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40章 丽京新头领(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40章  丽京新头领(1)

    景泰二年皇太后从永庆宫回宫,不过一夜就狂奔宫门自请回永庆宫,有传言说是小皇帝其中很做了些手脚。

    景泰二年小皇帝在殿上和康王打赌,怒极之下险些出手扼杀王叔,当时就惊掉了一票大臣的下巴,之后赌赢了,皇帝更是干脆狠辣地将康王逼去了静海,随即不多久就传出康王叛国的消息,皇帝毫不犹豫,不顾太后阻扰犹豫,立即下旨废康王王爵,将他府中满门全部流放至极东荒原,永世不得回京。

    景泰三年皇帝下诏改革地方光武营建制,不再由地方豪强捐资管理,改由朝廷及各级官府统一拨付,户部反对说国库不足,皇帝立即裁减宫中人员开支,遣散宫人两千,自己限定每餐只得四菜一汤,衣裳四季每季四套,朝服两年一换,宫中上下依次酌减供奉,生生省出百万银两,作为地方光武营豪强撤资之后的第一期支撑费用。之后更通令全国,要求各级官府严控铺张浪费之风,并派户部主事三十余人分赴全国审查,裁减了很多重复、不必要、或者过高的公用开支,却又在同时提高了官员俸银。一手硬,一手软,平稳地实现了开源节流政策的早期过渡。

    景泰四年天纪军生乱,邰世涛上位,在京中的天纪老将,在老帅率领下于宫门静坐,皇帝亲自出宫,在宫门前陪老帅静坐,殿前三问,问得老帅哑口无言,迫于压力,最后只得接了皇帝赐封国公的圣旨,天纪换将,收归朝廷由此尘埃落定。

    这些事,哪件也是震动朝野的大事,换成成年人也要头痛许久,虽说众人都知道小皇帝背后有容楚太史阑以及三公派系支持,但皇帝的英明决断,敢作敢为的风格,峥嵘已现。众人都看得清楚,陛下聪慧自律而善于纳谏,如今更有军政两方的支持,只要太史阑不反,未来南齐江山,必将在他手中巍然如铁桶万年。

    这样的一个皇帝,他站在那里,不过七八岁年纪,笑眯眯如此亲切,却也让人再也不敢小觑。

    有人却忽然觉得皇帝脸上的笑容有点熟悉,有点像……刚才那个女娃娃脸上的笑……

    “别跑!”蓦然一声大喝,人群里两个孩子蹿了出来,后头一个大汉追着,跑在前面的正是叮叮当当。

    皇帝驾到,众人迎接,也有离得远被挡在人群外,没看见皇帝的,还在忙着抓叮叮当当,此刻这大汉就是一个侍郎家的护卫,身高腿长,趁人群停滞几步追了上来,一把抓向容叮叮后心。

    跑在一边的容当当,忽然伸腿,绊了容叮叮一下。

    容叮叮身子前倾,往前便栽,忽有人快步上前,一把接住了她,她扑在那人膝上,调整好四十五度天使角,抬头。

    晨间光线明烈,面前一张雪白的脸,她眯起眼睛。

    “参见陛下!”此时众人声音正好传到。

    景泰蓝没理会,低头看扑在自己膝前的小人儿。

    以前猜过很多次他们的容貌,也看过画像,但都不如此刻眼见真人来得震动——他们那么小!看起来那么软!好想摸!

    银白色小袍子的是容当当,早早地甩掉了婴儿肥,正偏头打量他,抿着嘴唇的姿态十分眼熟,一双眼睛更是熟悉到让他想笑又想哭——那是麻麻的眼睛啊!

    扑在膝盖上,粉黄的是容叮叮,雪白晶莹一团,小嘴如玛瑙琉璃珠儿,又或者是新鲜的樱桃,眼睛毛茸茸的,睫毛密到遮住瞳仁,正笑眯眯地仰头对他看,四十五度角把握完美,充满呆萌气息。景泰蓝一触及她的眼神,立刻觉得手痒。就好像看见新蒸出来的粉团包子,不捏一下就觉得爪子难受一样。

    叮叮当当也在仰头看着这很有存在感,却刚刚见面的便宜哥哥,见他乌黑头发雪白皮肤,圆圆的大眼睛,粉红的唇,笑起来露出洁白的大板牙,也不过是个漂亮的孩子,果然是“景泰蓝哥哥”,而不是“皇帝哥哥”,都忍不住一笑。

    这一笑,彼此都觉似见山花摇动,光艳烂漫,四面众人瞧着这三个漂亮的孩子,也忽然觉得惊艳。

    随即他们就真的惊了。

    那小小女娃儿,扑在皇帝膝上,不仅没有起身谢罪,还忽然甜甜一笑,顺势抱住了他的腰。

    “来抱抱!”她大声道。

    容当当翻翻白眼——又来了,容叮叮小姐百战百胜,男女通吃必杀技!

    众人惊骇地望向景泰蓝,也有人暗喜,等着这不知死活的小丫头被问君前失仪之罪。

    景泰蓝让他们又惊骇了一次。

    皇帝不仅没生气,还笑了,不仅笑了,还弯下身,真的将小女孩抱了起来。

    四面忽然静得草都不动了。

    景泰蓝这些年文武双修,臂力不错,抱容叮叮妥妥地,但无论如何,八岁孩子抱四岁孩子,看起来总有些滑稽,容叮叮的小鞋子都快靠到地上。

    景泰蓝抱住容叮叮,伸手就要去捏她的脸——想玩妹妹想了很久了,猜测手感也猜测很久了,做梦都练习过几次,好容易到了眼前,哪里肯放过。

    正要下爪,蓦然觉得腰间一紧,他一低头,就看见容当当拉着他的腰带,踮起脚,在他耳边悄悄道:“皇帝哥哥,爹爹说如果你想占姐姐便宜,他就把慕姑姑立即塞给你做皇后。”

    景泰蓝手一僵,停在离苹果脸蛋还有一毫米的地方,顺势拂了拂容叮叮丝毫没乱的头发,笑眯眯地道:“叮叮,有蚂蚁。哥哥帮你拿掉哦。”

    “谢谢哥哥。”容叮叮甜甜地答,景泰蓝刚要展开笑容表示愿意为妹妹效劳,就听小丫头道,“叮叮身上有蛇珠,蚂蚁不会爬上来的。哥哥下次想摸叮叮,给钱就好啦。”

    景泰蓝:“……”

    跪在前头的人,有人“噗”地一声,赶紧闭住嘴,众人更是大气不敢出——这俩孩子是谁?怎地和皇帝如此亲热?

    季嫦直了眼,怔在当地。半晌若有所悟——皇帝也有八岁了,听说太后已经在考虑给他选秀女的事,皇室孩子开窍得早,莫非皇帝看上这小姑娘美貌?

    暧昧的念头还没转完,她就听见皇帝又慢吞吞重复了一句,“方才谁说要朕做主的?”

    “陛下!”季嫦一醒,急忙将儿子抱了过来,“刚才这两个小贱……”

    “哦,忘了给你们介绍一下,”景泰蓝一脚便将试图抱他大腿哭诉的晏玉瑞踢开,笑嘻嘻打断她的话,“这两位,是荣昌郡王府的双生子,这位容晟,荣昌世子;这位容昭,昭阳郡主。”

    “……”

    四面此时何止草不动,众人觉得浑身肌肉从此都快不会动了。

    晏玉瑞眼睛一翻,又晕过去了。

    季嫦瞠目结舌,啊了几声没能说出话,景泰蓝斜睨着她,“季副将,你夫君也不过是个三等侯。你以何身份,称荣昌郡王以及卫国公之子为贱民?”

    太史阑封号卫国,众人都知道。季嫦脸色煞白,瞪大眼睛看着容叮叮和容当当,她却是素来霸道惯了,到此时依旧不肯放弃,抗声道:“陛下,我等并不知世子和郡主身份,算不得罪过,而世子郡主无故伤害……”

    “方才谁说要让本王登门磕头谢罪的?”又一个声音,切断了她的话。

    日光淡淡,一人从淡淡日光里走出,瞬间似压下这晨间的亮,只剩他于天地之间,熠熠生辉。

    季嫦脸上的肌肉彻底僵硬。

    容楚微笑,“原来是季副将。怎么,犬子小女得罪了你吗?如果他们真做错了什么,本王上门请罪也是该当的,不过磕头,本王虽不介意,倒有点担心你承受不起。”

    季嫦咬咬牙,抬头冷笑道:“郡王这是要在陛下驾前以势压人么?不过凡事也大不过一个理去!要我说,您这上门请罪,我却是当得起的!”

    “哦?”容楚唇角一抹浅浅笑意。

    “郡王对吾子伤势视而不见吗!”季嫦悲愤质问,一指容当当手中蜘蛛,“你的儿子,用这毒蛛伤他,还让人上前对他……对他……”她说不出来,只得将儿子抱过来,掀开袍子给容楚看,众人瞅着晏玉瑞裤子上一堆大泥巴脚印,都忍不住哧哧地笑,被季嫦一一怒瞪回去。

    刚醒过来的晏玉瑞捂住裤裆惨叫:“毒蜘蛛!毒蜘蛛!”

    容楚一瞟晏玉瑞伤处,晏玉瑞禁不住缩了缩。,只觉得原本只是痛,给容楚这一看,痛上还加了寒

    “大宝没有毒。”容当当一脸委屈地扬起脸,将蜘蛛捧起,蜘蛛在他手中乖乖呆着。

    景泰蓝立即道:“当当,把你的蜘蛛借朕玩玩。”

    容当当递过去,景泰蓝拎起那只蜘蛛,对晏玉瑞招手,“来,来陪朕一起瞧瞧?”

    晏玉瑞脸色立即惨白,但皇帝召唤不可不从,犹豫半天才磨磨蹭蹭过来,景泰蓝抓着蜘蛛一把凑到他鼻孔前,“看看!”

    蜘蛛乌黑长爪半空弹动,离晏玉瑞鼻孔不及三分,景泰蓝笑嘻嘻用小指勾着蜘蛛,在晏玉瑞眼睛和鼻子前危险地晃啊晃,蜘蛛爪上的长毛,不时地刺上晏玉瑞的脸……

    叮叮当当满意地瞧着,顿时觉得景泰蓝哥哥很好,果然是一国的!

    景泰蓝手指一抖,蜘蛛爪子往晏玉瑞鼻孔爬去,他笑嘻嘻慢吞吞问:“瞧清楚些,真的是毒蜘蛛吗……”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