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2章 母子团聚(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82章  母子团聚(3)

    撞了头的容楚浑然不觉,飘一般地向府内走,容弥老夫妇俩都在内院,正在讨论关于未来孙子还是孙女的出生问题。

    “消息也该来了。”容夫人道,“希望是个男孩子。”

    “男孩子自然是极好的。”容弥捋着胡须,“如果是女孩子也不坏,反正他们还年轻,以后尽可以生儿子。我们容府,多久没有看见女孩儿了。”

    “老天保佑……”容夫人双手合十,“但望静海无事,但望太史阑平安诞下孩子。母子康健……唉,我这心里总拎着,听着太史阑在静海的事情越多,越是不安心。你说她一个孕妇,折腾成这样,怎么就没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这万一……”

    “闭嘴。”容弥威严地一喝,“妇人见识!胡说什么!”

    容夫人不再说话,叹了口气。忽然眼睛一亮,道:“楚儿回来了?”

    容楚进门,给两老见礼,容弥还没什么,问了问朝中事务,得知静海捷报,顿时舒了口气,连连道:“这就好,这就好。”容夫人比较细心,觉得儿子今日看起来很有些异常,试探地问:“楚儿,瞧你神情奇特,莫非……太史阑还有什么消息?”

    容楚点点头。

    两老霍然站起,眼神急切——太史阑已经来了战胜的消息,再有什么消息,也只能是孩子了!

    “她……她生了?”容夫人颤声问。

    容楚又点头,随即叹口气。

    这一声叹得两老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容夫人惊道:“不……不顺利?”容弥立即瞪她一眼,紧张地看容楚,容楚却又唇角一扯,现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两老直接给今天神神怪怪的容楚搞糊涂了,容弥瞪眼道:“你这是怎么了!痛快点!瞧你这样子……女儿?”

    容楚点一点头,道:“女儿是有的。”

    容弥一笑,道:“极好!”坐下来安稳喝茶。容夫人微有些失望,却也安心地道:“将来孙儿有个长姐,也是很好的。只是不知太史阑那个性子,是否还肯再生,无论如何,我容家还是需要一个男孩子做继承人的……”

    容楚又点一点头,道:“儿子也是有的。”

    “哦……”容夫人舒一口气,“她肯再生就好。确实,我们容家这样的府邸,没有男孩子不行……等等!”

    她霍然转头,此时容弥也反应过来,啪地搁下茶杯,又跳了起来。

    “你……”容弥惊喜地不可置信,急促地道,“你的意思……”

    “太史阑于九月二十一产下双生子。”容楚捏着纸条,语句清晰,到此时,眼底喜悦的火花才灼灼地闪了出来,仿佛通过喜讯的传递,终于找到了真实感,“一龙一凤。”

    容夫人倒抽一口气,双眼顿时泪花盈盈,容弥呆呆站了半晌,一转身碰翻茶杯,他也不去收拾,仿佛根本没听见,大步向外走,大声道:“摆酒!摆酒!老爷我今晚要喝酒!”一转头盯住儿子,“好!好!虎父无犬子!这才是我容弥的好儿子!今晚你也陪你爹喝!不醉不休!”

    容楚浅笑躬身。容夫人涨红了脸,啐一口“老不正经!这话也和儿子说!”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容楚没有笑,他捏紧纸条,看向静海方向。

    太史。

    多谢你。

    还有三天。

    时间如此紧迫,以至于这几天太史阑就像长在了两个孩子身上,一步都没离开。甚至晚上议事,也把摇篮放在身边。

    两个孩子马上要送去丽京,她准备安排大批护卫护送,并让苏亚跟随,也带了信鸽随时传递消息。她请韦雅把孩子送去丽京,一方面是要让容楚见见孩子;一方面是考验下韦雅的心思;再一方面,她也想把最后决定的权力让给容楚,他看过了孩子,应该更了解孩子的状况,到时候需要不需要送走,他愿不愿意送走,由他决定。

    她内心深处,对于李家的神秘复杂很有戒备,但事关孩子的终生健康,她也不敢轻易做决定,就由更熟悉李家,更善于掌控大局的容楚来斟酌吧。

    此刻议的是如何处置雷元的事。

    火虎于定一言不发,花寻欢却表示应该需要彻查,不能只听太史阑推断,为此她顶着太史阑的寒冰脸,将内外院护卫叫来询问,但让她失望的是,证词对雷元都很不利。前院护卫曾经看见雷元到过前院,后院护卫也说雷元有一阵子不在,花寻欢去问雷元,雷元说那阵子东堂刺客正闯进后院,到处乱扔暗器雷弹,他先冲出去抓到了一个刺客,把他拖到一边逼问人数和行踪,结果那刺客自杀了。那个时间段其余护卫还没赶到,他是一个人。

    没有证明,花寻欢也很失望,各方怀疑都指向雷元,可是她看着雷元眨眼间的憔悴,眼眶深红的痛苦和狼狈,心中始终提不起恨来。

    太史阑任她折腾半夜,只管抱着孩子哼哼,花寻欢瞧她那样子,虽心情沉重,也忍不住取笑一句,“你也太上心了,以后有得日子抱,何必这样没日没夜地搂着?小心落下病来。”

    太史阑只瞧她一眼,没说话,这一眼瞧得花寻欢心头巨震,却不知道因为什么。

    史小翠的丧事也在筹备,前方目前还算安定,双方都需要休整,太史阑已经发信让人尽量都回来,无论如何,大家一路战友,必须见小翠最后一面。

    她和花寻欢,都没有再去灵堂,不是薄凉,而是事情还没解决,还没到告慰死者的时候。有些痛伤在深处,大家都小心翼翼,先回避开来。

    想到还不知爱人死讯的杨成,花寻欢就觉得连心都揪了起来。

    二更的时候太史阑去睡了,不听花寻欢劝阻,要和两个孩子睡在一起,婆子们觉得不妥,回报韦雅,韦雅只道:“那是太史总督的孩子,你我无权干涉。”

    花寻欢也只得看着太史阑把孩子一个放在胸口,一个放在肚子上,用一种诡异的姿态入睡。

    太史阑没有奶水,两个孩子都胃纳很小,一个时辰喝一次奶,为了保证奶娘的休息,总督府安排了三个奶娘。这样太史阑就几乎没法睡觉。

    她也不打算睡了,两天,二十四个时辰,分分秒秒,她都不想浪费。

    花寻欢本来应该睡在自己的院子,今晚太史阑却将她留下,道:“你睡我隔壁吧。”

    花寻欢自然答应,但睡下之后却觉得有些奇怪,太史阑平日里并不要人睡在附近,今晚一反常态,是为什么?

    想起外院柴房里还关着雷元,她又是一阵烦躁,忽然想起明日雷元就要送官,今晚……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这么一想的时候她便睡不着,悄悄起身出了院子,今夜月光明,一路霜白,她经过前院后厨房史小翠埋骨地时,心中哀凄又苦痛,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随即她就似乎看见一条黑影一闪而过。

    隔得还远,月光又极盛,反而影响视线,她不能确定,赶紧掠过去,四顾之下哪有人影?

    这谁半夜三更出现在史小翠出事的地方?难道是……

    花寻欢一凛,匆匆地向前院柴房赶去,果然远远看见一条影子,闪进了柴房。

    她掠过去,轻轻翻上屋檐,掀开一片屋瓦,就看见底下两个人影。一人被锁链捆着,是雷元,一人蹲着,手中寒光闪耀,看身形是于定。

    花寻欢心中一紧,眼前一黑,难道……

    随即她听见两人对话。

    “于定……”雷元的声音有诧异有不安,“你为什么……”

    “别说话!”于定低声道,“我给你带了柄好刀,能砍断这锁链,盘缠食物我给你带来了,你马上走。”

    “你……”雷元神情激动,“你信我是冤枉的!”

    “信!”于定斩钉截铁,“兄弟一场,你的为人我信得过。”

    雷元一震,这粗豪的汉子声音也有了哽咽,“老于……多谢你……我……我……”他惭愧地低头,“我原本还想着,我没杀,或许可能是你,看你没给我求情,我更怀疑你……我该死!你……你原谅我!”

    “你这么怀疑是对的。”于定低低地道,“看起来这事非你即我。其实我不这么认为,东堂在此地经营已久,要想在府里安排一些人实在不难。我没替你求情是因为知道大人的性子,她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更改过?与其求情劳而无功,不如直接放走你。”

    “谢了,老于。”雷元哽咽。

    “别谢我,也别怪总督,这事儿她也很伤心,等气头过了,咱们慢慢地解劝着,你也就能回来了。你在外头要小心,如果有机会,也查查杀小翠的凶手,她死得惨哪。”

    “回来不回来不重要了。”雷元心灰意冷地道,“但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凶手,给小翠,也给我自己报仇!”

    “我信你。”于定终于磨断了锁链,“好了,我已经调走了这个时段巡逻的护卫,你快走吧。”

    “兄弟!”雷元握紧他的双手,“谢了!”

    他语声诚挚,屋顶上花寻欢眼眶慢慢红了。

    此刻她心中亦温暖涌动,为于定的兄弟情义,为他对朋友的无条件信任,也为自己不曾看错了人。

    第一眼她就喜欢上这个翩翩少年,只是可惜他当时冲着太史阑而来,她算是个有精神洁癖的,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心思。倒是于定,后来待她一直和别人不同些,有次在军中训练她受了伤,他正好受命过去办事,看见了当即给她回府拿了最好的药,又连送了七日病好汤水,吃得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才停止。之后两人便有些私下接触,也学着小翠杨成,压过几次马路。算是稍稍有些小情愫,只是一直没有点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