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2章 大结局(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72章  大结局(1)

    她看着这两人,似乎丽影双双般站在那里,看着乔雨润眉梢眼底的淡淡满足笑意,忽觉刺眼。

    心中一瞬间只觉寂寥和失落——他人手掌重权,他人有美相伴,而自己只能孤身一人,处处被制。

    那些繁华胜景,如花美眷,雄厚兵权,本来,该是她的。

    她吸一口气,压下心中不平,淡淡道:“本宫想出去走走。”

    “太后,太史阑率苍阑军已经逼近上阳。”乔雨润扬扬手中军报,“她那架势,似乎想像对付西番一样,重军压城,逼我们自退于极东。这是非常时期,请太后善自珍重,不要轻易出外。”

    宗政惠默了一默,道:“哀家省得。”转身走了回去,砰一声关上门。

    乔雨润不以为意地扬扬眉。转头对李扶舟道:“家主,虽然太史阑来势汹汹,但我们占据上阳城,进可下内陆五省,远可上边疆三省,遏制极东水域,可退上阳山脉,以此为据点,可以和太史阑慢慢耗上很久,直到她……”

    “不。”李扶舟淡淡截断她的话,“我们坚持的时日,不会太久了。”

    乔雨润愕然地看着他。

    “太史阑一来,战争就快结束了。”李扶舟语气从容,似乎不是在说自己的末日。

    “家主,你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不。”李扶舟再次打断了她,“你知道五越的依仗是什么?”

    “是异术,是单兵作战能力。是五族与众不同的作战方式。”

    “这就是了。”李扶舟唇角笑意冲淡,“南齐,只有太史阑,和五越,和五越联军都作战过。五越令他人手忙脚乱的神异,在她那里,早已有了破解之道。”

    乔雨润脸色一白——她真的忘记了这点。

    “而单兵作战,她的苍阑军不比谁逊色。另外,她或者容楚,可能还有一支秘密军队。”

    “秘密军队?”

    “大批量使用神工弩,甚至难以想象的极速军器。”李扶舟道,“你应该见识过。”

    乔雨润激灵灵打个寒战,她见识过,见识得太清楚,以至于一想到就浑身发冷。

    “你是说……”她惊异到不可置信,“足足一支军队,那样的配备?”

    “是。”

    乔雨润的心沉了下去——那样如何还有胜算?己方长处对方已破或已有;对方杀手己方却远远不如。

    “难道,除非她疯了,我们都绝无胜算?”她有点绝望地喃喃自语。

    李扶舟没有说话。

    乔雨润回首,正看见一枚枫叶,从他略有些苍白的眉宇间掠过。随即,被他淡淡的语声割裂。

    “那就让她……疯吧。”

    景泰六年十月二十九,太史阑为前锋,率苍阑军直扑上阳城。五越联军悍然出城,摆开阵势迎上太史阑。然而,太史阑和五越联军的第一场接战,以二五营为基础的苍阑军,丝毫没有被五越联军诡异的战术所牵制,他们对于南越的舞战,北越的驭兽,西越的吹箭,中越的毒虫都有自己熟练的处理方法,五越联军丝毫没能讨得了好,他们想要施展自己的彪悍作风压制对方,结果苍阑军比他们更彪悍——女将们在战场上,战得兴起,都是衣裳一甩大喊“来战!”,纯然继承了太史阑的凶悍作风。

    与此同时,容楚指挥天顺折威两军,分兵六路,直扑北地三省各军事重镇。他的指挥图上,箭头纠缠,纵横来去,复杂到让人眼晕,只有容楚,能在那乱麻一样的兵力推进图上迅速推演,精密指挥,精确计算每支军队的行进速度、到达时间、以及短兵相接的各个时间点,由此穿插行进,以一种“瞻之在左,忽焉在右,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的战术,跳跃式前进,将驻扎在各处重镇的五越联军打得晕头转向,步步后退,六路大军不同时辰不同路线出动,却几乎在同一天内,夺北部六城,一举收复半壁鄂西,震惊天下。

    所谓名家出手,风云暴卷,南齐战争史上,也少见一日连复六城的记录,何况这还是六支军队。统帅的控制力和指挥能力,可谓巅峰造及。军史官们迅速地又将这一战例,唰唰写进战史。

    南齐最出色的一对统帅再次联手,这回的挥毫图卷不再是丽京一城,而是整个北三省。

    上阳城的气氛也紧张起来,五越联军天天开会,商量着何去何从。大部分人坚持死战,有人希望和朝廷谈判,也有些人表示,在对方凶悍的攻击之下,一味硬碰硬殊为不智,但必须先打一个胜仗,才能拥有和朝廷谈判的余地。

    说到胜仗,众人都沉默,要想在太史阑和容楚手下打个胜仗,谈何容易?

    对此,一直沉默的武帝,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只淡淡说了两个字。

    “会的。”

    乔雨润从议事厅中走出来,进了李秋容养病的屋子。

    将领们注视着她的背影,心中颇有几分敬佩,觉得这位军师不仅足智多谋,而且心地厚道。那个李秋容,好几次濒临死亡,都被她千方百计挽留住了性命。

    真是难得。

    乔雨润进李秋容屋子前,看了远处宗政惠的院子一眼,门扉紧闭,没什么动静。

    她进门的时候,看见李扶舟正坐在李秋容床侧,这几次李秋容将死,每次都是李扶舟救回来的,要保住老李性命,也是李扶舟的意思,乔雨润虽然不以为然,但还是照做了。

    不过她也发觉,李秋容生机已绝,李扶舟也不是要救他性命,不过让他苟延残喘罢了。

    她迈进门槛,李扶舟侧身收起金针,乔雨润忽然看见李秋容身边的袍子被李扶舟带起,露出一张微皱的纸。

    她心中一动,快步上前,在李扶舟发现那张纸前,一屁股坐了下去。随即笑道:“劳烦家主了。”

    “不必客气。”李扶舟一笑,“他左不过就这几日了。”

    乔雨润看着他似乎温和,其实遥远的笑容,心中一酸。咬牙轻轻道:“不知你……”

    李扶舟已经站了起来,道:“好好照顾他。”头也不回出门去。

    乔雨润呆坐着,看他深红背影如霞光般冉冉照亮门扉,却再照不进任何多情的眼眸。

    良久,她将手慢慢伸出去,在李扶舟刚才坐过的地方,轻轻抚了抚。

    指尖冰凉,能抹平褥单的皱痕,却不能抹平心上的寂寥。

    她只是怔了一会儿。

    随即收回手,脸上恢复冷漠,她转身去翻李秋容的袍子,抽出一张纸来。

    看见纸上内容,她眼眸一缩,神情惊诧。

    呆了半晌后,她忽然慢慢露出一丝笑来。

    山坳里的枫林,因为隐秘,平常很少人去,如今被联军占据,更没有杂人。

    此时却有一条身影,慢慢地步入林中。

    从背影看这是女子,穿着普通布衣,还拿着个筐,看上去像是个捡柴的。

    不过这女子走路的步态,却有些奇异,慢而雍容。每一步都像在拿捏着,走在这满是杂草的小路上,也像走在玉阙金宫。

    日光在林间穿梭,稀疏地打在她脸上。

    饱满脸颊,大眼樱唇。赫然是宗政惠。

    尊贵的皇太后,多年来第一次穿上仆妇的衣服,鬼鬼祟祟在枫林边探看。

    这边枫林稀疏,一览无余,埋伏什么是不可能的,宗政惠微微放了心,终于走进林中。

    她手中抓着一枚小小的玉夹剪。

    那个人从最初展示这信物开始,断断续续给她发了好几次联络信号,她一开始还不敢,渐渐便耐不住了。

    乔雨润越来越势大,对她越来越不尊敬,令她越来越有危机感。她想要摆脱傀儡的命运,需要有外力的帮助。

    或者,他就是一个契机。

    她在林中站定,轻轻发出一声口哨。

    身后哗啦一响,她大惊转身,转身时已经握住了袖子里的刀。

    一个人从一堆灌木丛中钻出来,抖抖身上的刺,轻轻道:“惠儿!”

    她颤一颤。

    林间日光如金纱,一片朦胧里,立在那里的男子,似乎还是往昔的康王,高大,白皙,两撇精心修剪的小胡子,在枫林中风度翩翩地冲她笑。

    她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诗酒唱和的好年华,她和他在闲暇之余,扮成普通富家夫妻,车马出城,一路踏红,在人间最美的枫林中穿梭,在最温暖的温泉中含笑相对。

    她忍不住忘情地向前几步,随即站住。

    不,不是了。

    这里的枫林没有那般烂漫的美,这里的温泉硫磺味道很重,面前的男子看上去还是长身玉立,仔细看头发却已微白,面容已苍老,一身锦袍虽然还是很华贵,但却太新,像是刚换上,穿在他身上再无当年王族气度,倒显出几分憋屈和不自在来。

    而她自己,也不过一身布衣,手执箩筐,惊惶畏缩如农妇。

    她的心沉了下去,隐约觉得,希望将破灭。

    康王的神情倒是极为惊喜,张开双臂,道:“惠儿,我可算等到了你!”

    宗政惠心中一暖,这几年她过得憋屈,很久没有遇见这样的笑容,哪怕知道未必是真,也禁不住心动,正要上前,忽见刚才康王钻过的灌木丛又是一阵摇动,悉悉索索一阵响,又钻出一个女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