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90章 番外(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容当当肃然放下捋不存在胡须的手,肃然点点头,毫无笑意,精辟总结,“十九叔叔很变态的,我们不能拿常情来猜他。再说听说他不是还对一位编修家的老小姐很有兴趣吗?”

    容叮叮回头翻翻帖子,手指顶住脸颊,“咱们请了侍郎家的庶女碧恒小姐,请了前某行省按察使家的小少爷,请了翰林编修家的孙小姐……”

    “她们年纪都小,会有家人陪着啦。”容当当挥挥手,瞄了瞄外头颇有些兴奋,东张西望的赵十九。

    “麻麻说十九叔叔看中的那几个都不合适,不同意去帮他提亲,瞧把十九叔叔急的。”容叮叮皱起鼻子。

    容当当不说话,黑眼珠子幽幽地亮着。

    两个小人面对面坐着,晃晃小短腿,各自嘿嘿一笑。

    四面丫鬟忍不住要笑,又不敢笑,都知道这对小主子,真正打算干什么坏事儿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开口的,就像现在这样……笑,笑得甜蜜自然,让人毛骨悚然。

    再看看外头正抓耳挠腮的赵十九,丫鬟们心中默默地烧了一炷香。

    新近发迹的土豪赵十九兄,年纪已经老大不小,容楚身边的护卫们这几年都已经各有着落,唯独他因为在山上照顾小主子,被耽误了。众人原本以为他能和苏亚成就一对,谁知道苏亚去年闪电般就嫁了陈暮,赵十九眼看着就成了老大难,常常半夜默默数着那数字巨大的十九,想着这数字会越变越大,越发睡不着,抱着被窝翻滚难眠。

    作为容楚的头号亲信,容楚自然也要为他操心一二,趁如今他写书发达,新晋成为丽京流行文豪,便有心打铁趁热,解决他个人问题。

    赵十九虽然是个家将身份,但丽京谁都知道他不会仅仅是个家将。他不仅得太史阑容楚信宠,皇帝也待他很是不同,传闻里有说皇帝想把赵十九放出去做官,安排的还是富庶之地,就凭他的后台,将来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也可因此和郡王府攀上关系。因此郡王府想给赵十九娶妻的消息一出,丽京官场闻风而动,很是殷勤,其中不乏名门淑女,美貌少妇,比赵十九小十几岁的都有。

    关心此事的不仅有太史阑容楚,还有叮叮当当。

    叮叮当当早就听说十九叔叔的“几位意中人”,也听麻麻说十九叔叔眼光各种不靠谱,只是他们年纪太小,也没什么机会去看人,如今正好趁着生日会,想出这个法子,打算亲自帮十九叔叔筛选筛选,以作对他照顾自己多年的报答。

    “舍己为人,胸怀大爱,是做人的基本准则。麻麻说的。”容叮叮如是说,“我们的生日不是索取,是给予。我们愿意奉献出自己宝贵的庆生机会,来成就一对两对,惊世良缘。”

    丫鬟们齐齐默默打了个抖。

    清晨的日光似一层迷离的金沙,抖落在紫檀床榻上,一点细细的明光轨迹一个转折,照亮榻上明黄的被褥。

    大而宽的被褥间,一张雪白小脸微带挣扎之色,眼眸紧闭眉间紧蹙,眉梢轻轻抖动,似乎正沉溺于紧张的噩梦之中。

    窗外日光一盛,大而圆的光斑一跃,刺得床上孩子眼睫一颤,霍然睁开。

    “哎呀!”景泰蓝掀翻被褥蹦坐起来,神情怔怔的。

    刚才……似乎在做噩梦。

    哦不,不是噩梦,是忽然梦境重回了当年,那一年沂河坝毁,那一年风雨狂吼,那一年在那即将崩毁的大堤上,他奔跑回去救小映,却被金正夺了过去扔向巨浪,一霎间黄色浊浪兜头罩下,他瞬间惊醒。

    景泰蓝微微有些喘息,刚才的梦境太真实,他好像还在那高过他头的蒿草丛中穿行,满头满脸的汗落下迷了眼睛,一忽儿又是小映的尖叫和惊惶的脸,在头顶上方四十五度浮沉,他伸出手去触及她的指尖,冰冷湿润,忽然又变成细长带着锯齿的草叶,割得他手指一痛……

    景泰蓝木木地坐在床上,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想到小映了,甚至大多时候已经忘记了她的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有了这么一个梦。

    可能是因为上次麻麻说,战争基本结束了,她也有点空闲,打算让人打听一下小映一家现在的生活怎样,早年虽然麻麻一直安排人照顾,到底没有什么机会太多过问。

    后来大家都事忙,他也就忘了这事,不过记忆因此有了刻痕,在梦境中悄然提醒。

    景泰蓝发了阵呆,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忘了,目光一转落在衣架上的彩色小球上,蓦然一声尖叫。

    “哎呀,叮当生日,迟到啦!”

    半刻钟后,日宸殿赶来伺候的宫人们,就看见狂奔的皇帝,一边扣着衣纽一边向外冲,撞得宫女们人仰马翻,一堆小太监追在后面叫:“陛下,您的靴子……陛下!您慢着些……陛下!早膳……”

    景泰蓝顺手从一个宫女的托盘上抓了几个小馒首,往嘴里填一个,怀里塞两个,大叫:“戒明呢?叫戒明快点来,还有慕姑姑,还有我准备的贺礼……”

    “戒明大师和慕女官先前已经在殿前等候啦……贺礼昨日已经派人先送了过去……”孙公公追出来,就看见皇帝一个箭步窜出三丈,早已拽着戒明脚不点地地跳上了便舆跑了。

    老迈的孙公公眯着眼,盯着皇帝远去的背影,神情充满憧憬地笑了笑。

    看来,明年的后宫,将会有新一代的小皇后咯……

    景泰蓝的便舆在宫门口停下,换乘了一辆普通马车,一些侍卫暗中跟随保护,往前市大街荣昌郡王府方向去。

    为了给叮叮当当庆生,景泰蓝特地扯了个理由,停了今日早朝,打算微服去容府,痛痛快快玩一天,谁知道竟然睡晚了,此刻在马车里不住催促。

    “陛下。”戒明抱着一个硕大的大便状抱枕,憨声憨气地提醒,“您昨天说要去集市上买几个面具的。”

    “哦对了。”景泰蓝这才想起,为免惊动太多人,他有打算戴面具去玩,还打算顺手多买几个,人手发一个,搞一个假面舞会来着。

    “那就拐个弯。”他吩咐侍卫车夫,“羊肠胡同那边最热闹,玩意最多,咱们去那边。”

    “很好。”慕丹佩道,“从西北口子入,那边的鼎边锉锅贴风味绝佳。”

    景泰蓝咽了咽口水……他家慕女官是个著名吃货,看中的吃食都是一流口味。

    “那多买些,带点给叮叮当当。”他立刻做了决定。

    此时已经是半上午,羊肠胡同人头攒动,这里是丽京新近发展起来的著名集市之一,是孩子们的天堂,诸般小吃玩乐一应俱全。

    人群熙攘,孩子尖叫欢呼嚎哭和大人呵斥追逐之声不绝,炸得人头晕,挤得人眼睛发花,慕大高手皱眉看着鼎边锉锅贴摊位前的人山人海,琢磨:“该从哪个口子挤进去最有效率呢……你觉得这边……咦,人呢?”

    再一转眼,皇帝大人早已两眼发亮,嗖一下钻入人群不见,再下一瞬他已经顺利渡千军万马,从容自拥挤人头之中登陆鼎边锉锅贴摊位,一边熟练地自口袋里掏钱一边问价,一边寻找着最热乎出炉的锅贴,一边回头问还在外围琢磨入口的俩高手,“喂,你们要几串?”

    戒明傻傻地道:“哇,他怎么进去的?”

    慕丹佩摸着下巴,一边高声道:“一人两串够了!那边的蛋仔饼味道也不错,留点肚子!”一边笑道:“这可是好事儿。他懂世情人情,明白人间烟火味儿,将来就能更体谅百姓。”

    戒明似懂非懂点点头。慕丹佩却忽然有些出神。

    陛下小小年纪,生活能力极强,朴实亲切,练达人情,又有决断,寻常豪门子弟都显得比他娇惯,何况他还是个皇帝。别说南齐,便是在整个大陆,也是异数。

    不用说,这也是太史阑的功劳。

    想起太史阑,慕丹佩便禁不住微微发怔,当年女帅一个玩笑,改变了自己一生的选择,如今想起,知道上了太史阑的当,却也没什么后悔不甘……伴在这样特别又英才内敛的小皇帝身边,满怀喜悦看他一日日长成明君,陪他一起开创盛世,也是他人不可多得的机缘。

    只是有时午夜梦回,对寂寂深宫漠漠月光,也难免有几分惆怅……青春去也,终身空掷,心深处虽有满满宏愿,终不免缺了温柔一角。

    所谓时人猜测的,她的志向是皇后,她不过一笑而已。陛下年幼,视她如姐,于她心中,视陛下,也不过是需要她保护的幼弟而已。

    “慕姑姑!”孩子欢快的声音响在耳侧,“新鲜出炉,好香!给!”

    她展开笑靥,接过一串,顺手给他擦擦脸上沾到的酱汁。

    “阿弥陀佛,非礼勿视。”戒明急忙转头,被景泰蓝哈哈大笑踢上一脚,“无聊!”

    慕丹佩收了帕子,也哈哈一笑。

    笑容里几分寂寥,如浮云,瞬间越过青天。

    不多时,几人都抱了满怀的东西,开始往回走,忽然一群孩子蜂拥而过,欢声道:“那边有糖兔子!”

    景泰蓝回头,便看见巷口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也围了一群孩子,透过人群可以看见一个少女正在低头做糖兔子,沾了面粉的糖团,先切成一块块的长圆形,手指一捏窝进腹下成了四足,在掌心一团就是兔子圆滚滚的身子,手指往上一揪又出来兔子头,两边指甲一弯一捏便是耳朵,指腹一抹成了兔子脸,再缀上两颗鲜艳的红豆,孩子们发出一阵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