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章 女霸王VS绿茶表(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9章  女霸王vs绿茶表(2)

    西局看谁不顺眼,一个罪名便能让你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别说他们这种地方官员家族,便是丽京豪门,丧生在西局恐怖机构之下的冤魂,足以写满一卷血迹斑斑的史册。

    “胡言乱语,死有余辜!”太监们怒气未消,“我们也不需要他的证据,花寻欢通敌,铁证如山,带走!”

    “我有证据。”太史阑忽然道。

    众人又一傻。

    萧大强看看天——挺正常的呀。

    “刚才有五越奸细出没。”太史阑没有表情就是最严肃的表情,“因为我有证据证明花寻欢和五越通敌,他们射了我一箭。”

    “你们快去追。”她指向二五营外方向。“迟了就抓不住奸细。”

    捂住额头的苏亚,呆呆地看着太史阑。

    神一般的思维,正常人跟不上。

    “放屁!放屁!”青灰脸自觉又被耍,暴跳如雷,“那一箭明明是咱家射你的,哪来的什么五越奸细……啊!”他忽然惊觉失口,傻住。

    “哦——”学生们一声恍然大悟的惊叹,长得拖到了天边。

    原来如此。

    花寻欢忽然开始笑,叽叽咕咕,吃了一嘴泥土,也忍不住笑得眉眼花花。

    青灰脸太监怔在那,玩惯阴谋诡计的人,此刻也有些无措,太史阑每一步行动,都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预计中摆好的陷阱人家硬是不踏,倒是他被一步步套着,跳进了一个慢慢扎紧的口袋里。

    “哦?”太史阑立即道,“公公,我犯何罪,你要杀我?”

    青灰脸太监怔怔看着她。

    “便是我有罪,也当先拿下,送入有司查证审讯,递交朝廷案卷,陛下御批有罪方可斩监候或斩立决。”太史阑淡淡道,“没听说过西局有私定刑狱、批红判命,擅自杀伤无辜的权力。”

    青灰脸太监窒了窒,脸色变幻,知道不能再任她说下去。

    “你说什么呢。”他勉强笑道,“我刚才还没说完,那一箭是我射花寻欢这个奸细的,只是准头不好,误射到了你那边,而且你也看见了,”他指指花寻欢脚下的箭,“我们射出的箭,都是去掉箭头的,西局向来公正无私,铁面执法,连花寻欢这样的重犯都用去箭头的箭,何况你这无辜?”

    他一边解释,一边再次心中暗叹,幸亏之前副都指挥使大人关照箭用两种,箭头去掉,当时他还不以为然,西局执行任务,还从来没这么心慈手软,射死便射死,有什么关系,此刻才觉得,大人果然未卜先知,智慧超绝!

    太史阑瞟一眼击伤花寻欢的箭,果然是去掉箭头的,她可不信西局的恐怖分子有这么善良,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心思缜密,用两种箭,好将来撇清干系。

    “射我的箭不是这个。”她摇头。

    “哦?”青灰脸正中下怀地冷笑,“那行啊,西局查案向来重证据,你把箭拿出来,一看便知。”

    太史阑皱眉,很踌躇的样子。

    “拿不出来,那你就是诬告!”青灰脸立即两眼放光。

    “拿出来呢?”太史阑平静地问,“就证实你们试图滥杀无辜?”

    青灰脸又一怔,觉得似乎被绕进某处陷阱,狡猾地道:“你随便拿出什么箭,说是西局拿来射你的箭,我们也能认?”

    “西局的箭,肯定和别处不同。”太史阑指指地下射花寻欢的那支,“箭柄有标记。”

    “你眼力倒好。”青灰脸有恃无恐地承认。

    怕什么,刚才射这女人那一箭,是西局也很少用的玄冰箭受力便毁,她不可能拿得出来,难道要拿个钢丝来说这就是西局的箭?那他也可以立即指证她诬陷。

    “那便是说,如果我拿出不同的箭,箭柄有西局标记,那就证明是西局的箭。”太史阑漠然道,“西局的箭证明你在撒谎,你在撒谎就证明我说的是对的,是你们无需证据,滥杀无辜。既然你们连无辜都滥杀,同样可以推断你们对花寻欢的指控,也可能是冤枉无辜。”

    四面学生听得眼睛眨巴眨巴——这是怎么绕出来的?

    要古代人去理解现代的逻辑推论,实在有点困难,最起码青灰脸就一时给绕糊涂了,一大堆证明来证明去,听得他两眼发直,心一横,发狠道,“是又怎样?一堆废话,你拿出箭来啊!”

    太史阑点一点头,伸手入怀。

    青灰脸冷笑,学生们屏息。

    花寻欢充满希冀地看着太史阑。

    太史阑的手,缓缓抽了出来,站在她对面的青灰脸,清晰地看见最先出来的是一截灰黑色的闪烁微光的箭柄,柄上浮雕“西局”两字。

    他瞬间脸色死灰。

    怎么可能!

    箭即将完全抽出。

    忽然有人柔声道:“杨公公,你耗费太多时辰了。”

    声到人到,一人缓步而来,素衣高雅,姿态从容。

    此时太阳不烈,那女子身侧,一左一右,却有两个侍女在给她打伞,伞是雪白丝绢制成,绘水墨山水,十分清雅,阳光光影自水墨经纬间透过,再洒在她妆容精致的脸上,风致闲适。

    这么粗粗一看,还是挺美的。

    有些学生已经认出她是昨夜花轿从天而降的仙子,眼神惊艳,窃窃私语。

    乔雨润在太史阑一丈之外停住,看也没看太史阑一眼,只含笑对青灰脸太监道:“杨公公,王公公已经等急了,还是速速将要犯带去吧。”

    随即她对四周点头,每个人都觉得她是在对自己招呼,都忙不迭地纷纷回应。

    乔雨润手一招,杨公公立即拖起花寻欢,两个太监封住她的嘴,跟在她身后,转身。

    云淡风轻,随意而过。就好像刚才的事根本不存在,太史阑也不存在。

    “乔小姐。”

    乔雨润回身,目光掠过太史阑,十分陌生而有礼地微笑,“姑娘是有话说吗?是花助教的学生?我等有急事在身,无暇在此过多停留,姑娘如果是为花助教作证或申辩,不妨一起去?”她又微笑四顾,“在场诸位,如果有何线索提供,或者对西局处置有看法,也请一同去。”

    她微笑大度,态度可亲,可是“西局”两个字就像狰狞的箭尖,谁敢被那样的箭尖瞄着?她目光扫过,人人不自主地后退一步。

    没动的,只有苏亚和强受弱攻二人组,不过脸色也很难看。

    品流子弟们抿着唇,眼神不怀好意。

    众人都看得出,两名女子,不同风格,一般的厉害角色。

    乔雨润那段话无懈可击,偏偏技巧高超,不给太史阑任何当众控诉的机会,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太史阑被西局带走,能不能再出来就已经不是任何人可以干涉。再套死太史阑,只要她开口,就是为重犯花寻欢申辩,那就是同党,那么,西局完全有理由审讯一个“重犯同党”。

    仓促之间,化解对西局不利的局面,扳回一局还占据上风。

    这回太史阑遇上她,谁胜?

    大多人都不看好太史阑,无论如何,地位权势就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好像没说我要给谁申辩。”太史阑从怀中抽出玄冰箭,“乔大人,我报案。”

    四面起了微微骚动,杨公公脸色铁青。

    乔雨润瞟一眼那箭,微笑不改,“是吗?此事我会彻查,那么太史姑娘也请和我们走吧,我们要详细询问。”

    她也不问报什么案,再次转身要走。

    “乔大人不问问案犯是谁?”

    乔雨润半转身,“案犯?”

    太史阑无视她森冷的语气和杨公公恶狠狠的瞪视,道:“刚才亲口承认拿这西局箭射我的杨公公。”

    “是吗?杨公公是我西局得力属下,向来公私分明,行事稳妥,怎么会擅自对学生出手?”乔雨润淡淡道,“或许有人栽赃诱供也未可知。”

    “他亲口承认。”

    “有吗?”乔雨润微笑,“杨公公,真的?”

    “没那回事!”杨公公满不在乎一甩头,“她栽赃!”

    “你看。”乔雨润对太史阑遗憾地摇摇头,“栽赃西局属下,有重罪的哟。还是别说了吧,啊?”

    “有!”苏亚忽然上前一步。

    “有的!”强受弱攻二人组大声道。萧大强说完就在叹气,熊小佳抱住他的腰,“强,别怕,呆不下去,大不了你我私奔天涯去!”

    “小佳,咱们生死一起!”萧大强反抱住熊小佳。

    众人呕……

    有这几人带头,其余寒门学子纷纷开口,虽然还是有人躲在人群后,但说话的人越来越多,乔雨润的微笑,也渐渐淡了。

    “或许真有什么误会。”她回眸笑看杨公公,杨公公接触到她眼神,激灵灵打个寒战。

    “不过西局一向秉公处事。”乔雨润回头,又恢复亲切笑容,若无其事地道,“你既指控杨公公,他便算有嫌疑,我等会进行相关查证,太史姑娘正好可以一起去指证。”

    “不该避嫌么?不交当地官府处置?”

    “西局的人,西局自会处置。”乔雨润亲切笑容里几分傲气,“太史姑娘,我理解你们这种人的想法,并原谅你这次对西局公正性的怀疑,不过,希望不要有下次。否则视为对西局的挑衅。”她颔首示意,“杨公公,委屈你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