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3章 处女座小甜甜(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63章  处女座小甜甜(1)

    “谁能画出这物,自然送给谁。”邰世涛一笑,随即又道,“另有几样药物,请老掌柜提供。”

    这回他要的是几样对外伤有极大作用的药物,虽然珍贵,倒也常见,其中还有一两样对产后妇人有用的药,都是太史阑刚才嘱咐他的。

    老掌柜脸色又一变,迅速将药备齐了送来,邰世涛收了,付了银子,转身便走。

    老掌柜站在门口,看那马车离开,随即步入后堂,将袖子里的纸抽出来又看了看,赶紧召来了亲信。

    “把这个送到总督府,送给史姑娘。”老掌柜道,“并将刚才发生的事,都告诉她。记住,一定要面见史姑娘。”

    伙计的身影匆匆没入了人流中。掌柜转过身,心想自家少主的标记,只给了总督大人,另外史姑娘也能看懂,现在总督大人用这种方式传讯,莫非府中有什么变故?

    “总督府后院近日好生森严,里面有什么要紧人物?太史阑回来了?”

    “你明知道她没有回来。”

    “那么是什么人在里面?守院子的人都是高手,我们的人甚至无法接近。”

    “我不知道。”

    “你现在在抗拒什么?事情已经做到这一步,一刀是杀人,两刀也是杀人,你又何必惺惺作态?”

    “我不是惺惺作态,而是后院确实已经全部封锁。总督府的护卫力量本来就很雄厚,规矩也大,前院的人不能管后院的事。你问我我也没办法。前几日出那事,是前院保护不力,已经有人怀疑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你更得帮我。否则你被发现了,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我已经死无葬身之地,我连自己的朋友都……”声音似乎在微微哽咽。

    “得了,大丈夫成大事不拘小节。这点事算什么?倒是你我,前路未卜,必须得再立功勋。上次劳而无功,大殿下得知消息已经发怒,三殿下去追捕太史阑,万一给他得手,大殿下一败涂地,我脑袋落地还是小事,你一番辛苦也就白搭了。”

    “那便白搭吧。”说话的人似乎有点意兴萧索,“我是一时糊涂油蒙了心!听了你的撺掇。总督回来,我不过一死而已,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死了,她们怎么办?”

    死一般的沉默,一片叶子,悠悠地从树顶打着旋儿落下来。

    半晌,有语声也如落叶般萧索疲倦,淡淡道:“后院的事,我也没办法,你不明白总督府的职司分明森严,随意探问迟早会露出马脚。我露出马脚,你们也没什么好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总督并不在城西妓楼街,倒是今天我们接到一个消息,说有一批人,在城北赌坊街那里转悠,说是寻找一个逃婚的女子,这些人形容的形貌,竟然像是总督。我们这边已经派人去查问,据说这批找人的人,似乎是天纪的秘密斥候。”

    “天纪?难道他们先发现了太史阑的行踪?”

    “所以我劝你们,不要想着在总督府守株待兔,等总督回来。总督未必会回来,前方战事不利,她几个亲信落海生死未卜,她肯定是奔向黑水峪了,你们不如去那里堵她!”

    “废话!去黑水峪的路那么多条,我怎么知道在哪条路上堵!”

    “你们三殿下不是智慧卓绝么?他应该知道。”

    “他知道我们才会倒霉!”气急败坏的声音,“你别装傻了。后院里一定是太史阑的贱种!我们听说她怀孕了,这两天她不在,定然是在生产。她的孩子在这里,她怎么会奔向黑水峪?世上有这种女人么?”

    “有,她就是。”

    “不可能!后院一定是她的孩子,所以防备才会那么森严!你帮我们去把孩子偷出来,只要事成,你放心,大殿下定会予你下半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希望封侯拜相,大殿下就带你去东堂,给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荣耀,你想要人间富贵,大殿下就给你八辈子也用不完的财产。你想要扬眉吐气,大殿下就帮你把欺负你瞧不起你的家族都给灭了……只要你想得到,没有大殿下做不到!”

    “他能做到,可这事我做不到。情势所迫出卖朋友已经是我的极限,再残杀婴儿我也无脸苟活。我是无耻,但我尚未沦落为兽……我已经告诉了你那个消息,你还不赶紧去搜捕?不陪了,告辞。”

    “哎你……”

    叶落更急,他从树下转出来,脸色苍白而眼眸黝黑。

    叶落更急,他从树下转出来,脸色苍白而眼眸黝黑。

    “于爷。”他的手下向他回报,“门口有个小伙计,说是万正草药堂的,有要事要寻史姑娘。”

    他微微出神,“去看看。”亲自去了正门前。

    小伙计坚持要面见史姑娘,有物传递。他温和地道:“史姑娘出府办事,这几天都不在,你可以转交给我,我会记得交给她。”

    伙计犹豫了半晌,眼看也不能交给别的人,只得将一个小小的锦囊交给了他,又道:“今日有位客人,来买草药,掌柜的让我把锦囊给的东西交给史姑娘。”

    他点点头,看着伙计离去,一个人走到廊檐下,慢慢打开锦囊,抽出了那张画了图形的纸。

    车马辘辘,向西城门而去。

    太史阑在车内躺着,想着史小翠应该已经看见了那纸条。

    所谓的草药形状,纸条上的图案,其实是杨成曾经给她的令牌上的图。

    凭借这个令牌,她可以使用杨家分布全国的所有势力和大部分金钱。这令牌是杨成在北严之战后,向她效忠时所献上。但太史阑一路青云直上,势力雄厚,根本用不着杨家的力量,令牌也就一直搁在她卧室里。

    她虽然没有把令牌带出来,却记得上面特别的图案,这也是杨家内部的家徽,杨家属下都认得,而史小翠,自然也认得。

    史小翠看见那图案,自然知道她曾出现在哪里,老掌柜会向史小翠提供他们这一行人的特征,史小翠就可以派人一路追下去。

    府中留下的人,她现在真正敢信的,就是小翠。

    她在等待着和史小翠接头,却不知道世事有时并不遂人愿。

    静海城门最近已经开始管制,这是她下的命令,不过是许出不许进,所以车子很顺利地出了城门。

    从静海城到黑水峪,车行最快也要一天路程,前往黑水峪的路口很多,不过到达黑水峪的最后一段路,却是唯一的必经之路。太史阑猜测,如果东堂的人没能在去路上拦截到她,就会在最后一段路设伏。

    这车是小倌馆用来运货的马车,自然比不上总督马车的宽敞舒适,那座位上的垫子油腻腻的,不知道多少人坐过,甚至还有一些可疑痕迹,整个车厢狭窄黑暗,隐约透着各种古怪气味,太史阑就好像没有感觉,静静地躺着。

    她恢复能力一向很强,现在已经算是渡过了危险期,只是身体无比虚弱,连抬起一根手指都很困难,说到底,已经伤及元气,要完全恢复,必然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

    太史阑微微闭着眼睛,盘算着之后路应该怎么走,邰世涛坐在她身边,一边要照顾着她,一边还要分心监视赶车的车夫,忍不住轻叹一声,道:“国公的护卫如果这次在就好了。”

    太史阑张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要误会容楚……他曾派来龙魂卫三次,被我送回去三次。”

    自从做了总督,她就不再接受容楚的护卫,上次听说他被刺,更是坚决拒绝了容楚的要求。说到底,她身边根本不缺护卫力量,她的随身护卫比容楚还多,这次之所以出事,步步被动,还是因为出了内奸。

    太史阑脸色微微暗了下来,这事儿梗在她心中,是一根刺。她知道必须要拔,但等待流血的滋味不好受。

    邰世涛也叹息一声,道:“国公如果知道您这样……”

    “不许让他知道。”太史阑答得简单而坚决,“否则以后不见你。”

    邰世涛这一刻忍不住再次对容楚又羡又嫉。

    “一个人受到伤害已经很痛苦,何必再拖一个人去痛?”太史阑淡淡道。

    邰世涛心一跳,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事儿当时他没注意,此刻回想却觉得不对劲。

    “姐姐……”他犹豫半晌,终于问,“您临产下地道的时候,当时容小姐扶着你,我觉得她的姿势有点……”

    “有点什么?”太史阑张开眼睛。

    邰世涛给她目光一逼,竟然开不了口,太史阑已经道:“容榕为我做了什么,你亲眼看到,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邰世涛低下头,心却揪成一团——刚才他并没有问出容榕要做什么,太史阑的回答却是警惕和反感的,这说明她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

    太史阑静了静,最终叹息一声。

    “对孩子宽容些,年轻本身就是弱点。”她道,“十四五岁的天真孩子,受了打击,有什么一瞬间的恶念,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谁没年轻轻狂?谁无一霎恶念?除非天性恶劣,无可教化,否则不要以此判定他人的一生,不要就此断绝他人获得救赎的机会。我希望你学会换位思考,若你自己或你的孩子曾有一时糊涂的错误,你是不是也期待得到原谅?世上哪有那么多非黑既白?都这么咄咄逼人,路会越来越狭窄。有时候,撤开对他人的障碍,也是拓宽自己的道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你给出的态度,能决定别人的一生,要有自己的判断,要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