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3章 团聚(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43章  团聚(1)

    “轰”又是一声,烟尘更甚,灰黄弥漫的尘土之中,隐约可以看见粗厚的黑色的腿爪。

    “熊出来啦!”蓦然一声尖叫,孩子们惊骇欲绝,四散要逃,却接连听见头顶箭风呼啸之声,没入对面兽舍,一道道灰影闪电般窜出,无声无息没入烟尘里。

    有人跑,有人尖叫,有人惊吓哭叫,叮叮当当大叫,“别慌!别慌!大家聚在一起……”但他们稚嫩的声音,被孩子们的惊呼狂乱淹没。

    须臾,烟尘散尽,腥臊气息却愈重,孩子们跑不多远,又惊吓地退了回来,“狼!狼!”

    此时叮叮当当才看清,不知何时,山坡下已经围了一圈狼。正将他们的去路包抄。

    刚才那些箭,居心阴毒,竟然是将熊舍和狼舍的板壁射开,放出了这些猛兽。

    这些圈养的兽,平常不可能吃饱,此时深红的一圈狼眸都死死盯着看起来很肥嫩的猎物,眼眸里充满贪馋的**。

    而对面那只熊,人立而起,孩子们仰望它的高度,只觉得脖子发酸,再看看那蒲扇大的熊掌,更觉绝望。

    “呜呜呜叮叮当当,你们害死我们啦。”一个孩子扔掉弓箭,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腥风猛烈,灰光一闪,一只狼立即扑上,张开大口咬向那孩子脖子。

    雪白的利牙在日光下闪亮,齿缝间挂着猩红的肉丝。

    那孩子尖叫抱头,其余人哭叫着滚爬逃开,“救命!救命!”

    “咻咻。”忽有两箭电射而来,一中那狼颈侧,一中那狼小腿,血花溅开,那狼嚎叫一声,就地一个翻滚,悻悻退开。

    那惊魂未定的孩子抬起头,就看见容叮叮放下弓,小脸煞白,容当当抓着弓,薄唇紧抿。

    两个最小的四岁孩子,竟然是此刻最镇定的人。

    最初的慌乱也是有的,巨熊的逼近,狼的包围,那些尖牙利齿,都在提醒他们这确实是生死危机之时。但素日的教育让他们立刻记起,爹爹麻麻说过——生死关头,慌乱无补。冷静和镇定才可以救命!

    两箭齐发,逼退一只狼,两人都松口气,大声招呼,“都过来,不要跑散!那些狼会吃了你们!”

    容当当伸手入怀去拿烟花,准备召唤自家护卫,他本来和容叮叮背靠背,忽然觉得身后一空,一转头就看见姐姐向前奔了过去,搀扶起了一个跌倒的孩子,而此时,那头熊忽然咆哮着,向她撞了过去!

    容叮叮只觉得腥臭之风逼人,一抬头,就看见一团巨大黑影,和一双灯笼似的带血的凶眸!

    容当当的叫声撕心裂肺。

    “姐姐!”

    “姐姐!”容当当的叫声撕心裂肺,拼命拉弓。

    “唰!”

    一道白虹劈裂湛蓝天际,刚刚闪烁在人的虹膜底,转眼就劈到了黑熊的背心!

    “嗷……”巨熊一声嚎叫,偌大的身子向前一冲,眼看容叮叮就要被压住。

    巨大的黑影笼罩下来,带着腥气的涎水滴落在脸上,小妞这时终于有点被吓傻了,竟霍然转身,双手捂脸,向地下一趴。

    叮叮如此美貌,不可以被压扁脸!

    容叮叮护脸趴地,也就没看见接下来的要紧一幕。

    容当当却一直盯着这边,便见白虹一闪,带出血虹一片,随即一条人影,忽然从破裂的熊舍里冲出,一步到了巨熊背后,霍然抬腿。

    修长笔直的腿,飞弹而起,在半空中拉出一条漂亮凌厉的弧线,再呼啸降落,炮弹般狠狠砸在巨熊腰上。

    “呼”一声,那只足有千斤的成年熊,被这凶狠的一腿横扫扫出,巨大的身体擦及地面,将草皮磨掉厚厚一层!

    四面一静,狼们齐齐将尾巴一夹。

    容当当仰起脸,正迎着日光,他被日光刺得眯起眼睛,泪眼模糊中,看见一个高挑的黑衣女子,面容冷峻,手执刀鞘,淡定地跨过如山一般的巨熊身体,自未灭的烟尘间,向他走来。

    四岁的容当当,从此永不能忘记这一幕。

    不能忘这一刻烟尘里,终于从一个传说走向真实,却又成为孩子心中另一个传说的女战神。

    他的母亲。

    太史阑立在草地上,看着女儿撅起的屁股,和儿子微微苍白却仍旧镇定的脸。

    会在这里和他们相遇,真是一千一万个没想到。

    她其实先前就过来了,一路跟着那队伍,到了这里,眼看着对方埋伏进山林,又看见一群孩子,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将会发生什么,只是一时没搞清楚对方的目标是谁,哪知道转来转去,竟然还是着落在叮叮当当身上。

    王六等人也早已到了,一开始熊舍被破他们就要出手,被太史阑拦了。

    她要看看儿女的本事。

    过往四年,她虽然不在他们身边,但对他们的教育,可谓用尽心力。这些年她手写的各种要求细则,睡前故事,启蒙学习知识,加起来应该够半间屋子。都是她在戎马倥偬期间,熬夜抽时间写就。四年间,极东到静海往来信件频繁,信使磨平了两地地皮,她一直根据每段时间孩子的表现和反应,来随时调整和指导苏亚如何处理,四年,她每日睡眠时间,从没能超过三个时辰。

    但饶是如此,她依旧担心。无论自己怎么用心遥控,孩子毕竟不在身边,她不怕他们不成材,却怕他们不够心志强大,挨不住这人间委屈;也怕他们在江湖环境长大,染武林凶杀之气,不够包容宽善。

    此刻她终于放心了。

    其实当巨熊出笼,狼群包围那一刻,她看见叮叮当当白了脸却没哭,还在试图收束队伍,就已经很满意。

    再看到叮叮当当背靠背御敌,小弓箭一出手就伤了条狼,更满意。

    最后看见叮叮不顾危险去搀扶同伴,满意得无以复加。

    她的孩子们,不仅强大,而且善良。拥有健全的品格和基本的道德,这就够了。

    她扯起唇角,冲容当当笑了笑。

    容当当顿时觉得,心花都开了。

    他知道这一个笑容,有多珍贵。

    太史阑顺手把撅着屁股当鸵鸟的容叮叮拉起来,心中暗哼一句“小胖妞!”

    容叮叮脸上还粘着泥土草叶,傻傻地看了太史阑半晌,目光落在她胸前的金色苍阑军标志上,大眼睛霍然一亮。

    太史阑眯着眼,等着女儿爱娇的投怀送抱。

    谁知道那小丫头,站直身体,张开双臂,下巴一抬,“来抱抱!”

    太史阑,“……”

    难怪苏亚说这孩子大气宽广,敢情对谁都宽广地展开胸怀。

    这明明是自恋和亲和度过剩!

    太史阑默了一默,扯扯嘴角,还是将女儿抱起,走到容当当身边。

    小子立即拉住了她衣襟,仰起脸不说话,眼神颇有些复杂,太史阑猜他大概在纠结到底要抱还是不要抱。

    她微微有些恍惚,想起当初那个被姐姐压在身下的小小一团,还有塞住他咽喉的那一口淤血。

    这个她险些失去的宝贝,如今竟然也长开了,一双细长的眼睛,似她,又胜于她。

    老天待她,终究不薄。

    她蹲下身,把那一脸渴望又一脸纠结的小家伙揽在怀中,靠了靠他的脸颊。

    “当当,”她道,“我终于见到你。”

    容当当的小脸,忽然湿了。

    他从懂事起就不爱哭,和活泼开朗的姐姐比,他显得沉默内敛,李家上下,都认为这小子将来也是个铁人儿,这一辈子都不会哭的。

    容当当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只是忽然觉得心里发堵,觉得麻麻的眼神,说不出的欢喜也说不出的沉重,觉得好像在那双和自己很像的眼睛里,看见一团团的血火,一滴滴的眼泪,一幕幕那些失去的,和拼尽全力挽留的一切。

    他说不清这感觉,却更用力地抱紧了太史阑的脖子。

    太史阑如同对待大人一般拍了拍他,转头看看女儿,原以为她表现出对儿子的亲昵,女儿要吃醋的,谁知道容叮叮根本不在意的模样,反掏出小手绢,给容当当擦眼泪,她的眼神很有点惊讶,但竟然没有取笑弟弟。

    太史阑欣慰地扯扯嘴角。

    叮叮真的是一个很大气的孩子。

    她也在心中夸夸自己……她没负了景泰蓝,也没负了自己的一对孩子。

    这才是她一生最大的成就。

    揽着两个孩子起身,对面人影闪动,她的手下和王六等人已经去追捕那些暗伏着的天节军,王六就在附近,并没有走远,一听到动静立即就到了。太史阑并不担心之后的事情处理,甚至很有些愉快……正愁找不到天节军把柄,如今一瞌睡就送来了热枕头。

    周围的子弟们都渐渐安静下来,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朝她望着。

    太史阑忽然问叮叮当当,“今天的事情,你们怎么想?打算怎么处理?”

    容叮叮抱着她的胳膊,奶声奶气地道:“叮叮要向爷爷奶奶,爹爹麻麻,还有王六叔叔赔罪啦。”

    “为什么?”

    “叮叮不该不听话,带他们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还把护卫叔叔们支走。”小丫头答得倒爽快,看样子赔礼道歉也熟悉得很。

    “为什么是你赔罪,当当呢?”

    “当当是弟弟,叮叮是姐姐。”

    太史阑唇角一扯,赞许地摸摸她的脸,又问一直不说话的容当当,“你觉得呢?”

    容当当扬起小脸,他很喜欢爹爹麻麻和他说话的方式,让他感觉自己已经长大。

    “当当和姐姐一起去赔罪。”他道,“当当觉得,还应该向他们的爹爹赔罪。”

    他指的是刚才一起遭受惊吓的同伴。

    太史阑点点头,道:“很好,要勇于担当。麻麻陪你们一起去。”

    “可是……”容当当顿了顿,鼓起勇气道,“当当不想去……”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