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92章 番外(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麻麻上次还说,小映家里出了事,后来失踪了,命人寻找呢,谁知道她自己一个人上京了。”

    “你没听她说嘛,麻麻离开北严不久,她那个疯母亲发病更加厉害,在城里呆不下去只好出城搬到乡下,后来家里亲人老毛病发作,短短几年内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了她和她父亲,那时麻麻已经很有名,她听说了,带着傻父亲上京投奔,谁知道傻父亲半路上也死了,幸亏有个老人可怜她,收留了她,带她一路上京,还教她做糖人的手艺,那老人后来也病了,她伺候他送终,为挣钱还债领了一个糖铺的手艺活,每天出摊,也没什么功夫出来找郡王府……真够曲折的……喂,当当,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明身份?”

    “你知道她是好人?你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都这么多年了,人是会变的。麻麻说,我们要保护皇帝哥哥。”

    “对哦。瞧皇帝哥哥刚才那样子……他很喜欢小映吧咯咯咯……”

    “哼。”

    “你哼什么当当?你好像不大欢喜?”

    “哼……别问了,生日会开始了,快去打扮!穿那条特制的蓬蓬裙!”

    “啊?你不是说太好看了不要穿吗?”

    “我改变主意了!容叮叮,你希望你是全场最丑的一个吗?”

    “怎么可能!”

    “不想就去换衣裳,快去,快去。”

    “哎容当当你这个古怪的小孩……”

    容府的后花园,此刻已经拉开烧烤的架势,一片平整的草地上,拉出一长条铁丝架,铁丝蒙子上陈放着各种肉类以及可以烧烤的蔬菜,其中不乏款来自极东的珍品菇类,和来自南疆的珍异水果。

    客人们三三两两,拿着托盘,好奇地对这新奇玩意探头探脑,丫鬟们在做示范,拈起牛肉条搁在炭火熊熊的铁丝架上,牛肉色泽鲜明,深红的肌理间隔着雪白的脂肪,被炭火烤得渐渐卷曲,泛着金黄的油光,香气如杀气般逼来,很多人食指大动,走上前来各自挑选喜欢的肉食,更多的人还在观望,低低地道:“茹毛饮血!”

    说这话的人,其中就有一位戴着帷帽的女子,体态丰满,胸部高耸,虽然穿得严实,但那胸着实傲人,人站着不动,那胸都在不停地微颤,漾出勾魂的颤栗频率,将来往的家丁眼神,远远地便扯过来钉住。

    她帷帽的巾帷比寻常的要短些,露出她微微丰润的下颌和饱满的唇,十指纤纤地按在唇上,唇色艳红如血,指上蔻丹也如血。

    她站在园门口,靠着一棵树,脸向着园内,眼睛却向着园外。

    几个少女走了过去,远远避开了她,神情有厌恶之色。

    “怎么她也来了……”

    “这不是年轻人聚会么……”

    “边荒之女,就是不懂规矩……”

    声音远远地飘开去,那女子听着,不过唇角一勾,对这些小姑娘的排斥心思,付诸一笑。

    容府的丫鬟们有条不紊地侍应着,时不时也瞟瞟那女子,众人都知道这位的身份,出身边疆巨富之家,嫁与前高官做继室,如今老爷病故她成了遗孀,年纪轻轻极为泼辣,抗拒宗族,将家业牢牢掌握在手中,行事不同于丽京规矩,很是大胆放荡,所以虽然有钱,家中也有爵位,却一直挤不进丽京名流阶层。

    传言是传言,如今众人首次见真人,心里自有一番掂量。别的不说,单凭这位好歹也是“夫人”身份,竟然就以“不放心儿子,跟随照顾”为名,亲自跟着到容府来参加这个生日会,这种作风,在丽京贵妇中,也是绝无仅有了。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看样子也根本不在乎流言飞语,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瞟着园外。

    众人对园外瞧瞧……哦,今日赵十九大人亲自带人守卫,正挺胸腆肚,来回梭巡。一会儿转一遭,一会儿转一遭,每回从园门过,寡妇的眼波溜溜地飞过去,十九大爷的眼神滴滴地转过来,“啪嚓”天雷地火,电闪雷鸣。

    和那边的热辣不同,一旁的一个角落特别安静,那是花园里用遮阳伞隔出的休息空间,伞下都有精致的木桌椅,几个年纪稍大些的小姐,斯斯文文坐着喝茶聊天。

    这些小姐都是陪伴弟妹过来的,其中自然有侍郎家的庶女和编修家大龄未嫁的女儿,这两个大约心中有数,越发显得羞答答,捻裙不语。来往众人看看这两位要命的矜持,再看看那一位要命的放荡,都忍不住在肚子里“扑哧”一声。

    不多时丫鬟又给孩子们发面具,有人戴了有人没戴,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为了景泰蓝戴面具方便,丽京贵族子弟有些人还是见过皇帝的,认出来难免麻烦。

    众人都在等着小寿星出现,据说叮叮当当要先陪父母和爷爷奶奶吃蛋糕,完了再出来陪客人。

    烤肉的香气渐渐散开,勾引得众人味蕾不断分泌唾液,很多人都是一大早出门的,此时早已饥肠辘辘,眼巴巴等着丫鬟来帮忙烤肉分菜,又期待着那个传说中美味无比的“蛋糕”,谁知道不仅蛋糕没见影子,丫鬟们安排好座位茶水和生鲜食物之后,居然也告退了,寡妇家的小胖子少爷杀猪般大叫:“喂!你们怎么跑了?你们跑了谁来替我们烤肉?”

    “小主子说了。”一个丫鬟笑容可掬地回答,“烤肉如同吃螃蟹,由别人代劳是没意思的,所以请各位自己动手,我等只负责照火添料。”

    “请佳客不要错过今日美食。”另一个丫鬟笑盈盈,“此间所有肉类,都来自山间松林放养的牲畜。这些牛羊猪鸡之属,平日里听名师音乐,享受按摩,夏有凉风,冬有暖炉,食物天然,身处空气清新,所以肉质也极为细嫩滑腴,品质不凡。更有出水鲜的海产,快马飞递的各式新鲜海物,鲜美多汁,滋味饱满,一经食用,胜享天然……”

    她笑语晏晏,四面香气浓烈如同最佳注脚,众人口水泛滥,将要越唇而出。

    丫鬟们依次退出,园子里只剩下大大小小的“佳客”们。

    饥肠辘辘的众人四面望望,自家的护卫都留在前院,只好自己动手。

    人群蜂拥到烤箱前,没人注意到墙头探出来两个小脑袋。

    “喂,当当,别踩了我的裙子!”

    “谁叫你穿这么拖拖拉拉的裙子的?”

    “你叫的!”

    “别吵,看戏。”

    “容当当,你再不讲理,我就喊一嗓子。”

    “姐姐,你今天这裙子真美。”

    “嗯……哪里美?”

    “哪里都美……快看!”

    人群攒动,都在各自取食,唯独树荫下的几位矜持小姐,互相看看,不动。

    翰林编修家的大龄小姐,看着那边人群,笑吟吟对侍郎家的碧恒小姐道:“妹妹不去取食么?”

    侍郎家的碧恒小姐,摸摸发瘪的肚子,温柔婉转地一笑:“倒是不饿,看看景致也好。”

    编修家的大龄小姐转过头,撇撇嘴,“虚伪。”

    墙头上两颗小脑袋齐齐摇晃,“做作!”

    “妹妹可是看着那边人多,怕挤脏了裙子?”编修家的大龄小姐笑问。

    侍郎家的碧恒小姐红了红脸,细声细气地道:“姐姐不也是?不如我们等人少了再去。”

    大龄小姐摇摇头,“人少了也没用,那烤肉架子烟熏火燎的多脏?先别说自己去烤失了身份,动动手倒也颇有意趣,只是这里孩子这么多,万一撞倒什么,你我的衣裙难免狼狈。”

    “姐姐说得正是。”碧恒小姐坐得端端正正,声音不疾不徐,颇有风范。只可惜肚子里一阵阵雷鸣之声,听来略有不和谐。

    编修家大龄小姐再次转头,狠狠撇一撇嘴,“无趣!”

    墙头上两个小脑袋齐齐摇晃,“一个无趣,一个刻薄!”

    “妹妹是清雅人儿,餐风饮露就能饱腹,我却耐不得饥饿。”编修家的大龄小姐眼珠转转,凑过去笑道,“不如请别人帮忙吧?”

    碧恒小姐眼角对园外瞟了瞟,脸上红了红,微微倾了倾身子,也低声道:“姐姐的意思?”

    编修家的小姐也瞟了瞟园子外,目光在那寡妇身上掠过,冷哼了声,伸手对一个端着烤肉的女孩召唤:“钱家妹妹,麻烦你来一下。”

    那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停住脚步,转头看来。

    墙头上两个小脑袋,饶有兴趣地瞧着。

    这次生日会,为了掩饰“看赵十九未来可能媳妇”的根本目的,叮叮当当特意扩大了客人范围,没有局限于贵族和高官子弟,只要是京城在职官员家的适龄儿女,都可以得到招待,反正郡王府院子够大。

    这个小丫头他们不认识,叮叮转头问墙下的文十,“十叔叔,那是谁啊?”

    文十问过前院管事,答:“好像是户部某个主事的女儿?哎小祖宗小心裙子……”

    “钱家妹妹?”编修的大龄女儿拉过那主事家的小丫头,笑道,“你烤的肉好香。”

    “是呀。”小丫头立即扬起沾满油汁的小脸,“我烤了很久呢!”

    “碧恒姐姐饿了,很喜欢你烤的这个牛肉,你这盘,就先给她吃吧?”编修家的大龄小姐微笑着,顺手端过那个盘子,往自己和碧恒面前一放。

    碧恒小姐怔了怔。

    编修家的小姐笑吟吟低声道:“这是钱主事的女儿……”

    碧恒小姐“哦”了一声,不安的神情立即消失,淡淡看了那小丫头一眼,道:“多谢妹妹相让。”

    那主事家的小丫头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那盘子忽然到了别人手中,看着两张红唇从容地开始咀嚼,才明白原来到嘴的食物被优雅地抢了。

    她瞪大眼,嘴一张,想要哭泣,一旁的婆子已经赶紧赶过来,将她的嘴一捂,对两位小姐赔笑:“我家小姐不懂事,您包涵,碧恒小姐喜欢的话,我们再替您去烤一盘……”一边用力将那孩子拉走,一边低声道:“小姐,闹不得,她爹可是咱家老爷的顶头上司……”

    桌前两位娇贵的小姐对视一眼,编修家的小姐笑得得意,碧恒小姐笑得含蓄。

    “这牛肉真新鲜,烤得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