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20章 你又扒我(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20章  你又扒我(1)

    太史阑眯眼,想象了一下穿着自己打的毛衣坐在对面的家庭妇男容楚,不能更赞同地点点头。

    饭厅旁边有一道木楼梯往上,容楚看看,“卧室是阁楼?”

    太史阑点头,从小她就对住阁楼很感兴趣,想着楼上脚踩地板的咯吱咯吱声音,便觉得静谧安好,可惜其余三只对她的爱好不感兴趣,都说那是鬼片必备道具。

    木楼梯底下有个往下的入口,平时以木板拉上,太史阑道:“地窖,放些不易霉烂的蔬菜食物,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藏人。”

    容楚拉着她向上走,木楼梯嘎嘎地响起,声音悠长沉缓,太史阑微微有些恍惚,仿佛看见老去的容楚,提着一盏油灯,拉着自己慢慢上楼,灯光微黄,照亮两双苍老满是皱纹的手。

    她微微一笑。

    如若真有这一日,便好。

    容楚站在阁楼口,修长的身躯将整个阁楼堵得严严实实,声音里有惊喜,“床!”

    太史阑翻翻白眼。

    睡觉的地方没床难道有茅坑?

    不过很显眼容楚惊喜的并不是床,而是,“进门就有床!”

    太史阑再翻。

    阁楼就这么大地方,当然只有睡觉的地方,一进阁楼,直接上床。

    “这种感受……”容楚非常喜欢的模样,“窄窄一块地方,满满松木清香,早晨在近在咫尺的海风声中醒来,睁眼就见大海……”

    太史阑一笑——大而空旷华丽的卧室是一种感觉,小而紧凑温暖的屋子则另有一种安全感和温馨。

    “还有你睡在身边……”容楚把最关键的一句说完,抱着她滚倒在雪白的被褥上,“不早了,睡觉吧!”

    太史阑毫不意外地踢他,“下去洗漱!水先前已经帮我们烧好,厨房炉子上便是。”

    容楚抱了她下去一起洗,完了又抱着她爬上楼梯,两人拱进松软的被子,容楚发现阁楼侧面有窗,正对床头也有窗,床头略微抬高,这里位置又高,所以真真的,清晨睁开眼,头都不用抬,就能看见大海极远处。

    太史阑头枕在他胸膛上,鼻音嗡嗡的,“我俸禄低,没法搞你那全景落地二百七十度大开窗,只能选一个看大海的最好角度,给你一个小小的阁楼。”

    “人睡着了,也就占三尺之宽,阁楼足矣。”容楚抚摸着她的头发,“有三尺之地安眠,有你睡在身边,这世上还有什么可追逐的?”

    太史阑默然,心中亦有同样感受,物质的表现形式,最终都要归结到情感的根源上来,她和他都看见每一砖每一木的心意,那就够了。

    容楚忽然将被子一拉,罩住了两人的头,松软的被褥,令人悄无声息地滑下去,隐约太史阑一声低笑,诧然道:“你竟然散步也带着……”

    随即是容楚听来有点嗡嗡的声音,“可别想蒙混过关……”

    被窝扭了扭,似乎有人在里头踢脚,“不行,不行不行……”

    “你答应的……”被窝上头隆起一个小山包,“快脱快脱……”

    “等等……”太史阑的声音似乎阴阴的,“要脱可以,你先。”

    被窝静了一静,随即换成容楚惊诧,“啊?”

    “男式的哦……”太史阑笑得得意又阴恻恻的,“来,亲,试试,看尺寸是不是买大了……”

    “怎么可能买大!我觉着嫌小!”某人立即愤然捍卫自己的尺寸尊严。

    “试试才知道!”

    “我说,你什么时候买的……”

    “早买了!以为就你能发现?我可是地头蛇!快穿,我瞧瞧性感的你。”

    “你先,你先答应的……啊你又扒我,你又扒我!”

    “叫得这么欢快……扒得我怪没成就感……”

    被窝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月光下雪白的一团被褥忽而隆起,忽而扭曲,忽而降下,忽而翻动……起伏如浪,皱褶翻展……一夜癫狂。

    天快亮的时候,声音迷蒙呢喃,从被窝缝隙里泄出。

    “明年夏天,明年夏天你穿了……海滩上……我看可好?就我们两人……”

    “你也穿……我要看阳光海滩和裸男……”

    “好……”

    第二天早上,太史阑在满目阳光中醒来,一眼看见大海扑入眼帘。

    她睡在容楚臂弯,两人发丝纠缠,容楚的发质比她好,缎子一般流泻在她颈侧。他感觉到她醒来,侧了侧头,唇贴着她耳畔,慵懒地道:“早。”

    一股淡淡的芝兰和男人气息混合的香气袭来,伴着这**嗓音,太史阑觉得身上似乎又蓬一下热了,唰一下掀开被窝。

    随即她眼神跌宕,大失所望。

    “什么时候换的!”她恨恨地盯着容楚中规中矩的雪白寝衣。

    昨晚的风情荡漾紧身泳裤呢?半夜三更被窝里看不清楚,他个矫情的又不给她看,好容易天亮了想一饱眼福,他居然给换了。

    “想看?”容楚懒洋洋瞟她一眼,“好事怎可一次奉上?这不符合钓鱼原则。”

    太史阑哼一声,想想反正也不亏,昨晚原本是他想看她穿泳装,结果最后变成她欣赏他穿泳裤,挺好。

    两人起床洗漱,下楼,桌上已经摆好早餐,中式的。苏田螺姑娘不会做西式早餐。

    吃完散步回别墅,也不用锁门,这座山都是她的。

    孩子昨晚也在,苏亚带着他们睡在楼下,奶娘也跟着。太史阑和容楚都不会让孩子离开自己身边,早上正好抱了一起回去。风帽严严实实地遮着两张娇嫩的小脸蛋,海风将咿咿呀呀的笑语远远传开。

    到了别墅立即回程,孩子每天要洗药澡,韦雅还在总督府等着。

    离孩子离开还有两天,两人心中都在分秒计算着,却都一句不提。

    对于无法改变的事情,只能学着接受,为此纠结和痛苦,不过是平添他人负担。

    车行快到总督府的时候,雷元前来迎接。

    太史阑一看他神情,就皱了皱眉,一边下车一边问:“昨夜可有事端?”

    “有人试图闯入府中。”雷元道,“不过被司空世子驱走。”

    太史阑转身——她才出去一晚,还是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地出去,就有人闯府?巧合还是另有玄机?

    “怎么回事?一人还是数人?”

    “一人,武功高强,三更过后出现在府中,被我们发现,这人慌不择路向后院逃,被从客院出来的司空世子驱走,司空世子还受了点伤。”

    太史阑淡淡“嗯”了一声——这事很有些蹊跷。历年大宅院格局差不多,且内院比后院防备紧,这家伙不可能认不出内院所在,被追逐时却往内院逃,明显不对劲。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他是有内应来行刺的,应该知道昨晚所有重要人物都不在,何必来上这一趟?

    她看看容楚,容楚面色如常,就好像没听见。

    “今晚加强守备,所有人员不得离府。”

    “是。”

    雷元走后,两人刚刚坐下来,苏亚就传报说司空世子前来辞行。

    太史阑当即请他进来,司空昱今日精神倒好些,只是脸色反而更苍白几分,很简单地和她说,叨扰已久,现在有急事要离开。

    他这个时候要走,又让太史阑心中疑惑,心中隐约觉得,他要离开,应该和昨晚事情有些关联。

    看看司空昱犹自染血的胳膊,她心中犹豫,司空昱刚刚护卫了她的府邸,又受了伤,该留他下来的。只是此时实在太重要,孩子即将送走,容楚也在身边,如果有什么差池,她也无法接受。

    想了想,又看司空昱神色坚决,心中决定便由他先离开,自己暗中多派些人跟随保护,无论如何要护他周全。如果他真的还被东堂诸人迫害挟持,自己就是拼着被人怀疑叛国,也要想办法把他从海上送走,送他回东堂。

    她想定了,便起身,道:“那么我送你……”

    司空昱一直紧紧盯着她,此刻她一开口,眼瞧着他深海星华般大而美丽的眸子,忽然就暗淡了下去。

    这一瞬的黯然,看得太史阑心中一震,顿时无法接续。

    她还想说些什么,司空昱已经垂下眼睫,不肯再多看她一眼,淡淡道:“不必了……”

    “司空兄且慢离开。”容楚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司空昱和太史阑都是明显一怔。

    “昨夜府中刺客仰赖司空兄驱走,还累司空兄受伤,此事我和太史还未谢,怎能让你就走。”容楚笑容亲切,“司空兄最起码也该再留几日,养养伤才是。”

    “不必了。”司空昱笑容淡淡清傲,“这点小伤,不碍事。”

    “自然是不碍的。”容楚更加诚恳,“不过昨晚刺客能够闯入府中,分明很有几分本事。司空兄也知道,如今我那两个孩儿尚在襁褓,又刚刚满月,满城敌手都难免觊觎,太史为了他们的安全,很长日子都没能睡好了。”说完对太史阑看了一眼,不胜怜惜。

    太史阑闭紧嘴。容楚八成又玩什么心眼了,她只管默认便是。

    之前容楚并不同意她留司空昱在府,如今却开口挽留,他可是有什么发现?

    司空昱脸色变了变,似乎忍了忍,终究忍不住冷笑道:“这便是你的不是。既然知道她敌人多,孩子又小,何必做这个满月?引得四面八方贼心不死,孩子身处危境,何必!”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