幸福吗?

    叮叮当当忧愁地叹着气,目光又转向园子外。

    园子外也有两个旁若无人的人。

    园子外赵十九正从树荫下走过,肘靠树身,拨了拨额前头发,看了看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再次从树荫下走过,双手抱胸,吹了个小调,看了看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拿着一把刀教护卫们耍刀,眼睛却盯着寡妇的胸。

    寡妇对他嫣然一笑。

    园子外赵十九一个马步……砰。

    他忽然栽到了地上。

    赵十九晕头晕脑抬起头,正看见靴子的阴影,从自己头顶上越过。

    “劳驾,让让。”一个女声在他头顶说。随即毫不停留地,直奔园子内而去,鼻翼连连抽动,“好香!好香!”

    墙头上叮叮当当眼睛一亮。

    “慕姑姑!”

    吃货慕丹佩大女官到了。

    慕大女官护送皇帝和小映,先到太史阑那里坐了坐,因此迟了,她在半路上就闻到了香气,心急火燎地赶过来,却遇上个挡路的二货,在园门口晃来荡去搔首弄姿,她往左走他挡住左边,她往右走他正好挡住右边,挡得她焦躁心起,二话不说一抬腿,将二货踹了个马趴。

    她也没心思看二货是谁,抬脚从他脑袋上跨过,直奔园内。

    赵十九晕头晕脑还没爬起来,看到这一幕的寡妇不依了。

    “喂!你是谁!怎么可以随意伤害赵将军!”寡妇莲步姗姗,挺胸而出。

    是真的挺胸,人还站在园门里,胸已经顶着门外的慕丹佩的鼻子,胸波悠悠地晃,似贮着一对大水袋,让人担心随时会炸破。

    慕丹佩现在心情很不好。

    美食近在咫尺,肉香勾人魂魄,大餐在向她召唤,这么要紧的时刻,却有大胸挡路!

    “劳驾,让让。”她单手一拎,将面前的大胸女一扔,顺手向后一投,“接住!”

    “砰。”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赵十九,再次被肉弹撞倒在地,他昏头昏脑一抓,只听见“啪”一声微响,似乎什么东西炸开的声音,手指顿时感觉被溅湿,随即耳边一声尖叫,刺耳得险些刺破他耳膜。

    “登徒子!混账!”寡妇在他身上尖叫着,捂着胸,一蹦而起,拎着赵十九衣领,啪地甩了他一个耳光,“混账!咱们绝交!”蹭一下踩过赵十九的大腿,飞快地奔向园子外,连自家儿子都没叫。

    事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赵十九傻傻看她捂胸逃窜的背影,不明白她怎么就突然发作了?忽然他若有所悟,傻傻看自己手心……嗯?袋子?水?

    墙头上叮叮当当笑得险些掉下来。

    “居然真的是胸藏水袋!我说怎么这胸颤成这样!”

    “牛人!领先时代潮流的化妆达人!”

    园门口慕丹佩回头,正看见那落在地上的“胸袋”,居然是用鲨鱼皮制作的水袋,寡妇用特制的肚兜藏在胸前,营造出胸波颤颤的效果,却在刚才被赵十九一把抓破。

    慕丹佩瞅一眼胸袋,哈哈一笑,鼓掌,“好胸!”

    她看也不看赵十九,转身而去,赵十九傻傻抬头,被打得朦胧的视线里,摇晃着一个高挑的背影。细腰,丰臀,长腿,长年练武的人才有的精致线条,以及利落而又不失袅娜的步姿,偶一侧身,侧面竟然也是山峦起伏,曲线逼人……

    这回可是真实的曲线……

    赵十九忽然吸了吸鼻涕。

    墙头上叮叮当当转了转眼珠。

    “喂,当当。”

    “嗯?”

    “你说十九叔叔这样,叫不叫猪哥相?”

    “猪哥都比他文雅些。”

    “他不会是看上慕姑姑了吧?”

    叮叮当当默了一默,齐齐转头,正看见慕丹佩快步入园,顺手扶起一个拥挤中跌倒的孩子,替他掸干净衣裳,含笑问了几句,她脸上急迫之色已经没了,笑容爽朗而温存,日色辉光里,肌肤明润似也有光……

    不知何时赵十九已经爬起来,也在默默瞧着。

    慕丹佩一边走一边顺手就把有点混乱的人群给分了开来,安排姑娘们避入暖阁,安排护卫们进来收拾,将乱七八糟的烤盘整理好,将碍事的用具命人拿走以免绊倒人,顺手取了一串五花肉亲自烤着,一边往肉上刷油刷调料一边顺嘴安抚调度,等她把肉烤好,园子里已经恢复了平静,连血水都已经洗去,众人都在自己的烤盘前再度安心吃喝,慕丹佩则躲到树荫里,抱着肉狠狠啃一口,满嘴滴油,吸一口气,眯眼舒服地长叹:“哇……”

    叮叮当当也吸口气。

    “能干!”

    “淡定!”

    “从容!”

    “善良!”

    “纯真!”

    “完美!”

    两人叹口气,转头看看赵十九。

    赵十九同志抓着破了的水袋,抱着园门柱子,正痴痴地瞧着呢……以前怎么没发现慕丹佩这么有魅力来着?

    叮叮当当摸摸鼻子,望天。

    十九叔叔终于有眼光了一回,可是这回眼光好像又太高了……

    这回可不是他们帮忙或者测验就能搞定的……

    十九叔叔,自求多福吧……

    “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进去?”忽然一个声音响在他们身后,同时一双爪子伸过来,毫不客气地开始揪容叮叮的头花。

    “哎呀,皇帝哥哥!”

    叮叮当当回首,看见景泰蓝正站在身后,更远一点站着小映,她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淡黄色绢衣色泽柔嫩,更衬得容颜娇艳,亭亭盈盈如一朵半绽的花。

    她微微地笑着,脸向着景泰蓝的方向,神情满足。

    景泰蓝一看叮叮当当望着小映,神情便有些不自然,推着叮叮向前,“走啦!”

    叮叮还在看小映的衣裳和脸,猝不及防他一推,冲前一步进了园子,哎哟一声。

    园子中众人回首。

    便看见五岁的小仙女。

    雪白的羽毛发饰,被乌黑的发衬得其色如雪,裙子也是雪白的,羽一般的轻,云一般的蓬松,一层一层,被风一吹,轻轻飘起来,也像一片云,忽然过了湛蓝的天幕。

    那轻羽飞扬时,还有细碎的星光闪烁,跳跃在人们的视野里,仔细看去,却是每层蓬羽上都镶了很多小指甲大的晶石,像无数梦幻的星光,忽然自天而降。

    蓬蓬的、甜美的短裙只到膝上,下面是牛奶色的丝织长袜,一双同色的软皮小靴子,靴子在踝口皱出花一样的褶皱,以粉色缎带束紧,衬得女孩的腿更加笔直纤细,玉一般的雕塑感。

    女孩们的眼睛从发饰落到裙子落到靴子,不知道到底该落在哪处,才能抚平心中痒痒,男孩子们都只顾着眼睛发直,烤肉啪啪地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