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67章 景泰蓝身世(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67章  景泰蓝身世(2)

    殿角处,被死死捂住嘴的孩子,也在心底发出一阵疼痛的呜咽……他的父亲……他的母亲……

    他想哭,想逃,想钻入地下,永不面对这般黑暗苦痛,然而他似被人施了定身法,动不得逃不得,浑身僵硬如铁板,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和他一般,除了还知道死死捂住他的嘴之外,也已经浑身僵木,像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颤抖地看看她,却发现她在看那蓝衣的少年,眼神里,比看见刚才那一幕更震惊,更痛苦……

    殿前的烛火慢慢跃动,映着匆忙的身影,榻上的人渐渐没了气息,两个女子忙碌地擦拭血迹,收拾被褥,整理遗体,影子被烛光倒映,张牙舞爪四面投射,那少年静静地站着,忽然道:“密卫要到了,快点。”

    景泰蓝浑身一震,醒来。

    “密卫要到了,快点。”

    这声音忽然撞入耳中,他心中大震。

    这声音,他本该是熟悉的……

    他霍然转头,看向太史阑,太史阑一直有点担心地瞧着他,便问:“怎么了?”

    景泰蓝颤了颤,随即摇头。

    不,不要说……麻麻会伤心……

    “没什么……”他低低道。眼神禁不住在麻麻脸上打量。往事轰然洞开,他如今才想起,那个捂住他嘴救了他命的低等嫔妃,和麻麻有一张很像的脸。

    难怪自己当初一看见麻麻就觉得亲切,忍不住要跟着她。其实他托寄于小庙时,不乏一些姑娘婆婆对他好,要收养他,可他都觉得不安,却坚决地跟了一个对他一开始根本就不好的太史阑。

    原来如此。

    潜意识里,他觉得她是好人,救过他,和他共过患难的好人。

    只是如今他也大了些,再回头看那事,忽然觉得,那个救了他的嫔妃,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虽然当时她是应召而来侍寝,但是按理说也要先经过通报,根本不能这样直接进入内殿。

    景泰蓝微微吸一口气,转身,抚摸着那片黑色斑痕。

    父皇临死时,该有多痛苦……

    那夜,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从噩梦中醒来,人都走了,连身边的那个低等嫔妃也走了,他跌跌撞撞爬起来,去看父皇,父皇在榻上僵硬地睡着,他扑过去,趴在他胸膛上,他胸膛上有点淤血,是被压住的印子,他抚摸着那印子,学着奶娘,轻轻地吹着,“父皇……不痛了……睡着了就不痛了……”

    父皇寂无声息,或许他真的不会再痛,所有的痛都留给了两岁的儿子。他抬起头,看见飞龙藻井旋转着扑下来,忽然觉得恐惧,赤脚一气冲回后殿,摇醒自己睡得懵懂的嬷嬷,让她带自己赶紧回日宸殿。

    再后来……再后来他就忘了。

    那血色深浓,隐藏无数心机和秘密的一夜,被两岁的孩子,用带血的手绢折了,裹了,藏进记忆深处,永不愿唤醒。

    他跌坐在地上,表情空白,一场回忆,用尽一生力气。

    太史阑怜惜地看着他,不用问,从他的表情就知道,她的猜测是对的。

    她俯身抱起景泰蓝,景泰蓝忽然扒住她的肩,轻轻道:“麻麻,我很冷……让叮叮当当今晚来陪我睡吧。”

    太史阑怜惜地抚摸着他的头发,顿了顿,道:“好。”

    太史阑从宫中赶回来的时候,听容楚说,十八容榕她们快到了,颇觉欣慰。

    此时天色已晚,她还未及说起将孩子送进宫陪伴景泰蓝的事,老夫人就派人来请吃饭,她想正好在桌上说了也好,便跟着容楚过去。

    她一路心思重重,想着如何让景泰蓝打消御驾亲征的主意,也没注意到容楚步子有些慢。

    吃饭的时候她依旧在想这事,又想该如何开口,容氏老夫妇并不愿她和皇帝过于亲近,更不愿孙子孙女和皇帝过亲近,生怕他们小小年纪被召进宫中做伴读,所以太史阑在考虑,如何说比较合适。

    换成以前,以她性子,自然是答应了就做,谁都不打招呼就把孩子送过去,但自从为人母之后,她渐渐明白了隐忍和宽让,懂得尽量考虑他人情绪也是一种爱护,这份爱护,她愿意给容楚父母。

    因为分神,她也没注意到容老夫人在殷勤询问容楚身体,“你最近脸色似乎不好……嗯?……没什么问题?真没什么问题?来……这汤多喝些……”一边说着,一边还瞟着她。

    太史阑当然信号屏蔽,她向来思考一件事极其专注,不会分神。

    想定了,她一搁筷子,道:“陛下要考察叮叮当当课业,等下我就把他们送过去。”

    叮叮当当立即欢呼,站起身准备收拾自己的小箱子。

    “不行。”容老夫人脸色原本就有些不好看,闻言立即搁了筷子,道:“哪有晚上去皇宫的道理。这考察课业,明天白天也可以吧。”说完便看容家父子,意思是他们去婉拒。

    太史阑心想这其中原因哪里能和她说明白,再说景泰蓝从来不是随便提要求的人,他难得开口,定有他的原因,她不能拒绝。

    “陛下旨意,不好违背。”她淡淡道。

    “皇宫晚上不能去。”容老夫人压低声音,“对孩子不好。”

    太史阑啼笑皆非,皇宫晚上对孩子不好?那景泰蓝怎么过来的?忽然想到今天的事,心中一痛,想着皇宫晚上果然是不好的。

    心疼景泰蓝,她越发坚定要将叮叮当当送去的决心,唇角一扯,道:“夫人,这话还是别说的好。皇宫是天下最为安全的去处,您尽可放心。”

    “太史阑。”容老夫人按住两个孩子,吸了口气道,“我这心里惶惶不安的,能明天送去吗?皇帝的旨意别人不能抗,你还是能的,你去和皇帝说……”

    “不行。”太史阑打断她的话,努力放软口气,“陛下很需要他们……”

    容老夫人再也忍不住了,霍然站起。

    “够了。”她道,“陛下需要叮叮当当,他们就该大晚上送进皇宫。国公,你心里眼里,是不是只有陛下,没有你的夫君和孩子?”

    “母亲!”容楚立即皱眉,“您累了,回去休息吧。”

    容弥也道:“妇道人家没见识!东拉西扯的做什么?不过就是陛下年纪小,想叮叮当当,送他们进宫陪一夜,你想到哪里去了?”

    “别拦我!”容老夫人将筷子一搁,“分茶,先送少爷小姐回房!”

    “爷爷奶奶爹爹麻麻。”容当当坐着不动,“我认为,既然事关我和姐姐,我们有权利旁听。”

    “是呀是呀。”容叮叮毫无被惊吓模样,还是那笑眯眯的样子,“叮叮觉得,叮叮在这里,应该会对你们有帮助哟。”

    众人都默一默,对这对活宝无可奈何。太史阑也不反对,反正等下他们要进宫。

    “那就走吧。”她对叮叮当当道,“也不必收拾了,宫里什么都有。”

    她有心绕开话题,不必再争执下去,却不知这样的态度,看在容老夫人眼里更是独断专行,火上浇油。

    “站住。”容老夫人上前,一把甩开想要按住她的容弥,冷声道,“我忍了很久了,可是我实在忍不下了!”

    “母亲!”容楚起身。

    “夫人!”容弥瞪起眼,伸手就拉她,被容老夫人再次狠狠甩开。老家伙倒愣了。

    太史阑看一眼,反而坐下了。

    既然忍了很久,不爆发也是毒瘤。

    “那就请说。”她淡淡道。

    “你还记得你当初的话么?”容老夫人问她,“当时也是在这厅里,你说的关于夫妻的那一番话?”

    太史阑点头。

    “我承认我当时没说什么,其实心里是赞同你的,我也相信你是能做好的,就算不是一个世人眼里的合格儿媳,你应该还是能对阿楚好,所以我放开了。”

    “母亲!”容楚站起身,太史阑立即道,“让她说。”

    容楚只得叹息,有点后悔自己怕父母年老受不住,没将有些事先说明。

    “结果我发现我错了!”容老夫人怒声道,“言犹在耳,你甚至当晚就……就……”

    “就什么?”容叮叮兴致勃勃地问。

    “就好事成。”容当当薄唇一撇。

    太史阑和容楚齐齐揉眉心,老两口则呃地一声。

    容老夫人也不管了,再不说出来,她也觉得压抑,这个媳妇很好,但是对所有人都好,唯独对孩子夫君不够好,这不行。

    “结果第二天你就扔下他远走静海,你可知你前一天惊世骇俗闹那一场,然后第二天大张旗鼓离开,你让他丢尽了脸,成为丽京笑柄?”

    太史阑怔了怔。

    叮叮当当飞快地转着眼珠子,决定回头要好好打听。

    “就这样也罢了,你一个女人,非要逞能,抛下夫君去做那总督也由得你,只可怜他和你聚少离多,日日等待,为见你一面还得断腿自伤。好容易有了两个孩子,你竟然没让我们看上一眼,就把他们送去了极东,一别就是四年,四年里我和容楚都去看过,你这个做母亲的,一心为陛下的天下操劳,竟然没去看过他们。四年里你不给他们用我们送去的礼物用具,不给他们太多零钱零食,堂堂国公府公子小姐,什么事都自己做,一双小手都不够娇嫩。如今他们回来了,你还是日夜操劳这天下,很少嘘寒问暖,不顾孩子也不顾夫君,容楚病了你不知道,这冬天大晚上的你还要把孩子送进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