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50章 急追(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50章  急追(2)

    记得那日庭院里久久无声,他甚至没听见蹄声,很久以后打开窗,看见满地泥泞狼藉,人早已不见。

    他皱皱眉,继续回去作画,以为情谊到此为止,谁知之后再遇见她,她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言笑晏晏,态度如常,他回思起来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过分,几次欲待赔罪,话头一开,便被她岔开去。

    那不是原谅,而是内心深处不愿承认她曾如此狼狈。搁在心里,天长日久,便是一怀酸坏的汁。

    他由此知晓她的极度骄傲,越发关闭心门,直到琉璃洞那一日,一生里唯一一次相拥,再放手便是决绝。

    他记得她倾倒那一刻的三个动作,电光石火。三个动作,葬送了她姐姐的性命,绊住了先帝和他。随即她软软倒在他怀中,如此娇弱,他当时还没能完全反应过来,下意识抱住了她,等到反应过来,山洞倾塌眼前一黑,他已经无法甩开她。

    自此后避而远之,别说追她,他恨不得绕道而行。

    命运极会开玩笑,多年后,他真的来追她,仿佛应了多年前那一句话,却只是为这南齐天下。

    皇朝倾轧,生死之追。

    他思绪一放便收,头一抬,看见西城门正在缓缓开启。

    守城兵士耐不住乔雨润和太后的压力,终于开门。

    他终究是迟了一步。

    容楚毫不犹豫,“射!”

    追逐拦人最佳武器就是弓箭,他身后护卫齐齐拉弓,乌黑的箭尖刺破黑暗,在空中呼啸若哭,一瞬便及她的车轮。

    叮叮当当一阵急响,黑暗中溅射开一片灿烂的金花。

    车身微微一震,并没有倾翻,反而因为众箭的推力,微微向前滑了滑。

    那车看似不起眼,却是纯铁的。

    车辕上宗政惠和乔雨润齐齐回头,前者有惊慌之色,后者却神情镇定,远远地可以听见她的尖利声音,“快开!有乱臣贼子追逐太后!你们也看见了!还不快送太后至天节营!”

    一句话功夫,容楚已经驰近不少,他在马上振声长喝:“前方西城守卫听着,我乃荣昌郡王容楚,奉圣命前来相请太后入宫商议急事!现太后被叛臣乔雨润挟持,欲待送往天节营钳制我皇!你等还不速速关门,拿下乔雨润!”

    开门的士兵傻在那里,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乔雨润脸色阴沉——她就知道容楚会反咬一口!

    “不要听容楚的!容楚才是叛臣!他和太史阑一起叛变了!”宗政惠已经大叫起来,“太史阑的大军已经来了,本宫就是出城和天节老帅商议如何抵挡她的叛军!你们今日耽误本宫的事,异日你们就会被太史阑的叛军扑杀!”

    开门的士兵傻傻地抬头看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眼看见容楚的马风驰电掣而来,这些人也惊出一身冷汗,万万想不到,今日自己这小小守门兵肩上,也会担上皇朝安危抉择。太后夜奔,郡王狂追,两人各执一词,在这城门前争执不下,开门或是不开门,影响的竟是南齐的国势。

    责任太重,人们手指微微颤抖,开门还有最后一道程序,钥匙对在洞眼,将插不插。

    乔雨润忽然将宗政惠向前猛地一推。

    宗政惠惊叫一声跌下马车,正撞在一个士兵身上,那士兵乍看太后扑过来,也吓得大叫,这一叫叫出了宗政惠的灵感,蓦然将衣襟一扯,大叫:“你竟然敢碰触本宫!”

    周围士兵全部傻住,一个护卫掠下马车,恶狠狠地叫道:“你们竟然对太后无礼!”

    士兵们哪里经得住这样的罪名,呼啦一下散开,宗政惠急忙抓起掉落的钥匙,将最后一道锁链打开,几个护卫涌上,将门大推而开,拥着宗政惠回到车上,策马便走。

    宗政惠抬头看见眼前城门大道被月光照亮,不远处黑压压天节大军,顿时心中大定,仰头大笑,大叫:“走!”

    她张开双臂,迎着那一弯涌入胸臆的月色,金红色的大袖如血蝙蝠展开,心中满是得脱牢笼的畅快。

    马上她就能出城门,得天节军接应,容楚来不及了!

    忽然风声一响,厉啸而来,她身子被人重重一推,乔雨润厉声传来,“趴下!”

    砰一声,她栽倒在车辕上,只觉得头顶上风声如刀过,头皮一凉。

    “哧。”她眼睁睁看见一个下车推门的护卫,后心忽然爆开一朵血花。

    那位置……正对着她,如果刚才她没有趴下……

    宗政惠心中一阵冰凉,扭头回望,便看见那人神容如雪,披风飞卷,手中弓箭却稳若磐石。

    稳稳地,对着她。

    她愣了有一霎,才反应过来——容楚在射她!容楚竟然真的敢对她出手!容楚竟然要在这城门前,杀了她!

    她只觉得胸中一梗,又一甜,似有血将涌上。惊恐愤怒痛恨绝望不可置信种种情绪,浪涛般在胸间翻卷,以至于有一霎她脑中空白,不知晓身在何处。

    容楚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不做二不休,她敢逃了去覆这南齐江山,他就敢杀了她定这天下!

    马车顿了一顿,忽然又疯狂前窜,只要给这车窜出了城门,他也无法去追。

    他坐姿笔直,抬臂,放手。

    “咻。”

    又是一箭。

    如电而来,瞬间闪现,却是冲着乔雨润的前心,乔雨润一怔,下意识后退,那箭却忽然诡异一拐,直奔刚要爬起来的宗政惠后背。

    “哧。”

    箭在宗政惠身上一滑,没有插入她的身体,却顺着她的背向前一哧,插入她肩部。

    宗政惠向前一倾,喷出一口鲜血,软软地倒了下去。

    容楚微微一顿,从他的位置一时看不清箭身轨迹,他也不确定宗政惠死了没。

    只这一顿,马车再次狂冲,容楚唇角冷冷一弯,忽然换了一柄黑胎大弓,拉弦飞射。

    这一箭和前几箭不同,竟然完全无声,空中只黑芒一闪,那箭已经贴着车身出现。

    意图装死骗容楚松懈的宗政惠骇然回头,眼眸里倒映旋转的放大的箭头。

    忽然一条青烟般的人影,自车后闪出,伸手一抄,竟将那箭抄在手中。

    容楚也怔住。

    这一箭所用的材料,是太史阑那天外来铁,质地非凡,柔韧坚硬又增加速度,用这东西做的武器,根本不可能被赤手拿住。

    黑暗中那人轮廓极瘦,他认出竟然是已经废了武功的李秋容。

    李秋容的手指在颤抖,这一霎他也感觉出这箭若有灵异,竟在掌中微微弹动,将他掌心割裂。

    而箭上附着的真力,一**如巨浪,撞在他胸腹,一层、两层、三层……

    “着!”他忍着胸腹间似要爆裂的痛,忽然跃起,一甩手,箭若奔雷而去。

    箭出手那一霎,他喷血如降虹霓,那箭穿血雨而去,通身变黑为红。

    箭被李秋容抄住那一霎,容楚已经飞身而起,他深知这箭的厉害,此刻箭头一闪,从他翻飞的衣襟间擦过,嗤啦一声袖子撕裂,一样东西啪嗒掉落。

    箭头所过之处,容楚袖子一片微红,那是老李的血。

    砰一声,李秋容跌落马车下,似耗尽全部精力,整个人瞬间干瘪若僵尸。

    唰一声,珍珠白衣袂和黑色披风翻卷如黑白浪,容楚降落马上,毫发无伤。

    护卫们正自庆幸,容楚忽然向后一倒,护卫们大惊扶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忽起一阵狂风,卷得地面飞沙走石,躺在地下的老李不住咳嗽,在风中徒劳地乱抓,忽然抓住一样东西,似乎是纸张,他正浑身痉挛,下意识紧紧抓住。

    乔雨润一手抄起他,丢到车上,猛力挥鞭,骏马长嘶,马车冲出城门!

    城门外,天节军士兵狂驰而来。

    须臾,容楚醒来,劈手夺过护卫手中刀,对臂上一割一挑,一缕血肉颤颤落地。

    那位置,正是先前被箭上老李的血沾着处,此刻血肉已经变黑。

    王六惊骇,“根本没有伤到肌肤,血气便有毒,好厉害的毒!”

    容楚连眉毛都没动一丝,偏头注视着流出的鲜血自黑转红,才舒一口气,随手撕一截衣襟,将伤口匆匆一裹,看一眼犹自敞开的城门,和城门前空荡荡的白地,闭上眼,微微叹一口气。

    “天意。”他道。随即声音转厉,“关城!”

    城外。

    季宜中听说太后星夜来此,惊骇莫名,连忙匆匆穿衣起身参见,宗政惠一见他,便神色仓皇,不顾身份抢上一步,握住他双臂,哭道:“老帅!太史阑丧心病狂,杀了玉瑞,还要杀本宫!老帅救我!”

    季宜中脑中轰然一声。

    天色仿佛是一瞬间亮起的。

    亮起的那一霎,天节老帅季宜中看见了城门上两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嚎叫声里,一轮朝阳挣扎自天际迸出,泼洒一色云霞如血。

    季宜中疯了。

    季嫦是他的独女,当初他南北征战,妻子早丧,这个女儿一直带在身边,在军营中长大,自幼随他战地迁徙,十二岁便操刀上阵,救过他的军,救过他的命,直到二十岁才离开军营,次年嫁人。

    所以他对这个女儿的情分,不同寻常,是女儿陪着他一步一步掌握天节军,走过一段最艰难的路,内心深处,她是他的记忆和依赖。他又怜惜她自小没有如寻常女儿般安宁享受,还被耽误了青春,和后来的夫君因为个性不合相处太少,情分也寻常。因此他对她的待遇,也远远超过三个儿子,一生秉持正统,却因为心中愧疚,对这个女儿多加娇纵,养成了她骄傲跋扈,睚眦必报的性子。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