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89章 番外(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景泰七年,九月二十一。

    一大早起了浓浓雾气,将四面景物遮盖,早起的人们从沾着白霜的青石板上经过,打量着前头胡同里堂皇的荣昌郡王府,都觉得今天的郡王府似乎分外鲜亮些,门环金黄闪亮,琉璃瓦翠色森森,门口的灯笼是新的,八宝羊皮转灯镶着红艳艳的边,连蹲坐着的石狮子也被擦洗过,各自系上一个毛茸茸的红色领结。

    有人忍不住好奇,道一声“荣昌郡王府有喜事?没听说啊。”凑近了去看,却发现那灯上,多半绘着些兔子萝卜之类的儿童画作,笔力稚弱可爱,和堂皇王府风范似乎有点那么不搭调。

    忽然众人头顶上鞭炮炸响,声音清脆突然,众人惊得退开,一抬头看见墙头上探出青色竹竿,挑着万响红鞭,噼里啪啦一阵电光霹雳闪过,浓雾被驱散了些,里头有人欢喜地笑道:“给小主子庆寿咯……”

    外头围观的人都“哦……”一声。

    原来是容家双生子庆生,难怪容府摆出这种既上心又不张扬的姿态……府内精心准备,对外秘而不宣。

    容家双生子的教育模式,现在已经是丽京很多权贵家庭的效仿学习对象。这对丽京新秀,说他们霸王吧,他们彬彬有礼,斯文优雅,逢人就发名片,行事少有错漏。说他们良善吧,自家的少爷们自从和这两位同学,霸气也不霸气了,嚣张也不嚣张了,平日里还好,一听见这两位召唤,冲得比豹子还快,看那脸上表情却又不像兴奋,倒像紧张……紧张迟到被罚那种感觉。

    老爷们想……至于吗?

    不管至于不至于,见识过那两位的,一致公认难缠,但又挑不出任何明面上的毛病,人们一开始还漫不经心,回头想想,忽然发觉这样的孩子才是最可怕的,不显山露水,却绝对谨慎,真不愧是双帅教出来的优良品种。

    再一观察容楚太史阑对孩子的态度,众人渐渐也摸出点门道……似乎是放羊政策,但又绝对重视,非常善于抓住孩子的弱项做心理建设,非常善于培养他们的独立思考和动手能力。一些有点见识的父辈们,开始钻营打探容府的育儿心经,太史阑和容楚自然不会理会,赵十九却因此很发了一笔财……他的最新著作《我在山上陪伴小主子的日子》印刷十万本,行销丽京内外,成为年度畅销书,稿酬暴增,书商们最近正举着银票求他写续集,赵十九裁了好几件昂贵新衣,正准备办一场富豪相亲宴,把个人问题完美解决再动笔,不过他自觉是个名人了,便颇有些挑剔,目前正在一位户部侍郎的十五岁女儿和一位前官员巨富家的寡妇之间犹豫不决。

    如此,也反映了目前整个丽京对容家双生子的态度……不敢小觑,有心巴结。

    因为在传言里,据说容家小郡主和皇帝走得很近,这两人年纪也相仿,皇帝亲政后应该就会开始选秀,三公几次半开玩笑,说要把容家小郡主配给陛下。众人听着这风言风语,看容家小郡主俨然就是未来皇后。

    更何况还有人分析,说陛下对容府信重,对太史大帅倚为长城,太史大帅那府里,荣昌郡王可是只娶了她一个,那出名的险些闹出生死误会的“妻妾同娶”书,摆明了容楚这辈子不会有妾,而听陛下的口气,似乎也对三宫六院不以为然,很有些打算效仿容郡王的意思。

    众人免不了便得揣摩揣摩……目前陛下还没选秀,宫中都是老宫女。身边有一品女官慕丹佩,文武双全的女中英杰,传闻里这是太史大帅为陛下准备的未来皇后。不过年纪着实大了些,看慕女官那态度,似乎也并没有打算老牛吃嫩草,又有流言说当初陛下曾经微服私访,看上了一个贫家女子,很有些动心的意思。

    这个流言比容家小郡主可能雀屏中选更具有八卦性和杀伤力,具有一切流行传奇话本子的爆红元素……皇帝、贫女、落难、微服、恶贼、相救、茅草屋私定终身,麻雀一朝成凤凰,充满了落差感起伏感期待感,宫廷小说万能开头,狗血传奇必备桥段。

    众人目光灼灼,心思跃跃,在狗血的氛围中鼻孔翕动兴奋莫名,也就没有人记得去探讨下事件发生的年代……景泰元年,皇帝那时才两岁半。

    虽说女主角们不是年纪过大就是过小,但明年皇帝就要亲政,亲政往往都伴随着充盈后宫,大臣们操心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也因此,今天容家双生子做生辰,明明没有对外声张,各府的马车都已经车水马龙地挤在了荣昌郡王府门口的巷子里。车马太拥挤,以至于各家车夫争抢地盘频频怒目相对,不过没有人敢在荣昌郡王府门口吵架……此处狼虎之窝,不可轻易捋须。

    大多数马车里跳下童男童女,这都是有孩子的各府,将孩子送来参加生日会。容府给双生子做生辰,自然不同于其余府邸,事先征求了双生子的意见,决定不邀请任何官员显贵,只和同学们开个小型生日会。

    太史阑和容楚,之前四年没能给孩子们做生日,景泰六年他们回来后又一直忙着打仗,直到景泰七年才能合家团聚给孩子们庆生,自然首先尊重双生子的要求。

    容当当表示,小孩子的事大人不用参合,做好服务就行。

    容叮叮补充,不过大人们的礼物还是可以收一收的。今年生日不收礼,收礼只收黄白金。

    各府的马车送来孩子,自然要搁下礼物,还有一些没得到邀请的,也巴巴地送了礼来,容楚太史阑早就令人收拾好门房一间屋子,用来存放礼物,不多时半间屋子已经塞满。

    太史阑容楚这两人,从来不“清廉自持,两袖清风”,当然,也不至于“刮地三层,两袖金风”,这两人秉持“贪腐难绝,睁眼闭眼,劫富济贫,来者不拒”的原则,贪官是治不完的,他们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愿意送尽管由他们,容府里有人专门负责,将礼物收集转卖兑换银两铜钱,转赠户部,或根据朝廷和百姓需要,随时捐赠赈济。

    门口有些拥挤,一些孩子在窃窃私语等下要面送容家双生子的礼物,忽有马车飞驰而来,众少爷小姐的随从瞧着,有人认了出来,道:“这不是以前安西按察使家的车马吗?”

    立即有八卦人士眼睛发亮,“听说前安西按察使家的遗孀,出身边荒大族,很是个风流厉害人物,和现今这府里的赵参将关系不错……”

    赵十九有一个参将衔,本身也是郡王府红人,最近在丽京因为畅销书的缘故,风头甚劲。

    “她家怎么也能得到邀请?老头子早死了,家中现在没有在职官员……”

    “怕不是冲着赵参将来的吧?又或者容家人想看看赵参将的心上人呢……”

    “这家女主人听说本身是巨富之家,出身偏远省份,行事最张扬的……”

    那辆华贵马车在众人议论中停了下来,一个矮胖少年窜了出来,先奔进门房,看看那些满屋子的礼物,转了一圈,对身后伴当失望大吼:“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礼物会重复!你们看,好多送绸缎送珠宝的!”

    “小少爷……”他的伴当低声哄着,“咱们的绸缎可不是寻常缎子,是来自……”

    “不行不行!”那孩子拼命摇头,“叮叮喜欢特别的东西!她不会对我的礼物多看一眼的!不行不行!你赶紧给我想办法!想办法!”

    几个衣裳光鲜的伴当,无奈地看看手中的重礼,扶起满地打滚撒泼的小少爷,犹豫半晌道:“要么去找些好玩的……”

    “哎对了!刚才我们经过羊肠巷,看见的那个会做糖兔子的小瞎子!那个小丫头好漂亮的,买来!买来送给叮叮!会做糖兔子,又好看,叮叮会喜欢!”

    “是……是……小的们就这去办……”

    一群人速度比来时还快地再度驱车出去,留下围观的人窃窃私语,“伧俗!强抢民女都敢这么直白!暴发户!”

    吱呀一声容府大门开了,管家满面笑容地迎出来,两排家丁立阶迎客,众人急忙正衣冠唱名,拥着自家的小主子鱼贯而入。

    小客人们潮涌而来,将专门辟出的园子挤得水泄不通,小寿星却还躲在自己院子里,撅着屁股,鬼鬼祟祟商量事儿。

    “当当,你说今天人都会来么?”容叮叮对着满床的衣服在研究,寻找低调奢华的那一件,以便等下既惊艳全场,又不至于让那对保护欲和被害妄想症严重的父子抗拒。

    “我们的事儿,他们舍得不来?”容当当撇撇薄唇。

    “我想见见那位户部侍郎家的碧恒姐姐呢。”容叮叮笑眯了眼,“十九叔叔看中的人,一定很美丽啦。”

    “你不觉得那叫老牛吃嫩草吗?”容当当不以为然,“倒是那位前某行省按察使的遗孀,也许更有可能。”

    “为啥啊。”

    “十九叔叔有次喝醉酒提起她……”容当当抱着肚子,肃然走了几步,俨然是发迹后的赵氏官步,顿了顿,向左挤挤眼,“宛君嘛……咳咳”,向右挤挤眼,唇角一抹神秘淫荡微笑,“……性子真真是极好的……胸怀也真真是极广阔的……”伸出双手,对虚幻处,轻飘飘揉了揉。

    容当当平时冷面,忽然来这一遭,一室的丫鬟都傻了傻,噗地一声齐齐弯腰,容叮叮笑得滚倒在衣服堆里,揉着肚子大叫:“哎哟妈呀容当当你真是太缺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