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16章 你的王国,我的王(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16章  你的王国,我的王(3)

    此时夕阳硕大通红,正悬在玻璃窗的正中,红中带金的光芒洒遍室内,太史阑有点痴痴地转了转眼珠,看见怀中女儿仰起脸,张大了小嘴,身侧容楚抱着儿子,父子俩一模一样眯着眼睛,霞光将父子三人的脸色都镀成金红色,光艳动人。

    她忽然觉得她永不能忘这一刻,大幅窗前,夕阳燃烧里,披着满身金光,静静看海的一家人。

    她的爱人和她的一对儿女。

    一霎圆满。

    因为心中震慑太过,她忽然有点腿软,退后一步,脚跟感觉到床脚,她顺势坐了下去。低头一看,整张红珊瑚大床。

    一瞬间她有点庆幸幸亏这个时空没有反**,也不需要申报官员财产。

    叮叮忽然张开双臂,迎着霞光云海啊啊地叫起来,整张小脸红得发亮,看出来情绪十分激动。

    当当眯着眼睛看一会儿,头一歪,又睡了。

    身边一沉,容楚抱着儿子也坐了下来,躺在她身边,满足地吁了一口长气。偏头看了看她,似乎对她脸上有点恍惚的表情和满意,唇角弧度弯起,凑过去啄了啄她。

    太史阑顺势舔了舔他的唇角,喃喃地道:“你哪来的这些东西……”

    容楚眼眸如春水,低笑道:“听你这说话语气,也不枉我为这南洋玻璃费尽心思。”

    太史阑知道远洋商船是有贩卖玻璃制品到静海来售,但都是小件制品,最大的也不过是个插屏,因为价格昂贵又易损坏,路途上也不能多带,始终没有太大市场。像这样大块玻璃,简直不可思议。

    “老天要成全我讨你欢心。”容楚笑道,“原本我只想着,能买到一两块大的,做正面窗户也便好了。景泰蓝说的落地窗,实在很难做到。谁知道就在前几天,周八来说有个远洋商船,竟然带来了一大船的玻璃,其中损毁大半,但还剩下不少,只是本地人只看过玻璃制品,却没见过整片玻璃,无人购买。我便赶去买了下来。”

    太史阑想着大抵就是前几日他最忙碌的时候,不过她还是有些疑问,“怎么会有商船运载大片普通玻璃来卖?这不怕路上一个风浪便毁了?”

    “这个商人说他是罗得人。罗得岛上已经开始有人制作彩色玻璃,这种玻璃大量积压,他手上这一堆,是一个破产商人用来抵债务的,这东西在本地价格太低廉,而他自己也有一身债务,听说这里玻璃价昂,无奈之下便装船运来,谁知道众人围观多日却无人购买,他只得将价格一压再压,所幸他等到了我。”

    太史阑撇撇嘴,“就算这样,怕也得不少银子?”

    “反正有你养我。”容楚抱着儿子一起扑进她的怀里。

    太史阑揉着两只的脑袋,忧心忡忡地道:“玻璃虽美,可是建在这海边风大之处,这安全……”忽然想起先前听见的嚓嚓之声,不禁一怔。

    容楚一笑,手指在床边一按,哗啦一声,一扇玻璃窗外落下一层原木窗户,屋内光线一暗。

    “双层窗户?”太史阑一怔,没想到国公爷连这也能想到,真是开明奔放思维活跃。

    “外头那层,是铁木实木窗户,非常坚硬结实。”容楚道,“一旦有大风雨,放下就是,这楼上的安全,只怕还要超过楼下。”

    铁木也极其昂贵,太史阑算算这双层窗户的价格,忍不住叹息一声——好大手笔。

    容楚手指在床边连弹,外层木质窗户一层层降下,正面的窗户还做了精美的镂刻,光线通过镂刻射进来,屋子里光影迷幻,绚烂如生花,又是一番奇景。

    “这窗户可人工拉动也可机关控制。”容楚道,“刚才便是周八开的。我们静心计算过,怎样的开启方式,光芒交织最美丽。”

    “我想我永生不能忘记。”太史阑老老实实地答。

    容楚一笑,抚抚她头发,“为你,做到怎样我都觉得不够。”伸手拉她起来,“来,瞧瞧。”

    他牵着太史阑,带她去看化妆间更衣室。化妆间里有全套的首饰,黑色丝绒上钉着无数宝光璀璨的耳环,一旁的白玉横杠上,挂着一串串的链子,却不是常规的黄金翠玉珍珠宝石,这些贵重金属只做了点缀,大多数链子都很个性。做旧了的古银,藏边红铜,有沧桑感的青金石,深邃神秘的黑曜石,光泽内敛的蜜蜡,图案变幻的丝晶,色泽沉厚的赤金……相对于璀璨而略有些轻浮刺眼的黄金珠玉,这些材质显得更加厚重古朴,很适合太史阑的气质,同样也很得她喜欢。太史阑轻轻拿起一串古银手链,银质交乎于黑白之间,白色是光明的浓缩,黑色是岁月的肌理,雕着一只狰狞的骷髅,镶着青金石的搭扣,她眯着眼,想起自己也曾有一串骷髅手链,是她唯一的饰品,还镶了一只狗牙,上面有幺鸡的名字。后来不知不觉就不见了,也不知道遗落在何处。她向来是个对外物不上心的人,也没有当回事,此时想起,隐约觉得是在邰家不见的,似乎就是邰家放火烧她那晚之后就没看见了。

    想到那链子就想到幺鸡,她微微有些怔忪,真是好久没想起它了,刚穿越的时候,一天想起三遍,之后风波不断,她一直在生死之中挣扎,连回顾和思念,都渐渐变得奢侈。

    哦,还有个原因,是她心中,已经充盈了太多新的生活,她的爱人,她的孩子,和这一地民生,无边天下。

    她轻轻抚摸着那链子,想着不知道幺鸡跟了谁,感觉中它是被另外三人中的一个抓住的,可能是小珂,但也可能是文臻。跟这两个她都放心,小珂善良老实,无论如何会护她的狗周全。文臻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却是个吃货,幺鸡这馋狗跟着她,应该日子不错。千万不能跟景横波,那疯子高兴起来会把它捧在怀里当乖乖,饿起来也许顺手就烤了狗肉吃。

    想着那抱在怀里的小白狗,她的眼神又温柔了些——但望它也如她一般安好。

    “就知道你喜欢这个。”容楚失笑地看着那手链,“最丑的一个。”

    太史阑扯扯唇角。果然容楚不会喜欢这种,但他依旧为她准备了,智慧的男子就是这样,永远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人。永远不会以“我这是为你好,我给了自己最喜欢最好的给你”的理由,来禁锢他人的选择和自由。

    太史阑把骷髅手链戴在手上,转头对叮叮当当道:“好看吧?”

    “可别吓着他们。”容楚挡她。

    两个孩子的反应却让他意外,叮叮紧紧盯着那手链,又咧开嘴去抓,咿咿呀呀叫得欢。当当一贯深沉,难得也来了兴趣,细长的眼睛都睁开了些,眼珠子贼亮。

    容楚扶额,“难道叮叮当当骨子里也是霸王,就没一个像我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太史阑拍拍他,“谁难缠就讨好谁,我的孩子应该有这智商。”

    叮叮当当目光发亮,深表赞同。

    首饰都放在化妆间墙内的暗格里,花样齐全,数目不算多,因为容楚知道她不爱戴饰品。不过每件都极其有风格特色,太史阑这么对打扮不上心的人,都把玩了一阵,才关上柜子,叹口气道:“三辈子都够用了。”

    “要求太低。”容楚道,“不过是给你戴着玩的。丽京那边还有一大堆呢,族中亲戚送的。不过我看不上那些,太过庸俗,反而玷污了你。”

    “拿去换钱吧。”太史阑毫不犹豫,“请记得在京中银庄给我开个私人帐户谢谢。”

    “至于吗?”容楚斜睨着她,“你要存私房做什么?”

    “女人经济独立才有话语权。”太史阑正色道,“将来你若出墙,或者劈腿,我也可以带着叮叮当当过好日子,不至于还要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什么的。”

    容楚笑不可抑,“这样的悲惨事儿,轮到我身上的可能性更大些吧?”

    太史阑哼一声,关上暗柜的门。顺手又拉开一个柜子,里头是四季衣服,冬天皮毛到夏天丝绸应有尽有,那些深紫杏黄黛青浅绿月白黎黑,明绸暗锦丝光棉缠枝绣……极尽人间色泽和手工之美,一打开就像邂逅了女子最为美满的梦,时光在这样的精致和贴心中显得静谧而值得期待,一眼看繁华,一眼看余生。

    再拉开一个柜子,是亵衣,柔软的亵衣一叠叠地搁在锦缎上,七色俱全,太史阑手指抚上去,只觉得从指尖到心底都是舒适的。她挑挑眉,道:“黑白两色其实就很好。”

    “你错了。”容楚在她耳侧轻轻吹气,语声暧昧,“你别以为你不白,其实你拥有这世上最美的肤色。你那蜜糖似的皮肤,适合所有的颜色。艳的素的,深的浅的……别让单调拘谨的黑白二色,拘住了你天生的美。”

    “你说起情话来也是天生的振聋发聩。”太史阑抚着他的发丝,“不就想骗我每天换一套给你看么?”

    容楚笑得像看见一船鱼的猫,手指往里头一捞,“何止?夫人不介意,连这个也每日一换如何?”

    太史阑这才发现睡衣裤里头的黑色底衬不是柜身,而是一层锦布,后头是……罩罩。

    仿造她柜子里大波的珍藏罩罩,制作得更加精美。用料更复杂高贵,刺绣更华丽平整,式样更奇峰突出,罩杯更……合适。

    “这是我从丽京带来的。”容楚微笑,“我上次回去之后就寻了京中最有名的绣庄,找了最好的绣娘,让她给我赶工出来的,”他瞥一眼太史阑胸口,忽然皱眉,“不对,怎么嫌小了?”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