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8章 获知喜讯(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78章  获知喜讯(2)

    经过打岔,景泰蓝似乎也恢复了过来,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小手,把手心嫌恶地在袍子上擦了又擦,才转身蹬蹬蹬走回去。

    这回群臣唰一下分开如拨浪,腰弯得更低。

    “皇叔。”他在宝座上坐定,道,“你还不向国公道谢?这可是救命之恩!”

    众臣点头,这回真的是救命之恩啊。

    康王艰难地爬起身,怨恨地盯一眼容楚,想用眼神威逼他不敢受自己的礼。容楚含笑站在他对面,姿态从容,连一句“不敢”客气话都没说。

    最后康王无奈,只得给容楚鞠躬为礼,嘴里含含糊糊不知说了什么。群臣看着,也有些鄙视,心想无论如何容楚刚才确实救了他一命,救命之恩何等重要,康王还满脸仇恨,心性可见一斑。

    完了康王弯着腰,对景泰蓝道:“微臣身体不适,请求提前告退”便要离开。

    “慢着。”景泰蓝道,“皇叔你还忘记了一件事。”

    康王背影一颤。

    “你和朕的赌约,”景泰蓝小嘴斜着,笑得张狂,“你说过什么来着……”

    “陛下……”康王回身,满心苦涩,低低地道,“微臣等太史总督回京,一定亲自上门请罪……”

    “她回京得到什么时候?一年?两年?战事方起,她没可能现在回京。”景泰蓝大摇脑袋,“请罪就是得立即请,才叫诚意,你们听过谁为两年前的错误上门请罪的?”

    群臣默然,心想这对叔侄反正是卯上了,装死闭嘴就是。

    “这个……”康王怎么肯去静海,连忙道,“可是微臣总领丽京三卫,肩负守卫陛下安全重任,决不可擅离京师……”

    “那就不领便是!”景泰蓝接得飞快干脆。

    康王浑身一颤,“陛下!微臣领三卫并无罪责!如何能轻易将微臣卸职!”

    “那你就去静海赔罪。”景泰蓝盯着他。

    容楚微笑,“为将者一诺千金,否则何以将三军?何况这是驾前赌约,如果不遵,岂不是欺君之罪?殿下如果一定不肯现在去赔罪,这便是罪。”

    “对。”景泰蓝立即道,“皇叔你是打算卸职了去赔罪,还是不卸职去赔罪?”

    康王咬牙……反正都要去静海,去撞上太史阑那个更凶狠的贱人,更要命的是,他这么一走,不仅给了太史阑害他的机会,还给了京中容楚等人抢夺权力的机会。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心中呕血。

    三日前他逼皇帝,如今皇帝逼他。

    景泰蓝目光灼灼盯着他,看那模样,更希望他坚持不肯去静海,好趁机将他治罪,让京城兵权大一统。

    康王心中飞快转过无数念头,无论如何兵权不能交,他掌握兵权这两年,已经将三卫首领换成了自己的亲信,甚至天节军和上府军,以及京城光武总营都有渗透,一旦失去兵权,他什么都没有了。

    他原本想等拿到京城总卫合并后的军权,再取出那份遗诏,一朝逼宫,改朝换代。但此刻要被逼出丽京,剩下的亲信是否能在容楚等人手下安然无恙,他实在没有把握。

    但此刻不低头,就给了皇帝把柄,康王暗恨自己心急,打什么赌?

    也只好快去快回了,多带护卫军队,快马赶路,可以十天就一个来回,这十天内让西局好好牵制容楚三公,让他们无法下手。

    “微臣遵旨!”思来想去,他只得磕下头去。

    景泰蓝撇了撇嘴,有点失望。康王抬起头来,正看见身边容楚对他笑,笑得意味深长心中不由咯噔一声。

    “退朝……”心满意足的景泰蓝,欢快地捧着捷报,回宫补觉了。

    容楚缓缓地走在人群后头,对所有人微笑点头,搭讪说话,周全得没任何不妥,直到上了自家马车,他才吐了口气,迅速从马车里取过药水,将景泰蓝刚才给他的小筒浸泡后展开。

    那外表看起来是精钢的小筒,其实本身还是纸卷,夹层里藏着真正重要的消息。

    “恭喜国公,总督已诞,一子一女。”

    容楚的手指颤了颤,纸卷落地,日光忽然穿透窗帘,照见男子一瞬间,眼角泪光。

    静海的蝴蝶扇了扇翅膀,丽京就是一场龙卷风,这场风不仅让皇帝派系扬眉吐气顺风而行,也狠狠拍在了康王等人的脸上。

    三公舒了一口气,他们和容楚最近一步不敢离丽京,全力控制舆论,就是为了将太史阑从“通敌卖国”的罪状中捞出来。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能否翻盘还是要看太史阑的表现。所幸太史阑从不让人失望,她出现得极快极及时,她本人威望也太高,几乎一出现就有鼓舞人心力挽狂澜的效果。她用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方式,把那些还没来得及发出的弹劾奏章,狠狠地拍回了那些人脸上。

    据说之后几天,各路驿站驿使和各家府邸护卫奔掉了魂……他们要忙着把那些弹劾的奏章给追回来。

    第二场海战之后,东堂退入黄湾海域之后,暂时休整。南齐也没有乘胜追击,谁都知道,这不是一场两场战役就能解决的事情,东堂夺取静海城的心思十年八年都不会死,两国最近处的海峡相隔太近,东堂的战船随时可能驶入静海海域,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战争。

    但太史阑也无所谓,国境线的争夺向来都这么回事,长期保持警惕的军队才有可能更好地被磨练。十月初九,在她生子大半个月之后,海疆战事喘息间歇,她终于下了战船,回归静海。

    之前她已经得到于定雷元和韦雅的同时通知,都是说孩子目前安好,韦雅带武帝世家的高手,住在总督府后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照顾保护她的两个孩子。

    于定雷元在信中隐约有些微词,意思是说武帝夫人很是不讲理,反客为主,占了总督府后院,自己开伙,自己决定怎么照顾孩子,甚至不许总督府护卫进入后院。于定还好,他总管前院,本就不该去后院,雷元的意见颇大,他总管后院,居然不能进入自己的地盘,这要后院将来被外人做了什么手脚,他怎么办?只是两位小主子由李家人保护着,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在内院之外层层守卫罢了。

    两人还都提起了史小翠和容榕,询问两人是不是跟随她一路保护了,说两人和她同时失踪。太史阑当时看信,心中就咯噔一声,之后立即派士兵自黑水峪和总督府一线沿路寻找,至今还没有消息。

    太史阑记得容榕当时应该是来得及逃走,原以为容榕一定回了内院,和小翠雷元在一起,谁知道她不见了,小翠也不见了,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联想到锦衣人的可怕,她的心沉了下去。

    于定雷元都和她说,已经将总督府细细搜过很多遍,现在也派人在外面悄悄寻找,但既然找不到来问她,显然确实毫无踪迹,这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太史阑十分心焦,一边指挥战役一边休养身体一边派人寻找,容榕是容楚唯一的妹妹,国公府唯一的女儿,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太史阑真觉得无脸见容楚。

    小翠失踪的事情,太史阑还没和二五营属下讲,小翠失踪肯定不单纯,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如果她的猜想是真的,二五营便要受到莫大打击,还是先等等吧。

    战事稍歇之后,嘉赏圣旨也来了,将官们各得封赏,欢欣鼓舞,太史阑小开庆功宴之后,便带着火虎下船,二五营的人,这次她不打算带回去,苏亚伤势未愈,她也留在船上养伤。

    至于邰世涛,早在送她上船之后便赶了回去,他对纪连城扯的理由是当日恰逢总督府有刺客,他无意中发现了总督府的地道,便下去一探究竟,谁知道误被地道困住,摸索了好久才逃出来,顺便他向纪连城献上了关于密道的设计,纪连城对此很感兴趣,拿去研究了,注意力被吸引走,他也就没有多推敲邰世涛的说辞。而对于太史阑来说,一个毁掉的密道设计算什么,只要愿意,她和容楚下次尽可以重新设计。

    她走到半路上的时候,花寻欢追了上来,说不放心她安危,怕武帝世家的人翻脸,要陪同她回去。太史阑看看花寻欢神情单纯的脸,心中叹一口气……怎么偏偏是她?

    或许,这就是命。

    十月十一,她回到府中。

    于定雷元在府门口接着她。花寻欢上上下下地看于定,见他无恙,舒了口气。

    雷元一见太史阑就大叫:“总督,万幸您安好,您可回来了,我们这阵子……”

    于定打断了他的话,道:“老雷,总督才刚回来,你咋呼什么呢?还不先让总督回院子休息?”

    “回院子回院子……”雷元嘟嚷,“可是我现在都无法给总督安排进内院,小翠也不见了。”

    披着连帽斗篷,坐在软椅上正要被抬进去的太史阑,忽然挥了挥手,示意停下。

    她平静的眼神落在两人脸上,于定低着头,看不清表情,雷元神色郁郁,一脸不得志。

    太史阑看了看,忽然道:“先不忙去内院,到议事厅。”

    议事厅已经重新整修过,所有物件都换了新的,太史阑在厅上坐定,看看一左一右的于定雷元,道:“容小姐和小翠是在什么时候失踪的。”

    花寻欢和火虎吓了一跳,失声道:“小翠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