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13章 逛街和礼物(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13章  逛街和礼物(3)

    周八不甚恭敬地把嘴往主子背影一努,“他向来都是这么琐碎的。”

    “琐碎”的男主子忽然问女主子,“太史,听说你打算派亲信去海上长驻?我觉得梅花很好,她擅长指挥,要不就她去?”

    周八立即大声对火虎道:“咱们做护卫的,就应该急主子之急,想主子之想,主子想到的我们努力去做,主子没有想到的我们也应该提前想到,比如这个布袋子,这点小事还需要主子操心吗?”

    容楚微笑点头,又亲切地对太史阑道:“我想过了,梅花快成亲了,不合适,换个人吧。”

    火虎:“……”

    过了一会儿周八的布袋子里也满满都是东西,这回是容楚买给太史阑的,计有少见的海蓝珠头面一套,珊瑚盆景一个,玳瑁梳子一套,海泥护发膏一罐,海底鲨鱼皮深海衣一套,鲨鱼皮便鞋两双……都是超重的,背得周八脸色更黑。

    太史阑也给容楚买东西,这种集市鱼龙混杂,三教九流都有,据说还有专门下海捞沉船或者盗海墓的高手,用心了还是能淘到好货稀罕货。她不像容楚,看见什么有点意思的都想买给她,她只挑少见的。最后给容楚选了一块号称因潮而生水的奇异墨台,墨台上有天然的海天云日纹。还有一个颜色已经发白的古佩,那佩已经被锈得看不清本来颜色,更看不出质地如何,但造型古朴奇特,看上去还有几分眼熟,正是这造型让她心中一动,便买了下来。

    这两样东西,都是她蹲在一个不起眼的古董摊子前,从一堆生满海锈海藻的脏兮兮的旧物中扒拉出来的,那堆东西臭气熏天,就连惯常知道这里容易有好东西的人都退避三舍,她却硬是有耐心一件件翻看,选出了几样东西,付钱的时候摊主的脸色地都有些惊讶,真心地连赞她有眼光。只是她的手指缝里沾满了味道难闻的黑乎乎的玩意,苏亚找了水来洗手洗了三次才洗干净。

    那摊主看她选了自己卖不掉的东西,心情颇好,叫住她道:“这位夫人,这玉应该是块好玉,有年头了,可能还不是中原之物。这种玉还是有可能恢复原貌的,你可以寻找未婚闺阁洁净女子,将玉佩戴在心口,日夜不取,有那么两三年,应该就可以恢复原来光润了。”

    太史阑谢了,又问他这些东西从何而来,那摊主犹豫半晌,才悄悄道:“不瞒夫人,这是我一个朋友,嗯……做海捞子的朋友,从黄湾那边的玉柱礁里捞出来的。那地方风急浪高暗礁多,沉船也多,敢冒险都能有收获。我朋友说那条船不是我们静海或者东堂的船,船上人的衣服他还取了一件来……”说完掀了掀地上的布,太史阑这才发现放东西的布原来是一件衣裳,那衣裳宽衽交领,色泽青黑,袖口绣着奇虫的花纹。看上去也有几分眼熟。

    太史阑知道所谓海捞子,其实也就是专门在沉船上做死人生意的人,仗一身好水性,在沉船中找宝贝。她谢了这摊主,一边命苏亚将东西收起,一边思索着刚才觉得眼熟的衣服,见谁穿过。

    一时想不起,却看见前头一间轩敞店铺,上头黑底金字匾额“同盛祥”,是本地著名的成衣店,价格高昂,时常有些南洋过来的新奇衣物售卖。

    今天那店门口,就挂了牌子,写着“南洋鲸鱼骨紧身衣,南洋丝织寝衣,亵衣。”

    太史阑想着容楚这家伙天天要洗澡,洗完澡要换衣服,他换衣服勤,对衣服要求也高,常常穿了几次就嫌不舒服扔掉,本地的丝绸也不太结实,以至于他做衣服的速度比不上他扔衣服的速度,比如他最近的储备内裤就只有七条了,不够他七天穿的……

    太史阑叹口气,一边肚子里骂奢靡一边跨进了店内。

    店主很有识人之能,一抬头看见两人只觉气度不凡,赶紧亲自上前招呼,太史阑言简意赅,“最好的内裤,南洋进口,一打。”

    容楚咳嗽,周八望天,火虎忍笑,苏亚很有远见卓识地早早停在门口守卫。

    “敢问夫人,一打何意?”店主眨巴眼睛问。

    “十二条。”太史阑道,“应该够了。”

    “敝店有最好的南洋生丝亵衣,丝料其实南洋不如我们南方的绸缎,但胜在织法特殊,乃是以机器所织,极其柔韧……”店主殷勤地给太史阑介绍,“十二条似乎多了些,这些亵衣很耐穿的,十二条够穿好几年了,不如夫人少买些,说不定小店过几日就有新货。”

    “够穿一个月就不错了。”太史阑道,“损耗太大。”

    容楚咳嗽,周八开始咧嘴,火虎咬牙。

    “啊……”店主瞪大眼,崇敬地道,“想必公子非常健壮……非常健壮……”

    太史阑想他爱扔内裤和健壮有什么关系?

    “敢问夫人,要何花样?有绣莲花者,有绣美人者,有绣南洋风物者……”

    “内裤要什么花样?不怕磨着么?”

    容楚咳嗽,周八捂住肚子,火虎走开两步以示距离。

    “敢问夫人,要何尺寸?有大中小三码?根据裆围……”

    太史阑想容楚喜欢穿大的,舒服,有时候如果不是她坚决抗议,这家伙甚至喜欢裸睡,便道:“最大码。”

    “啊……”店主的崇敬越发洋溢,“尊夫真是令人仰慕……令人仰慕……”

    容楚凶猛咳嗽,以手遮鼻,四处一望,周围的男女都在看他,男子眼神艳羡,既有对他“尺寸”以及龙精虎猛的羡慕,也有对他拥有如此贴心大胆夫人的羡慕,那些眼神里滴溜溜写着“如此大胆女子,想必床上也必定花样繁多,仁兄好艳福。”;隔屏风的女子们则都粉红了脸低了头,有人探头出来悄悄瞄他,眼神里飞出几朵桃花,桃花上写着“如此美貌且精壮的男子,想必那啥必也那啥那啥,啊啊鼻血鼻血鼻血……”

    容楚痛并快乐着——诚然被夫人承认“精壮尺寸大”是美好且有面子的,但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承受却是有些吃不消的……

    太史阑向来是“我自横刀向前走,讥嘲于我不如狗”,满屋子的咳嗽和眼光好像风一般从她身边飘过去,她专心给容楚选内裤,不要花纹图案,黑白丝的各选一半,心情好让他穿黑的,心情不好让他穿白的。

    太史阑抓着黑亮的丝织裤裤,如同抓着自己的战旗,眯起眼睛想象着容楚新雪美玉一样的肌肤衬上这么纯正的黑色,黑白分明,应该又是一种奇妙的景致……想着想着鼻子又热了,她顺手拿手中的裤裤掩住鼻子。

    满屋子的人都掩住了嘴……

    选好内裤之后太史阑又给容楚选了几件寝衣,每件选之前她都会眯着眼睛做一下真人模拟,她打量容楚的眼光就好像他衣服已经被扒了,正套着这些或飘逸或华丽的寝衣,在她面前搔首弄姿。

    同样厚脸皮的容楚岿然不动,很享受她的意淫,倒是隔屏风偷看的夫人小姐们一个个红霞上脸,指甲刮得屏风咯吱有声。

    男式寝衣也就是长袖衣裤,一般没什么特别,太史阑给容楚尽量选领口大的,她觉得某人漂亮的锁骨和肌肤不露出来一点实在暴殄天物。

    她在这边选寝衣,那边容楚忽然被小二鬼鬼祟祟地拉到了一边,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什么,就见小二从柜台下偷偷拿出一堆东西,在那里翻拣挑选。太史阑瞧着,八成是容楚也顺便给她买衣服,便没有多问。

    东西买齐结账的时候,出了点岔子,太史阑知道进口货贵,却不知道竟然那么贵。她虽然很本分地带了银子,却带得不够多,而尊贵的容楚大神,自然是尊贵的从来不带银子这种俗物的。

    太史阑只好找护卫们借,护卫们忍笑正要掏钱袋,老板忽然摆了摆手,道:“小店这些南洋货因为式样奇特,销路并不好,如今承蒙惠顾,购了这许多,小店便给夫人折价三成。”

    这么一算便够了,太史阑道谢,店家笑眯眯地指着火虎的腰间,道:“刚才小老儿看见这位大人身上戴着总督府的标志。想来是总督府的人,总督大人德被民生,静海百姓俱受恩泽,便冲这个,小店也应该让利。”

    火虎脸上极有光彩,看了太史阑一眼,太史阑唇角一扯,点点头。她还是那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神却颇温暖,容楚伸手过来,摸了摸她脸颊。

    触手无肉,他心中既骄傲又心酸,想着一路来,听了许多对她的赞颂之语,百姓口碑向来难得,可谁知道这背后她的代价。

    她沉默,不对所有人说她的苦,连对他,都只肯展露最光鲜一面。

    这个骄傲执拗,却让人心疼的女人……

    他手指力度温柔,停留在太史阑脸上姿态轻轻,眼神专注若有流光,厅堂里众人瞧着,不觉得轻薄,只觉得真情流露,令人心动,屏风后响起小姐们怅然又羡慕的轻叹声。

    不过某个承受美男温柔却只顾着看账单的家伙有点煞风景。

    更煞风景的就是她在容楚眼神最醉人,表情最温柔的时候,忽然抬头问:“我说怎么这么多银子,原来你那件最贵,你又瞎买了什么猥琐玩意儿,嗯?”

    屏风后小姐们砰砰地撞墙……

    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插在了牛粪上啊!

    从店里满载而归,东西都放在了马车上,两个孩子躺在容楚内裤堆里,小手抓挠着不停,太史阑瞧了一眼容楚拿着的那个包袱,好像是买给她的东西,不过容楚神神秘秘的,到现在也不拿出来。

    赶车的火虎探进头来,问:“是回府还是……”

    【微信添加cmread365关注和阅读,新书、好书每天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