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7章 大结局(6)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77章  大结局(6)

    只是很轻微的一晃,随即他身子向前微微一倾,以肘靠在马头上,不动了。

    此时众人都紧张地注视城头上,无人在意此处异常,而太史阑,从昨天到今天,就没扫过他一眼。

    城头上宗政惠听见那一声“砰。”只觉得心也似被重锤锤过,喉间腥甜,似有血。

    她此时也顾不得去想什么,疯狂过后,求生是第一欲望,她努力地向上爬,手指被粗糙的城墙麻石咯得生痛,墙砖斑驳有血。

    忽然头顶上雪光一闪,随即当地一响,钢刀砍在手指上,五指剧痛。

    她尖叫一声,再也攀不住城墙,落下!

    最后一眼,看见乔雨润扑过来的狞笑的脸,她胸前的刀已经拔出,正血迹淋漓举在手中,胸口一个血洞汩汩赤红,将城头草染红。

    循环报应不爽……

    这是她最后一个模糊的念头。

    “砰。”

    一霎前的声响再来,这回换她撞击大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看见一丈外是李秋容扭曲的尸体,至死,脸都向着她的方向。

    乔雨润趴在城墙上,艰难地回首,想要找到那个关键时候踩了她裙子的人。

    她看见韦雅,面色平静地站在她身后。在她身边,是面色更为平静的李扶舟。

    那冰封般的平静,同时封住了她人生最后的光和热。

    城上城下,寂静无声。

    人人浑身僵木,提刀拿枪,却不知接续动作。

    刹那惊变,翻生到死,不过转眼,城头内讧,首领死伤。

    连那名义上最尊贵的女人,都身死城下,坠落尘埃。

    人人忍不住在心底唏嘘,生出沧海桑田,生命无常的寂寥。

    景泰蓝屏住了呼吸,看着那静默扭曲的躯体。这个女人折腾了帝国,折腾了皇室,折腾了幼小无辜的他,折腾了他的父皇母妃,到最后,她折腾死了自己。

    她一生追逐荣华尊贵,天下第一,到头来她只做了第一独夫,连唯一的忠诚者,都亲手杀却。

    一地尘土,半生终结。她追逐华衣美服,锦绣珠玉,然后在泥尘中,肮脏地死去。

    用力太过反自伤,世事莫不如此。

    景泰蓝缓缓闭上眼睛。

    父皇,母妃。

    大仇已报,终可瞑目。

    在心中默默祷告了半晌,他吁出一口长气,欢快地睁开眼睛,道:“郡王,国公,我们可以攻击了……咦。”

    他怔怔地注视着靠着马头,微闭双目,脸色忽然白到透明的容楚。

    身边一阵风掠过,太史阑忽然抢了过来,她一眼看见容楚,脸色忽然也如雪。

    此时周围将官已经发觉不对,都将狐疑的目光投来。太史阑紧紧盯着容楚,并没有立即上前,先抬手做了一个手势。

    苏亚立即下令亲信将士变动阵型,将这一处地域遮住。

    太史阑策马靠近容楚,慢慢伸出手去,景泰蓝紧张地盯着她的手,发现她指尖在微微颤抖。

    他忽然觉得窒息。

    太史阑的手一触及容楚的颈项,蓦然一僵。

    众人变色。

    容楚的身子一触及她的手,忽然一倾,倒向她怀中。太史阑眼神茫然,下意识扶住。

    随即她浑身也颤抖起来,她抖得如此剧烈,似要把自己抖下马去。

    她……她……刚才好像没有摸到脉动……

    再一看他脸色,眼眸紧闭,白到透明,她手指颤颤落在他唇上,随即骤然滑落……

    “麻麻……”景泰蓝惊吓之下,连称呼都忘记,“公……公公……公……”

    太史阑霍然仰起头,浑身金甲巨颤。

    这一刻她很想一个雷下来,劈死自己,或者将时光劈回原先轨道,好让一切重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什么她忽然摸不到他的呼吸?

    为什么他会忽然……停止呼吸?

    他为什么会这样?他什么时候这样的?他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刚才她就不肯看他一眼?为什么?

    “麻麻……”景泰蓝得不到她的回答,又看容楚不对劲,惊恐慌急,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冰凉的泪珠打在她手上,她一惊,稍稍回复几分清明。

    回头看看城上,红衣在泪眼中模糊,李扶舟在城头冉冉,目光竟然一直盯着这方。

    容楚毫无声息靠在她肩头,她只觉肩头重若千钧,她将脸拼命地凑过去,想要感觉一切可能的生命体征,而他那般安静,长长的睫毛垂落,看起来也就是一场睡眠,可是没有呼吸,没有呼吸。

    巨大的疼痛和惊恐,几乎瞬间要将她压裂,她眼前一黑,腑间剧痛,五脏六腑都似被瞬间绞紧,浑身汗若涌泉,忽然力气全失,几乎要和他一起栽落马下。

    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这一刻她才明白这八个字的真正意思,似利刃狠狠在血肉中一遍遍绞过。

    “麻麻……”孩子的哭音低低响在她耳侧。

    她浑身一震,咬牙,吸气,睁眼,看见众人惊惶的眼光。

    不。

    她不能倒,不能倒……最起码此刻!

    容楚忽然出事,她再倒,景泰蓝这么小,一定会失了方寸,南齐必败!

    五越最后的杀手锏,五越敢于据城以待的底气,就在这里!

    他们在等她倒下……他在等她倒下。

    不,不能!

    他骤停呼吸,依然端坐不动,怕的就是忽然倒下,动摇军心。

    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她又怎么能就此倒下,拖曳着南齐军队坠落尘埃,辜负他一番苦心?

    她模糊的目光,落在容楚腰间,那里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截银色细链子。

    就是这截连着马鞍的银色细链,在他骤停呼吸的那一刻,稳住了他的身形。

    太史阑看见这链子,像被狠狠抽了一鞭,灼热的疼痛从指尖烧到心底,然而那般的裂痛里,却又似生出血色的希望来。

    她抬头看城上。

    城上不知何时,众将退后,只留李扶舟一人,手据城垛。

    他迎着她的目光,脸色一样如雪,乌黑眉睫染城头霜色,唇却艳若深樱。

    是一尊失却人间情感的,火中的神。

    看她看过来,他目光似有波动,随即嘴唇轻启,轻轻说了几个字。

    墙头上红影如云过,再转眼他已不见。

    万军肃穆,疑惑而又不安地盯视着这密密遮挡的一角,感受这一刻沉默的巨大压力,不知道这一霎,巨变陡生,南齐双帅失其一,太史阑正在遭受一生里最大的恐惧和摧心之苦。

    风从黑压压的人群头顶过,呼啸若哭,平原在颤栗中静默,一轮残阳,血一般从天际泻落。

    太史阑收回目光,咬牙,齿间迸血,字字也染血。

    “攻!城!”

    景泰六年十月初五,南齐对五越的第二次攻城战,平局。

    虽然容楚停止呼吸却不倒,虽然太史阑绝望崩溃却不倒,虽然南齐军心未堕,但当士兵攻入上阳城时,却发现这是空城,只有一地尸首,满城狼藉。

    而当时太史阑身处巨大悲恸之中,没能及时进入城内,只发了狂地命士兵全力攻击,大军全部呼啸入城,到处搜寻敌人,深入城中内部,直到太史阑听闻入城异状,发觉不对,当即命令士兵立即出城。

    第二日,士兵中开始出现疫病,短短数日,病者十中有一,南齐军队被迫撤出上阳城区域,正式进入和五越的对峙僵持期。

    这一日,上阳山南麓的崎岖山路上,一个女子背着一个人,在艰难地赶路。

    她身上那个人,破烂的衣衫间露出满身的疮疤,那些疮疤深红青紫,边缘交错,像是被什么毒虫毒兽咬啮所致。

    北地冬日,那人身上也散发出腐烂的臭气,难得那背她的女子,丝毫不嫌弃的模样。时不时还关切地问一声:“你现在如何?”

    “寻欢……”受伤女子眼神里流露感激,气喘吁吁地道,“多谢你不计前嫌,千里迢迢赶来救了我……”

    “二娘说的哪里话来,咱们虽然有些旧怨,但好歹是一家人,多年来弟弟和中越全族,都承蒙你照顾,如今你落难,我怎么能令你死在外头?”花寻欢站直身体,抹一把汗,看向下方市镇,“穿过这个小镇,咱们就能回到中越地盘了,只是二娘你这身上……”她想了想,脱下自己的披风,盖在了那女子身上。

    中越的实际掌权者,以小妾之身夺中越权柄多年的琳夫人,虚弱地抬起眼皮,喃喃地道谢。

    她联合乔雨润刺杀李扶舟,结果乔雨润双面间谍临阵反水,她被李家武军追杀,一路逃奔,中了不少毒伤,眼看必死,却忽然被花寻欢所救。这个救命恩人让她始料不及,但此时她也没有更多的力气去猜疑或者拒绝,无论如何,先把握住任何一丝机会活下去才是要紧。

    花寻欢背起她,走入市镇,披风挡住了伤痕和臭气,没什么人发现这对女子的异常。花寻欢走入一个冷清的茶馆歇脚,买了点茶水和饼子慢慢吃着。

    然后她就听见了南齐士兵疫病的消息,心中不由一惊,一抬眼看见对面的琳夫人正紧紧盯着她。花寻欢立即收敛了心情,做若无其事状,转动着茶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