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9章 急追(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49章  急追(1)

    是夜,永庆宫。

    在容楚还没接到消息之前,永庆宫里闪入一批黑影,当先一人直入宗政惠寝殿。

    寝殿里的宫人事先已经被屏退,一片黑沉沉的,宗政惠却没有睡,几乎在那人刚刚落地,她便掀帘坐起,急问:“如何?”

    “成了。”响起的是乔雨润,“您准备好了吗?”

    宗政惠微微有些犹豫,“我们真的要离开吗?至于如此吗?我毕竟是太后,是皇帝的娘,当朝以孝治天下,他不敢对我怎样的,这一走,可就不一样了……”

    “陛下是不敢对您怎样,可是,太史阑回来了!”乔雨润冷笑,“她可对您没有一丝情分!她行事也向来没顾忌!马上季宜中要反,第一个就会对上太史阑,太史阑必定猜得到此事与你我有关,你说她会怎么做?”

    宗政惠打了个寒噤。

    “陛下因孝道不能动您,她却可以有一万种理由对您下手。”乔雨润阴恻恻地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您比我清楚。她能抗下朝中潮水般的弹劾,一杀就是一万俘虏,怎么会受困于舆论,放过一个您?她可以假称保护您,动大军包围永庆宫,她可以安排刺客来刺杀您,然后再带领军队来给您收尸……”

    “别说了!”宗政惠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她坐在床上,脸色苍白怔了半晌,幽幽道:“我现在只恨当初,没有立刻杀了她……”

    “后悔已迟,现在我们要做的是绝地反击。”乔雨润冷冷道,“我们必须现在出城,投奔于季帅。您安全了,才是太后。季宜中确实对皇朝一腔忠心,便是看在先皇的份上,他也一定会保护您的。”她唇角忽然绽开一丝冷笑,“何况他现在对太史阑满心愤恨,必杀她报仇。但这么做,他也算背叛了一生所忠,晚节不保。他心中一定也因此犹豫痛苦,您一去,您是皇室最高女主人,他敬奉着您和皇帝做对,就不算背叛,他一定会用尽全力保住您。”

    宗政惠不再犹豫,亲自拎起身边包袱,“走!”

    乔雨润身子微微一让,露出身后一个人,道:“一起吧。”

    那人慢慢抬起头来,宗政惠一惊,“老李!”

    她神情惊骇。李秋容还是那年她回宫时,当晚受了容楚算计,之后以在宫中刺杀为名被下狱,容楚下令杀了他,三公却劝阻了,说李秋容生平并无大恶,罪不至死,最后议定废了他的武功,终生囚禁。宗政惠一开始也试图救他,后来听说他没了武功,也就不再放在心上,这些年有时各种不便会想起这个人,但也不过是想着他的武功和忠心罢了,对于这个人,她大多时候都已经忘记了。

    然而此刻看见李秋容竟然还活着,只是如同苍老十岁,满头黑发已经全白,如一片霜雪扑入视野,她心中也不禁一阵唏嘘。

    唏嘘之余也有些惊讶,想不通容楚怎么会留李秋容活命,按说他该第一时间杀了老李才对。

    她心中忽然一动——或许,容楚对她还有几分眷顾之情,所以才不忍杀她的亲信……

    “老奴……”李秋容声音嘶哑,“回来了。”

    “我派人救了他。”乔雨润道,“太后,李公公精通天下武功,为人机警,你需要他。”

    “老奴武功虽废,”李秋容惨笑道,“好在我们这一门武功,与众不同,在关键时候,还是能用一两次的。”

    他说了几个字,就慢慢咳嗽,多年牢狱之灾,他除了失去自由,并没有受多少苦,只是身体却慢慢衰颓下去,他想许是年纪大了,经不得武功被废,伤了元气,又或者是牢狱的饭食太粗糙,总有种说不出的苦味。

    乔雨润瞟他一眼,她现在也练习武功,自然知道武功废了就是废了,所谓还能再用一次,往往拼的就是性命。

    不过她没有说话。

    “那样最好。”宗政惠喜道,“我们快走!”又问乔雨润,“你可安排好道路?我们以什么方式出城?”

    “光明正大的方式。”乔雨润道,“我把准了时辰,永庆宫离西城门又极近,这个时辰容楚和皇宫都还没有收到消息,您以太后身份出城,无人可以阻拦。”

    宗政惠想想,确实也是这个办法最有效最快,不过她还是有点犹豫,“花寻欢是个软硬不吃的炮筒……”

    “没事。”乔雨润古怪地一笑,“微臣都安排好了。”

    宗政惠盯着她的眼睛,脸色也微微一变,随即点头。

    乔雨润带来的人都是西局亲信。她韬光养晦多年,这些年西局在容楚压迫下毫无作为步步忍让,就快沦为一个扫地衙门,那是为了先活下去,不给容楚任何机会拔除西局,但私下里,她从未停止过对私人的培养和训练。

    今晚西局将倾巢出动,在全城各地搞事,势必要搞得京卫焦头烂额,自顾不暇。好让她有机会和太后一起出城。

    “雨润。”宗政惠在上车前,忽然道,“我曾赐给你一件静海鲛衣,你带着没有?”

    乔雨润微微一怔,这东西还是多年前太后赐给她的,说是可以美容还可以防刀枪,早些年她有穿,后来残废了,想起这事心中憎恨,就没再穿,之后防身是穿金丝软甲。

    她想了想,记得那件鲛衣是连身的,防护范围比金丝软甲更多,也动了心,道:“太后所赐,十分珍贵,微臣没敢穿在身上。既然您提起,正当非常时机,微臣马上回去拿了穿上。反正咱们也经过微臣府邸。”

    宗政惠点点头,道:“我穿了一件,觉得甚好,你如今一身担负重任,务必要保护好自己。”

    乔雨润原本有点诧异她怎么忽然关心起人来了,听了这话立即释然,说到底,宗政惠不过还是怕她自己没人保护罢了。

    这才符合太后自私的性子。

    车马辘辘而出,出城之前,乔雨润拐进自己府邸,匆匆取了那鲛衣带走。一行人很自然难免遇到京卫的巡逻队伍,京卫确实曾接过不许太后出宫的命令,但是也没接过如果太后要闯可以格杀勿论的命令,就算真让他们格杀勿论,他们也不敢,当宗政惠言疾言厉色要闯,他们也只得退让,并匆匆急报指挥使衙门。但是指挥使偏偏不在,其余统领都在排解当晚各处不算大,却无处不在的乱子,剩下的小头目,对这么大的事不敢做主,急报上级。等到京卫其余统领处理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听说太后出城大惊失色,赶去报告皇宫和王府时,已经迟了一步,容楚已带人亲自出府去追。

    马蹄踏踏,将月色踏碎,溅开一地深秋的夜霜。

    容楚深黑的披风卷在肩头,珍珠色的衣袂也如一道月光转眼移过。一路上关卡哨卡,在王六等人远远出示令牌后便凛然退下,众人凛然望着奔去的快马,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大事,劳动郡王府趁夜出行。

    皇朝郡王,夜追逃奔的太后——这样的事儿,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的。

    容楚伏在马上,微微降低身子,不必迎面割面的寒风,此刻心急,却知急也无用,宗政惠走或不走,不过都是命,他此时难得有些恍惚,白马的鬃毛似雪一般被风拉直,扑在他脸上,凉浸浸,仿佛还是多年前那一场雪。

    往事已经记不清,还记得那场雪少见的大,她约他出外赏雪,他拒了,那时两家隔邻,关系极好,后院子有门通着。她又那般恣肆放纵,听说他不去,竟然挥鞭打开了相邻的小门,骑马踏雪奔入他家中后园。

    他是武将世家,园子宽大,只一角种了些梅花,她策马而入,踏一地碎琼乱玉,直闯他的院子,扬鞭挥打地面乱雪,在他院前转悠,清脆大叫,“容楚,来追我呀!追我呀!”

    他们当时年纪尚小,两家有通家之好,家人阻拦不得,又觉得她娇憨可爱,都站住了笑,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他去追,又劝她“宗政小姐小心。”

    他捧茶,立在窗前,心中只觉厌恶。

    直率娇憨都是好的,直接娇纵却是过了的,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宗政府,这里的花是他母亲精心栽就,却被她一顿鞭子乱挥,毁了不少。

    “容楚!”她低下脸,精致的红唇一翘,“你来追呀,你来追呀,你来追,我就……”

    “啪。”他忽然关上窗。

    不算重的关窗声,却将她兴致勃勃的声音割断。

    屋内炉火熊熊,屋外一片死寂,一时间什么声音都没了,他转身,平心静气画一副崖上红梅图。

    他彼时还年轻,还没想过太多未来,却也明确知道,自己的终身不能伴这样的女子。

    他要的女子,不必精致美貌,不必富有家世,不必珍贵娇弱,不必如这世间一切女子般,娇痴嗔怨惹人怜爱,但却一定要坚韧、独立、宽广且善良。

    要抗得风雨,受得冷霜,经得起高山之上云翻雾卷,历四季递嬗不改颜色,如这崖上红梅夭矫沧桑。

    如此,方能伴他一路迎风雪去,看尽风物苍苍。

    多年后,他遇见这样的女子。

    乍似不经意,其实一眼定终生。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