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0章 你是我的无与伦比(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70章  你是我的无与伦比(3)

    吴充容的宫人死光了,可是她当时是和宗政惠住在一起的,有些事,未必能瞒得过所有人。事后宗政惠将吴充容的宫人都想办法处理了,但她自己的宫人呢?总不能都杀了吧?她还要用呢。

    而那些年,她的外围宫人,有没有知道点什么,但宗政惠不知道她们知道,然后将她们打发出去的呢?

    再查宗政惠那些年用过的所有宫人。一大堆名册搬来,三个小人呵欠连天趴在那一阵乱翻,忽然景泰蓝一拍大腿,“哈哈!找到了!”

    容当当睡眼惺忪探头过去,景泰蓝手中是一本尚衣局的名册,当初宗政惠在燕喜宫用过的宫人,曾有两人到了尚衣局,一人进了冷宫。

    “传她们来……不,传她们到燕喜宫!让她们在那里侯着!”

    现在只剩下一件事,如何让戒明小和尚,乖乖在月光下开天眼了。

    不过这件事对叮叮当当来说,实在不算个事,叮叮当当响指一弹,“走啦,掳小和尚去啦。”

    “别掳啊,小和尚性子倔哩,得罪了他,以后他就不肯给我做事啦……而且他现在谁来都不开门啊,说明天就一定回去,不给回去就自杀啊……”景泰蓝生怕这俩小家伙蛮干,赶紧追出去。

    那两只已经蹬蹬蹬跑去戒明住的偏殿,一开始还嬉笑着,快到了的时候,容当当的小脸忽然就严肃了,容叮叮永远上扬的嘴角忽然撇下来了,小爪子一抹,脸上就是一片哭泣恐惧的神情。

    景泰蓝看呆了——变脸他也会,可无论如何变不到这么快这么逼真啊。

    这谁的真传啊?

    容当当牵着容叮叮,蹬蹬蹬跑上木质回廊,容叮叮一边跑一边开始哭泣,呜呜呜的哭声在长廊中回荡。惊得宫女纷纷出来查看,看到皇帝“噤声”的手势后,急忙又缩回去。

    景泰蓝隐约也明白了两人的打算,故意带着几个太监,在后头远远地追,大叫“叮叮当当!别跑别跑!”

    这边叮叮当当撒腿狂奔,快到戒明门前时,容当当对容叮叮使个眼色,容叮叮脚步一缓,把小花褂子一扯,大声哭泣,“麻麻,我怕,我怕怕……”

    景泰蓝一个脚软,扶住了廊柱。

    容当当扑到门上,大力擂门,“救命,救命,救命——”

    里头有了动静,却没有人立即开门,半晌,一个犹豫的童声响起,“施主……”

    “和尚哥哥,开门,开门啊。”容当当大叫,“皇帝哥哥要打叮叮啊,要打叮叮……”

    里头戒明似乎愣了愣,嘀咕了一句,“陛下对郡主很好的啊……”

    “皇帝哥哥要脱叮叮衣服啦。”容叮叮放声大哭,“叮叮好怕……”

    景泰蓝一个踉跄,扶着廊柱险些滑下去。

    他的一世英名啊……

    他忽然想起前几日三公开玩笑说,容家小郡主将来可堪为陛下良配,当时他忽然想到小映,走神了,也没说话。

    现在他觉得,一定,肯定,必定,绝对不能让这个可怕的建议,变成现实!

    门开了一条缝,戒明的眼睛探出来,看见了狼狈哭泣的容叮叮。

    小和尚比景泰蓝年纪还大些,这些年住在宫中,也知道了不少人事,脸色立即变了。

    不是吧……

    戒明对皇帝的节操还是了解的,虽然皇帝很多时候节操都拌饭吃了,但大多事还是很有底线的,何况皇帝才几岁啊,就算早熟也不能这样吧?

    也许娃娃太小,搞错了……

    “戒明哥哥……”容叮叮泪汪汪对他张开双臂,一脸寻求庇护的信任。看得戒明心中一软,想着两个娃娃单身在皇宫,确实容易受惊……这么想着,他便把门拉开了。

    门一开,便由不得他了。

    容当当撞了进来,抱住了他的腿,容叮叮奔了进来,哭花的脸忽然就变成了笑脸,笑嘻嘻地抱住了他脖子。

    然后……

    然后戒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然后他就在燕喜宫了。

    燕喜宫里,三个老年的宫人,正惶惶不安地缩在墙根下,不明白孙公公忽然半夜将她们传唤到这废宫来干嘛,三个人望望斑驳的宫墙,凄冷的月光,黑漆漆的宫室,再互相看看,忽然心中一阵发凉。

    其中一个宫人,幽幽对另一个宫人道:“泊香,站过来点,你那位置,以前是吴充容最喜欢看花的地方。”

    那个叫泊香的宫人闻言浑身一颤,忙不迭地站过去,回头惴惴看一眼,仿佛还看见那喜欢穿淡绿的娇俏少女,踮起脚在廊檐下悄悄闻一朵玉兰花,回眸对她笑道:“泊香姑姑早。惠妃娘娘好么?姑姑这里有没有养心散?我今日肚子里怪不得劲儿。”

    再一睁眼,冷月空墙,檐下一个破缸挂满蛛网,玉兰花枝只剩了一截枯桩,而那娇俏少女,早已不在。

    紧闭的殿内不知怎的,忽然掠过一阵风,地面上枯叶被吹得打着旋儿,听来如人幽幽叹息,又或者,似久远的脚步声,从空旷和寂寥处行来。

    三人中的两人,都激灵灵打个寒战。

    寒战还没结束,她们忽觉背后发冷,再一回头,就看见小和尚发出幽光的大头。

    “施主……”戒明的眸子又在幽幽发光,并没有盯着面前瑟瑟发抖的三人,只看着那间偏殿紧闭的门,“你原来在这里……此番心事未了是么……嗯……今夜可以了了……”

    “她们知道的,是么……”

    “此地不可久留,去吧……”

    “嗯,你的名字……吴、静、漪。”

    听到这个名字时,那个叫泊香的老年宫女,发出一声骇然的尖叫。

    两条小影子窜出来,在戒明脑后拍拍,戒明应声倒地,叮叮当当把他交给侍卫,明早他会在自己房间醒来,并不记得再次破戒的事。

    叮叮当当咬着手指,看着景泰蓝一步步上前来,一脚踢开了殿门,命侍卫将那两个看见他发抖更厉害的宫女,给拖进了殿内。

    随后殿内又有尖叫声传来。

    叮叮当当没有进去,麻麻说过,秘密这东西,不是好东西,知道得越少越好。

    只是看见刚才景泰蓝一霎神情,两颗小小的心都受到震动,忽然都觉得,景泰蓝哥哥好可怜。

    忽然也觉得,以前没有爹爹麻麻陪的四年,似乎也没什么要紧。

    “当当。”容叮叮抱住容当当,“我觉得哥哥好可怜……”

    “嗯。”容当当道,“所以你以后要对他好一点。”

    “嗯。”容叮叮乖乖点头,“不过当当。”

    “嗯。”

    “他会给我钱吗?”

    “……”

    殿内一直黑沉沉的,景泰蓝竟然没有点灯,或者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环境,在吴充容住过的殿内,在她死亡的地方,在这黑暗、幽深、充满回忆和诡异的气氛里,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都慢慢揭开。

    殿内有低低的哭泣之声,有时还有惨叫,听起来幽幽咽咽,叮叮当当有些恍惚。

    “皇宫……”叮叮忽然慢慢地道,“我真是不喜欢。”

    当当点点头,拍拍她的肩,“不喜欢,就不来。”

    半晌,景泰蓝从殿内出来,神情怔怔的。

    他挥了挥手,护卫无声进入殿中,叮叮当当转身。

    那三个宫人,无论知情多少,今夜过后,都注定会消失在这已经永远封闭的宫内。

    便算当年她们眼见罪孽,却默不作声,甚至做过帮凶的报应罢。

    景泰蓝似乎累了,屁股一歪,干脆在院子里的井沿上坐下来,仰头看着天际的月亮。

    叮叮当当也陪他看月亮,仰到脖子发酸。才听到他道:“我娘很美丽的。”

    “嗯。”两只说。

    “我娘也很善良。”

    “嗯。”两只说。

    “我娘和麻麻不一样,她很柔弱,特别容易相信人。”

    “嗯。”叮叮说,“所以她上天堂了。”

    景泰蓝转过脸,“是的,她上天堂了。”

    他眼中晶莹闪烁,叮叮当当都当没看见。

    “皇宫是吃人的地方。”容当当一本正经地道,“她那么善良柔弱,肯定呆不惯,早点回去也好。”

    “嗯,也好。”景泰蓝站起身,牵起他们的手,“走。”

    “去哪儿?”两只忍住困倦,仰头看他。

    “我还有些话和我爹爹说。”景泰蓝道,“还好,爹爹还是爹爹。”

    “我的麻麻是你的麻麻。”容叮叮抓紧他的手,“以后我把爹爹也借给你。”

    “嗯。”景泰蓝捏捏她的脸,“其实我觉得挺好。因为我后来遇见麻麻。”

    这下连容当当都满意地笑了笑。

    三个小身影慢慢地往承御殿走,景泰蓝挥退步舆,在月光下,缓缓前行。

    身影长长,附在燕喜宫斑驳的宫墙上,步伐却在寸寸拉远,他在一步步离开亲生母亲葬身之地,也在一步步离开童年,当身世在这一夜明了,责任便如山压下。

    他知道,他已经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从这一刻开始。

    天下莽莽,天下苍苍,天下茫茫,天下都属于他,而他也只有,天下。

    “父皇,我知道我的身世了。”

    “父皇,您也记住,给您生下我的,不是宗政惠,她叫吴静漪。宫女说她真心恋慕您,生产那夜她以为惠妃叫来的是您,结果她等来的是杀手。”

    “父皇,我不明白世上怎么有她那么单纯的女人。她怀孕了,惠妃骗她说她孕月不祥,整个孕期不能见皇帝,她也就信了。惠妃说自己也怀孕了,她也信了,还给她做了很多小衣服。当然,惠妃怕小衣服有毒,都给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