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9章 获知喜讯(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79章  获知喜讯(3)

    “就是和总督您一天失踪的。”雷元神情沮丧,“府里府外都找过了。”

    于定也叹息,道:“容小姐我们一直没看见,我们也不清楚当时在地道下到底是什么安排,还以为她之前就趁乱走了。小翠出现在后院时,因为当时少爷小姐被掳,我们忙于处理此事,她也没和我们交代容小姐的下落,只是出于担心询问了苍阑军营,知道她没回军营,才发觉她失踪。至于小翠,我们以为她当时找到了您,事发紧急,来不及通知先护着您离开了,谁知道……”

    “最后一个看见小翠的人是谁?”太史阑想着容榕的事还没头绪,她定然是在地下失踪,得着落在东堂人或李家人手上,问于定雷元没用,只能先处理好小翠的事。

    “是我。”雷元道,“我看见她向前院方向走,问她去哪里,她没回答,对我摆了摆手。”

    于定忽然道:“不,应该是我。”

    太史阑抬眼看他。

    “那天她是到了前院,和我说要去寻找大人,我才知道原来大人没有进后院。我说陪她一起找,她不要,又回了后院。我当时看见树上有一些痕迹,上树去查看,无意中却看见小翠没有进后院,而是在月洞门附近,和一个男子说了几句话,当时那男子是背影,我以为是府中护卫,没有在意,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后来就没看见小翠,我以为她回了后院。雷元告诉我她不在我们才知道她失踪。”

    “这事你怎么没告诉我。”雷元瞪眼道。

    “我这不是没想起来么。”于定苦笑,“刚才我经过那边的树,忽然想起这事,忽然觉得那男子背影穿的衣服好像和府中护卫不同,这才觉得不对的。”

    花寻欢瞠目道:“莫非那男子是东堂刺客?小翠被他杀了?哎呀不对啊,如果那男子是东堂刺客,又怎么会和小翠说话……”她忽然顿住,脸色变了。

    堂上一片沉默,于定低下头,雷元还没反应过来,火虎脸色变了,太史阑皱了皱眉。

    当日府中除了护卫都是敌人,史小翠和非府中护卫的人密议,岂不就是内奸?

    那天情况乱成那样,大家都知道内奸功不可没,只是不知道是谁,诚然史小翠嫌疑最大,她是太史阑当时最亲近的人,一手掌握太史阑的所有事务,甚至连密道,她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全程设计的人,如果……

    “不可能!”花寻欢立即道,“小翠不是那样的人!”

    她脸色涨红,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慷慨激昂地道:“小翠和杨成两情相悦,两人商议等这次大战之后,去藏边一趟,见见杨成的家人。她怎么可能犯糊涂?再说且不论情分,她跟在大人身边,寸功未立就已经是校尉,这样的升迁速度,谁人能给?她怎么可能背弃大人?”

    火虎忽然叹口气,喃喃道:“照你这么说,大人身边的人,谁都不该背叛。”

    花寻欢窒了一窒,随即斩钉截铁地道:“反正小翠不可能!”

    “我也认为不可能!”于定道,“我只是觉得,她当时可能被人欺骗或蒙蔽,我现在很担心她被东堂人……”

    雷元倒是道:“当时那情况,东堂刺客到最后自顾不暇,给我们追杀得满地跑,应该没什么可能再去杀小翠的。”

    “你什么意思?”花寻欢怒道,“你的意思是小翠是内奸?”

    “我可没这么说。”雷元也动了意气,“我就事论事,你不在场你怎么知道当时情形?府中护卫被搅乱只是一阵子,之后李家人来了之后,便能抽出身合围东堂刺客,那些刺客后来多半自杀,没留下活口,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时辰再去杀小翠。”

    “我倒觉得你才是内奸!”花寻欢火气上来口不择言,“你管着内院,当时前院乱着的时候你去干嘛了?后院那么多人,为什么少爷小姐还会被抢夺?李家人为什么要把你驱逐在外不给你带人保卫内院?是不是他们也觉得你可疑?”

    “花寻欢你说话凭点良心!”雷元唰一下蹦起来,青筋上脸,“府中内外院职司分明,没有大人的命令我怎么好带人闯外院!少爷小姐是在屋子里被抢夺的,我们也没有权限进大人的屋子,屋子里当时只有小翠在……”

    “放屁!”花寻欢也脸红脖子粗,“你什么意思!又说到小翠身上去了,你是一定要把内奸的罪名往她身上套不是?”

    “我只说事实……”

    “闭嘴!”

    太史阑清清冷冷的声音,冰块一样砸过来,两个人立即闭嘴,犹自脸红脖子粗,斗鸡一样怒目相视。

    于定连连叹息,拉花寻欢袖子,低声道:“你急什么呢,怎么好这么说老雷,他也有他的难处……”

    “呸。”花寻欢愤然一甩手,“你呀,就是看谁都是好人!”

    于定苦笑,雷元又要跳起来,太史阑眼光冷冷扫过去,雷元也不敢动了,可是偌大一个汉子,瞬间连眼眶都红了,“大人,我……”

    “好了。”太史阑摆摆手,出了一会神,淡淡道,“安排所有护卫,在府中寻找。”

    “寻找什么……”四个人默了默,半晌,火虎才低声问。

    “小翠的尸体。”众人不愿说出的几个字,被太史阑淡淡吐出口。

    花寻欢神情宛如被雷劈,眼泪滚滚而下,其实这个想法大家都有,但不说出口就似乎没有一份希望,如今被太史阑亲口认定,最后的希望也被掐灭了。

    “在……在哪找……”火虎问了个傻问题。

    “前院。”

    于定肩膀微微一颤,太史阑已经道:“后院早早就有李家的人驻守,谁也没办法在那里杀人埋尸。”

    随即她道:“你们三个去找,寻欢留下。”

    花寻欢眼看那三个男人出去,坐近了太史阑,焦灼地道:“大人,你可别信雷元的话……”

    “我谁都不信,我只信我自己的判断。”太史阑道,“不过我可以听听你的意见,你倾向于是雷元?”

    “当时就那么几个人,不是他是谁?”花寻欢愤愤,“这家伙别看他粗豪,心思细着呢,还特爱财。”

    “哦?”

    花寻欢这下倒犹豫了,摇摇头道:“我是嘴快,其实这是他平时的小毛病,或者说是习惯,我不该拿这个来干扰您的判断。”

    太史阑将茶杯在手中转着,若有所思,道:“你怎么完全没怀疑于定?”

    “他怎么可能!”花寻欢笑起来,“于大哥性子温和,待人和善,里里外外没人说他不好,和小翠更无过节,他为什么要杀她?”

    太史阑看她一眼,道:“我倒忘了你和他交情不错,据说马路都压过几次。”

    花寻欢竟然难得娇羞起来,脸颊上透出一层薄红,“也就是一起逛逛,还是给府中买东西,其实没什么……”居然声音越来越低。

    太史阑闭了闭眼睛,道:“我累了。”

    “我给你找张毯子,盖着休息会吧,或者先回去看看少爷小姐?你到现在还没……”

    “不用。”太史阑答得古怪,“我怕我见了那两个小的,心就软了,有些事就做不来了。”

    花寻欢愕然看她,太史阑已经闭上眼睛,花寻欢轻手轻脚去找毯子,忽然听见太史阑淡淡道:“任何时候,记住勇于面对现实。”

    花寻欢愕然回首,却见太史阑闭目在日光中,淡淡神情,仿佛刚才那句话从未说过。

    内院韦雅早早听说太史阑进府了,以为她立即会进后院来看孩子,立即吩咐将两个孩子抱着睡在一起。平日里两个孩子都是分开睡的,各自有婆子陪着。

    结果等了好久没人来,再去打听说是直接进议事厅后就没出来,韦雅听着,脸上神情不可思议,怔然良久道:“她还是女人么?生下孩子就出府打仗,回来后居然先去议事。两个孩子到现在还没吃过她一口奶啊!”

    她身边的婆子,是她自小便陪着的,冷笑道:“太史元帅当然不凡,家国为重,只是可怜了这两个孩子。”

    韦雅默然。半晌喃喃道:“或许家主,爱的就是这份与众不同吧……”

    涉及李扶舟,婆子不敢接话,只不赞同地摇摇头,给两个吹泡泡的孩子掖被角,“小乖乖,等母亲回来后再带你们去泡药澡好不好?”

    两个孩子现在每天都泡药澡一个时辰,今天为了等太史阑推迟了。

    “带他们去吧,身体要紧。”韦雅看了看两个孩子,眼神温柔,忽然轻轻道,“她这么冷心冷情也好,这样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太史阑并没有睡多久,其实她不是睡,只是闭目养神,梳理一下烦乱的心绪。

    有些事她永远不想面对,有些事她以为永远不会发生,有些人她以为自己只要赤心相待,必然就会被理解和接纳,予她同样的丹心一片,哪怕她淡漠,冷情,沉默,但他们不是别人,他们应该能懂。

    她虽漠然不语,甚至显得不在意,其实一直为这样一路相伴走过的知己情感而骄傲欣喜,然后忽然有一天她发现其实有人没懂,没接受。

    伸出去的指尖,触及混沌和冰凉。

    她的心也微凉。

    厅外有杂沓步声,听起来有些沉重,她睁开眼睛,就看见几个人抬着一个物体走了过来。

    有走遍江湖,善于发现隐匿踪迹的火虎在,找这些总是很快的。

    太史阑垂下眼,不去看那个被油布包裹着的身体,她的部下,她的朋友,她内心深处的姐妹,到今天,她终于亲眼面对了这样的失去。

    人间背叛,知己永别,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