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91章 番外(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那少女手指雪白,翻飞如蝶,雪白的糖团在掌心翻滚,转眼便是一只粉嫩滚圆造型趣致的兔子,动作利索灵巧,赏心悦目,围观的人群倒有很多人是被她的动作吸引,转不开目光。

    景泰蓝也看住了,只觉得这场景好看,那少女一直没抬起头,从衣服上看很是寒苦,脸和颈项却是雪白,睫毛浓黑,微微下垂。

    景泰蓝看了一阵,直到被慕丹佩拉了一把才悻悻回头……他知道糖兔子这种东西,叮叮当当一定不待见,倒也不必挤过去了。

    他转身的时候,那少女正抬起头,众人发出惊叹声,人群里有几个酸夫子大声道:“好一双明眸……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忽然人群一阵骚动,有人惊呼,有人翻倒,一大群人拨开人群,直奔那少女而来,远远地有人大叫:“就这个!就这个!兔子糖!糖兔子!”

    众人回首,便看见衣衫鲜亮的孔武大汉,气势汹汹直奔那少女而来,顿时醒悟……强抢民女的节奏开始了!

    哗一下人群四散,坏心的顺手抢了几个糖兔子,好心的站得远远大叫:“姑娘快跑!”

    那少女茫然抬起头来,一双眸子如明珠莹润,视线却有些僵硬,她眨了眨睫毛,神情有些无措。

    那群家丁一阵风般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她!糖兔子!跟我们走!”

    少女人生得伶俐,动作却有些缓慢,被拽得身子一歪,踉跄靠在墙上,胳膊被墙皮蹭破,她并没有去看胳膊,却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小摊子。

    围观群众大叫:“抢人啦……”

    一只脚踏上马车的景泰蓝停住了。

    再回首时他目光灼灼。

    当街抢人!

    在他眼皮子底下!

    他渴盼了很多年的传奇话本子经典桥段!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脚跟一旋,袍子一撩,他蹭一下就跳下去。

    身子在半空悬住了,景泰蓝的小靴子踢在车帮上,“哎!慕姑姑!你又坏我事!”

    “陛下。”慕丹佩单手拎着尊贵的皇帝陛下的后领口,似笑非笑地轻声道,“英雄救美这样的事情,不适合您的尊贵气质。”

    “哎我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我眼皮子底下,在我清平治下,居然有强抢民女事件发生……啊!慕姑姑,你不觉得这是我营造亲民形象的大好机会吗?你觉得这不是我走出皇宫接地气的重要举措吗……啊慕姑姑,你不能这样……”

    慕丹佩拍拍手,把皇帝大人塞回车厢,三步两步窜进人群,一只手扶住那踉跄欲倒的少女,另一只手已经将那几个家丁掀了开去。

    “跟我走。”她不理那群家丁的嚎叫,对那少女温和地道,“我给你安排一个去处。”

    少女抬起头,眼神茫然地在她脸上定了定,随即用力地捋开她的手。

    慕丹佩怔了怔。

    从车上窜下来,赶过来的景泰蓝怔了怔。

    “我跟他们走……”少女低头,细声道。

    “嗄?”景泰蓝眼睛直了直。

    剧情发展似乎有点脱离常规?

    他忽然一怔,仔细地看了看少女,皱起了眉。

    这张脸……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眼熟。

    “他们……他们不是强抢我……”少女脸上有种奇特的神情,“他们说送我去官宦家庭,给人家的小小姐做侍女……我愿意。”

    慕丹佩皱起眉,她没想到有人自愿为奴的,不过她低头看看少女干净却满是补丁的衣服,也明白了一些。

    相较于街头流浪餐风露宿,做大户人家的侍女,应该就算好去处了。

    “听听,人家自愿跟我们去!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那群家丁不敢靠近慕丹佩,远远跳脚大骂。

    慕丹佩叹口气……确实,管不得了。

    她退后一步,转身要走,少女抬起头,眼神如水盈盈,每一点星波,都闪烁着茫然和不确定。

    景泰蓝本来也要转身了,看见这样的眼神,忽然心中一热,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冲了出去,一把拉住了那少女的手。

    “你傻了啊!”他大叫,“你知道这些人说的是真的?也许他们是人贩子呢?也许他们要拐卖你呢?也许他们要把你送到妓院呢?”

    围观有人点头……看不出这小子年纪小,倒是精明。

    “胡扯!放屁!”那群家丁大叫,“我家公子是有身份的!府里是有爵位的!抢了也就抢了,犯得着骗她一个丫头片子么!”

    “听听!”景泰蓝道,“刚才还说给小小姐做丫鬟,怎么忽然又变成公子?这就是骗子!”不由分说拽着少女便走,“跟我走!要做丫鬟也不能谁来拉了就去,我给你安排!”

    他心中一股热气升腾,并没有过多思考,总觉得这双眸子熟悉,像一片盈盈水影在心头晃动,忍不住便要把事情管到底,至于人家怎么想,他不管。

    少女神情怔怔地,似乎想拒绝,然而被他一拉,忽然也就闭了口,脚步不由自主地便跟着。

    “哎哎这算怎么回事,当街劫人啊这是?站住!站住!”那群家丁傻了眼,赶紧追上来,早被慕丹佩和隐在人群中的护卫,暗手摔了开去。

    景泰蓝拉着少女匆匆上车,先安顿她坐好了,见少女不安地探着身子向外看,想起一事,忙道:“戒明,帮忙把她摊子收了,送到车上来。”

    他救了这少女,日后自有她的好安排,摊子原可以不要,然而看着她这般挂念,自然要为她周全,最起码这样,能令她安心。

    景泰蓝拥有传承自太史阑的行事理念……善于换位思考,为人着想。

    少女果然不那么紧张了,舒一口气,坐直了身体,轻轻笑道:“弟弟,你真好。”

    景泰蓝忽然浑身一震。

    这口气……

    他傻傻地看着对面少女,目光从她的眸子一直打量到她的身形,又唰一下掀开车帘。

    光线射进来,少女并没有眨眼。

    戒明扛着木架子气喘吁吁地奔来,正要上车,被景泰蓝一把推了下去,“别挡我!”

    “弟弟……”少女似乎感觉到不对,有些不安,不确定地道,“我觉得你年纪比我小,或者我错了……哦我该叫公子……”

    景泰蓝仿佛什么都没听见,慢慢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又晃了晃。

    少女眼神直直的,并无颤动,她神情有些羞涩,欲待站起身来,“对不住,我失礼了,公子……”

    “啊!”景泰蓝忽然一声大喊,少女惊得霍然抬头。

    景泰蓝已经从座位上蹦了起来,砰一下撞到脑袋,也顾不得疼,一把抓住少女双手。

    “小映!”

    叮叮当当在大门前接景泰蓝的时候,发现皇帝陛下脚步有些不稳。

    不仅脚步不稳,还有些神经兮兮。

    “皇帝哥哥,你来迟了哟,蛋糕已经吃完了啊。”容叮叮笑嘻嘻道。

    “哦,吃,吃。”景泰蓝答。

    “皇帝哥哥,你看起来很累?早饭吃了吗?”容当当皱眉打量景泰蓝。

    “哦,不好意思,来迟了,来迟了。”景泰蓝说。

    叮叮当当对望一眼,火花闪烁……有问题!

    马车一响,慕丹佩下来,还有一个陌生少女。十一二岁模样,亭亭站在晨间的阳光里。

    她一身粗衣陋服,黑压压的头发随意束起,然而那张小小的脸微一顾盼,四面的行人忽然都走不动脚步。

    有一种容色似可生光,那样明丽的日色也不能遮掩。

    尤其一双眸子,如硕大的黑玉玛瑙,看人时特别专注,掠动时似有琉璃光彩。

    容当当忽然转头对姐姐看了一眼。

    容叮叮诚然极美,不过毕竟年纪太小,在这样青春逼人如珠如玉的少女面前,她的美丽便显得稚弱。

    女孩子天生对美敏感,容叮叮已经发问:“皇帝哥哥,这是谁啊。”

    “小映啊……”景泰蓝把一个面具往自己脸上一扣,顺手又把俩面具往叮叮当当脸上一扣,游魂一般地飘进府去。

    叮叮当当拉下脸上的面具,疑问地看慕丹佩。

    小映是谁?

    皇帝哥哥还从来没有这么失魂落魄过呢!

    慕丹佩耸耸肩,“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姑娘是我们在羊肠胡同救的,救上车就听见他尖叫,然后他就这样了。”顺手将一大包零食,以及两个大便造型抱枕塞到两人怀里。

    叮叮当当此刻也无心再去吃喝及研究礼物,顺手将东西都塞给戒明,叮叮上前牵住少女的手,扬起如花般的小脸:“姐姐你好,我是容叮叮,姐姐你好美……”

    少女慢慢低下头,摸了摸容叮叮的小脸,唇角绽开一丝笑,“小姐也很美……”

    容叮叮张开红艳艳的小嘴,回头看容当当,嘴唇一张一合,无声地道:“看不见!”

    容当当的表情也难得地露出一丝诧异。

    容叮叮的惊愕神情一瞬间便收了,更加亲热地拉住了小映,“姐姐,你是不是有点不方便?我带你进去哦。”

    容当当过来,拉住小映另一只手,两人“扶持”着小映,脚不沾地地将她给卷进了府门。

    慕丹佩站在原地没管……不用问,这俩小狐狸一定是去哄口供了。

    她慢慢地摸摸下巴。

    嗯……她也很好奇。

    片刻后,花园里。

    两个小脑袋,鬼鬼祟祟凑在一起。

    “啊,原来是那个小映。”

    “皇帝哥哥青梅竹马哟。”

    “我说皇帝哥哥怎么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