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0章 婚书现世(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600章  婚书现世(1)

    副将夫人神情一动,犹犹豫豫地道:“真的好么?”

    其余人有心希望她也把东西换了,当即都道她这玉佩质地精良,图案精美,真真再合适不过。

    当即这副将夫人也换了,众人瞧着,有些人便打开了自己的礼盒,同知夫人似乎是个热心的,挨次地看过去,指指点点给众人建议,她倒还真有些眼光,众人举棋不定到底换什么好的时候,她的看法都能令人满意。

    日光明媚,那女子笑意也明媚,举起的手不住翻弄着各式珠链、玉佩、手镯、锁片……那些黄金珠玉的璀璨的光,被她透亮薄润的指甲四处反射,她的眼光也四处荡漾着,唇角弧度欢快。

    不多时众人多已经换好,因为大家都换了,心里也就没了心障,大家互视一眼,居然还有些共享小秘密的窃喜。

    有人注意到黄元帅夫人没有参与,不禁心中咯噔一声,一回头却没找到黄元帅夫人,再看她已经独自在园中赏花,众人都放了心,想着这位尊贵的夫人,想必拉不下脸来做这事,到那边偷偷换了。又或者看她那寒酸样子,也许本就没带什么值钱礼物,怕在众人面前露出来尴尬,干脆避开,无论是哪种情况,总之都应该不会将今日事传扬出去。

    众人放下心,又开始喝茶聊天,盘算着时辰也该开饭,却迟迟等不到消息,不禁都有些焦躁,也有些人消息灵通,便说听说康王殿下已经到了静海,或许总督府是在等康王消息也说不定,当即一群女人又开始议论起康王的八卦。

    正说着,忽然啪地一声响,众人转头,便看见花池后的暖阁有扇窗户动了动。似乎刚刚被人关紧,又没有关好。

    众人都一惊,面面相觑——难道刚才那些事儿那些话,都被人听见了?

    等了一会又没动静,众人想着可能是风吹的,都将目光转开,忽然有人“咦”了一声,目光落在了那边花池之下。

    众人看过去,忽然静默无声。

    花池边,不知何时多了条人影,是个身材修长的男子,珍珠色锦袍,玉带金冠,一头鸦青的长发披在肩上,远望如锦。

    他正微微倾身,负手看花池中的红鲤,半边侧脸轮廓精美,言语难述,日光跳跃在他额前,泛出玉光温润。

    风过,几朵浅红的大丽花扑入他的雪色衣襟,他伸手轻轻一推,手指如玉如琢,骨节分明,极美好的线条,而那般轻轻一让的姿态,像飞雪让过了清风,在天地在微微一顿,风姿冉冉。

    他黛青的长眉一掠,眼波在天地山水中流动,四面便似风也停,香四散,而花失色。

    郁郁青树,艳艳繁花,而他一色如雪,清若流泉。耀目得令人窒息,却又不觉咄咄逼人。

    夫人们的呼吸,也在一瞬间窒住。

    有生之年,未曾见风采如此者。

    自丽京初嫁来的那位副将夫人微微皱起眉,隐约觉得这男子侧影有些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是谁。

    此刻众人失神,都直着脖子望那男子,眼看他稍稍停留,便转身而去,珍珠白的衣袂,似月光似雪,卷过人们的视野。

    众人不禁怅然若失,却也不是心中有什么邪念,只是人性天生追逐极致之美,见着这般容颜风采,下意识地想多看几眼。

    一时四面无声,所有人都在失神,那一刻便是有人来偷了礼盒,想必也无人知道。

    等到众人回神,便看见黄元帅夫人已经回来,身边还伴了一位女子,众人一开始以为是太史阑府中负责招待的女将,仔细一看却是个陌生女子。

    女子穿一身深蓝色长袍,式样有些像番服,却没有系腰带,蓝色袍子飘飘洒洒,按说应给人感觉很潇洒,可众人都觉得,这个人,依然是整肃的,严峻的。

    女子个子高挑,面色有些微白,并不算气色很好,甚至微微有些憔悴,可那双细长乌黑的眼睛转过来的时候,众人忽然都觉得心中一凛。

    “这位是……”当即有人提出疑问。

    黄元帅夫人笑道:“刚在园子里碰见的姐妹,便邀了来一起聊聊。”

    那女子很随意地坐下,对众人点了点头,一笑不语。

    众人便以为也是哪位官员的夫人,瞧那性子也是个木讷的,难怪和黄元帅夫人说得来,便不再理会,自己说话。

    不例外地,又说到总督大人的风流轶事,那位丽京高门出身的副将夫人,虽然是个大门不出的庶女,八卦倒还灵通,不仅倒腾出了太史阑和晋国公的事儿,还有太史阑和晋国公府大管家不得不说的事儿,以及太史阑和东堂世子不得不说的事儿。

    这些八卦,无论当事人身份还是内涵,都足够轰动——国公府的女主人,和奴仆管家勾搭,或者说国家元帅,和异国世子有奸情……无论哪种,都是传奇暧昧话本子的绝好题材,足可以让三流说书先生在酒楼里骗一个月的钱。

    夫人们听得惊叹连连,目光灼灼,惊诧之余越发鄙视,越发觉得自己换掉礼物的做法,当真再正确不过。

    说着说着,不可避免地开始讨论太史阑的个人魅力,何以能令如此之多的优秀男子前赴后继,当即有人道:“听闻她也不过是中人之姿……想必女子功勋伟业,也算一种吸引人的奇特之处,才令这许多英才折腰?”

    又有人嗤笑一声道:“女子无才才是德。咱们闺阁女子,首重品行,次重才貌,什么时候谈起功勋伟业来了?闺中女子出门尚且纬纱遮面,何况这马上作战,朝堂为官,和男子同行同食?此等放纵行径,怎么会被视为珍异之处?要我看,十有***,是靠总督大人手腕强势,另有镇服之道吧?”

    这话说得含蓄,众人却都浮想联翩,几个年轻点的低低笑起来,年长些的偏转头当作没听见,有人看见黄夫人低眉垂目,又见她有意无意,看了那蓝衣女子一眼。

    蓝衣女子靠在亭栏上,双手抱胸,似听非听,脸上无喜无怒,只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瞳仁深黑。

    有人看着她脸上神情,忽觉不安,便不再参与八卦,不过其余人倒是越说越来劲,连这里是何处都已经忘记。

    “说起来,”有人笑道,“都说晋国公芝兰玉树,是丽京第一美人。容家有子,洵美且异的歌儿,咱们在静海也听了一耳朵,却不知该是何等样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如何便中意了咱们的总督大人,连这未婚生子的事儿也一声不出,真真是好性子。”

    “朝中人倒从无说这位国公好性子的,说他难缠的倒有一大把。”副将夫人撇撇嘴,“我多年前曾远远见过国公一面。”

    众人都来了兴趣,却不好开口相问,那同知夫人笑道:“不知和方才那池边男子,比起来如何。”

    众人顿时都露出向往神情,又有些不赞同,只觉得刚才那人直如谪仙的风貌,和所谓难缠风马牛不相及,晋国公定然是万万不能及的。

    副将夫人倒听得心头一震,这才想起了刚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顿时脸上变色。

    有人没察觉她的不对劲,犹自笑道:“自然不会是同一类,话说回来,这是总督府后院,怎么会有外男?难道……”

    众人又开始咳嗽,人群里不知道谁,低低地道:“不会是偷养的……”

    又不知道谁,严厉地咳嗽一声,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反应过来这毕竟是总督府,如此大胆议论终究不妥,众人左顾右盼,看花的看花,吃茶的吃茶。

    正等得不耐烦,前头微微有些喧哗,众夫人打发侍女去打听,不多时总督府的人来说,康王殿下已经驾临前院,让所有夫人们前去拜见,顺便就在前厅领了宴席。众人都极其兴奋,纷纷起身,有人无意中往先前那个角落看了一眼,却发现蓝衣女子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也没人在意,夫人们款款往前厅去,总督府的议事大厅已经拆掉了一面墙,和当初的太史阑的饭厅连在一起,十分宽敞,足可放下数十席,现在中间隔了一长排的屏风,用以区分男女席。

    康王已经下了轿,和南徐总督在议事厅内,由静海一众官员相陪。二五营和苍阑军的军官们也都在,坐了满满一厅。

    康王和太史阑的恩怨,天下皆知。康王此行目的,景泰蓝也早已廷寄公文发布,也是全官场皆知。众人对于康王竟然会选择在这么公开的时候来太史阑这里,都非常惊讶。

    好歹他是亲王,正常情况下为了面子,悄悄应个景也就说得过去了,何必自己将自己置于这样尴尬的境地?

    所谓事有反常必有妖,久经宦海的官儿们都嗅出味道不对,都拎着心相陪。

    二五营和苍阑军的军官们,却都大咧咧不以为然,眼看康王不喝总督府的茶,喝自己带来的茶,不用总督府的仆人,用自己带来的护卫,时时处处都小命要紧的模样,眼神里毫不掩饰对这位亲王的鄙视。

    康王自己倒从容,十分亲切地和官员们寒暄,只是他今日穿得似乎特别的臃肿,静海冬天不算冷,他却像在袍子里裹了好几层,以至于看起来有些累赘,他自坐下后,动作幅度也显得小,着实显得有点穿多了。

    【和阅读独家全本首发郭敬明最新散文集《愿风裁尘》,搜书名即可抢鲜阅读!微信请关注cmread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