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14章 你的王国,我的王(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14章  你的王国,我的王(1)

    “去城南转转。”太史阑和容楚异口同声,两人对望一眼,容楚挑起眉毛,太史阑摸摸脸。

    车辕上,周八和苏亚也对望一眼。

    车马辘辘向城南去,城南是富人集中区,集市宽敞干净,人流较少,虽然规整有序,却少了那边闹市的烟火人间味儿。这边屋舍也较少,多半是重梁连栋的宅院。不过真正临近海边,春暖花开的宅子并不多,当初那些好地块都被海鲨给霸主了,留着自己用或者准备分赏给有功之臣,最好的妙音滩那块地,据说就是他留着准备给海姑奶奶的。

    太史阑听火虎说这些八卦,心中微有感触,海鲨一生无恶不作,号称人性全无,但只有她知道,他至死都护着女儿尸首。

    是不是再恶的人,内心深处依旧有一处柔软?那么,诸如宗政惠和康王等人,他们的柔软,或者说死穴在哪里?

    眼前忽然一黑,嗅见熟悉的香气,眼睛上覆上了容楚光滑柔软的手掌,他的声音响在耳侧,“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先闭上眼睛。”

    “真狗血。”太史阑评价。顺从地闭上眼睛。

    听着马车方向不变,似是向妙音滩去的,她记得去那里有段路全是碎石,不太好走,不过如今车马丝毫不颠簸,路似乎已经整修过了。

    车外响起苏亚低低的一声“咦?”

    马车一路深入,在太史阑的感觉里,这里似乎已经深入了妙音滩内,很少人来的地方。先是走过了一片平整的地面,太史阑想着妙音滩外明明有一大片不好走的乱石地,现在到哪去了?随即容楚忽然打起帘子,有风进来,熟悉的清爽又带着淡淡腥气的海风,不过这次的海风里,似乎还有一些别的味道……新鲜的树木的清香,常绿乔木的涩香,灌木和青草的蓬勃味道,隐约似乎还有点清甜的花香……她有点恍惚,觉得似乎是从一个自然花园中穿过。

    马车停下,容楚牵她下了车,两个孩子抱在火虎苏亚怀里,咿咿呀呀叫着,似乎很欢喜。

    “这是我给你和孩子们准备的礼物。”容楚笑道,“来,睁开眼,捂上嘴。”

    太史阑睁开眼睛,却没有捂上嘴,唇角在眼睛还没睁开之前,已经微微弯起弧度。

    第一眼看见正午的阳光。

    正午金色的阳光从远处奔来,照亮一条逶迤的鹅卵石小路,那些颗颗挑选过的圆润的彩色石头,在金光下闪烁着琉璃般的光彩,从远到近,一颗一颗被点亮,像从混沌深处逐渐闪起的星光,铺设天梯到她足下。

    四面绿草茵茵,柔软如一片绿毯,毯子尽头,是一段镂空的花墙,透过花墙,看见一座……别墅。

    真的是别墅,不是南齐几进几出,重门拱梁的宅院建筑,就是她在现代那世常见的西洋风格的小别墅。

    太史阑不懂建筑风格,却也知道这白墙红瓦,石雕廊柱,雕花拱门,圆形露台,镂花铁栏杆的风格,和南齐不相干,和古代不相干,和这妙音滩外的一切都不相干。

    她回过头,就看见身后是一片不算大的林子,栽着些青青花树,她也不认识花木,只觉得都清雅好看,树皮青绿,树根处泥土翻新,可见是刚刚移栽不久。有些树上还开着淡黄的簇簇的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树林并不算规整,四处生着些灌木野草,可仔细看却不显得杂乱,像是特意安排,增添了几分野趣却又不露乱象,很用了几分心思。刚才她嗅见的木香树香花香草香,便是此处了。

    再转身往前看,鹅卵石小道,绿草地,小别墅,小麦色沙滩,翻涌着白色蕾丝边的蔚蓝色海岸……

    她深深地吸口气。

    这些日子,他早出晚归,忙碌不休,就是给她盖了这座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小别墅?

    别墅的式样他是怎么知道的?想必从她给景泰蓝的画本子里得来,换句话说,这是他自来静海之前就做好准备的。

    难怪这次来他带的人多,可就算这样,要在短短一个月内,建成这么个范围不小,连带周边绿植都已经种好的别墅,近乎奇迹。仅仅光是拣掉外围道路的石子并将道路平整,换成寻常人家就是几个月的浩大工程,何况还有这些树木移栽,园子修建,屋子建造……

    她忽然想起在静海府门前看见的,说要去妙音滩打工的少年,想必这工程,近期很解决了静海的就业问题。

    她静静地站着,并没有移动,只先用眼光收纳他的心意,他也不动,只看着她,用心捕捉她脸上因此绽放的每一分光彩,心满意足。

    “用了多少银子?”她末了问了个很俗气的问题。

    容楚笑吟吟地靠近来,下巴搁在她肩上,“半生积蓄啊……我这回真的赤贫了……”

    “难怪刚才还见你还价来着。”太史阑顺手摸摸他的头,“你也是,在静海花这么大心力造房子,难道还认为我们一辈子都呆在这里?”

    “这里很好,将来就算你不就藩于此,也不妨常来住住。”容楚道,“这次生产,你的体质下降,年老的时候或许有些不适,静海的气候会比较适合你。”

    太史阑忽然微微有些出神——年老……

    不是怕年老,而是微微有些欢喜。以往的日子血火太甚,她总是不太敢去憧憬老去以后和他安享天年,如今却觉得,这样的想法渐有实现的可能,那真真是让人想起便要微笑的美好。

    他着迷地注视她的微笑,觉得这一月辛苦操劳,能换她这一抹笑,也真真无比美好。

    他将脑袋蹭在她肩上,还在叹息,“没钱了……”

    “没事。”太史阑玩着他的头发,“我养你。不过我没你有钱,能造这么大座房子花园。我可以弄座小房子木屋藏娇。”

    “好极。”他道,“够两人住就行了,不带跟屁虫。”

    “好。”

    “全木制作,醒来时有木香花香,廊檐下生着藤草,屋顶上挂下鲜花。”

    “好。”

    “只有一个房间,在高处,面对大海。睁开眼躺在床上就可以看见大海。”

    “好。”

    “房间内要有张大大的水床。”

    “好……嗯?”太史阑眼睛斜过去,“水床?”

    容楚暧昧地咬着她的耳垂,“我听景泰蓝说的,觉得很有意思,本来想这里也搞一个,不过到底怎么做还没揣摩出来,要么你……嗯……”

    “呵呵。”太史阑答。

    “去看看房子吧。”容楚抱着叮叮当当,亲手给她拉开白色雕花的篱笆门,“这里是你的王国,我的王。”

    女王临风而立,巡视着自己的新领地。

    院子里……很丰富。

    遍地绿色植物,大多是阔叶常青花树,并无可以攀援的大型树木,一色郁郁青青。院子正中有白石花池,里头引的大概是海水,碧蓝湛清,游着些色泽鲜艳的海鱼,绕过池子是白石拱廊,果然也仿造西洋风格雕了花,线条柔曼精美。小楼共分三层,还有地下室,一道阶梯上大门,从底层到顶层一侧都有圆形露台,一圈原石走廊,绕着整个建筑,侧面开落地窗,设花台,纯然是精致的小别墅造型。

    大门阶梯两边各有小天使,却不是爱神之流,左边肚兜男娃右边花褂女娃,男娃儿执剑,剑柄上刻“当当”,女娃儿抚琴,唇角笑意盈盈,琴身上刻“叮叮”。太史阑仔细看了看面貌,竟然和身边儿女七分相似,是叮叮当当的儿童放大版。

    “景泰蓝说你们那什么别树,”容楚很满意地在她耳边道,“有时候会雕什么爱神,就是个不穿衣服拿弓箭的娃娃。要我说,天底下什么娃娃有咱们叮叮当当好看?当然叮叮当当不能不穿衣服,我给他们精心设计了肚兜和褂子,好不好看?”

    太史阑瞟他一眼——景泰蓝传达错误,八成把教堂和别墅混淆,丘比特就算出现也是在门廊装饰上,也不会像门神一样一左一右。

    “下雨怎办?”她眯着眼睛看琴剑合璧小叮当。

    容楚早有准备,微笑自旁边变戏法般抽出两把精致小花伞,插在琴剑版叮叮当当肩头预留的一个空隙里。

    身后苏亚火虎噗地一声喷了。

    “打雷怎办?”太史阑犹自不放过。

    “海底精采珍贵白石,坚韧无比。”某人从容地答,“雷劈不坏。”

    叮叮当当脑袋偏过去,咿咿呀呀地盯着放大版叮叮当当,很感兴趣模样。太史阑低头看了看执剑版当当,小肚兜底下,竟然一柱擎天。

    她为某位老爹的无耻无语望了望天,继续朝里走。

    按照现代别墅的格局,一进门自然就是大厅,容楚照搬了个十足十,连地面都是大块白色原石,打磨得极其光滑,看上去很有大理石的效果,为了防滑,又铺了深红羯胡长毛绒精织地毯,绘七彩鸟兽图腾,十分艳美,冲淡了地板过于清素的感觉,整间大厅显得堂皇鲜明,色彩明丽。

    太史阑习惯性看看头顶,天花板的吊顶极其别致,四道流水般的弧线,攒到中心如水花绽开,绽开的水花位置,正好是一只巨大的贝壳灯,贝是深海巨型粉贝,非常少见珍贵的品种,天然有水波般的回旋纹路,被外头射进来的日光一照,暗处是深粉色的,亮出却淡淡七彩,和地面相呼应,一抹幽黄的光芒落下来,洒下点点光斑如落英。

    诚然很美,太史阑看见几个护卫都看得有点发呆,苏亚更是眼神闪动,十分喜欢的模样。容楚携着她的手,笑道:“据说你们女人都是喜欢美丽珠贝的。”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就送2元书券,还能赢百元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