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25章 叮当生日(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25章  叮当生日(1)

    沧海之上,言犹在耳。

    这一生,她要不了他的幸福,给不了他幸福,甚至不能去为他营建幸福。

    她闭上眼,靠住容楚,面对他离去的方向,两行热泪,终于缓缓落下来。

    一夜之间起了风,又停了风,再过了一个昼夜,离别的时刻到了。

    司空昱走后,太史阑总有些恹恹的,为司空昱的命运担忧。

    东堂那位殿下的本事,她算是领教了,这人便如一层阴影,覆在司空昱的前路上,她甚至想不出他要如何在那人可怕的目光下前行。

    或许,那已经是另一段故事了。

    司空昱的阴影未散,离别又来,她一大早醒来,真恨不得就此病倒不要起身,身边容楚已经起来穿衣,将手按在她额头,犹豫一下道:“外头风大,要么……我去送吧。”

    “不,叮叮当当走的时候,应该看见父母。”

    两人一人抱一个,随车一直将孩子送出静海城,苏亚将会一直跟随到李家,在那里陪伴两个孩子,赵十四则从丽京直接到李家,在那里等着他们。

    静海郊外,太史阑将叮叮当当吻了又吻,想着都说孩子婴幼儿期,一天一个模样,可他们这对失职父母,将注定无缘得见,等到再次相见,或者他们已经能跑能走,完全另一番模样。

    最重要的婴幼儿时期的缺席,令她心中钝痛,脸贴在孩子脸上不语。叮叮是好脾气的孩子,贴得不舒服了,也不过格格笑着挥舞小手拍她脸,试图将她推开。女孩子红唇娇嫩,偏偏又特别爱笑,一朵花般盈盈绽放,美丽到令人心疼。

    当当却没那么好脾气,闷了一会便放声大哭,越发哭出了太史阑的酸楚,也顾不上给孩子抹眼泪,将两个孩子往容楚怀里一塞,自己快步走到一边。

    容楚在孩子脸上各自亲亲,轻轻道:“爹娘有空会去看你们,你们要早些回来。”转身对韦雅道:“拜托了。”

    韦雅接过孩子,道:“我以生命护佑他们。”

    “于我心中,但望李家永远安稳荣盛。”容楚语气意味深长,“李家百年基业,独霸武林,已经无需再上层楼。自重身份,安稳度日,便是铁桶江湖。”

    韦雅神色一震,没有再说话。

    她上车前看了太史阑背影一眼,容楚也转头招呼她,太史阑并没有回头,一手撑着驿亭的壁,一手摆了摆。

    容楚知她不愿再面对,也不勉强。韦雅神色复杂地看她一眼,想着这般的强大女子,也有此刻的脆弱。人生在世,终究没有谁一定比谁如意。

    车马辘辘而去,两个孩子不知是心有灵犀还是体贴父母,在车马启动的那一霎,居然没有哭泣,他们安静地离开,似乎不想再给父母任何一点心情磨折。

    太史阑听不到哭声,以为他们没走,等到回头时,却发现马车车队已经走出很远,她怔住,抬腿便追,却被容楚从身后一拉,她趁势撞进他的怀里,双手捂住脸。

    容楚轻轻拍她肩头,“没事……没事……他们会很好……之后再见,他们就是一对活泼健康的孩子……你该欢喜才是。”

    她默然,看着车马在地平线尽头沉没,心深处空了两块,等待着数年后的圆满。

    沧海从视野尽头慢慢展开,又一个时代,即将开启。

    景泰二年年末,花寻欢在丽京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在容楚的暗助下,就任京卫副指挥使,代总指挥使职权,两年后,任京卫总指挥使。同时因为康王的叛国失踪,他手中的京中数卫军权终于归于皇帝手中。但在皇帝试图进一步收归外三家军权力时,受到了阻力,天节和天纪军老帅同时进行阻扰,天纪老帅受命于皇太后,在静海西侧数省练兵,天节军更在京城邻县演武,引起朝野震动,朝中军权再次一分为二,形成内城皇帝派系、围城外三家军、再外围太史阑驻军的千层糕互相牵制格局。鉴于皇帝年纪幼小,且那个遗旨阴影一直存在,老成持重的皇帝派系都赞成维持这样的格局,耐心地等待皇帝长大亲政。并一力推动百官决议,修改历朝皇帝亲政年限,改原有的十二岁亲政,为十岁。

    景泰三年年初,西鄂摄政王立,远在静海的太史阑终于得到第一个朋友的消息,这才明白为何一直派人默默在国内寻找而不得,遂命人前往各国查探朋友信息。

    景泰三年年中,容府老夫人千里迢迢赶往李家,要去照顾两个孙儿孙女,在李家住了三个月后回丽京。因为长途跋涉重病一场,之后没有再去极东。

    景泰三年五月,韦雅来信说当当太爱哭,没法处理。太史阑回信指示:“哭!让他哭!把我给他做的特制小高椅子用上,圈住他放他在角落让他慢慢哭,来来去去都不许理他。他哭上几次,明白哭了也要不到想要的,自然不会再哭。”并随信再次送上近期她和容楚合作写作最新连载的《育儿心经》数本。

    景泰三年年中,东堂休整后再次进犯,由此拉开了长达三年的静海战争。

    景泰三年十一月,极东传来两个孩子抓周的消息,叮叮抓了一本传奇话本子,当当……当当桌上的东西都没抓,一转头看中了李扶舟腰间的血佩,抓住了不肯放手。

    不过李家并没有告诉太史阑这件事,这事是赵十五悄悄写信回来说的,赵十五语气似乎十分满意。太史阑和容楚各自推敲半晌,没能预测出当当的喜好到底是什么。或者当当从来就是个难以琢磨的孩子。

    直到半年后,太史阑一夜噩梦惊醒坐起,大惊,连夜写信给容楚,道:叮叮或许以后是个网络写手!当当则可能是同志!

    此信一到丽京,容楚晕了一晕,回头写信又是安抚又是赌咒,终于把某个不安心的母亲的莫名其妙联想恐惧症给安抚了下去。

    景泰四年,整个南齐仍旧处于各种纷争争执之中,京中在吵嚷,南边在打仗。

    景泰四年五月,太史阑再次驱退东堂的一次暗攻计划,毁东堂小型战船数十艘,更断了东堂在临近海岛上的一处秘密补给地。捷报传到丽京,帝大悦,升太史阑为二等静海侯,赐邑静海五源城。

    景泰四年九月,乾坤山。

    一对小小的孩子,在往后山走,一个步子很快,大步前行,一个跌跌撞撞在后头追。

    “当当啊,等等姐姐。”

    前头小人撇撇薄唇,“腿短,人慢,脑残。”

    两个小娃娃熟门熟路进天池洗澡。

    “当当啊,给姐姐擦背,背心好痒好痒。”

    小人撇撇薄唇,“男女,授受,不亲。”

    洗澡洗到一半。

    “当当啊,麻麻寄来的幼儿启蒙画册你看了没呀。”

    “嗯,好丑。”

    “没有呀,我觉得好可爱。喂,当当,你说麻麻坏话哦。”

    “告状,随便。”

    “我告诉爹爹。”

    沉默,半晌。

    “姐姐,要擦背?”

    “好呀好呀。”

    哗啦啦的水声。

    “姐姐。”

    “嗯嗯……哇我都快睡着啦……”

    “这个月写信的时候,你打算写什么?”

    “呵呵呵呵,写当当给姐姐擦背呀。”

    “对的。”小小的薄唇一勾,“告诉爹爹。”

    “告诉爹爹!”大眼睛笑得弯弯,双手一张,“来抱抱!”

    小小的薄唇一扯,“走开。”

    “啊当当,你怎么就给姐姐擦半边背啊,这半边更痒了哟喂……”

    叮叮格格笑着自己艰难地擦背心,当当慢条斯理地洗,远处有男子缓缓而来,衣袂当风,风姿卓绝。

    “啊啊啊李叔叔!李叔叔!”小丫眼睛发亮,站在水里拼命招手,“李叔叔来给我擦背!擦背!”

    “容叮叮。”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你忘了麻麻和爹爹的话?女孩子不能……”

    “好啦好啦,女孩子不能露屁屁,不能给叔叔换裤子,不能和他人一起洗澡……咦,弟弟,我和你不是在一起洗澡么?”

    “我不是你弟弟。”小眼神也阴恻恻地,“我是你哥哥,爹爹麻麻一定是弄错了。”

    “哥哥就哥哥。”大眼睛扑闪扑闪,“哥哥可以一起洗澡?”

    “哦……救命……真笨。”

    “李叔叔,擦背擦背!”小丫头转瞬就忘了刚才的话题。

    “不许叫!”

    远处男子站下,对这个方向一笑,深红的衣角如一匹猎猎的血旗,在风中妖艳一绽。

    小丫头直了眼。

    “哗……”吸一吸鼻涕,“好美……”再吸一吸鼻涕,“好美好美……”

    “你看谁都好美好美。”不屑的声音。

    “李叔叔最美!韦雅阿姨也美……”

    “你该说爹爹麻麻最美!”

    “不知道爹爹麻麻什么样子……”狐疑的声音,“麻麻上次送来的自画像……”

    “怎样?”

    “呃……”声音低下去,似乎不太愿意出口***道的评价,半晌忸怩地道,“有那么一点点丑啦……”

    “你说麻麻丑。我这个月家信告诉爹爹。”

    “不要不要!我只说一点点!”小手指急忙比了一点点,“一点点啦。”

    “一点点我也告诉麻麻。”

    “不要不要。”大眼睛泫然欲泪,“好当当,好弟弟,不要告诉爹爹麻麻啦,爹爹麻麻会伤心的……”

    “我是哥哥。”

    “好当当,好哥哥。”大眼睛摇着黑心小子的手,“不要告诉嘛不要告诉嘛……”

    “糖。”

    “我口袋里还有三颗,苏亚阿姨奖赏我会自己穿衣服的……”声音低下去。

    “两颗我,一颗你。”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