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38章 人类是愚蠢的(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38章  人类是愚蠢的(1)

    另一边忽然也起了惊叫,众人一瞧,却是女孩子堆轰然四散,只剩下人群中心一个穿粉黄衣裳戴大红面具的小姑娘,手中举着个东西,笑嘻嘻地道:“喂,你们别跑呀,这个可好玩了……”

    众人再一瞧,她白生生的小手里,赫然抓着一条巴掌长的黑红二色蜈蚣……

    黑红的蜈蚣在玉一般的小掌心中扭动,众人盯着,觉得浑身毛都竖起来了。再一看那小丫头,居然还甜甜地笑着。

    诸家护卫们立即紧张了。

    哪来的小妖人!

    这种玩弄面具毒虫的手段,怎么看都像邪术或者江湖野人的行径,在场的最低也是三品官的孩子,丽京最尊贵被保护得最好的一群,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孩子?

    必然是混进来,准备捣乱的!

    “哪里来的野孩子!”威国公府的护卫当先高叫,一把拉开自己家的小主子,伸手便搡容当当,“走开!”

    容当当身子一闪,那人手落空,他怔了怔,一时没想到这孩子怎么这么灵活。

    在一边照看的王六等人眉毛一扬,沉下脸就要过来,容当当忽然回头,伸指于唇,一压。

    这小子这个动作极其干脆有力,看得王六一怔,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竟然是要让自己等人不干涉?

    王六皱起眉,小主子刚刚回来,他们都还不太了解他们的性子,这几日在府中,容当当文雅有礼,礼貌周全,博尽了众人的宠爱,众人瞧着,也就觉得是聪明乖巧的孩子。不过今早出门时,主子倒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他们想怎么玩,就让他们怎么玩,你只好保护好他们的安全就行。”

    看样子,主子是看出什么来了。

    王六看看那对娃娃,面具下的眼睛乌溜溜的,光芒狡黠。

    王六退后一步,操着手不说话了。

    他也想瞧瞧,郡王和总督的孩子,是否真的只有乖巧可爱的那一面?

    “各位好。”容当当拉着姐姐的手,一本正经地鞠了鞠躬,“我们不是野孩子,我们是叮叮当当。”

    “叮叮。”容叮叮笑眯眯皱起小鼻子,大红面具也是一张笑脸。

    “当当。”容当当伸手入怀,取出一叠“名片”,伸手散发,“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这是我们的名片,以后请多多指教。”

    一群成年人傻呆呆地瞧着他——这孩子脑子进水了?

    再看看手中那小卡片,正面歪歪扭扭“容当当”,反面写着个地址,前市大街,四明巷子。地址看来眼熟,再一想可不就是咱家附近?

    南齐官员聚居在城南,豪门府邸都在一处区域,容府那条街就有三个公侯府。

    王六忽然想笑——小世子来这一遭,等下这群混账就不能再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世子身份,误会误会,不知者不罪”了。

    名字地址都告诉你了呀,亲。

    众人此刻看着那鬼画符的卡片,立即明白了。

    果然是小骗子!

    居然想出这么拙劣的骗术,以为写个豪门聚集地的地址,就可以冒充王侯子弟了?

    再一看小姑娘手上还在扭动,但就是不咬她的大蜈蚣,看看受了惊吓的小主子们都在惊叫连连,大多数在大叫,“抓住他们!抓住他们!”还有几个孩子大叫,“杀了他们!杀了!”

    几个性子暴的护卫立即将“名片”往地上一扔,劈手就去抓容当当,王六一看不好,正要带人出手,蓦然听见不远处车马响动,回头一瞧,又见狂奔的马车。

    那暴走的风格,一看就是晏玉瑞来了。

    晏玉瑞老远就看见这边的人群,却也不停车,马车呼啸而过,众人纷纷走避,也就顾不上再抓叮叮当当,马车携着一股狂风从人群中卷过,直接驶到了停放处,赶车人探身出来,对看守的兵士大喝:“我们不要排在最后!挪出一辆车来!”

    看守的士兵不理,那赶车人自己动手,带人拖出一辆马车,马车的主人是一个侍郎的儿子,敢怒不敢言地一边看着,拦住了想阻止的自家护卫。

    晏玉瑞占好位置,冷笑一声,自己下车。还想对那让位的侍郎子弟冷嘲热讽几句,忽然看见不远处山坡上一抹红头发。

    花寻欢已经巡查完猎场出来,正立在山坡上冷笑看着,红发和眼神一样跃跃跳动,似乎很有兴致地在等他开口。

    晏玉瑞沉下脸,不说话了。

    丽京有几个不能得罪的人,荣昌郡王容楚自然是一个,西局那位越来越可怕的残废指挥使乔雨润是一个,之后就要算上这位花指挥使了。这位不如容郡王深沉多智,也不如乔雨润阴沉狠辣,却是个名闻丽京的大炮筒子,拼命烈女,愣头青。她眼里好像根本没有尊卑贵贱,也没有任何顾忌,当年还是代指挥使的时候,就曾经阻拦过天节老帅夜里进宫,还甩了那地位尊贵的军国大佬一鞭子。事后她被罚俸,并要求她上门道歉,花寻欢不过哈哈大笑,上书求皇帝把罚俸半年改为三年,但道歉没门,皇帝也就装不知道了。那三年她没钱,经常青菜白饭,想吃肉了就去容府门上打秋风,照样活得潇洒。

    越是这样恣肆放诞的人物,越让人头痛,她软硬不吃,别人就只能吃她的憋,闹起来她往死里打,丝毫不畏惧后果,这几年里,她罚俸也罚过,降职也降过,甚至中过西局的套,短暂的牢狱也坐过,可是无论怎么打击,这人就像弹力充足的弹簧,这次压下去,下次更猛地弹起来,似乎永远不会屈服,久而久之,朝中人看见她就头痛,恨不得绕道走。

    一直以来,太史阑在外征战,掌握一地军政民生,权力越来越大,朝中不放心她的人越来越多,攻击她的人也越来越多,花寻欢就是太史阑在丽京的一杆枪,谁叫捅谁。不知道多少人劝说过皇帝,说太史阑在外掌握大军,然后让自己的亲信掌握京中军权,这万一有所异心,里应外合,南齐江山只怕瞬间就要易主。皇帝不过哈哈一笑而已,日子久了,说得多了,皇帝便又安排了一位风评正直的副指挥使,算是对花寻欢的一个钳制。

    花寻欢也不在意,照样做她的事,她负责戍守丽京,和这些丽京小霸王多打交道,晏玉瑞也吃过她的亏,实在有些头痛这烈火女将军,看她一脸“就等你闹事好捏你”的表情,只好缩缩脖子走开。

    他下车的时候,车厢里簌簌爬出个黑色的东西,无声无息进了他的袍子,他和护卫们都没察觉,远远地花寻欢却瞄到似有黑影,眉头一皱。

    不过她也懒得管晏玉瑞的安危,撇撇嘴走开。

    晏玉瑞已经看见那边的人群,快步走过去,一眼瞧见了人群中的粉黄一团,顿时眼睛一亮,大叫,“抓住她!抓住她!”

    他一过来,众人纷纷过来巴结,听见这句大喜——原来这两个野孩子也得罪过晏家公子!

    “抓住她!”晏玉瑞窜入人群,一把打掉了容叮叮的面具。

    众人眼前一亮,哗然惊叹。

    “果然是你。”晏玉瑞冷笑,伸手去抓容叮叮的手。

    容叮叮向后一让,小小身子和弟弟一样灵活,已经让开,她转身要走,四面的人却已经有意无意挡住了她,有人还在笑,拖长声音道:“小姑娘,晏公子瞧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跑什么呢?”

    容叮叮张大眼睛,似乎没明白什么意思,有点惊惶地想向外钻,却接连撞在几个人身上——她的路被一群公子少爷挡住了,这些公子少爷们,很乐于看见漂亮的小姑娘四处乱钻走投无路的惊惶,觉得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果再流下眼泪来,很让人热血沸腾。

    王六又忍不住想出手了——不用他出手,喊一声就可以吓死这些混账!

    谁知道他刚要张嘴,那边容叮叮的大眼睛又瞟了过来,竟然也是“闭嘴”的神色。

    王六头痛地捂住脑袋——哦,今天回去后老天保佑他不被责罚。老太爷和夫人如果知道心肝宝贝孙女被这些臭男人撞来撞去,一定会杀人的……

    容叮叮接连撞了几个人,眼看出不去,站住了。

    晏玉瑞苍白的脸上涨出兴奋得意的薄红,也不急躁了,端着架子负手慢慢走到她面前。

    远处花寻欢已经瞧见这边不对劲,正要过来,忽然看见王六,她怔了怔,目光四处找了找,眼睛一亮。

    王六只好也给她做个少安毋躁的手势。

    晏玉瑞的手指,掐向容叮叮的下巴,“小丫头,回去做我的丫头吧……”

    容叮叮水汪汪软嫩嫩地瞧着他。

    容当当安静静没表情地瞧着他。

    同时慢慢道:“一、二、三……”忽然手一撒,一把粉末撒在晏玉瑞的袍子上。

    晏玉瑞一惊,怕是什么毒粉,急忙后退,粉末都落了下去,并无异味,他自己也觉得没有异常,冷笑一声,心想不过是孩子吓唬人的把戏。

    随即他便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丝麻麻痒痒的感觉先从靴筒处开始,然后往上延伸,渐渐靠近身体中段……

    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东西速度极快,爬到他的裤裆处忽然停下……

    这一停更让他魂飞魄散,尖叫一声便蹦了起来,伸手撩起袍子拼命兜甩,“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