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7章 醋坛子(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07章  醋坛子(2)

    黄万两伫立院中,冷然道:“金丝筋是东堂的一种奇异出产,十分珍贵,至今难以辨明这东西是石是藤还是金属,能根据锻造之法的不同,打造不同物体。软武器、饰物,甚至衣甲。共同的特性是韧、滑、弹性极佳,刀剑不入。”

    顿了顿,他又道:“这是东堂皇族豪门才能使用的东西,我还从未见过普通护卫能配备金丝筋甲……或者,这些本来就不是普通护卫?”

    众人默然,看向康王的眼神又变。

    南齐皇族,身边有东堂护卫,甚至是使用金丝筋的护卫,很明显,他已经勾搭上东堂皇族。

    叛国……

    两个字从众人心头流过,一时都觉得浑身寒栗。

    梁上康王看见护卫露出内甲,听见外头黄万两的大叫,脸色也大变,跺脚道:“叫你们别穿!”

    底下一位护卫冷然抬头,面具下眸子森然。康王给他眼神一瞪,只得悻悻闭嘴,心知自己穿了两层宝甲,不让人家穿,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他让开眼光,有点着急地对那人打个眼色——可以出手了!

    那人忽然发出一声低低的啸音,声音节奏古怪。

    梁上左边的呆滞高大男子,浑身一震,忽然放开康王,凌空下扑!

    剑光如匹练,自紫红横梁上飓风般卷起,四面帷幔猛地向上一扬,发出细微割裂之声,剑气光寒耀人眼目,整个厅堂温度都似忽然下降几度。

    剑光初起,刹那便到太史阑眼前。

    他的目标是太史阑。

    容楚却早已将太史阑往身后一推,手指一扬,数十枚雪亮如薄叶的小刀飞出。

    那些小刀如落雪的柳叶,在看似沛然莫御的剑气中浮沉,穿刺入剑光的缝隙,逆行而上,准确地不断击打在剑身上,再被剑身不断地击飞,在半空中划开一道道华丽的轨迹。

    厅内叮当之声不绝,因为太快,听起来只是一声“叮——”长剑被不断击打,看起来却没有什么变化,呼啸电闪,眼看便要抵达容楚胸膛——

    连太史阑都张大眼睛,下意识推开火虎扑过来——

    容楚却在这要命时刻忽然回头,对她温柔一笑,道:“看!”

    他话音未落,已经触及他胸膛的剑忽然一顿,随即,爆开!

    是毫无预兆的刹那爆开,仿佛天地间隐藏着一个透明神秘人,忽然持无数利器,将百炼长剑劈碎,无数雪亮的碎片四面爆射,炸开一轮白底金边的炫丽太阳。

    这一幕震到众人失色失语,眼睁睁看着那些碎片擦容楚胸膛而过,已经划裂他的衣衫,只差一分便判生死,当真险到极点。

    懂武的禁不住倒抽凉气——很明显容楚以无数飞刀破了这凌空一剑,他的刀不断击打剑身,对长剑造成连绵不断的震伤,最终长剑在抵达他胸膛前一刻,内部创痕扩大,再也承受不住外部剑气,自行崩裂。

    说起来简单,但刹那之间,要计算清楚对方剑气的力道,还要计算清楚该出多少飞刀才能达到这个效果,甚至还能稳稳拿捏住分寸,让这剑恰好在到达要害之前自解,这难度……近乎于神!

    而容楚把握大到剑临己身还敢回头,说明他确实已经计算好,可他是怎么做到的?

    众人用看鬼一样的目光看着容楚。容楚神一般地破剑,却根本看都没看一眼,手撑壁柱,犹自深情款款问太史阑,“是不是很好看?”

    看他那神情,似乎是故意这么来一场讨太史阑欢心,期待太史阑对他好容易变的戏法夸奖一二。

    太史阑的回答是给了他一脚。

    这个连生死都玩的家伙!

    刚才连她都被惊得失去呼吸!

    一脚还没踢出,她忽然看见一柄小刀,似一只漏网之鱼般闪了出来,直袭那人胸腹。

    那出剑之人正在躲避自己炸开的剑的碎片,不妨这柄小刀忽然出现,已经躲避不及。

    这才是容楚真正的杀手——他害人,从来都不止一招的。

    那人身子向后急退,太史阑忽然一抬头——她觉得这身法很熟悉!

    “哧”一声轻响,那柄小刀闪电般自那人胸腹处划过,所经之处,衣衫两片碎裂。

    太史阑忽然看见那人下腹处一抹红色图案……大鹏!

    而容楚一抬手剑光刺出,雷霆直奔那人胸口,那人躲让小刀去势已尽,再无法躲避容楚这连环一剑。

    他闭目等死。

    “住手!”太史阑忽然扑了出去。

    她来不及阻止容楚的剑,她干脆横扑向剑身,手指握住了容楚的剑。

    “破!”

    剑锋割裂太史阑的手掌,鲜血染红剑身,然后,剑忽然断了,从太史阑握住的地方断裂。

    呛一声,断剑落地,容楚急扑上来,托住太史阑的手,“太史!”

    那死里逃生的高个子怔了怔,眼神里忽有一丝迷茫掠过,与此同时先前发声的蒙面护卫,忽然又低啸一声。那高个子怔了怔,眼神恢复呆滞,一反手拔出身后的刀又扑了过来,这一回,砍的居然还是太史阑!

    容楚怒极,手一招周八的剑已经到了他手中,他看也不看就要反刺出去。太史阑左手握住流血的右手,忽然抬头大声道:“司空!”

    那举刀扑来的高个子一怔,太史阑又大声道:“我是太史!”

    刀停在半空,高个子僵立在那,眼神中又露出茫然神情,盯着太史阑的鲜血,似乎在思考什么。

    太史阑急声道:“容楚,这是司空!他似乎被控制了,你有什么办法?”

    容楚皱眉看着司空昱,道:“以毒攻毒!”

    太史阑忽然想起自己的“慑魄”,既然司空昱是被某种音术所摄,那么她也可以摄回去。

    她运起法门,凝视着司空昱,放低声音,又重复了一遍,“司空,我是太史!”

    司空昱又一震,呆滞迷茫的眼神渐渐清明,太史阑心中欢喜,上前一步,那边那个一直控制司空昱的护卫一急,又发出一声催促的啸声。

    司空昱眼神混乱,慢慢提起刀,又放下,啸声和太史阑的目光似乎在他心头交战,让他无法决定。

    那控制他的人怒哼一声,纵身而起,一边向梁上窜,一边发出啸声,一边抬手射出一枚暗器,破空直袭太史阑。

    司空昱忽然举刀,一刀将暗器拍了出去!

    太史阑大喜,急忙迎上,司空昱却低吼一声,似乎十分痛苦,手中刀反手重重一拍,拍在他自己头上!随即他一个踉跄,倒了下去。

    太史阑一惊,急忙接住他,她身子虚弱撑不住司空昱,容楚赶紧上前替她扶住。

    正在这时,上头一声巨响,众人抬头,就见几个人带着康王,撞破屋顶,欲待逃窜而去。

    屋顶以铁网加盖过,但依旧被冲破,对方手中也颇有些利器。

    容楚厉声道:“追!”有心要亲自追去,但又不放心扶住司空昱的太史阑,只好留下,厉声喝:“黄元帅!”

    此时周八火虎以及外围护卫都已经追出,但却快不过本身就守在院中的黄万两。

    黄万两手中早已操弓,毫不犹豫,对着被背着在屋瓦上逃窜的康王,三箭连发!

    康王叛国,此刻昭然众人之前,罪证确凿。黄元帅手掌大军,和东堂也多有接战,前阵子东堂首犯静海,他的军队首当其冲,死伤不小,对东堂恨之入骨,对和东堂勾结的南齐亲王更是绝不原谅。这三箭凝聚平生功力,连珠飞电,一箭快过一箭!

    屋顶上,一个护卫将康王刚刚负起,第一箭射穿他脚跟!

    护卫跌倒,康王狼狈滚出,另一个护卫急忙将他拉起狂奔。

    “嗖。”第二箭穿透那个护卫肩膀,在康王脸颊划出一条血痕,没入天际。那护卫倒地,箭羽勾住发髻,一头乌发泻落,底下众人惊呼,才发觉这个竟然是女人。

    那女子骨碌碌从屋瓦上落下,苏亚上前将她擒住,揭开面罩一看,原来是那位同知夫人。

    康王魂飞魄散,埋头奔向一个高大护卫,那护卫伸手一把将他扛上自己肩头,纵身跃起。

    这个高大护卫武功明显要比其余人高上一截,步伐如电,转眼要出了箭程。

    “嗖!”第三箭到了,竟然比前两箭更快更猛,携风如卷,直奔那高大护卫后心。

    康王在护卫肩头骇然回望,眼看那箭头不断在眼前放大,搅动气流将他额发吹起,下一瞬就会穿透他的额头和护卫的肩膀,不禁骇然大叫,“救命!”

    高大护卫忽然身子向前一折,整个人仿佛忽然失去中间骨头,平平折了出去。他虽然把自己折了出去,但康王却行动不便,他背上还有一截断了的钢条顶着呢!

    “哧。”一声,箭尖入肉之声,康王惨叫,手臂上一朵血花绽开,那高大护卫怒喝,“闭嘴!”

    他双足跃起,已经将要纵过那一片屋檐,黄万两臂力已尽,皱眉放下弓。

    忽然巨大风声从身后起,黄万两一个纵步跃开,就看见一柄红缨短矛从身后来,在他眼前划过一道深红的光影,下一瞬就落在了刚刚直起身来的康王背后。

    这一下比刚才的箭还快,拿捏的时机也极准,正是康王和护卫都微微受创,恢复正常身形,一时很难再故技重施的时刻。

    “砰”一声,康王一声大叫,但背上却没有出血,众人这才想起,康王身上是穿了护身宝甲的。这么远任何武器都无法伤了他。

    然而出矛人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一点,“嚓”紧接着又一声,第二柄矛从众人头顶射出,众人只觉得头顶和脖子一凉,似有刀锋擦过,再一看第二柄矛又到了康王后心,赫然是刚才同样位置,“砰!”

    【和阅读独家全本首发郭敬明最新散文集《愿风裁尘》,搜书名即可抢鲜阅读!微信请关注cmread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