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82章 大结局(1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82章  大结局(11)

    老天送她来,就是来搞破坏的。

    至于别人认为她受不住也好,哀恸过度也好,疯了也好,都是她的事,是她和容楚的事。

    “你累了吗?”她抚了抚他嘴唇,“我现在和你说话了,你开心不?”

    她在他身边坐下,拿起水壶灌了一口。发呆。

    时光如果能倒流,多好。

    她如果能学着更成熟一点,多好。

    那么就不会有那天的生气,不会有那晚的冷遇,不会让他彻夜徘徊,彻夜叹息。

    想到他生前的最后一晚,是在她的冷眼中渡过;想到他停止呼吸前一刻,还在惴惴不安偷窥自己,找机会寻求原谅;想到他轻轻往马头一靠时,最后一刻想的一定是自己的愤怒;想到他至死都没能得到自己的原谅,在落寞中死去……

    她忽然便窒住呼吸,泪涌上眼眶。

    不,不,没有这事,他没有事,他没死,这不过是龟息之术。是他因为惹了自己生气,故意做出的姿态,好教她原谅他……

    然而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呼喊:不,不是这样的,他不是不顾大局的人,他不会在那个时辰来这么一手,他会很清楚这会导致南齐大败,他更不会舍得她受这样的伤害……

    这声音越喊越响,她的心越喊越凉。

    她轻轻蹲下身,趴在他膝上。

    “容楚,”她道,“我不生你气了。那事情过去了。做你的妻,还是你的妾,我都乐意,以后都我一人做了……我还和你保证,就算你是开玩笑吓我,我也不生气,我绝对不会怪你骗我耍我害我伤心,我发誓……所以你可以不用担心了,我都这么低声下气哄你了,你可以马上醒来了,你醒来吧,醒来吧……”

    她惴惴不安地向上看,头抬到一半停住,一转身,再次背起了他。

    “走吧。”她道,“你从来就不听我的。”

    一低头,一滴泪落下来。

    青苔慢慢浸润着一片灰绿的色泽,一路脚印,一路逶迤的水声。洞里似乎有悠远的叹息,仔细听却是脚步的回声。

    她慢慢地走着,忽然手指触及他腰间垂下的玉佩。

    是那枚古佩,她在静海集市上给他淘来的海货。

    本来这佩他没有戴,因为她说要等黄花闺女戴几年,盘活了再给他,但叮叮当当回来后,他怕这对小淘气乱玩东西,砸了他的佩,便带在了身上。

    花寻欢留信给她,要她继续让容楚戴着这佩,她也就没有取下来。

    想到花寻欢,她微微出神。

    看样子她是回了中越,中越是五越中除李家外最强大的一族,也是唯一有能力和李家争夺五越王位的一族,她回去,也许桀骜的中越,以后能稍稍安定些。

    想到红头发的女族长,她冰冷的心稍稍温暖……寻欢也是苦人儿,如今终于回到亲友身边,但望她以后和美如意,终知人间温暖。或者就如她自己所说,去了一切最美的地方,再没有孤独烦恼……

    这样也好。

    只是可惜也许难有机会当面谢她了。

    谢她的不叛。

    不再叛,是为了赎那少年当年的罪,是吗?

    人生,总有那么多的背负,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沉重,那么多无法抉择的为难。

    她最终停在那青铜门前,按照往昔的记忆,按动门环三下。

    门开了,并没有如上次一般,有飞针掠来,也没有熟悉的气息盘旋浮游,她恍惚想起,这次乾坤阵没有开启。

    天光一亮,骤然从暗至明,她有点不适应地闭了闭眼睛。

    然后她就看见面前的广场上,很多人,人们扭头,用惊愕的眼神看着她。

    她背着容楚,平平静静走过去,仰头对乾坤殿看了看。

    此刻的乾坤殿不是透明墙壁,就是普通的大殿状,圆形的穹顶上永远风云盘踞,旋转着神秘的漩涡。

    大殿深处有礼乐之声,她知道乾坤主殿之后还有广场,还有高台,高台上方是乾坤阵眼,下方是万丈悬崖。取天地灵气,纳人间烟火。

    她缓缓走向大殿,有人迎上来,取出武器。

    剑光递来,光若霓虹,她伸出手指,清淡如拨弦。

    无数剑尖在她指尖幻灭,化为天地齑尘,那些弥漫的金属粉末,遮蔽了那些惊异的眼眸。

    人群愣怔,随即有人大叫妖术!四散涌开。

    她觉得有点好笑,问他,“喂,最擅长妖术的五越之族,竟然说我是妖术,好不好玩?”

    等了一会没有回音,她敛了笑容,道:“下次给你说更好玩的。”

    身后忽然有喧嚣声传来,隐约有人大叫,她听得声音熟悉,愕然回首,就看见小小孩子一身便袍,向她冲来。他身后还跟着火虎赵十八等人。

    她一惊,认出那是易容了的景泰蓝,“你怎么来了?”

    “我本来就跟着你。”景泰蓝撇撇嘴,“我让火虎给易容了,我是小孩子,也没人注意。”

    “没人拦你?”太史阑觉得有点不对劲。

    “没有。我们仿制了一个你那样的五兽标志,一路上也没遇上什么人拦截。”

    太史阑有些奇怪……李扶舟即位大典,是何等重要,怎么防护如此稀松?

    还是他另有打算?

    “这也太危险了,你赶紧藏入密道里去,我想办法封了那密道。”她推他。

    “别。”景泰蓝忽然若有所思地转身,“是我自己想来的。我最近常常做梦……我觉得这里有声音在呼唤我……”他忽然向乾坤殿主殿走去。

    太史阑忽然想起上一次在乾坤殿,景泰蓝也曾有过诡异经历,她还记得他曾抓过一把骨灰样的东西。

    她心中一动,跟上景泰蓝,身后有人追上来,冷笑道:“你们就算有我主标记,也不能再乱闯!今日乾坤殿门已经下了禁制,不是我族长老无法进入……啊!”

    他愣愣地停下来,看见景泰蓝忽然把小手往门上一抹,那两扇闭紧的门,忽然无声开启。

    这下连太史阑也一愣,因为她忽然看见殿内已经变了布局,大门开启处,竟然就看见那条原本应该在殿深处的长廊,还有长廊尽头的狰狞图腾,滴血长剑,以及长剑之下的,四足方鼎。

    方鼎之中忽有白光一闪,景泰蓝毫不犹豫地奔上,太史阑怕他受伤,也背着容楚快步追上。

    殿门在她们身后无声阖上,将无数震惊的目光关在门外。

    李扶舟立于高台宫阙之巅,身后宝座狞龙飞腾,眼眸深红如血。

    他依旧一身红衣,墨玉发冠,黑色晶莹的玉珠垂落颊侧,分不清珠光和眸光,哪个更华彩潋滟。

    他身后浮云翻卷,洁白若羽,却也分不清那云色和他脸色,哪样更白。白到透明,越发显得唇红滟滟。

    三层高台,每层都是一层斜坡上去,每层斜坡底下都有高手守候,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一步。

    整座高台琉璃顶,白石地,朱栏玉砌,背后五兽壁狰狞盘旋。风从谷底吹来,云澜自山间起,清歌自天地生。

    金案玉几,列五色螭纹龙纽。五兽屏风,雕狰狞盘旋图腾。左右各列高冠麻衣老者,神色肃穆。

    台前黄金阑干前,一个高冠老者,正昂首缓缓将金丝篇章  大结局()诵读,声音抑扬顿挫,远远传开。

    五彩衣饰的人群,在他脚下俯伏,按照五越规矩三跪顶礼,起伏的身体,像一波波斑斓的浪潮涌过洁白的沙滩。

    高冠老者诵读完毕,将金丝篇章  大结局()高高捧起,对着头顶盘旋的漩涡顶礼三次,另一个高冠老者,捧着五兽五色玉玺,跪地给李扶舟奉上。

    李扶舟缓缓伸手去接。

    忽然有人直身高叫:“慢着!”

    李扶舟手一顿,广场上诸人转首,李家老家主怒道:“石南!你怎可在此时喧哗!”

    那个叫石南的男子,满不在乎一摇头,大声道:“有话便说,我五越没有那么多臭规矩!敢问武帝,既然登基复国,如何不见传国佩?”

    众人一窒。

    怕什么来什么。

    “石南,”老家主冷声道,“传国佩供奉在神殿,用以压制乾坤阵,怎么能轻易拿出?这五兽玺,足可做我五越之宝……”

    “少在那撒谎!我中越人可没那么好骗。”石南摇头,“什么传国佩供奉在神殿?根本就是没有!我五越之主,必须有传国之佩!没有传国佩,这宝座就不该你们李家人坐!”

    李扶舟面无表情,静静对那人一看,那人语声一窒,老家主怒极,正要说话,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石南长老!谁允许你说这话的!”

    众人愕然望去,就看见苍白瘦弱的少年缓缓站起,众人认得他是中越新任的族长赤山略。

    中越势大,一直和李家不睦,甚至前阵子出手刺杀李扶舟,而李家也立即回了狠手,杀了他们的代族长琳夫人。这次登基大典,本来众人以为,中越一定不会参与,甚至可能捣乱,虽然这样算起来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五越合并,有所遗憾,但也是没办法的事。谁知道消息一出,中越年轻的新族长居然亲自带着长老们来了,众人诧异之余,也十分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