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章 女霸王VS绿茶表(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8章  女霸王vs绿茶表(1)

    “这才叫冷面笑匠……”萧大强趴地下,抹抹脸。

    正在太史阑张开双臂那一霎。

    忽然远处“咻咻”两声!

    随即两道乌光,厉射而来,一道向着正待收回鞭子的花寻欢。一道向着高高站在梅花桩上,张开双臂的太史阑!

    “小心!”众人惊呼,离太史阑最近的苏亚,腾身而起,一个猛扑,抱着太史阑往下一拉,砰一声两人滚倒在地。

    花寻欢眉毛一竖,长鞭一弹就要反击,那箭忽然诡异地一折,竟然绕过她的鞭梢,重重击在她的手腕上,啪一声长鞭落地。

    两箭来势如电,几乎同时,众人回过神来,便看见太史阑苏亚双双落地,花寻欢捂住手腕,手腕缝里,渗出血迹。

    太史阑推开紧紧抱住她的苏亚,坐起身来,苏亚扑势太猛,撞在旁边的梅花桩上,额头被蹭破了一大块,看见太史阑没事,她欣慰地笑了笑。

    太史阑对她点点头,从她身边抽出钉在地上的箭,箭却在拔出的那一刻,断成几截,太史阑仔细一看,这箭外头一层竟然是一种黑色的冰状物质,里头细细一根尖锐钢丝,此刻外头那黑色冰受力破碎,只剩下钢丝,看上去已经不像箭,因为这附近,绊住梅花桩的钢丝到处都是。

    苏亚也发现了这箭的特别,想了想,眼神里涌出怒火。

    很明显,射箭人是要暗害太史阑。用的箭都不留下证据。

    刚才太史阑是双手张开站在梅花桩上,极其不稳定的身形,如果被箭击中,必然要无法控制身形跌落,随便撞到哪座梅花桩,都难免受伤。而且十有**是脸部受伤。

    就算她脸不受伤,瞧这钢丝泛着的奇异色泽,只怕也另有玄机。

    太史阑双手据膝,慢慢站起身来,扬头看向天际。

    几道人影电射而来,却并不是冲着她,而是向着花寻欢。

    来人落地,迅速包围了花寻欢,当先一人尖声道:“奉西局侦缉掌事太监王公公命,捉拿五越奸细花寻欢,其余人等,一概退下!”

    有人惊讶,有人欢喜。惊讶的是寒门学子,欢喜的是品流子弟。

    同情花寻欢的人并知道一点西局内幕的人,眼色都变了,那是杀人魔窟,恐怖集中营,南齐最神秘也最可怕的地方,进去的人,完整死着出来都是幸运,更多的是想死死不成,在血色地狱里苟延残喘痛苦无伦的囚犯,丽京皇宫之侧阴森的西局总部里,每到半夜总会响起宛如鬼哭的瘆人惨呼。三更之后,无人靠近。

    “哈哈哈好……杀了她……杀了她……”邱唐躺在地下呻吟,“你们……帮我杀了她……”

    来人一脚便将他远远地踢了出去。

    “贱民!”当先那人,一张脸青灰色,眼下一颗褐色的痣,此刻连痣都在不屑地抖动,“别挡了老爷的路!”

    品流子弟噤若寒蝉,邱唐不知高低,这些地方贵族子弟还是知道一点西局的,哪里还敢随便说话。

    “哪来的人妖!”花寻欢捂着手腕,大骂,“好端端放什么屁!”

    “你是奸细。”青灰脸的太监脸色铁青,冷冷道,“你涉嫌昨夜勾结五越奸细,行刺我朝官员,现我等奉命拿你前去查问,跟我们走吧。”

    “放屁!我都数年没见过五越乡亲了!”花寻欢两眉竖起,瞳仁外一圈淡淡血色,“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么……”青灰脸太监慢条斯理一笑,“该有时,自然就有了。”

    “我有证据!”郑四少忽然大声道,“这女人是五越奸细,昨天我还看见她和五越人偷偷见面来着!”

    “你是谁?”青灰脸太监傲然道。

    “在下东昌郑知府第四子,郑矫。”郑四少神情几分谄媚几分敬畏,满眼攀附之色。

    青灰脸太监淡淡点头,“你的证言很有用,等会一边听宣。”

    “是。”郑四少满脸喜色。

    青灰脸太监也很满意。虽然没有证据大可以捏造证据,但若有人证,那自然更好不过。

    太史阑忽然走了过来。

    郑矫看见她便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捂住了腰部。

    上次捅的那一刀,好似又隐隐作痛起来。

    青灰脸太监看似不在意,眼角却扫着太史阑的动作,余光看见她过来,嘴角绽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就等你过来……然后,便有了罪名。

    他们特意选在此刻捉拿花寻欢,就是因为这样太史阑必须要出头,她一出头,西局太监便可以以扰乱公务,包庇重犯,乃至勾结五越纤细谋刺当朝重臣罪名将她下狱;她不出头,从此在二五营威信全毁,名誉大损,历来南齐官场和军规,都不允许有这样劣迹的学生进入,太史阑前途也将被毁。

    一石二鸟,怎么做,她都错。

    青灰脸太监端着下巴,心想咱西局的新任副都指挥使乔大人,果然是个玩阴谋的好手。

    “带走!”他一直等到太史阑将要到面前,才决然一摆下巴。

    “滚开!”花寻欢用脚尖挑起长鞭,呼呼舞起,驱散两个要上前锁住她的太监,可惜她毕竟右手手腕受伤,左手不够灵便,不过几下,鞭子便被一个西局太监劈手夺去,那太监哈哈一笑,一脚将她踢倒在地,另外两个太监脚踏在她背上,反扭住她双臂。

    “滚开!滚开!”花寻欢在沙地上挣扎游动,却被死死压住动弹不得,青灰脸太监阴笑着接过长鞭,俯身看着她的脸,啧啧道:“这蛮女,性子野,长得也野,既如此,咱家便让你更野一些。”

    他手腕一动,鞭梢一卷,啪一声,花寻欢颊上便多一道清晰的血痕。

    花寻欢怒目而视,颊上伤痕微微抽搐,泛出淡红的血色,衬着乱发间同样血色泛起,烈火烧灼般的眸子,狂野凌虐之美,扑面而来。

    几个太监都呼吸紧了紧,眼底掠过又渴望又绝望,随即充满愤恨和暴虐的眼神。

    那些世间的美丽,尊贵或狂野的花,他们看着,吃不着。

    所以这群被死死压抑着的阴人们,比正常人更加渴望发泄,他们得不到女子在身下的婉转娇吟,便想听见另一种因为他们而生的痛苦的呻吟。

    青灰脸太监本来得了嘱咐,要当众多折磨花寻欢,好挑起太史阑的怒气的,此刻忽然便没了心思,只想将这只小野猫快速拎到附近的大牢里,好好尝尝她血的味道,听听世间最好听的哭泣。

    “带走。”他道,又对郑四少道,“一起过去。”

    “等等。”

    青灰脸太监转身,阴鸷的眸子,盯住了发声的太史阑。

    “你是谁?”他明知故问。

    “我……”太史阑走向青灰脸太监,四面太监都开始戒备,郑四少反而放松了些。

    “我来问问他伤好没。”太史阑走到青灰脸太监身前一步,忽然脚跟一转,一拳就对他身边的郑四少挥了过去,“还痛吗!”

    谁也没想到,太史阑竟然敢在西局太监面前对郑矫动手,一时都反应不及,“砰”一声,太史阑的拳头已经结结实实挥在郑矫腰部,打得郑矫哇地大叫一声。

    他叫是本能,叫完之后却觉得,咦,好像并不太痛……

    虽说不痛,却又觉得挨拳那一刻,似有尖锐刺痛感,但也不重,随即他便觉得脑子有点迷糊起来。

    “郑兄。”太史阑一拳过后立即收手,平静地道,“嗯,看样子伤好了。”

    “……”

    众人都默,反应速度跟不上这诡异的现实。

    青灰脸太监诧异又失望地出了口气,太史阑不为花寻欢出头,却跑来“察看”郑矫的伤,这让他无法借题发挥,他盯了太史阑一眼,不耐烦地一挥手,“没事?没事就让开,郑矫,跟咱家走。”

    “走什么……”郑矫迷迷糊糊地道。

    “给咱家作证呀。”

    “做什么证……”

    “作证花寻欢勾结五越奸细!”青灰脸有点不耐烦了。

    “哪有。”郑矫一句话让所有人傻了眼。

    青灰脸皱起眉,阴恻恻盯着郑矫,“你刚才明明说了,昨晚看见花寻欢和五越人往来!”

    “没有这回事,昨晚我和黄市儿他们去了花秀楼,哎哟,花秀楼的秀儿,玩得一手好口技儿……”郑矫眉飞色舞。有人吃吃地笑了起来。

    青灰脸脸色已经不是青灰色,是城墙色的,郑矫谈起妓女时的得意神情,似针一般瞬间刺痛他。

    “少扯什么水儿绣儿!”他怒喝,眼神警告,“郑矫,你想清楚了!”

    郑矫轻蔑地瞥他一眼,“老阉货,神气什么,少爷我不是因为你是西局的,才懒得搭理你,”他伸手装模作样扇扇鼻子边的风,“都说太监管不住下水。果然,一身的尿骚臭!”

    “放肆!”怒喝声爆如雷霆。

    青影一闪,越过人群,啪一声巨响,郑矫的身子高高地飞过人群,重重砸在地上,在地上弹了弹,随即不动了。

    四面噤若寒蝉。一群抖得小鸡似的品流子弟,畏惧地看看怒不可遏的太监们,再困惑地看看郑矫,谁也不明白,他是发了什么失心疯去得罪西局的煞神,自己不要命,也不怕祸连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