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33章 父子斗(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33章  父子斗(3)

    容叮叮长睫毛扑扇,悄悄瞧着爷爷神情,举起小手发誓,“就这些啦,我们就是这么一路过来的。爷爷,等爹爹问起来,你就这么告诉爹爹好不好?”

    小丫头这话一说,容弥立即瞪大了眼,这才确定,果然刚才的怀疑是对的,这两个小家伙是故意的!故意把经历简单化了说给他听,然后借他之口敲定事实,以此回复将来他们精明的老子的盘问!

    这俩小家伙好深的心机……

    容弥一时不知该笑还是该哭——笑的自然是两个孙儿冰雪聪明,四五岁就会利用人了;哭的是他是被利用的那个,俩孩子不敢对容楚说谎,却将他当作可以糊弄的傻大粗。

    到此时,他才相信,这样的孩子,确实有可能在四岁之龄,结伴走千里路的。

    叮叮当当瞧着爷爷脸色,觉得似乎麻麻那个“爷爷很笨”的说法不那么靠谱,两人互相打了一阵眼色,经过一阵互相推诿和讨价还价之后,容叮叮扁扁嘴,从奶奶怀里挣下地,拖过了自己的小箱子。

    “叮叮当当有给爷爷奶奶准备礼物哦。”小红唇上下翻飞,甜蜜蜜地开始献礼,拉开箱子的暗格,取出他们准备的“礼物”。

    爷爷是一支老山参,奶奶是一支琉璃簪。东西很普通,面对爷爷奶奶疑惑的目光,容叮叮在容夫人怀里扭来扭去,绞着手指羞答答地道:“不是爷爷奶奶爹爹麻麻和李家爷爷叔叔给的哦,是叮叮当当自己用零花钱买的,问了好多店子呢,可惜没有银子买更好的了……”说完很惭愧地低头。

    容弥手指又开始惊喜的发抖,容夫人眼圈又红了,两老捧着礼物险些老泪纵横——不是那些现成的礼物才更难得更珍贵。孙子孙女才四岁,千里迢迢到丽京来看他们,还给带了礼物!老两口感动激动难以言表,恨不得现在就飞出去,召集全丽京的官员们,大声昭告——咱孙子孙女,瞧瞧!才四岁,能干,贴心!

    “好孩子,好孩子……”容夫人把叮叮当当搂在怀里,反反复复也只剩了这一句。

    容当当再次咬牙忍耐——什么礼物不礼物,还不是玩腻了的心血来潮,容叮叮骗钱的把戏,切!

    果然容夫人一叠声叫人去开箱子,要贴补“可怜银子都为我们花完了的小乖乖……”

    容弥珍而重之地将那参盒子命人收起,特意要求放在最佳存放处,他的管家挪下药库最上头价值万金的千年老参盒子,将这一看就只值十几两银子的劣质山参换上去时,心中充满“老爷发昏了?”的不解……

    而此时叮叮当当满载而归,小箱子里再度塞满了数百倍的小金锞子……

    容当当却在和爷爷商量,“爷爷等会你不要和爹爹说我们回来了好不?”

    “为什么?”容弥眼睛眯起。

    “麻麻说爹爹很厉害。”容当当仰起天真的小脸,“当当想看看爹爹能不能认出我们。”

    容当当心里一直有个愿望,这个愿望也是他妈的愿望——想看容楚吃瘪。

    容当当自我感觉是天下最聪明的孩子,对麻麻说的爹爹是天下最聪明的男人的话很有些不服气。大老远奔来,也有点想进行一场“男人的比试”的意思。

    容弥还没说话,容夫人已经笑起来,“对,不告诉他!看你爹认不认得出来。这不像话的老子,你们出生他不在,你们长到四岁他见过几面?认不出就把他赶出去。”

    “荒唐。”容弥瞪夫人,“怎么能……”话还没说完,容夫人对他软软一笑,老家伙立即也软了,捋胡子沉吟,“嗯……说得也是……”

    容叮叮看看爷爷又看看奶奶,大眼睛里有迷惑,爷爷奶奶在一起,苏亚阿姨说这叫夫妻,可是爷爷奶奶这样的夫妻,和李叔叔韦阿姨那样的夫妻又不同,那么爹爹麻麻,是一对什么样的夫妻呢?

    容夫人心情好了,也来了兴致,有心要捉弄一下儿子,笑道:“你两个不能一起出现,一看就是双生子,你爹立即就明白了。”

    “姐姐你困了哦,去睡觉觉吧。”容当当立即把他的万能利用品姐姐哄进了房间,容叮叮真是个宽容好说话的孩子,笑眯眯地和弟弟说:“你先和爹爹玩,我再和爹爹玩……”

    正下朝归来,骑在马上的容楚,忽然打了个寒噤……

    容楚回来的时候,府里一切如常。

    今天轮值的王六守在门口,看他过来就迎上去,容楚看看他的脸,觉得这家伙今天的神情似乎更沮丧些?

    “没有少爷小姐的消息?”他问。

    王六低下头,状似沉痛。

    容楚没说什么,手指轻轻揉着眉心,两个孩子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一直以来他和太史阑的追索就没停过,很快发现了孩子的蛛丝马迹,在极东台子镇,这俩孩子曾经和一个陌生汉子吃过饭。之后在鲁东南留县外南留山,一批被抓住的山匪,供认了前不久打劫的一批商队中曾经看见过两个孩子,而南留县正是根据一张疑似孩子写的纸条,抓获了这些人。

    纸条最后辗转到他手里,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容当当的字迹,叮叮当当时常和两边通信,对孩子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

    之后在江浙行省,渭水县一个县令提供的一条线索也引起了他的注意,说是刚抓获的一个江湖蟊贼,就是因为向一对四五岁的孩子下手,然后莫名其妙赤身被捆于客栈。这对孩子的形貌,很像叮叮当当。

    再之后,离渭水县一两天行程的九溪镇,有人曾经看见一对孩子上了一辆官家的车,那车队是往丽京方向去的。

    之后便再无消息,没线索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但容楚认为是好事。据说线索提供,那车队建制应该属于高官阶层,那样的队伍,是不太可能再遇上什么危险的。

    一路线索到此处明朗,两个小混蛋有惊无险,最后选择了最安全的方式。近期应该就能到丽京。

    容楚今天下朝后又耽搁了一会儿,去吏部查了查近期到京的所有在职述职以及调职官员,顺便去了下京城驿路司,查了查近期进入丽京城的,府尹以上的官员家属。

    名单现在就在他手中,他打算等下让文九去挨家拜访一下。

    “老爷子和老夫人呢?”他总觉得王六神情有些奇怪,像受了打击,忍不住多问一句。

    “老爷子去后院练武场了,老夫人在静修,说了您不必去请安了。”

    容楚点点头,进门,绕过照壁,前院大管家带着花园的老苍头经过,看见他便行礼,笑道:“老苍头家里最近有些事,孙子无人照顾,请主子恩典,把孩子带进来住上几天。”

    容楚点点头,心中有事也没多说。从前院到后院自然要经过花园,他以前都是匆匆过,今天却心中一动,稍稍停了一停。

    刚一停,一条小身影斜刺里窜过来,正撞在他身上,小手一扬,手中一个小花锄顺势扬起,眼看就要勾到他袍子,挂他一个花裤裆。

    耳边响起孩子的惊声尖叫,那小手手忙脚乱,小锄头上上下下,危危险险。

    容楚手一伸,手指点在花锄的锄柄,锄头一顿,容楚顺手一抄,花锄已经到了他掌心,另一只手随随便便一挽,挽住了慌乱中似乎要撞上他肚子的孩子。

    三个动作行云流水,孩子的眼角,只捕捉到雪白的手指如月光一闪,锄头就离了手,人也被扶直,面前的袍子齐齐整整,干干净净,连花锄上的泥巴都没沾到半分。

    一个声音似和煦也似遥远地响在耳边,“哪来的淘气孩子?”

    声音微微低沉,十分悦耳。

    孩子抬起头来。

    容楚一怔。

    面前是一张小小的脸,四五岁的年纪,肌肤微黑却细腻光润,一双细长的眼睛,弧度极其漂亮,是少见的凤眸,不过此刻小脸上左一块右一块泥巴,容貌不大辨得清楚。

    虽然看不清楚这脏猴子的脸,容楚却觉得亲切,摸了摸孩子的头发,道:“你是老苍头家的孙子?”

    孩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两人眼神对视,各自看见眸子里的对方。

    清亮炯彻,纤毫毕现。

    容楚的眼眸,忽然眯了眯。

    那孩子眼眸竟也同时眯了眯,仿佛终于自惊慌中惊醒,连忙退后一步,结结巴巴地道:“见……见过大爷……”

    容楚微微一笑,看他一眼,孩子低着头,脚尖擦着地面,很局促很紧张的模样。

    容楚看样子要走,孩子抬头看看,有点失望又有点舒心地吁一口长气。

    爹爹认不出来,就会不好意思,麻麻说,人一旦不好意思,就不会再好意思惩罚别人……

    容当当同学,对于爷爷奶奶护身符依旧不放心,亲自上阵,想求一个安稳。

    他很用心地做了伪装,又请爷爷帮忙串通了好些人,可此刻当爹爹真的当面不识的时候,他忽然又觉得有一点点失落。

    一口气刚刚舒出来,正转身的容楚,忽然回头。

    这一回头,容当当来不及掩饰脸上表情,全部看在容楚眼底。

    容楚不过一笑,走回来,坐在花廊栏杆上,顺手把他抱起,坐在自己身边,问他:“你怎么叫我大爷?”

    容当当坐在容楚身边,两人相隔半尺距离,这是他最能接受的距离,他显得很安心,两条小短腿挂下去,踢着脚尖的花枝。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