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29章 回家(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29章  回家(2)

    而做这一切的目的,只不过是两个男人,为了保护深爱的她。

    景泰六年七月,在太史阑再次驱逐东堂,天顺军收归朝廷之后,帝诏:封容楚为荣昌郡王,同时升太史阑为公爵。南齐朝第一位异姓王和第一位女国公,同时诞生。

    很多人看来,这不过是陛下不想让太史阑的爵衔压过了容楚而已,所谓阴盛阳衰,不利家门。平白便宜了容楚得一个王爵。

    不过三公清楚,容楚封王是迟早的事情。天纪能够收回朝廷,他才是最大的功臣。而天纪开了一个缺口,之后折威和天节迟早将纳入陛下手中。外三家军从此不存在,天下军权大一统,真正实现了中央集权。从此,最艰难的事完成,皇朝最大的威胁将烟消云散。这同样是影响深远的巨大功勋。

    有很多人预测,太史阑在解决东堂侵边和平定西番后,或者南齐也会出现第二位异姓王,还是位女子。

    而对于太史阑来说,封王升爵都是小事,头衔越重责任越大,并不值得欢喜,她和孩子已经四年没见,和容楚也有将近一年没有机会在一起,做女将她已经做到了极致,做女人和母亲却实在悲催得很。

    她期待着重逢,去年她和容楚双双去信问李家,孩子现今情形如何。李家的答复是孩子身体已经不会有问题,当时正在筑基养气阶段,如果不想学武可以罢手,如果想学武还要再呆几年。

    太史阑和容楚去信问孩子意见,叮叮犹豫不决,当当表示还是再呆一阵子吧。容楚和太史阑向来把孩子当大人看,尊重他们的意见,当即说明两个孩子随时可以回归,武功一道随便他们学到什么程度。老国公倒是对孩子选择留在山上很满意,他认为等都等了那么多年,也不差一两年,孩子养好身体再学好武功,是一辈子的事,容家的后代,日后还是要上战场征天下的,老夫人却大失所望,险些又病了一场。

    不过后来据赵十八所说,容当当愿意留下来,并不是为了学武,只是他当时在和师兄们打什么赌,事关日后不少利益,容当当胜利在即,不肯放弃罢了。

    景泰六年七月,父母双双得封的消息,也传到了叮叮当当的耳朵里,那时候他们两个正在骑自行车。

    “爹爹麻麻又升官了哦。”叮叮笑眯了眼睛,“会给叮叮什么礼物呢?”

    “你就记得和爹爹麻麻要礼物,你就没想过咱们应该给爹爹麻麻贺礼?”容当当撇撇嘴,蹲在地下研究那自行车。

    自行车是麻麻给起的名字,她听说了这东西之后就送来了这个名字,两个孩子也就乖乖用了。

    两个孩子也不知道受谁影响,即使懂事后没见过父母,也一样有所情感侧重,两个人都是对太史阑更含糊些,不敢不听她的话。然后容叮叮爱和容楚撒娇,容当当爱和容楚告状,且喜欢拿容叮叮不小心“非议”麻麻的事情去和爹爹告状——他晓得这些事告到麻麻面前,麻麻未必在意。告到爹爹面前,爹爹绝不允许任何人说麻麻坏话,而且这个任何人包括叮叮当当。尤其是叮叮当当。

    容当当有点苦恼,姐姐越来越大了,越来越不好骗了,已经绝对不肯说麻麻一句坏话,他人生的乐趣因此少了一大半,要怎么才能寻回当初的感觉呢?

    “这自行车要是能跑得更快些就好了。”他咕哝,“送给麻麻玩。”

    “贺礼!”容叮叮眼睛一亮,“对哦,咱们还没给爹爹麻麻送过礼物呢。”一边拉开容当当的手,“弟弟,手不要伸到链条里,小心夹着哦。”

    不得不说,容叮叮做姐姐是很合格的,她始终牢记爹妈教诲——姐姐要爱护关心弟弟。平日里关心爱护得很全面很到位。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总加那些啊啊哦哦的。”容当当抽出手,顺手在姐姐的花褂子上擦了擦手上的灰,嫌弃地道:“还有,别送你那些洋娃娃小花包彩笔画报什么的,爹爹麻麻不会喜欢。”

    正要跑回去翻自己的洋娃娃小花包彩笔画报的容叮叮停了手,眨了眨眼睛,“也是哦,那送什么?”

    容当当在一边坐下来,不说话——他姐姐看似单蠢,胆子却超大。看似天真萝莉亲和力爆表的面孔下,是一颗超级强悍的心,她的主意往往比他还凶猛,所以关键时刻他不出声,姐姐决定,他只要拥护就行了。

    这样事后追帐,自然是姐姐承担责任,反正他是弟弟嘛,弟弟要听姐姐的话,麻麻说的。

    “哎呀!”容叮叮忽然双手一合,眼睛爆亮,“咱们把自己送去当礼物!”

    容当当的手指险些真的卡到链条里,难得地眯起了漂亮的长眼睛,“啊?”

    “苏姨姨说爹爹麻麻是好大好大的官儿,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嘛。”容叮叮越想越兴奋,“他们没见过的,不就是我们?弟弟你说,他们见到我们,是不是会很欢喜很欢喜?”

    容当当撇撇嘴,“不是吧,他们要真欢喜见到我们,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阳光下男娃娃鼻子皱着,有些不满的模样。

    容当当对于难见父母,其实很有几分介怀,只是从小深沉,不肯说出口罢了。

    “哎呀,爹爹麻麻忙嘛。”女娃娃手一挥,满不在乎模样,“当当你不要总记着啦,爹爹麻麻的信和礼物还少吗?”

    容当当抿抿嘴,慢吞吞玩着自行车链条,“可是,苏亚姨姨,十七叔叔,容榕姑妈她们一定不欢喜,他们也不会给我们下山的。”

    “偷偷地不就行了吗?”容叮叮气壮山河地小手一挥,“是去看爹爹麻麻啦,又不是去玩!”

    “姐姐,你真的决定了吗?”当当的细长眼睛转了又转,那声姐姐喊得颇诚恳。

    容叮叮笑出右颊的小酒涡,“当当,你不想爹爹麻麻吗?”

    两个玉雪可爱的孩子对笑了半晌,随即容叮叮皱皱鼻子,“那么,我们来商量个办法,怎么瞒过李爷爷,李叔叔,韦雅姨姨,容榕姑姑,苏亚姨姨,十七叔叔、唐师兄、黄师兄、尤师姐……”她扳着手指数了半天,把十个手指数了一遍一遍,数到眼睛发直,终于叹了口气,声音也低了下来,“……瞒过她们,逃下山……”

    “哦,其实也不难……”容当当从屁股后头抽出一个皱巴巴的小本子。

    本子上歪歪扭扭,第一张“如何蒙x爷爷叔叔姑姑等等……”。“蔽”字不会写,就一个叉代替。

    第二张“出走路线图”。

    第三张则贴着一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撕下来的纸,写着“江湖行走十三计以及十三忌。”其中包括“遇林莫入”“财不露白”等路人皆知的经典指导总结语。

    看字迹新旧以及资料完整程度,很明显不是刚刚弄好的东西。

    容叮叮撅着屁股,看了半晌,问弟弟,“当当,什么叫财不露白?”

    “笨蛋。”容当当薄唇一撇,“就是财宝不要在白天露出来啦。”

    “哦,但是银子那么亮,晚上露出来不是更容易被看见吗?”

    “笨蛋。谁叫你晚上把银子露出来呢……”

    “哦……可是当当,为什么银子这里,你后面写容叮叮啊。”

    “你是姐姐呀。”容当当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姐姐,“姐姐不都要养弟弟吗?银子当然都是你出。”

    容叮叮思考了半晌,摇头,“麻麻没有说姐姐要养弟弟,麻麻倒是说过男人要养女人。”

    “等你长出咪咪,我养你还差不多,你现在算女人吗?”容当当细长的眼睛一眯,甚鄙视。

    “什么是咪咪呀?”

    “景泰蓝哥哥说的,女人有咪咪,男人有弟弟,弟弟遇上咪咪,就有了叮叮当当。”

    容叮叮摇了摇头,对这个过于抽象的解释不以为然,也没什么兴趣,只道:“咱们去了丽京,去找景泰蓝哥哥吧。”

    “找他干嘛?”容当当立即想起爹爹嘱咐的“男孩子要保护姐姐,不能让姐姐和任何除弟弟之外的师兄哥哥们太亲热”的慎重告诫。

    “借钱呀。”容叮叮笑眯了眼睛,“麻麻说景泰蓝哥哥很有钱,养得起很多百姓,我们可以找景泰蓝哥哥要过去三年的压岁钱。”

    不得不说,容叮叮小公主,活泼大气,甜美可亲,更有一项十分接地气的爱好——爱钱。

    她爱钱,却不怕花钱,她喜欢钱花出去时候的痛快,更喜欢钱收进来时候的叮叮之声。

    容当当诸事爱算计,唯独对钱很淡漠,周身充满郡王府未来继承人蔑视天下钱财的气场,听见这句,细长的眼尾鄙视地瞥一瞥,懒得评说。

    两个脑袋头碰头凑在一起,开始研究计划的具体可行性——如何脱身、逃脱路线、随身物品……

    又过了几天,山下逢集的日子,因为最近几天叮叮当当都表现完美,被特批双双下山逛街,两人骑着自己的自行车,跟着苏亚阿姨和十八叔叔的马车,一路去了山下集镇。

    叮叮当当骑自行车是经过太史阑特批的,她认为这是一项极好的运动,只是以往两人嫌路远,不肯骑车下山,这次不辞辛苦地骑了车子,苏亚和赵十八都很满意。

    两人的自行车后面照例有一个小空箱子,用来放等下购买的物品。其实两人的供给,什么都不会缺,但太史阑希望孩子接触社会,懂得生活,懂得和人打交道,所以日用品常常他们自己买。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