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4章 团聚(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44章  团聚(2)

    太史阑微微一愣。

    容当当急忙踮起脚在她耳边悄悄道:“麻麻,我和叮叮想调教这些家伙啦,这事情给他们爹爹知道,以后他们爹爹就不让他们出来了……”

    太史阑挑起眉毛……调教?

    这个词儿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想了想,决定这回要好生教育一下景泰蓝。

    她瞟一眼容当当,确定这个儿子果然比女儿更奸坏些。

    虽然还不清楚事情始末,不过她也隐约明白了叮叮当当的意思,有点不敢置信地打量了一下叮叮当当……是她猜想的那个意思?这一对小家伙,太精怪一些了吧?还是仅仅是怕以后没人陪着玩了?

    她宁愿是后者,她的孩子,还是平凡一些的好。

    火虎等人陆续回来复命,擒着十几个俘虏,都已经被揍得半死,这些人一脸无辜冤枉之色,一路被反绑着过来,犹自骂骂咧咧。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我们是光武营的守卫!你们凭什么拿我们!”

    “放开我们!否则治你们擅自伤人之罪!”

    太史阑冷冷抱胸立在当地,看着那些看似气焰嚣张,实则色厉内荏的士兵,嘴角淡淡一撇。

    这些人台词倒是熟练,想必事先已经通气。他们先前埋伏的位置,正对着兽舍,已经深入光武营内部,如果光武营没有人帮忙,这么一大批人很难进到那里。

    这计划说起来也算周密,这些人毁了兽舍,事后一走了之,在别人看来,是孩子们自己贪玩淘气激怒野兽,招致杀身之祸。这些猛兽都是长期被饿着的,一旦出笼杀伤力惊人,到时候一旦有死伤,叮叮当当就算逃得性命,也难辞其咎。那些孩子受伤或者死亡的官员们,从此便是容楚和太史阑的敌人。

    真是好计。

    那群人以为太史阑等人不过是光武营其余护卫,有恃无恐地过来,当先一人满脸桀骜之色地道:“你是光武营护卫队哪个分队的?”

    容当当张嘴就要说话,他此刻满心里都是骄傲,想看见这些人在母亲名号下震惊失色,屈膝求饶的表情。

    不过随即他就觉得小手被捏了捏,他仰起头,看见麻麻不动声色,并没有看他。

    容当当若有所悟,立即闭上嘴。

    “我们是第七分队。”太史阑淡淡看着对方,“巡逻至此处,发现野兽竟然逃逸伤人。这兽笼平日里很结实,不该出现这样的意外。还有,你们似乎不是我们光武营护卫队的人,说,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

    对方一听她身份果然是光武护卫队卫士,顿时放下心来,狞笑道:“第七分队?我们是你们总队长的人!少废话!放开我们!”

    “总队长?”太史阑眼神有点惊讶,却还是冷冷模样,“总队长怎么会认识你们?不行,你们说一声是总队长的人,我就放了你们?扯虎皮做大旗哄人的人多了!来人,给我把他们都扒了……”

    “不死心的臭娘们!”当先一人急了,呸了一声怒道,“你敢怀疑我?我是总队长的亲戚!”

    “你?”太史阑一个眼神,满眼不信和轻蔑。

    叮叮当当明白麻麻的意思了。叮叮笑眯眯地道:“你撒谎哦,你刚刚还说是……”她眼珠骨碌一转,还在想该说哪个衙门,容当当已经飞速接道,“你说你是永庆宫的卫士!”

    太史阑一怔,火虎等人目瞪口呆……好快的反应,好准的栽赃!

    “胡说!”那士兵傻眼,怎么也没想到这俩小孩信口雌黄,还说得那么要命,“我们哪里是永庆宫的卫士,我们是……”他险些说漏嘴,被身边人一扯才惊觉,赶紧转口,“我们是新进的光武营卫士,刚拨入总队长麾下,不信,我请总队长来说明!”

    他心中暗暗心惊,生怕再说下去,漏洞越多。对方看起来软硬不吃,两个小鬼奸似鬼,真要出了什么岔子,衣服一扒,他们身份就要泄露。到时候传出去,就是一场大麻烦。

    无奈之下,他抬手放出烟花,这烟花本来是准备万一野兽控制不住,呼唤光武营护卫总队前来平息事态的。

    太史阑冷冷地看着。

    与其花费精力严刑拷打,还未必得到答案,不如现在就把人给揪出来。

    她的十几个护卫,在火虎布置下,训练有素地走下山坡,将几个重要出入点都堵住。

    过了一会儿,有几个人急急地出现,当先一人四方脸膛,下巴有痣,神情有点不安。一眼看见天节这批人竟然给擒住,脸色不由一变。

    叮叮当当一直乖乖牵着麻麻的手,很认真地看麻麻处理事情。他们见识过父亲谈笑间杀人无形的风格,更想看看传说中冷峻坚毅的母亲,是怎么对待敌人的。

    苏亚和赵十八对两个孩子的教育,因为身份的原因,自然有自己的侧重点。比如苏亚就会强调太史阑的霸气和决断,战场上叱吒风云的英姿,不同于寻常女性的坚毅,提到国公,大多表示他很腹黑。赵十八嘴里,却是容楚叱咤风云的英姿,战场上运筹帷幄的谋算,羽扇纶巾弹指敌虏灭的潇洒,南齐第一青年名将的无双风采。腹黑坚决不认,奸猾绝对毫无。至于太史阑,赵十八虽然牢记容楚嘱咐,不能在孩子面前说他们母亲任何负面,不过有时忍不住也会冒出一句半句,大意是太史阑太强硬冷情了啥的。

    叮叮当当虽然还小,但聪明,当当还很敏感,孩子对大人的话其实很上心,两个人聚在一起时,也会讨论爹爹麻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尤其对麻麻好奇些,因为他们都知道,麻麻是个很特别的麻麻,和山上的韦姨姨,苏姨姨,容姑姑,还有那些师姐们都不一样,而这些阿姨姐姐提起麻麻,神情也多半很奇怪,听说那叫做羡慕嫉妒恨。

    好奇心爆棚的叮叮当当,今日终于见到麻麻,麻麻真的是不一样的,从烟尘里走出来的执剑女子,一瞬间和他们心目中的女战神重叠。

    叮叮笑眯眯地,想着爹爹那么美,可以跳舞,麻麻那么帅,可以舞剑,他们一个舞剑一个跳舞,多美啊,下次一定要他们来上一遭。

    当当抿着唇,则在考虑更深一层的问题……都说他长得像麻麻,可是他好像没有麻麻那么酷,要不要学着更酷些?还是保持自己的特色,在延续麻麻风格的基础上,走出容当当的风采来?

    “总队长!”那被擒住的天节士兵们欢喜地呼叫,“快来!这批你的属下不识好歹,要扣留我们!”

    总队长大步过来,并没有理会他们,凝视着太史阑,冷声道:“阁下何人?为何擅闯我光武营后山重地?”

    “啊?”天节士兵们一傻……不是光武营的人?

    太史阑淡淡瞥了他一眼,“安排野兽出笼方法虽好,但难免误伤无辜,指挥使的一位远亲也在其中,你不知道吗?”

    “啊?”天节军士兵又一傻……还是自己人?

    总队长也一愣,以为真的是上头派的人,前来追究责任,急忙脱口而出,“这是永庆宫……”

    他忽然住口,因为他看见太史阑嘴角一扯。

    明明应该是个笑,但看起来就是令人心中发寒,像看见夜空里如月弯刀一闪,高悬待劈。

    容当当仰慕地盯紧那个笑容,下意识小嘴也一扯。

    他觉得麻麻的干脆利落,真是酷毙了。

    “很好。”太史阑一挥手,已经不打算再听下去,“拿下。”

    话音未落,一柄长刀飞掷,砰一下刀柄撞上总队长背心,撞得毫无准备的他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护卫们窜上来,三下五除二地绑了,天节军士兵怎么也没想到局势忽然翻转,晕头晕脑大叫:“你们干什么……”

    “扒了。”太史阑声音冷冷清清。

    火虎上刀一闪,嗤嗤几声,叫声戛然而止。那些士兵便服落地,露出里头天节军的军衣。

    这些人此时才知道不好,顾不得再掩饰,厉声大叫,“我们是天节属下,我们有豁免权。丽京府和京卫不能动我们!快放了我们,不然回头我们大帅……啊……”

    雷元忽然出现在山坡上,带着几个护卫,拖着一个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少年,大笑道:“逮到只小狐狸!”

    天节士兵都啊地一声,呆了呆,叫道:“这是晏公子!我们大帅的外孙!太后的义子!你们赶紧……”

    容叮叮忽然奔过去,一脚踩在了晏玉瑞的脸上。那家伙一声惨叫,眼看着脸上就开了酱油铺,鼻子扁了半边。

    天节士兵们张着嘴,愕然看着面前粉嫩嫩笑眯眯的小姑娘……她笑得居然还那么甜美!

    “全数绑了,送京卫。”太史阑走过去,手中人间刺一翻,银白刺尖刺入光武总队长的脖子,随即一句也懒得再说,牵起叮叮当当转身。

    “你们疯了!你们竟然敢处置我们!这是天节老帅的外孙……”

    容当当忽然转身。

    “这里是卫国公、静海总督、援海军元帅、节制天下军务,太史阑。”

    “……”

    身后是一片死般的沉寂,容当当转身,小脸上,和太史阑一个模子的冷淡严肃,不过嘴角似乎有点压不住,总在得意地向上飞……

    太史阑瞟儿子一眼,有点好笑,也有点温暖,孩子的全心依赖和骄傲,让她心中也似被奇特的情绪塞满。

    成人的世界丰富宽广,孩子的世界最初却只有父母。他们是父母人生最美好的插曲,父母要做的,是先做好他们的开场白。

    当当细腻敏感,有英雄情结。太史阑却觉得,父母只该做道德的榜样,至于以后的路,随便他们自己走。

    从内心深处,她也不舍得当当同学披坚执锐上战场,受她受过的苦。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