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8章 杀马特追求者(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48章  杀马特追求者(3)

    景泰元年乔雨润和太史阑斗法,瘸了一条腿,景泰二年太史阑生产时她去搅合,脚趾又碎,瘸得更厉害,可今日宗政惠瞧着,她慢慢行走时,已经看不出颠簸。

    “微臣早些日子,得了一个好东西。”乔雨润转身,笑容有得色,“用了之后,果然不同。如今功力更上层楼。此事,于太后也可喜可贺。”

    宗政惠看着她的笑容,总觉得她笑得诡秘,令她心中发堵。她隐约知道乔雨润用童骨练邪功,心中作呕,也不肯多问,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眼看乔雨润的背影消失在宫廷黑暗的长廊间,宗政惠神情怔怔,轻轻抚摸着腹部,那里,曾经孕育一个小生命,然后,他没了,她也什么都没了……

    良久,帐幕间传来梦寐般的喃喃低语。

    “孩子,如果你还活着,多好……”

    这一夜天黑如盖,沉沉地盖在天节军营的上空。

    军营气氛很压抑很沉重,大家心里都明白,老帅这次干的是大逆不道的事,他们此刻,都是提着脑袋,陪着他疯狂。

    天节军跟随季宜中多年,对他忠心耿耿,老帅的命令,哪怕后果是杀头抄家,也认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心中没有想法,最起码现在,整个军营笼罩着一股愤懑的情绪——他们觉得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正是季嫦的自私任性造成的。

    季嫦此刻正呆在自己的营帐里,不敢出门,她很清楚将士们的怨气,更清楚大家可以顺从容忍她的父亲,却不一定会容忍她。

    季宜中也明白现在的情形,特意派人告诫她不要出门,并安排人守卫她,告诉她忍耐过今晚就好。

    季嫦不敢出门,却不能不去解手,她已经憋了一天,眼看四面灯火都熄,营地内已经无人走动,便悄悄去茅房。

    路上黑沉沉的,士兵们都在沉睡,偶有巡夜的人远远地经过,这般安静反而让她安心。

    解了手出来,季嫦忽然看见一边有两个黑影,她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却是自己的亲信护卫,不禁松了口气。

    “站这里做什么?”她问。

    “老帅让卑职通知您,方才他派人把公子救出来了!”

    “真的?”季嫦大喜。

    “大帅听说容楚那边根本没有诚意,准备明日哄大帅孤身进城,然后一起杀了大帅和公子,大帅先下手为强,干脆派人将公子救了回来……副将,大帅让您带着公子先走。”

    “好!”季嫦心急如焚,“快带我去见瑞儿!”

    “好。”那两人带着她,行到帐篷之后,那里有棵树,密密的树荫成了一片死角,不从面前过谁也看不见人影。

    树下空荡荡没人影。

    “他在哪呢……”季嫦东张西望,忽觉身后一凉。

    她骇然转头,身后人立即拔刀,鲜血蓬地散开,遮住了她的视线。

    季嫦踉跄后退,身后却没人接着,她砰然倒地,最后一眼看见人影遮没天空,雪亮的刀横劈下来。

    半晌,两条人影拖着一个袋子,进入季嫦的营帐,在帐中掘坑,将袋子埋了。

    袋子里是季嫦的尸体,但人头已经没有了。

    人头已经由人接应,带出了天节军营。

    与此同时,京卫衙门里,得到容楚太史阑嘱咐,正在安排加紧对晏玉瑞看守的花寻欢,忽然接到了一封信。

    她随意打开看了一眼,霍然变色。

    属下不明白发生什么事,都愕然看她,眼看素来决断的花寻欢脸色阵青阵白,思量半天,跺跺脚,竟然一声交代都没有,便出了府。

    夜色正浓,花寻欢一人一骑风驰电掣越过长街,此时丽京非常时期,早早实行了宵禁,路边不时有卫兵闪出身影欲待盘问,花寻欢大氅下手腕一翻,京卫指挥使令牌一亮,对方都无声纷纷退走。

    花寻欢最后停在丽京河西岸,那里有一片稀疏的绿杨林,河上画舫彩光迷离,映得河水五色斑斓,一些金紫翠蓝的光,射到黑黝黝的林子里,不觉明亮,反添了几分幽魅的气氛。

    林子里,似乎立着一些高高矮矮的黑影。

    花寻欢将马系在河边,大步向林中走去,画舫彩光反射在她脸上,映出她少有的冷峻神情。

    林中几个人看见她,迎了出来。

    “少……”当先一人正要开口,被花寻欢摆手止住。她目光在人群中一梭巡,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不由冷笑一声。

    “果然是骗局。”她道。

    对方在她的目光下瑟缩,随即道:“我等也是无可奈何……您又为何一直对我们避而不见?”

    “不是避而不见。”花寻欢漠然道,“只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再见了。”

    “姑娘!”当先一人愤然道,“你这话错了!我们知道你现在身份不同了,自然不屑于见我们。但你无论如何也不该忘记,你还是我们中……”

    “我没忘记,是你们忘记了。”花寻欢眼睛一瞪,“你有脸和我说这个?我身份高了不见你们了?你们怎么不说我身份高了所以你们来找了?之前我在二五营当教官时,在南齐流浪时,你们怎么从来没出现过?”

    气氛陡然沉默,林子有紧绷的呼吸在高低起伏。

    半晌有人沉沉地道:“事情都过去了。少主人,你出来这么多年,如今也该回去了……”

    “别叫我少主人。”花寻欢冷笑,“你们的少主人,是我弟弟。”

    “小少主……身体不行。”那人道,“族中的未来,还需要你主持。”

    “族中有什么未来?”花寻欢道,“族中一切都很好。二娘当初逼我出门时,说过只要我离开,她会保住弟弟性命,保他做族长,一世安宁。她自己不能生养,弟弟体弱,正好适合做她傀儡。我当年破门而出,改名换姓,永久放弃了继承权,已经不算族中一员。你们趁早给我滚回去,保护好我弟弟。记住,他要有任何闪失,我必定灭了你们。”

    “夫人现在已经想通了。”当先一人躬身递上一封书简,“这是她给你的信。”

    花寻欢眼角斜挑,不接。对方只得将信当她的面展开,花寻欢就着月光草草一瞄,脸色变了。

    半个时辰后,花寻欢再次风驰电掣地赶回府,却得到一个既意外,又在意料中的消息。她离开京卫府不多久,晏玉瑞遇刺身亡,人头被割。

    天快亮的时候,容楚和太史阑接到了晏玉瑞死亡的消息,两人齐齐道一声“糟了!”立即起身。

    容楚一边穿衣匆匆出门一边吩咐身边赵五等人,“立即通知丽京府和京卫关闭九城城门,不允许任何人出入。通知上府即日起进行宵禁,通知都督府将前期军械运往城门,通知丽京光武总营严格把守,所有学生无三公及我手令一律不得出营,通知京卫前往皇城守卫,并严控西局动向……”

    “主子。”王六匆匆赶来,“外卫有报,说今晚京中各处事端不歇,京卫疲于奔命。本来这些事都是小事,不够级别上报您和三公。但方才大家瞧着有点不对,事端太多了,着属下来和您报一声。”

    容楚停住脚,脸色微冷,停了一停,道:“这是太后要出城!你们该早些报我才是!”

    众人震惊,不知他如何便有这推断,耳中听得整座城都似隐隐喧嚣,心也砰砰跳起来。

    “来不及了。”容楚吩咐手下,“备最好的马,我亲自去追!”

    “去哪里?永庆宫?”

    “直接去西城门!”容楚毫不犹豫,“京卫那边……”

    “京卫那边我去。”太史阑跟出来,“我关照过寻欢好生看守晏玉瑞,不能出任何问题,她这是怎么了?莫要有什么变故,我得亲自去看看。顺便坐镇京卫。”

    “只怕就算保得晏玉瑞,也未必保得天节军内部平安。发生在他们内部的事情,我们鞭长莫及,而那才是最要命的……”容楚叹口气,颔首,“也好。苍阑军大概几时能到?”

    “约莫七天左右,另外十八和苏亚容榕她们即将回来,可不要正好被堵在城外。”

    “天节向来忠心耿耿,所以拥兵十五万却能驻扎在天子之侧,一旦天节反水,丽京前期承受的压力极大……”容楚叹息一声,“希望事情没有那么糟……”

    太史阑默然,明天就要和天节元帅谈判,这时候晏玉瑞却被杀,朝廷这边百口莫辩,季宜中必然悲愤若狂,更要命的是,对方既然出手杀了一个晏玉瑞,很可能一不做二不休,做些更可怕的事,激得季宜中彻底疯狂……

    她心中叹口气,不知道花寻欢是怎么了,这要紧关头,怎么会让晏玉瑞出事?

    容府其余人也被惊动,容氏夫妇急急披衣而出,看容楚和她一左一右,便要分道而行,容老夫人忍不住道:“太史阑你何必出面?家中和孩子,终究还是需要……”

    “我是军人,危急之时以身当之,何况此事因我而起。”太史阑打断了她的话,翻身上马,“火虎,保护好府中诸人。”

    “是。”

    容老夫人叹口气,看着两条人影分驰而去,默默双手合十,仰望天际。

    天边,启明星已经亮了。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