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章 我想你要我(4)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4章  我想你要我(4)

    太史阑按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将他贴近自己,声音轻得不能再轻。

    “有人曾抢去你爱的东西……是吗?”

    景泰蓝僵僵地坐在她腿上,愣了好半晌,忽然一头撞入她怀中!

    他扑得如此用力,像要将自己揉进她的胸中,在她的怀抱里撞散自己,或者撞散他幼小心灵里,长久以来一直无法承载的沉重。

    几乎太史阑在感觉到他撞过来那一霎,就觉得下巴一凉。

    那是瞬间飞溅的泪水。

    身后的容楚动了动,似乎要挡住那一撞,然而最终他停住,只是将太史阑扶得更用力了些。

    “我的狗狗……”景泰蓝在太史阑怀中辗转,没有痛哭,然而每声呜咽都是山间最幽咽的泉,属于孩童无法自救的悲伤,“她杀了……”

    “小宝儿……陪我玩……她杀了……”

    “翠翘……教我练身……她杀了……”

    “我的玩具……她都烧了……”

    太史阑胸口渐渐冰凉,被泪水一层层浸湿。

    触及肌肤的那处布料,承载的不是泪水,是一个坐拥天下、人人以为必然幸福无伦的孩子,曾经最绝望最寂寥的失去。

    他是那宫廷的主人,是天下的主人,是万物的主人,然而那个小小的主人,坐在景华殿高阔的藻井下,赤脚贴着冰凉的金砖,一遍遍听着那些属于他,爱过他,他也爱过的人和物,离去的惨呼和呜咽。

    从此他憎恨失去,并因此不敢再爱。

    因为幼小的心,渐渐知道,他爱了,喜欢了,在意了,便会有一双冰冷的手,一个冰冷的声音,夺去那些温暖的、美丽的、可爱的一切,让黄金龙座冰冷的把手,告诉他什么叫——寡人。

    景泰蓝贴在太史阑胸口,淡淡的血腥气让他想起那些赤脚贴着金砖的冰凉的夜,那样的夜似乎漫长永无止境,在噩梦的那一端。

    他的眼泪无声无息滚滚而出,似乎永无休止,他并不十分清楚为什么要哭,只是莫名地觉得悲伤。

    太史阑胸口冰凉,贴在她脸颊的孩子的脸冰凉,身后扶住她肩的容楚,手指也冰凉。

    玉阶如雪月光寒,幔帐重重里,相拥的三人,似一座彼此相携不愿分离的雕像。

    容楚再次发出一声叹息,有些恍惚般轻轻道:“我怎么忽然觉得,这一幕属于我……”

    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像很多年后,一家三口……”

    因为知道荒唐,所以他不说。

    太史阑也没听懂他的意思,她关注景泰蓝,看他哭到抽搐,小身子一抽一抽,回头望了望容楚,容楚衣袖一拂,点了他睡穴。

    发泄过头也会伤身,这样正好。

    抱起熟睡的景泰蓝,慢慢拭净他的泪痕,太史阑始终默不作声,一边擦一边走神,完全忘记自己脑袋上还在流血,直到容楚忍无可忍地道:“你可以让我给你包扎了吧?”

    太史阑头也不回,顺手从身边侍女手中抽出一块白布,擦了擦。托盘上有金创药,她仰起头,药粉倒在手心,准备按上伤口。

    容楚忽然拍掉她的手,一手拿过金创药,一手按住了她的脖子,“放手,你这样不怕留疤?”

    “放手,不准掐我后颈!”太史阑最讨厌别人抓她后颈,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就像被掐住脖子的猫,下一瞬容大爷或许就能将她拎起来甩啊甩。

    容楚的手指还可恶地触及了她的耳后,她浑身颤了颤,几乎立即,耳廓就红了。

    容楚此时注意力却不在她的敏感处,理也不理太史阑的抗拒,拨开她被血濡湿的乱发,他语气不太客气,动作却极细致,头发被血粘住,有些靠近伤口,他怕撩起头发牵动伤口,便用指甲先一丝丝将乱发理顺。

    伤口位置很巧,当真下一分到眼睛上,上一分到太阳穴,只怕将来难免要留疤,不过可以用鬓发遮住,容楚抢过金创药自己亲自处理,也是因为想要将伤口尽量处理得平整收敛,将来疤痕不明显。

    要像太史阑那样随便撒撒包扎,估计难免就是一条红蚯蚓。

    真没见过哪个女人,像她这么不注重容貌!

    她是不把自己当回事,还是不把自己将来当回事?

    容楚心情不豫,动作依然轻柔。两人靠得极近,彼此都下意识屏住呼吸,可再怎么屏息,属于容楚那种无处不在的芝兰青桂香气,还是氤氲在了太史阑鼻端,太史阑睁着眼睛,正看见近在咫尺的容楚的脸,这么近,居然依旧找不到毛孔和任何瑕疵,属于肌肤的细腻光辉,如珠如月,如世上最精美的绸缎。

    而他微微垂下的眼睫,刷出一弯淡淡的弧影,像世外最宁静的岛屿,漂浮在烟云的尽头。

    太史阑闭上眼睛。

    美色惑人,不过骷髅。

    好丑,好丑。

    容楚淡淡地瞟她一眼——嗯,刚才那个角度他自认为最美,这僵尸女抵受不住了么?

    “好了。”他手指轻轻按了按伤口,在旁边侍女递来的手巾上拭净手,一低头看见太史阑仰起的脸,淡粉色薄唇,正在眼前。

    他的手,忽然停了停。

    一直都知道她唇形长得好,薄而诱惑,然而这个角度,淡淡光线下,那微抿一线,轮廓分明,介乎柔软和明朗之间的唇的弧度,和那一层光润的淡粉色泽,突然就让他心一荡。

    心荡了,意识也在荡,几乎毫不犹豫,他忽然,飞快低头——

    一吻。

    极其轻巧的一吻。

    只是蝶落花蕊一霎,或者风的翼穿过最轻的叶尖,或者早间的蜻蜓,从霞光下的湖面一掠而过。

    香气刹那咫尺,刹那天涯。

    于太史阑,只是在睁眼前一霎,觉得容楚的芝兰青桂气息忽然极度接近,然后唇上似有柔软触感,极短如电光,极柔如飞絮。

    再然后,睁开眼,天地如前,蒙蒙微亮。

    容楚已经立于三尺之外,笑容微微古怪。似满足似不满,似偷腥的猫没来及叼走全部的鱼儿。

    他手指按在唇上,斜飞的眼角瞟着太史阑的唇,笑问:“感觉如何?”

    淫荡。

    太史阑觉得。

    她淡定瞟容楚一眼,转身去给景泰蓝盖被子。

    “和幺鸡差不多。”她道。

    “幺鸡是谁?”容楚大皱其眉,他以为太史阑会拼命擦嘴什么的,结果她来了这么一句,以他对太史阑的了解,他认为这不是谎话。这女人根本不屑于撒谎。

    问题有点严重。

    “你管不着。”

    “男性?”

    “嗯。”

    “你的……亲友?”

    “嗯。”

    “现在在哪?”

    “失散。”

    “你要找他?”

    “嗯。”

    “打算厮守一生?”

    “嗯。”

    容楚决定,要找出这个姚基,杀了。

    “此人好在何处,令你念念不忘?”

    “你若见它,必定自愧不如。”太史阑想起幺鸡笑起来咧到耳根的大嘴。

    容楚决定,找到这个叫姚基的,不忙杀,先扒光了吊到丽京闹市三天。

    看太史阑难得地面有倦色,他知道她今天劳心失血,必定十分疲惫,示意侍女收拾桌子,打水给太史阑洗澡。

    他出去时,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桌上空空的香椿炒蛋的碟子,再看一眼太史阑。

    太史阑坐在景泰蓝身边,静静看着那孩子,侧面的弧度,几分温柔。

    等容楚离开,收拾了桌子洗了澡,太史阑在床上坐下,一边静静听外头更漏声声,一边练习她取名“毁灭”的能力。

    一根草茎放在她面前,太史阑手掌轻轻放上去,闭上眼睛,意念下沉。

    一刻钟后,她移开手掌,床上,碧绿草茎断成三截。

    太史阑的手再次覆盖上去,这次,大约半刻钟后移开手中,草茎回复成完整一根。

    太史阑轻轻吐出一口长气。

    她在利用自己特殊体质,学习“毁灭”,她渐渐发现,大约自己内腑某处脏器气机特别旺盛,造成了复原的异能,所以只要将气机倒流,就比别人更容易去“毁灭或分解”,而她野心大,不仅想要毁灭,还想要在毁灭、复原、毁灭之间自如转换。

    当然,现在还差得很远,花费那么多时间才能将一个草茎分开,之后复原也没那么衔接流畅,要用比平时更多的时间来恢复,但无论如何,成功都是从第一步开始的。

    练完这根草茎,太史阑没有再练,修炼这种能力需要强大充沛的精神,她今天脑袋受伤流血,不宜多练。

    此时。

    三更时分,夜色钟鼓。

    窗外很安静,此时正是整座院子里的护卫交班的时候。

    太史阑悄悄起身,换了双软靴。

    她出门时月色正移到云后,光线晦暗,赵十三抱着刀在屋面上打盹,太史阑停了一会儿,想不明白古代这些护卫为什么活得这么没自我。

    护卫们今晚好像在偷懒,平时探个脑袋,就能看到嗖嗖的靴子底,今天她一直溜到园门前,也没冒出人来拦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