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4章 大结局(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74章  大结局(3)

    不过是天意。

    “还记得当初被你灭门的形意门吗……”女子犹自大笑,“爹!娘!师兄!我报仇了!”笑声未绝,热泪滚滚而下。

    形意门……康王渐渐混沌的脑中,掠过模糊的字眼,却怎么也觉得陌生……或者那些年,他下令铲除的门派太多,很多门派,在他这里,只是属下汇报时的一个轻飘飘的字眼,掠过贵人的耳朵,换一句同样轻飘的“诛”,再不留一丝痕迹。

    最后一眼,他吃力地看一眼落地的刀,恍惚觉得那刀,似乎并不是自己准备的那一把。

    自己的甲衣是有钩锁的,刀尖就算能破甲,也会被勾住,不能造成致命伤害,然而现在那刀,直接破了他的锁。

    “想知道这刀怎么来的么?”那女子踢了踢那刀,一脸畅快地道,“我真是佩服晋国公。这把刀,他五年前就给我了,今日总算用上!”她望望极东方向,“当然,我能知道你在西番,也是他找到我告诉我的……听说他也来了?其实只要他在,你死是迟早的事,所以我得快点下手,好亲手报仇!”

    她和容楚联络还是几年前的事,之后一直在国外,并不知道容楚已经升郡王了。

    康王只模模糊糊听见“晋国公”三个字,咽喉里发出似哭非哭的呜咽声响,他艰难地挪动头颅,似乎想要看看那个方向,看看那个草灰蛇线,伏延千里,真正将他致死的毕生大敌,然而他的脑袋只转了半圈,便不动了。

    他死了。

    最后一口呼吸拂在地面,凝出一片淡淡霜花,转瞬即逝。

    宗政惠倒在地上,瞪大眼睛,怔怔看着渐渐冰冷的康王。

    万万没想到,他来这么一遭,竟然是来赴他自己的死亡之约。

    眼前的人死状痉挛,身体扭曲成诡异的弧度,她怔怔地看着那具熟悉又陌生的身体,恍惚想起也曾和他共恩爱,也曾在景阳殿重重帷幕后微笑相对,在满眼枫红中携手寻最美的那一枝,也曾香衿滑暖,**慢渡,联琴共笔,***添香……

    然后,忽然中止,化眼前冰冷血一泊。

    她忽惊觉此刻自己的处境……康王已死,杀手犹在,刀破金甲,人在危地。

    她惊恐地向后缩去,却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是那女子对手,心中万分后悔怎么就糊涂了,竟然真的一个人前来赴约。

    那女子却没有动,站在康王尸首边,冷冷看着她。

    “看在你最后那番话份上,我不杀你。”她转身就走,“你好自为之。”

    宗政惠直到眼见她身影消失,才反应过来,那女子竟然放弃了杀她灭口。

    想着刚才她最后一句话,宗政惠心中五味杂陈,在地上愣了半晌,缓缓爬起,看见丢在血泊中的刀,不知道为什么,那女子竟然没把刀带走。

    或者她大仇得报,骤失所寄,心中空茫,也便忘记了身外物。

    宗政惠连滚带爬地过去,将刀揣在了怀里,心中这才定了下来,随即她起身,踏着一地枯脆的枫叶,蹒跚地向回走。

    林影深深,枫红如血,日光渐渐敛去,在地面投下静默的光斑,那一具无人收拾的尸首,永恒沉寂。

    景泰六年十一月初二,上阳城下。

    黑压压的大军铺天盖地而来,万马奔腾,踏动大地,震得整个上阳城都似在嗡嗡作响。

    南齐和五越联军的最大一次正式对战,终于拉开了帷幕。

    早在前几日,各自为战的太史阑和容楚,各自横扫了上阳两翼的城池,将大部分失去的城重新夺回,今日终于再次在上阳城下聚首。

    十五万折威由容楚指挥,十万天顺,五万苍阑由太史阑和邰世涛指挥。三十万大军提马过阳水,直逼上阳城。

    折威黄,天顺蓝,苍阑黑金,三色大军方阵整齐,正中黄罗伞盖飘扬,伞下是一身小小戎装,御驾亲征的皇帝。

    左侧珍珠白,战场上依旧锦绣风流的,自然是爱漂亮大帅容楚。右侧黑金,中规中矩扎束利落的,是如今已经和容楚齐名也睡一个被窝的女帅太史阑。

    这一场战争,不是南齐动用兵力最多的战争,却是南齐至今级别最高的。皇帝首次亲征,名将齐出。

    南齐将士们志气很高昂,心情很兴奋,都觉得能参与这一场战事,此生不枉。

    城头上乔雨润季飞,以及五越联军的统帅们,脸色却不大好看。

    原本以为凭借五越的神异,在战争初期打南齐一个措手不及可以攻城掠地,站稳脚跟,占据一定地盘之后再来和南齐讨价还价,那时候就算太史阑来了,也不能全数夺回。

    谁知道南齐竟然皇帝亲征,士气大涨,容楚又似乎早有准备,折威和天顺竟然在前些日子就已经秘密调军,以最快的速度反攻了战场。

    自负的五越人不得不承认,他们对容楚的实力还是估计不足。

    不过五越和天节,这次也将全部军力压在了上阳城,不想再后退。再退,他们就只能退往极东深处乾坤山了。

    黄罗伞盖下小皇帝令旗一指,几乎立刻,震耳欲聋的攻杀声便淹没了上阳城。

    所有的战争都一般残酷,不过是生死绝杀的周而复始,正如天上的日色换成月光一轮又一轮,照映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上阳城墙,和城前护城河里无数死去的联军士兵的尸首。

    战争最激烈,眼看南齐士兵将要攻上城墙的时候,忽然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

    鏖战未酣,城头上忽然鸣金收兵,南齐士兵刚愣在那里,就看见城头上飘出一张纸。

    随即这样的纸飘出很多张,有人抓下来一看,脸色就变了。

    这赫然是一份纳妾的婚书!

    纳妾的,是荣昌郡王容楚,这妾……

    竟然是卫国公,援海元帅,已经给郡王生了两个孩子的太史阑!

    一时间很多士兵都愣在城头,被忽然冒出来的五越士兵挑下城墙。

    太史阑和容楚也接到那样一张纸,两人脸色齐齐一变。

    太史阑身后花寻欢怒道:“什么鬼玩意!乔雨润疯了?连这种伎俩也玩?谁信?”

    她自从上次怠忽职守,致使晏玉瑞被杀,引发天节反叛,自知罪过深重,在皇宫前长跪不起,又跪到太史阑府前,自请卸职戴罪立功,太史阑原本不同意,觉得她这五越身份还是有隐患,景泰蓝却从小和她关系好,当即把她一捋到底,着她只在军中效力,从小兵做起。花寻欢也无怨言,当真以小兵身份随军,冲锋苦战。只是她宁可接受惩罚,也始终不肯说明那夜她到底干什么去了。这让太史阑很有些心结,近日也没怎么理她。

    太史阑不说话,看了容楚一眼,容楚皱着眉头,揉了揉眉心。

    这下麻烦了……

    这东西一直贴身放袖囊,什么时候掉落的?

    最近真的有些不对劲……

    “乔雨润!”太史阑的忠心诸将都在跳脚大骂,“你要脸不?这种东西也能搞出来,能争多久苟延残喘?”

    城头上一声长笑,正是乔雨润的声音。随即一张红纸缓缓落下。

    “这里是正本!有你们郡王和国公的亲笔签名!你们有谁识得他们的字迹?自己上来看!”

    苏亚拍马就上去了,枪尖一挑将那张红纸挑回,眼神犹自望着容楚,期盼他说,这不过是个骗局。

    容楚再次揉揉眉心,咳嗽一声。

    太史阑根本没有看那张纸,脸上慢慢地,没有了任何表情。

    似铁,生冷。

    她看过婚书,那简陋婚书的格式用纸,和现在城上飘下来这份,一模一样。

    那么简陋的东西,天下还真找不出第二份。

    景泰蓝看看容楚,再看看太史阑,慢慢也闭了嘴。

    不用问,看表情都知道,这事儿,怕还真是真的。

    这事儿……也太要命了。

    太史阑现在是什么人?是国公,是总督,是元帅,是即将总揽天下军权的女将,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家重臣。

    如今在万军之前,以她为妾,这是对她的侮辱,也是对整个南齐军方的侮辱,更是对南齐的侮辱。

    这东西在这时候拿了出来,南齐军心大失不说,太史阑以后领兵驭将的威望威信,也会有一定的损害。

    虽说她手段强硬,迟早能扳回,但终究因此给了人背后取笑的把柄,还是在天下之前,这让她如何忍受?

    便如万人之前一个耳光,响亮。

    景泰蓝看着瞬间岿然成雕塑的太史阑,明白此刻她已经怒到极点。不禁心中哀呼:郡王!您英明一世,如何做得这般蠢事!

    郡王在苦笑,咳嗽。

    这只能说冥冥天意。他本意何尝如此?

    写那婚书妾书时,他还没爱上她,不过一时玩笑之心,想要将来博她一乐,杀杀她的威风,小小来一场逗趣而已。

    内心深处,也不无告诉她……此生容楚若娶你,妻也好,妾也好,都只能是你。

    但如今如何解释?大错已成。

    “陛下能以贱妾为帅,雨润却不屑和这等人对战,平白降低身份。”乔雨润永远不会放过时机火上浇油,“和妾相争,视为侮辱。请陛下换将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