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5章 团聚(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45章  团聚(3)

    太史阑撇撇嘴,心想自己骨子里也就是个俗妈,一点思想境界都没有。

    她忽然理解了容老夫人。

    爱子之心,无理智。

    晏玉瑞怔怔地望着太史阑的背影。这小子得了母亲今天要来这里,给他报仇的消息,竟然忍不住好奇,自己带人偷偷跑来,想第一眼看见尸横就地的叮叮当当惨状,他来得迟了一步,他母亲刚刚逃走,王六等人正在追击,当即把他兜个正着。

    此刻他已经吓得尿了裤子……在丽京官场传说里,太史阑名声极恶。

    “儿子女儿,”太史阑有心考校儿女,“这事儿就交给你们处理了。”

    叮叮当当领命,拖着晏玉瑞到人群里,等到各家护卫被唤来,三言两语就把今天的事说了个清楚,天节军季副将为了报复叮叮当当,竟然不惜暗中埋伏,箭毁兽舍,放兽出笼扑杀人命。众子弟们想到今日来这里玩,本就是秘密行为,山远墙高,一旦出事,叫破喉咙也无人知道,而季嫦一走了之,事后完全可以推个干净,在外人看来,是他们这一群人招惹猛兽被杀而已。众人一想到季嫦为了杀叮叮当当,竟然不惜要这么多人陪葬,顿时怒从心起,誓要与天节军共周旋。

    太史阑却又命人和各家护卫道,他们今日令小主人遇险,没有及时来救,本身也有失职之罪,如果原样说给家中老爷听,怕是要受到责罚,不如就把责任全部推到季嫦身上,就说是季嫦故意设陷,勾引孩子们来此之后伏杀。

    这些护卫本来就担心这个,此刻听见太史阑愿意和他们统一口径,顿时连连欢喜道谢,又和自家小主人对好口径,才各自回家。这边太史阑直接命人将抓到的这些人往京卫衙门一送,让花寻欢这个硬货去处置。她也听说过季嫦,性子娇纵暴戾最护短,不过她敢干出这事,难保背后没有人煽风点火给她撑腰,比如她儿子的干妈等等,容家双生子太受人关注,身份又太要紧,有人想动歪心思是正常的。

    不过她既然回来了,那么谁也别想动她家叮叮当当一根毫毛。她带着儿女回家,一路行来丽京景物依稀,身边儿女唧唧呱呱,笑颜晏晏,她忽然有种奇异的感受……时光停在此处,最好。孩子回到她身边,她带着孩子奔向容楚,真是数年来再也没有过的完满。然而这么走下去,走入前方城廓里晚间渐渐弥漫的雾气,她恍惚里觉得,前路未尽,还有那么多景物不明朗,那么多路程在蜿蜒,那么多未知,在等待。

    不过此刻握着叮叮当当软软的小手,一起走向家门,她心中,竟也是雀跃期盼的。

    家……

    前世今生,二十多年,她终于有了家。

    不过当她站在容府门口,望着那熟悉的门楣,不禁犹豫地摸了摸鼻子。

    上次走的时候浑身轻便,这次回来就已经带了两大只,人生之事,真叫人如何说起。

    那两只老的,转过弯来了吗?

    太史阑自己在丽京已经有了元帅府,是景泰四年景泰蓝给她建的,她还没去住过,所以还在考虑到底住哪边。

    只这么微微一顿,两个孩子就都察觉了,叮叮抱着她胳膊向里拖,甜甜脆脆地道:“麻麻,快进来呀,爹爹说不定在家呢。”当当则抓着她衣襟,仰头看着她,小脸上有点忐忑。

    太史阑立即被儿子的神情击中,笑笑向前走,门房的人认出了她,愣了一会,抢上来赶紧行礼,又一条声地让去传报老爷,太史阑听着,知道容楚此刻不在府中,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正热闹着,一人从里头出来,心事重重玩着玉核桃,道:“吵嚷什么?还不去看看小少爷小小姐怎么还没回来?”头一抬看见她,脚步一顿。

    太史阑扯了扯嘴角,微微一躬,还在想该喊什么?爹爹有点喊不出口啊……

    对方已经迅速从僵木状态中活过来,重重一咳,一点头,道:“回来啦?”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道:“还不赶紧去再收拾一边主院?前两天让你们给添的器具呢?快去吩咐厨房,今晚添菜,把上次陛下赐的贡西葫芦鸡给蒸了,让老王亲自拿出点好手艺来……”一边絮叨吩咐,一边又半偏着脸和她道,“回头去后院见见人,容楚到北塘街去了,大抵半个时辰就要回来的……”像是生怕她不答应或者转身走人,自顾自说完就快步走了,“老夫去安排一下你的护卫……”

    “哗。”容叮叮咬着手指头,惊叹地道,“爷爷今天话可真多,跑得真快。”

    想了想又道:“咦,好像有点不对哦。”

    “当然不对。”容当当薄唇一撇,“他没看见我俩。”

    太史阑站定,看着容弥匆匆而去的背影……老家伙这是自己尴尬,还是怕她尴尬?

    她立在九月金风里,良久,唇角一抹淡淡的笑意。

    容弥既然都如此姿态了,太史阑自然不能小家子气,她也很自然地去了后院,见过了容老夫人,夫人乍一见她,也有些不自在,脸上甚至微微红了红,随即便恢复过来,待她很是客气。又命人带她去看第六进院子,那是原先的国公主卧,现在容弥坚决让了出来,因为听说近期她可能回归,又把院子重新整饬了一遍。

    两个小的留在那边上房,准备等下乖乖道歉受罚,太史阑回到容楚的院子,简单洗漱一下,正要躺下休息一会,忽听身后响动,一回头,容楚正立在门槛上,夕阳里容颜皎洁,如雪洗玉濯。

    他目光灿烂又温柔,伴这黄昏霞光将她笼罩。

    太史阑恍惚间想着,和容楚也有快一年没见了,这些时日的想念,怎么熬过来的?随即她便笑了,张开双臂,下巴一抬,大声道:“来抱抱!”

    容楚一怔失笑,快步上前,将她揽在怀里,笑道:“好一个大叮叮。”

    太史阑咬了咬他的耳垂,“大当当,刚才去哪了?”

    “去给你打扫房子。”容楚下巴搁在她肩上,抱着她向后挪,挪啊挪的到了床边,一把将她压倒在床上,才懒洋洋地道,“估摸着你最近要回,看看你那院子有什么要准备的。哎,可累死我,快给我捶捶。”说着便牵住了她的手,上上下下一阵乱摸,“你瞧,这里……这里,这里……”

    “这里都硬了。”太史阑鼻音嗡嗡地说。

    “嗯,怎么办……”

    “我不管你怎么办……你能不能不要每次见了我第一件事都是办?”

    “不办你该办什么……你算算我多久没……”

    “不是交给你右手兄弟了嘛……”

    “你有良心吗……你要累死右手兄弟吗……我摸摸……哎……”

    “你再挤……当我没手吗……”

    “欢迎之至……嗯……不是这里……上一点……上一点啊乖……”

    “不如下一点,趴叽,鸡飞蛋打,如何?”

    “咝……你这没良心的坏女人……嗯嗯……快些……”

    被窝里的把戏颠来倒去玩到天黑,侍女来请他们去上房吃饭,容楚的脑袋才从被窝里探出来,恋恋不舍地叹口气,又恋恋不舍地嗅了嗅手心,被从被窝里伸出来的另一只光裸手臂,啪一下打下去。

    晚间吃饭时,容弥坐在上座,看着左边容楚右边太史阑,还有下面一双玉雪可爱的孙子孙女,老眼忽然发直,满足地叹口气,“做梦也想着今日啊……”

    太史阑和容楚互看一眼,各自给身边孩子夹菜,摸摸他们的头。确实,这个梦他们也已经等待了四年了。

    当初送走时的彻骨不舍的痛,在后来一千三百多日日夜夜中,逐渐拉长,绵长缓钝,一日不休,直到今日,那颗总在牵肠挂肚的心,才妥帖归位。

    两个孩子默默吃饭,大眼睛里早已是满满的晕陶陶的幸福。

    以往那些日子,也是一大桌,姑姑阿姨叔叔俱全,倒也没觉得多大空缺,直到今日,他们才明白,父母俱在眼前所带来的满足感,非他人可以比拟。

    容叮叮吃得特别乖巧,容当当默默扒饭,时不时要瞟上父母一眼。

    众人都有些感喟……一家团聚,和乐融融,在蓬门小户再常见不过的场景,于他们,却等了四年。

    吃到一半,容老夫人忽然道:“既然都回来了,这亲事,似乎也该办一办了。”

    她神态颇有些尴尬……孩子都这么大了,却还在讨论亲事,怎么都让人不自在,但不把成亲诸般礼节给补上,也是不行的。

    太史阑正式过门,日后大家才好称呼,现在称媳妇也不是,不称也不是,总不能叫大帅或国公吧?

    容楚顿了顿,放下筷子,对太史阑一笑,“听太史的意思。”

    太史阑正皱着眉,思考着之后应该怎么应对天节军,是否可以借此机会有所动作,听见这句,随意地道:“等此间事了吧。”

    她心里隐隐有感觉,今日之事后,丽京乃至朝中不会太安宁,自己想有空办喜事,很难。

    容楚自然是知道她的想法的,不过一笑,容夫人看太史阑漫不经心态度,皱皱眉。

    容弥也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只是碍着容老夫人在,怕她受惊吓,并没有多提,一餐饭气氛由此显得略微沉闷,吃完后将两个小的送去休息,太史阑起身道:“我进宫一趟。”

    她同样急于见景泰蓝,那小子一定等她很久了。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