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36章 小魔王降世(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36章  小魔王降世(2)

    也正因为懂事贴心,容家两老现在整天笑得合不拢嘴,特意在他们回来第二日,就召开全体成员聚齐的***家宴,也算让孩子在族中正式亮相。家宴召开之前,众人猜测纷纭,都议论这对尊贵的孩子自小缺少父母教育,长在极东那寒僻之地,不知道会养成什么性子,多半要么疏于礼数,要么难以见人,谁知道宴席之上,两个孩子一亮相,容貌出众也就罢了,难得礼数周全,文雅自然。女孩子亲切些,亲切得也没失了分寸;男孩子清冷些,清冷得恰到好处的尊贵。真真是一双极为夺目的孩子,将容家嫡系旁支大大小小的孩子,全数比了下去。

    众人唏嘘羡慕之余,也不由叹息,太史阑容楚这一对不是夫妻的夫妻,无论朝堂大事还是人间琐事,从来都是胜者,连一对不在身边的儿女,都能教得超乎他人。

    后来听闻男孩子立为世子,女孩子破格封了郡主,众人也不奇怪。以容楚太史阑功勋,享受这样的破格也顺理成章,唯一有点奇怪的是——他们不打算再生几个儿子啦?这么快就立长子?

    对于这些议论,容楚就当不知道,儿女在精不在多,不是么。

    此刻他立在门前,微笑看那对孩子,男孩子穿一身黑色小劲装,越发衬得肤色细腻若有光,他目光在容当当领口袖口腰间扫了扫,没觉得鼓鼓囊囊,心想这小子,东西藏得竟然让人看不出?今天轮到谁倒霉?

    女孩子穿的则是一身粉黄色绸缎小短打,衬着她如雪肌肤剪水双瞳,嫩得如春天新出的迎春花芽,容楚看了半天,也和当当同学生出同样的看法——美得有点过了!

    “爹爹,当当说粉黄色不好看,黑色才好看!”容叮叮迎上来告状,“可是姐姐们都说粉黄的好看。”

    容楚把那件黑色小劲装拿在手里,皱了皱眉,虽然觉得女儿穿粉黄色美得过了不安心,但小小年纪让她穿死气沉沉黑色又觉得心疼,想了想指了一套珍珠白的小衣裳,“叮叮要么试试这件?”

    半晌,换了珍珠白小劲装出来的容叮叮,期待地等着爹爹和弟弟的同意。

    辉光熠熠的小郡主站在屋中,眼眸如水神容似雪。容楚和儿子对视一眼,一起摇头,“不成,不成!”

    “要么换那件淡绿的?”

    又半晌,父子俩被绝世小清新闪瞎了眼睛,齐齐摇头,“不成,不成!”

    “要么换那件天蓝的?”

    又半晌,父子俩吸口气,再次摇头,“不成!不成!”

    浅紫、粉红、月白、绯色、杏黄、水蓝……一套套衣裳换过去,那父子俩头摇如拨浪鼓,“不成,不成!”

    容叮叮同学的好脾性好耐性,终于被这对变态父子给磨完了。

    “来不及了呀!”她跺脚,再也不理那两个,闭着眼睛在床上一堆衣服中随手抓一件,“抓到哪个就哪个,不要闹了哦。”

    容楚摸摸鼻子——被女儿哄的感觉很奇怪啊……

    容叮叮睁开眼睛,得意地笑了起来——还是那件粉黄的!

    半晌,两辆马车在街口分道扬镳,容楚去京卫大营视察,叮叮当当去皇家猎场秋狩。

    容楚临行时看了看容当当,终究没有嘱咐他要保护好姐姐,不要让怪蜀黍接近小萝莉——容当当的保护欲已经够强了,再给他强调,他担心一只公兔子也会被驱逐出境。

    容府跟去了一大堆护卫保护,为了安全以及低调,他们乘坐的马车上并没有镂刻容府标志。

    容家双生子一直都是人群议论的焦点,如今他们回京,容楚也怕有人盯上。

    城门口车如流水马如龙,大多是各家府邸出城的车马,三品以上官员子弟都应诏而去,人数不算少。

    大家都在出城,车马难免挤在一起,偏偏又都是贵胄子弟,时不时便有摩擦,城门校尉忙得满头是汗——给谁先过后过?谁家官衔都比他大,谁都得罪不起。

    容府的车马因为容叮叮换装的缘故,来得分外迟些,到的时候,前头车马已经排了很长,王六拿了容家名刺,准备上前让人让路,却被叮叮当当叫住。

    “王叔叔。”容叮叮道,“麻麻说不要和人抢道,挤到前面又不能快上多少。”

    “嗯,急什么。”容当当道,“我们才是主客,让他们先去等我们。”

    王六立即收起名帖,将车子停在最后,他现在不敢和容当当多说话,怕被小主子刺激。

    好在城门拥堵也就一会儿,眼看前头松动,王六开始驱赶马车,马车刚动,忽然后头蹄声急响,一辆镶金嵌玉的马车狂奔而来,赶车人老远就甩起鞭子,大喝:“让路!让路!统统让路!”

    那马车既沉重,冲势又快,不住将路边摊贩带倒,撞得人仰马翻,马车却停也不停,隐约里头有哈哈狂笑之声。

    马车直奔队伍而来,正冲着排在最后的容府马车,赶车人速度丝毫未减,老远大喝:“前头的车快让!否则撞死自负!”

    此时王六正在驱动马车向前,队伍紧紧地排着,要挪开前头也已经没有了位置,王六怒极手一挥,几条人影从马车上飞窜而起,扑上后头拉车的马,全力后拉。飞奔中的骏马何止千钧之力,竟然被拉得微微一顿,但终究距离太近,“砰”一声,后来的那辆马车从容府马车旁擦过,容府马车一晃,半边马车角木质磨脱,木屑簌簌而落。

    那马车一擦而过,赶车人当真好技巧,竟然生生贴着容府马车,挤前了一个马身,几条人影从马车后掠过来,一脚踢向还在马上勒马的容府护卫,“滚下去!”

    容家的护卫从来也不是省油灯,拔刀便要相向,忽然容府马车一阵晃动,车厢里骨碌碌滚出一团粉黄,那团粉黄睡眼惺忪地揉揉眼睛,软声软气地道:“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吗?”

    四面忽然静了静,挤上来的那辆马车上霍然有人把帘子一掀,惊声道:“好生美丽的娃娃!”

    声音有点粗哑,却是少年变声期的声音,帘子后头露出半张还算俊秀,却微带苍白的脸。

    容叮叮站在车辕上揉着眼睛,她刚才睡着了,然后被车身相撞撞醒了,看看四周,也发觉了剑拔弩张的状态,她却是个好性子的,只要不惹着她逆鳞,一般都懒得计较,又记得麻麻关于“不可好勇斗狠”的关照,便对护卫招手,“叔叔们,回来啦,不要打架,打死人还得麻烦收尸。”

    那马车上的护卫们一开始还很有兴趣看着她,听见末一句,脸色明显噎了噎。

    蓦然又一双小手伸了出来,看出来也是孩子的手,一把将粉黄团子拉了进去,里头又传出一个清亮幼嫩的声音,“叮叮回来,不要让那些恶狗把你看脏了。”

    众人绝倒——哪来的娃娃,一个比一个毒舌?

    话声软软,一听就是三四岁的孩子,说起话来,却比成人还毒辣。

    那边车马里的苍白少年,本来饶有兴趣地盯着容叮叮,此刻听见这话,脸色霍然一变,将帘子一掼,怒声道:“来人,给我……”

    正在这时,前头队伍松动,容当当大声道:“走!”

    王六立即扬鞭策马,几匹马扬蹄飞奔,容府的马车和马都非凡品,哗啦一声便冲过了对方马车。

    两辆马车擦身而过时,容府马车帘子一掀,一只小手一扬,一线黑光闪电般没入旁边马车的车帘。

    随即里头一声惊叫“蜘蛛!救命!”正是那苍白少年的声音,哧一声,大概是他紧张太过,一把扯下了帘子,就见他苍白的脸上,赫然趴着一个毛茸茸的黑色长腿大蜘蛛。

    少年大叫之声粗哑,他的护卫们急忙冲入车内,也顾不上再去争道,容府马车迅速地擦过他们的车子,砰一声,那马车一阵大晃,啪地掉了一块车板。

    同样是擦撞,刚才容府车子被撞得还重些,但不过只落了点木屑,一比之下,就见高下。

    不过此时众人也无心去比这个高下,那少年惊吓大叫,众人忙着给他把脸上蜘蛛拿下来,蜘蛛却极灵活,从众人争相捉拿的指缝中溜走,没入车缝内不见了。

    少年惊魂未定,想起刚才那马车,霍然掀开帘子看时,城门口空空荡荡,哪里还有别的马车?

    “少爷,您看是不是……”他的护卫因为没找到蜘蛛,担心他等会还是会被咬,小心翼翼请示是不是要回去。

    “啪”一个耳光甩在他脸上,少年怒道:“我吃了这么大亏,还不赶紧追上去!”探头对外望了望,“瞧那方向,怕也是今天参加狩猎的人,追!”

    “王六叔叔。”容当当掀开车帘,问王六,“刚才那是谁家的车?”

    “回世子。”王六唇角一抹讥嘲,“这位说起来,身份颇复杂。”

    这下连容叮叮都来了兴趣,探出小脑袋。

    “这位是天节军老帅的外孙,最近刚刚拜在太后的膝下做义子,另外,他刚订了一门亲,是两广总督的次女,而两广总督新娶的那位续弦,据说是西局乔指挥使的远房堂姐妹。”

    两个娃娃大眼睛冒出一圈圈的漩涡……

    王六住了口,觉得一时也很难和两个娃娃讲清楚这其间的复杂关系,再说这也事涉朝政,实在不是四岁娃娃适合知道的。

    天节军从严格意义上来讲,现在已经算外三家军中硕果仅存的一支了,天纪不动声色归了朝廷,折威那边在谈判,黄万两不是弄权的人,他的最爱就是做生意,商人无利不起早,就算要将折威军交出去,他必然也要先得到令他满意的安排,不过这事有容楚处理,折威的回归也是迟早的事,那么就剩下天节。

    【微信添加cmread365,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