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27章 叮当生日(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27章  叮当生日(3)

    苏亚在对孩子进行早期教育的时候,很多时候很心疼,比如孩子一哭她就想抱,孩子一犯错她也不想罚,但太史阑的命令压着,她也只能照样执行,她和赵十四每年会轮番回去一次,向容楚和太史阑汇报一下孩子的成长,眼看着孩子渐渐长大,果然是人人喜爱的好性子好教养,越来越容易管,也不禁十分欢喜,觉得总督大人果然永远是英明的。

    所以她现在管孩子也很坚决,太史阑表示生日当天可以休息,但药澡养生不能停,她就把两个孩子拎去泡澡,泡澡回来,却看见难得出关的李扶舟,已经坐在了案前,正用一块干净的布,慢慢地擦蛋糕盒子。

    苏亚眼光一落,停住脚步,止住了两个孩子即将扑上去的动作。

    她看见,李扶舟擦的,并不是那个盒子,而是盒子上栓着的一封彩边的信。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信应该是太史阑亲手书写,上面写着“致叮叮当当”。

    黄昏的夕阳光泽如金,映射李扶舟眉睫乌黑而温柔,他手中雪白的绸巾一遍遍抹过那几个字迹,手指动作轻轻。

    苏亚忽觉心酸,捂住了叮叮将要呼唤的嘴。

    叮叮睁大眼睛,乌黑的瞳仁滴溜溜地落在李扶舟身上,从她矮矮的角度,能看见他鼻挺如峰,其下一抹唇线殷红,微微翘起一抹弧度。

    她忽然觉得李叔叔这一刻看起来,特别好看,却有点……让人难过。

    就是这一抹恍惚而动人的笑……

    她们只是一停,李扶舟已经察觉,停下动作抬头。苏亚眼尖地看见他不怕脏地,将擦过字迹灰尘的雪白绸巾,收进自己袖子里。

    “李叔叔!”叮叮立即飞扑过去,远远对着他张开双臂,“来抱抱!”

    当当薄唇一撇,嫌弃地一扭头,拉着苏亚的手,稳稳走过去,鞠躬,“李叔叔。”

    李扶舟接住叮叮,摸了摸当当的头,起身道:“我来和叮叮当当说一声,今天他们生日,晚课就不必上了,你们几人好好庆祝。”说完起身。

    苏亚瞥了他一眼——不上晚课随便安排个人来说一声便行,何劳家主大人亲自过来说?不过是想看看太史阑的手泽罢了。

    李扶舟似乎在顾忌什么,和两个孩子亲近却不太接近,以往几次生日,他和李家高层都不曾参加,只送礼,并让年龄相近的师兄弟姐妹们来陪小寿星热闹一番而已。

    “总督大人说了,孩子三周岁也算重要日子,请家主一并尝尝这蛋糕吧。”

    南齐的生日按实数算,叮叮当当景泰二年九月二十一出生,到景泰五年的这一天整三周。

    李扶舟似乎微微一怔,正跨进门来的赵十七微微一哼,随即勉强扯出一脸笑容,“正是,家主大人既然来了,可别再走,好歹陪孩子过一次生日。”

    一旁一起过来的容榕微笑,她一直住在山上,除了帮苏亚照顾两个孩子,其余时间就几乎等于半清修,快二十岁的女子,清心寡欲得仿佛早已过却半生,她这年纪始终不嫁,自然也是国公府的心病,可是无论怎么催怎么问,她总是淡淡微笑,说一声“万事随缘”。

    当初老国公夫人上山住了三个月,教育了她三个月,她也就这样子,气得老夫人心口疼,有时背后还忍不住要埋怨一句太史阑,当初在静海怎么看顾容榕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一个好好的孩子变成这样。

    容榕这些年在山上居住,她出身不凡,品貌俱佳,自然也引得李家那些年轻从属的爱慕,其中不乏出身门第都极好的少年英杰,可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意,那一段段流水情意,没不过那女子清淡的裙角。

    对于容榕来说,世间珍重,除了那个男子,剩下的也就是家人,那对她亲手接生的孩子,是她的心头宝,两个孩子对她也极其依恋,因了她,才没有太多失去父母照拂导致的阴影。

    她今日过来,带来自己做的绣工精美的护腕护膝,两个孩子渐渐大了,又没被拘束天性,免不了的淘气,衣服破损常常很快,有时候还难免伤着膝盖手肘。

    容榕的女工师从苏亚,现在已经很可以了,来山上第二年,叮叮的小衣服就都是她做的。

    她对李扶舟颔首,在一边微笑坐下,和赵十七神经质地排斥李扶舟不同,她根本不在意这世上任何所谓哥哥的“情敌”——她亲眼看过太史阑为了容楚,怎样生下这对孩子。如果这样的感情都会出现变故,这世上再无真心。

    赵十七搬着一个大箱子,这是景泰蓝命人送来的礼物,小皇帝的礼物各种随心所欲,前年是一张双层摇篮,险些把上铺的叮叮给摇下去,去年是一箱南洋水果,打开箱子的时候叮叮当当抱头鼠窜,乾坤山上其后臭了三天,三天内众人食不下咽,话题都是“什么玩意那么臭?”

    关于那玩意的臭到底属于屎臭还是腐坏的蛋臭,李家弟子们分成两大阵营,“屎臭”派和“蛋臭”派在一段时期内,唇枪舌战,怒目相视,双方互贴大标语,高呼“屎臭(蛋臭)派滚出乾坤山!”

    容叮叮对此表示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容当当趁此机会拉帮结派,设赌买注,买定离手,操纵赌盘,最后助“屎臭”派大胜“蛋臭”派,大赚一笔。

    所以现在景泰蓝的礼物送过来,没人敢立即开启,这万一再来什么奇葩玩意,这蛋糕也就被毁了,众人因此一致决定,暂时不理,专心只攻蛋糕。

    叮叮爬上李扶舟的膝盖嚷嚷:“切蛋糕,切蛋糕!”

    叮叮当当虽然第一次见蛋糕,其实却不陌生,之前太史阑已经给他们画过大饼,描绘过无数次蛋糕的美妙,但无论孩子怎么流口水索求,她都表示,必须等他们生日,并且表现极好,才有可能做这“世上最美味但是也最麻烦最珍贵”的玩意。

    太史阑一向认为,对于孩子,好东西不要一下子全数捧出来,这会让他们满足过度,越发挑剔,并失去对世事的好奇和追索。

    在教育这一块,容楚则一向尊重太史阑,连带国公府上下,也不得不听从——论起教育成功,太史阑无可非议,她拥有最金光闪闪的例子,现成的皇帝大人在那呢!

    所以国公府给孩子准备的很多礼物,在太史阑那里审核不过关,满腔爱心无处泄的国公夫妇,也只能含泪捧心望天。

    李扶舟亲自帮孩子解开盒子,这下连素来装深沉的当当也挤了过来,两个孩子小狗一样扒着桌子,眼巴巴地瞧着,再同时发出一声“哇哦——”

    三层蛋糕,三个颜色,最下面是白色的,中间粉红,最上面粉黄。

    不得不说静海大厨还是很巧手的,再三试做改良之后的蛋糕,看起来很是那么一回事。

    每层蛋糕都挂花镶边,最上面的粉黄色蛋糕,做了四只兔子,两大两小,一起在啃萝卜,下面有叮叮当当生日快乐字样,以及英文的“happybirthday。”

    两个孩子都已经开始认字,太史阑并不要求他们三岁能文五岁能武,随意由他们学,不过两个孩子都极其聪明,这么随随便便学着,也认得几百字,英文也学了,那是学着好玩,因为苏亚说景泰蓝哥哥会在朝上用英文骂人,两人都觉得拉风,缠着苏亚去信太史阑,学了二十六个字母和几十个太史阑还记得的单词。

    “叮叮当当生日快乐。”叮叮奶声奶气地念。

    当当则盯着蛋糕上的挂花,细长而弧度优美的眼睛一扫,已经锁定了看起来最诱人奶油最多的一块区域。

    苏亚和赵十七则盯着啃萝卜的兔子们无语,他们听这蛋糕也听腻了,老实说心里也有几分期待,不过此刻看见,还没来得及欣赏,直接就被这群兔子给雷晕了。一家四口,四只兔子,是吧?真美好的想象啊,可这一家四口哪只能算兔子?要么是属性为狼的兔子?

    或者容叮叮勉强可以算兔子?不过赵十七一定会大口唾沫呸出去——自从容叮叮有次用纯良的眼神和经典的“来抱抱”骗走了他一年的存款后,他再也不夸小公主“善良可爱,纯真无邪”了。

    四只兔子手牵手,大兔子西装革履,二兔子西装革履,三兔子小号西装革履,四兔子……好吧,粉色小裙子。

    苏亚严重怀疑二兔子原本应该是白色礼服裙,结果被某个嗤之以鼻的人换成了西装革履。

    以至于这群兔子看起来像一群公兔子诱拐未成年母兔子。

    李扶舟眼角在那四只兔子上淡淡滑过,并没有多看一眼,顺手拿起一边的银刀,很亲切地问当当,“当当想要哪块?”

    当当毫不犹豫指了大兔子——那块兔子本身是最大的,因为靠边,旁边还有雕花边缘以及花朵状奶油,奶油平均厚度份量和分布面积为整个蛋糕之最。

    容当当,眼神神准当之无愧也。

    李扶舟也毫不犹豫一刀下去,大兔子和二兔子惨被分离,大兔子还断了一只牵着二兔子的手……

    容当当心满意足地端着蛋糕盘子去啃了,李扶舟问他:“当当觉得李叔叔该吃哪块?”

    容当当是个非常知恩善报的好孩子。他知道正常情况下,蛋糕应该由姐姐先选,这是阿姨叔叔的规矩,所谓前后有序,那么很可能他得不到这块早已看中的蛋糕,抢也没用,越抢会越没得吃。但现在多了个李叔叔,李叔叔是客人,他操刀分蛋糕,苏亚阿姨和十七叔叔不好阻止,所以他才占了大头。

    知恩善报的容当当,非常善解人意地把二兔子指给了李叔叔,“这个,第二大。”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