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28章 回家(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28章  回家(1)

    他的意思是这只兔子体积第二,自然奶油含量也第二,所谓投桃报李也。

    李扶舟展颜一笑,“多谢当当。”却没有去切那块,又先问容叮叮,“叮叮喜欢哪块?”

    容叮叮一直盯着那粉红的小兔子,一点也不计较奶油多少,笑眯眯仰起头,“小兔子,最美的容叮叮哦。”

    两个孩子捧着蛋糕去吃了,李扶舟才笑笑,不急不慢地切了太史阑兔子,顺手搁下两个盒子,道:“送给孩子的一点心意。”

    每年孩子生日他都会送礼物,有时候是强身健体的丹药,有时候是请高人加持过的法器,苏亚和赵十七也习惯了,道谢收下,自后会送回丽京给容楚。

    李扶舟并没有吃之后的生日宴,有他在,李家那些来拜寿的师兄弟姐妹也不敢进门,不过很快,李家的小辈们,就瞠目结舌地看见,平日里尊贵遥远的家主大人,从里头走了出来,依然的一身尊贵遥远,手中却极其违和地托了一盘……粉黄的糕。

    造型搭配得很……可爱。

    李家小辈们退后行礼,看着家主大人的袍角,比平时更平稳地掠过,听见那一声温和又冲淡的“嗯。”少年少女们抬起头,就看见家主大人珍重托糕远去的背影。

    好半晌。

    “喂,王师兄……”

    “嗯……嗯?”

    “你看见那糕的模样了吗……”

    “哦……我正恍惚呢……好像是只兔子……”

    “呃……兔子……”

    “呃……家主……”

    “家主,这是什么?叮叮当当那里的糕点?”回乾坤殿的路上李扶舟遇见了韦雅,她在路边向他行礼,看见他手中糕点,好奇问了一句,并探头来看。

    李扶舟手腕一让,淡淡道:“是的。”

    韦雅已经看见糕点上的图案,先怔了怔,随即脸色一变,勉强笑道:“着实讨人喜欢。”退到一边。

    她低头看着李扶舟袍角更加平稳地掠过,手指慢慢扭紧。

    据说人在形象毁的时候更容易被发现,所以李扶舟今天的托糕行动注定被更多人看见。

    在最后一个到达乾坤殿前的拐角处,他遇见龙朝。

    龙朝在山上已经四年了,当初太史阑上山后,他就留了下来,但老家主一直没有对众人说清楚他的身份,只说他是一个亲戚之后,给他安排了一个清闲又无实权的管理职务,龙朝从此便安安分分在山上呆了下来。

    李家人背后猜测了几年,终究没有敢往深入猜测了下去,好在龙朝之后一直很低调,虽然穿衣服的风格惊悚了点,但正因为他穿衣的夺人眼目,反而让人们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衣服上,而忽略他那张和李扶舟过于神似,容易引起怀疑的脸。

    龙朝的爱好一直是手工制作,是这方面的大师级别人物,这几年他闲来无事,就是琢磨着做各种东西,将乾坤殿之外的李家上下机关防卫,几乎都调整了一遍。

    一开始他做的东西,老家主并不想用,李家现有的机关也很出色,而且这些机关太重要,调换了之后影响巨大,但有次试用了龙朝的机关器具之后,惊为天人,先在几处小地方使用,赢得了一致的赞赏,后来长老会便逐渐放开权限,使用龙朝的制品,现在李家防卫,可谓更加固若金汤。

    李扶舟对此不置可否,他向来不管这些杂事,不过也曾亲自查看过这些机关,对于龙朝的机关技巧同样表示赞赏。

    不过赞赏归赞赏,背后的疑问却因此更多了些——李家先祖之一,曾经就很擅长机关工巧之术,李家此术代代相传,唯有李扶舟,少年时才回归李家,没有继承这门传承,如今却是龙朝继承了,这其中含义,就颇有些意味深长了。

    此刻龙朝正背对着李扶舟,不知捣鼓着什么,桃红色的袍子掖在腰上,露出草绿色的裤子和杏黄色的靴子。

    他身上的衣服总能让人看了晕一晕,再晕一晕,随即便心生烦躁,急欲走开。

    不过李扶舟没有走开,他托着那盘蛋糕,明明一副准备回去享受的样子,却偏偏停了下来,静静地看龙朝在忙活。

    龙朝只会一些粗浅武功,上山后也没有再学,此刻自然没察觉身后的李扶舟,在那撅着屁股,拖出一个东西来,犹豫地托着下巴道:“如何能行得更远一些……”

    李扶舟看了一眼,那东西半人高,前后两个轮子,中间连着一些铁链条,前头还有一个马形笼头,后头还有一个小小座位。

    太史阑此时若在,大抵要惊得眼睛睁一睁,说一声“自行车雏形!这你也能搞得出来!”

    李扶舟自然没认出这是什么东西,却也隐约猜出似乎是什么代步工具,眼中波光缓缓一闪而过。

    “链条这样放外面不好看……”龙朝叽叽咕咕站起,一转头看见一抹袍角,身子硬了硬,再回头已经是一脸如花笑容,“见过家主。”

    李扶舟对他温和一笑,龙朝回以更加恳切亲和的笑容。

    两人虽然同在山上,其实很少见面。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龙朝的住处在后山北麓,李扶舟在前山南麓,行走和生活轨迹很难交错。再加上李扶舟基本上都在闭关,所以两人虽然处处都能感觉到对方存在的痕迹,但碰上面,似乎这还是几年来第二次。

    此刻两人对面而立,温和冲淡李扶舟,艳丽灵动龙朝,彼此衣襟都在风中猎猎作舞,乍一看着实养眼美景,然而渐起的山间云雾间那两张相似的脸,却让人从心底生出寒意来。

    “做的什么?”李扶舟问话依旧是温和的,但除温和外听不出任何情绪和含义。

    “一种可以代步的车子。”龙朝抹一把汗,“送给那对小祖宗玩。”

    “难怪这么矮。”李扶舟一笑,“可以做大人用的么?”

    “试验成功了,自然可以。”龙朝咧嘴一笑。

    “似乎还是需要用腿来蹬。”李扶舟仔细看了一眼,“也就是说,速度有限。”

    “那是自然。”龙朝推推车子,三两下拆了车子外面的链条,“如果速度过快,奔马一样,岂不是能伤人?”

    他笑,李扶舟也笑,车子链条一拆,现出木质的框架,没有任何杀伤性的实用性工具。

    “家主手中是什么?”龙朝慢慢收拾东西,眼神有点贪馋地望过来。

    “试验中的食物。”李扶舟望定他,唇角一抹温柔的弧度,“和你的车子一样,因为在试验中,不知安全与否,我就不请你尝尝了。”

    “我看是家主不舍得给我尝吧。”龙朝看一眼李扶舟脸色,“哦,玩笑。”

    李扶舟不过一笑,点点头,自转身离开,刚走出两步,就听见龙朝在他身后道:“哦,家主,我的车子和你的糕点不一样,它必定是安全的。”

    李扶舟没有停顿,也没有回头,就好像没听见这句话。

    龙朝前前后后推着他的自行车龙头,望着李扶舟飘然远去的背影,唇角笑意不散,忽然他转头,看见那对满脸奶油的小祖宗,欢笑地向他奔来。

    景泰六年二月,东堂再次大举进犯,皇帝授太史阑总制除丽京外的全**务,太史阑下令调天纪军于南徐一线海防参战。

    一次战役中,一发冷炮落入还在后方的天纪少帅纪连城营帐,纪连城当时病重,躲闪稍迟,竟被炸死。天纪军前锋大乱,险些影响战局,当时诸将束手,推诿责任,不敢在此艰难时刻担当重任,害怕事后被太史阑追究责任,眼看大厦将倾,天纪最年轻的副将邰世涛,得众中下层军官推举,趁夜兵变,杀桀骜不驯的纪氏将领,收服其余高层军官,将天纪主力军权尽数收归手中。

    邰世涛夺军权成功后,有相当一部分将领在观望,想知道这愣头青小子的下场。在这些人看来,邰世涛夺军权,一方面在丽京半养老的纪家老帅不会甘休,另一方面,觊觎天纪军权已久的太史阑,必然要趁此时出手,邰世涛竟然敢抢她的先,肯定要遭到太史阑的制裁。所以在邰世涛夺权之初,很多有机会掀翻他的将领选择了按兵不动,等待更好的时机。

    谁知道时机从来不是等来的,更多时候,时机会被等错过。邰世涛掌握天纪军权后,不顾手下劝阻,当即将天纪高层变动飞马快报太史阑,并亲自上阵,阻挡了东堂的一系列进攻,扭转了战局。而太史阑得报之后,当即口头批准了邰世涛所有对天纪军的人员变动,并快报丽京朝廷裁决。

    与此同时,京中也有风云涌动,陛下忽然下旨,升天纪老帅纪明堂为公爵,赐京中宅邸养老,并以邰世涛为新任天纪军总将,天纪从即日起改名天顺军,不再设元帅,只设总将,位次列于太史阑之下。

    这一着就等于收了纪家的军权,纪明堂如何肯依?但此时天纪军,已经不是纪家的了,邰世涛掌权,太史阑派军顺利入驻,当日下狱昔日高层将领十一人,在邰世涛的配合下,以最快的速度,将天纪军上下的纪氏派系,做了一个彻底的清洗。

    事情发展到这样出乎意料的地步,那些按兵不动等后续的人悔青了肠子,到此时明眼人已经看出了邰世涛和太史阑,甚至和朝廷之间的猫腻,可是已经迟了。天纪,从此成为朝廷囊中之物。

    有谁能想到,有人目光深远,一着暗棋一布六年,步步蚕食,着着深入,等待最后一个风云涌动的时机,长刀怒砍,换了人间。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