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39章 人类是愚蠢的(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39章  人类是愚蠢的(2)

    众人刚看他邪笑逼女童,转眼就见他着火一般蹦起来,都怔了怔,他撩袍子动作又极为不雅,几个女孩子已经被家中陪伺的女护卫急忙带到一边。

    容当当忽然尖叫,“蜘蛛!大蜘蛛!”

    众人这才看见晏玉瑞已经把袍子翻了起来,露出里面松陵***弹墨绸裤,在裤裆部位,赫然爬着一只巴掌大的蜘蛛!

    那蜘蛛形貌狞恶,满身长毛,一看就像是毒物,众人惊呼退后,晏玉瑞不敢用手去拿,狂奔乱跳,疯狂拍打,可是那蜘蛛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姿态,八爪横抱,牢牢抱住那一坨宝贝,任尔东西南北冲,我自抱紧不放松。

    “给我拿掉!拿掉!”晏玉瑞大叫,他的护卫这才反应过来,扑过来要去帮主子拿掉这可怕的玩意,谁知道有人一声大叫:“放开那只蜘蛛,让我来!”唰一下几个人卷过来,将晏玉瑞的护卫撞到一边,当先一人举起一块不知从哪找来的木板,对着那要命部位就狠狠拍了下去。

    砰一声闷响,蜘蛛跳到一边,晏玉瑞一声惨叫,苍白的脸瞬间扁了。

    出手的正是王六,一脸悍然,杀气腾腾,怒道:“见鬼,还不死!”抬脚猛踹。晏玉瑞又是一声惨叫,痛到极处,连叫停的力气都没有,只得滚倒地下,蜷成一团。他想要滚出王六大脚蹂躏范围,奈何王六身边容家属下一起扑过来,和刚才他让人挡住容叮叮一样,挡住了他的去路,一边将晏家护卫挡在外围,一边出脚大叫:“啊!跑了!啊,在这边!啊!居然又溜了!啊!这只蜘蛛好狡猾!啊!你出脚快点!踹!用力踹!正中!它在正中!”

    噼噼啪啪,砰砰乓乓,大脚如狂风暴雨,左右不离重点部位,那只顽强的蜘蛛四处乱窜,也着迷一般只围着那处打转,晏玉瑞滚来滚去都逃不掉王六等人大脚伺候,惨叫连连,晏家护卫被挡在外围,大叫:“走开!走开!”又对那边花寻欢大叫,“花指挥使!晏小侯爷被刺,你竟敢不管!”

    花寻欢双手抱胸,看得津津有味,闻言红发一甩,诧道:“咦,被刺?你当我瞎子?这明明是人家帮你们驱逐毒虫!你们自己不敢上,要人家帮忙,还好意思和本指挥使谎报军情?”

    “他们是趁机打人!花指挥使,你不要胡乱偏袒!”

    花寻欢偏偏头,冷眼盯住一个想要去指挥士兵帮忙的副手,恶狠狠地道:“哦?毫无证据说我偏袒?那我就偏了!京卫职责是护卫陛下安宁,不是给流氓地痞拉架!要我管,我就管你们主子调戏民女之罪!”

    一边冷喝属下,她一边偏头瞧着叮叮当当,上上下下地看着,眼神充满兴趣。

    晏家护卫跺脚,想要硬冲,冲不进容家护卫的包围圈,又不敢和花寻欢作对,只好赶紧派人回府报信求援。

    众人此时瞧着不好,都纷纷退后,几个人退了几步,忽然觉得脚跟下一软,回头一看——蛇!

    不知何时,几条蛇已经游近,都是三角头颅的毒蛇,正昂起脖子,眼神凶光闪烁地盯着面前的人,被踩的那条,毫不犹豫冲着那少年脚踝就是一口。

    那少年咕咚一声栽倒,其余人呼啦一下散开,想要跑却不敢跑——几条毒蛇围成一个圈,正将他们包围在正中。

    这模样,仿佛就是容叮叮刚才被包围的情景再现,一些旁观的众人瞧着,忽有所悟——这几个被蛇围的少年,可不就是刚才讨好晏玉瑞,围住小姑娘的那几个?

    有个少年学武,壮胆拔剑要斩蛇,手刚触及腰带,一条蛇霍然扑起,张嘴叼向他的腰带,半空里尖牙利闪,那少年吓得一个踉跄后退,腰带上什么东西骨碌碌滚了下来,那蛇竟然半空中改变方向,转头一口叼住那东西,忽地游走了。

    此时众人才看清,那蛇叼住的是一颗小小的红色珠子,有的人反应过来,急忙翻自己的腰带口袋,纷纷找到了红珠子,顿时明白是这东西引蛇而来,慌不迭地将红珠子抛出去。

    “别扔呀……”容叮叮小姑娘忽然笑眯眯地说。

    众人扔得更积极了。

    “啪”地一声,一个少年心慌意乱,用力过度,红珠子被他捏破,一股红浆水激射而出,洒得周围几人身上都是,那蛇欢快地游过来等待承受,旁边几个人却眼睛一翻,咕咚栽倒。

    其余人赶紧将珠子小心抛出,眼看蛇们果然追珠子而去,也没有红浆迸出,都舒了口气,一口气还没舒完,有人一低头看见自己的手,骇然大叫:“我的手!我的手!”

    众人再一低头,大惊失色,不知什么时候,那些接触过红珠子的手指,都已经变成了赤红之色,随即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自指尖蔓延而开。

    “有毒!”

    惊叫声蔓延了整个草地,连晏玉瑞的惨叫声都已经被盖住。

    容叮叮笑眯眯站在那里,摇头晃脑,“哎呀,都说了叫你们别扔,这个一碰就破,只能用嘴吹出去啦。”

    也有人刚找到珠子没来得及扔的,闻言大喜,急忙倾身让珠子落地,用嘴轻轻地吹。

    珠子遇上呼吸,一股淡红的烟雾腾起,毫不意外地顺着之后的一吸气,吸入了那倒霉家伙嘴里,那家伙眼睛一翻,吭一声栽倒,脸埋在泥地里。

    四面忽然鸦雀无声,人人盯着容叮叮,容叮叮笑脸无辜,奶声奶气地道:“这位哥哥性子好急哦,人家明明说的是蛇嘴啦……”

    人们默默地吐了一口血。

    那边王六终于殴打,哦不抢救晏公子完毕,本来还要继续抢救下去的,那只蜘蛛灵活太过以及坚贞太过,死活不肯离开那三寸宝贝之地,还是容当当,慢悠悠晃了过去,拨开王六,小手指往晏玉瑞裤子上一搁,那只蜘蛛自动爬上了他掌心。

    容当当抽手的时候,还顺便捏了捏晏玉瑞的裤裆,对软和度表示满意。晏玉瑞又发出了一声惨叫。

    王六摸着下巴,想有其母必有其子,据说太史大帅就很喜欢招呼那部位来着……

    “大宝,”容当当抚摸着那只蜘蛛,蜘蛛在他手指上稳稳地趴着,小眼睛连同容当当细长的眼睛一起鄙视地睨着众人,“我早告诉过你,人类是愚蠢的。”

    人们再次默默地吐了一口血。

    “你故意的!你故意的!”晏玉瑞缓过气来,凄惨大叫,“这只蜘蛛是你养的,你故意驱使毒物要杀我!花指挥使!花指挥使!这是刑案!重大刑案!”

    花寻欢嘴角往下一撇——这小子反应还挺快的。

    “对,这是刑案!还有这个小丫头!”几个被毒倒的少年的护卫也都叫了起来,“他们闯入围场,驱蛇谋害我家公子!”

    “拿下他们!”晏玉瑞大叫,“打!打!打死我负责!”

    “对!打死我负责!”又一个声音接上,却是一个女声,伴随一阵马蹄声响,狂奔而来,马上女子一身戎装,老远就在挥鞭怒喝,“给我拿下这两个小贱……”

    一颗石子闪电飞来,撞向她唇齿,那马上女子怒哼挥鞭,啪一声将石子卷落,扭头怒道:“花寻欢!”

    “季嫦!”花寻欢丝毫不让,眼睛一瞪,“洗干净你的臭嘴!”

    两人怒目而视,空气中噼里啪啦似有火花在闪,众人都缩脖子——天节老帅的二女儿季嫦,往年长年随夫驻扎北疆,近年来才回京,也是个出名不省心的主儿。

    “娘!娘!”晏玉瑞辨出声音,杀猪般惨叫,“有人要杀我,你帮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等下找你算账。”季嫦焦心儿子,狠狠抛下一句,带着家人飞奔而至,看了一眼儿子,头也不回,手中银锁链呼啦一声扬起,劈头就对容当当砸了下来。

    这一下砸实了,容当当不死也重伤,王六怒极,伸手去抓链梢,身边人影一闪,哗啦一响,链子扯直银光闪闪,链头已经落在了花寻欢手中。

    “季嫦。”她怒声道,“你要不要脸?四岁幼儿,你也能下这样的狠手?”

    “你看看我儿的伤!”季嫦脸色铁青,“他下半辈子……”咬了咬牙终究没肯说出来,勃然道,“今日我定要这两条小狗偿命!”

    就这样她还不解气,狠狠睨了王六等人一眼,道:“还有你们这些贱民!统统别想活命!还有这两个小狗的父母!子不教父之过!他们不给我磕头登门请罪,我便告上陛下驾前,绝不善罢甘休!”

    “对!”几个侥幸没被容叮叮毒红珠波及的贵族少年,胆气顿壮,都拥了过来,大声道:“定要杀了这两个小狗!”

    “灭他满门!”

    “诛他九族!”

    “我等都是重臣之后,无端受此侵害,陛下一定会为我们做主!”

    “拿下他们!”

    “要朕做什么主呀?”

    群情最激烈,人们开始追逐叮叮当当,两个孩子撒腿要跑的时刻,蓦然一声笑嘻嘻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

    众人都呆一呆,才反应过来那个“朕”字,霍然转身,正见八岁的皇帝,穿一身银白番服,笑眯眯抄着袖子,站在人群之外,很有兴趣地探头探脑。

    “参加陛下,陛下万安!”众人急忙大礼拜倒。

    小皇帝虽然才八岁,还未正式亲政,但参与政事已经五年,众人眼看他从一个万事不懂的三岁幼童,长至如今,一年比一年更清楚地感觉到,南齐幼帝不可欺。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