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6章 巨大八卦(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56章  巨大八卦(2)

    城西偏僻地带的青楼,面对的顾客自然是贩夫走卒,三教九流,但这些人也是流动量最大,走街窜巷最多的。这些青楼,原本有人建议要清除,以免在总督府附近营业,有伤总督府尊严,太史阑却认为食色性也,这也是人之常情,固然这里下贱多罪恶,但强硬扼杀也会导致更多的问题滋生,就搁在了一边。

    因为总督府不管,又因为总督强硬铁腕,威震静海,所有开在总督府附近的青楼,反而少了很多流氓混混滋扰,也无人敢上门来收保护费,日子过得还比以前滋润,一来二去,这边民居少,但三流地下青楼倒越开越多,那个著名的坑倒了一群地头蛇的“十九楼”,就是在这附近。

    “姐姐,我们走。”邰世涛抱起太史阑,身影一闪,向前掠去。

    一炷香后,墙头上锦袍一闪,锦衣人立在风中,看了看四周略显荒凉的景色,唇角微微现出一抹微笑。

    “殿下,我们应该往哪里追?”他身后护卫在请示,“是往城中吗?此处前往城中有三条路……”

    “她来不及到闹市现身。”锦衣人微笑摇头,“她只能在这一炷香内,尽可能地把自己在某处出现的消息,散布开去,而且,越轰动越好,越多人看见越好,如此,也便达到了公开露面安定人心的效果。”

    “殿下高见。”护卫心悦诚服,却犹有疑惑,“那她会去哪里?”

    锦衣人负手闲闲看向前方,“除了青楼和小倌馆,还有什么地方,人流更多更杂呢?”他想了想,道,“小倌馆?”随即又摇摇头,“不,青楼。”

    十九楼今天下午,热闹得快要进入十八层地狱。

    先是来了一个少年公子,虽然衣着有点凌乱,似乎还沾着点血迹,但神情气质,迥然不同于常人,老鸨向来眼毒,一看那人进来,便笑迎了上去,“公子,你可来啦,兰香可等你很久了哟。”熟门熟路地打着招呼,一膀子就把人给拐了进来。

    那少年清秀的面容上便微微现出赧色,却是一闪即逝,随即神态如常,随手掏出一张银票,斜眼看着老鸨,“什么兰香菊香?听名字就俗不可耐!给我寻你们这的妖桃儿来!”

    老鸨的眼珠子定在银票面额上,闪了闪,立即笑得满脸粉簌簌地掉,“妖桃儿马上就来!就来!”

    城西这里虽然全是三流青楼,但也正因为三流,妓子们更放得开,拉得下面子,做得好功夫,泼辣、放浪、风骚、挑逗,和内城那些风雅青楼,头牌们如同大家小姐一般的端庄矜贵,截然不同的风格。因此一些口味比较重的富家子弟,也会偶尔来此,换换野路子,这少年的打扮出手虽然少见,倒也不算稀奇。

    老鸨急匆匆地去唤人,少年负手仰头,神情倨傲地看着屋顶,一脸生人勿近气质。他站在厅堂正中,楼上花阁的姑娘们便都挤到栏杆前,笑嘻嘻往下掷花儿,四面人流来来往往,都因此禁不住对这异类多瞧一眼。

    这异类自然是邰世涛。

    他奉姐命逛青楼,生平头一回,还要装老手,此刻满头满脸的花儿手帕,浓郁的脂粉气冲得他不断打喷嚏,一边还要装浪荡子,一边还得担心被他藏在外头树荫里的太史阑,不要被人发现,以及等下能否自己走过来。

    来来往往的姑娘们,对这俊秀英挺的少年十分感兴趣,时不时凑过来,“哥哥来玩呀”“弟弟好相貌”,还有个大胆的,直接挤上来对胸摸了一把,惊呼尖叫,“瞧不出来,公子爷好生结实!”顺势就倚进了邰世涛怀里。

    邰世涛直挺挺地站着,表情淡定,心中痛哭……

    本来太史阑打算亲自去小倌馆玩玩,总督大人逛男青楼,这个新闻更有冲击力,但是考虑到现今局势,总督大人需要一个正面形象来振作民心,只好牺牲邰世涛的色相。

    好在被摸了七八把,怀里滚进了三四个女人之后,一脸胭脂水粉红唇印的邰公子,终于等到了妖桃儿的接待,急不可耐地又扔下了一张银票,搂着妖桃儿匆匆进房了。

    他当众扔下的银票面额,令众人发出又妒又恨的惊叹,很多人都没心思玩了,开始纷纷猜测这一看就是雌儿的家伙,是个什么来头。

    “哪家公子哥吧?”

    “少来,咱这静海数得上的大家公子,谁没玩过女人?”

    “瞧那腰板直的,倒像是军人。”

    “或许是哪个武林世家子弟,看他走路的模样似乎会武功!”

    正议论着,忽然众人都心中一凛,只觉得门口一静,靠近门口的人转过头去,其余人直起身来。

    不知何时,门槛上已经多了一个黑衣女子,面容雪白,眼睛细长,正倚着门框,负手冷冷将里面瞧着。

    每个人接触到她的目光,都觉得心中一突,好似脸上被锋利的刀锋刮过,肌肤竟似有生痛感。

    那女子静静立着,眼睛似看着所有人,又似根本没有看人,一字字道:“我的护卫长呢?”

    邰世涛拥着妖桃儿进了房间。

    按照原定计划,他一进房间,太史阑便走到门前,自称寻找护卫队长,然后发怒,然后他出来请罪,再带走太史阑。

    这是个很简单的计划,却很有效果——总督大人府上亲卫队长竟然偷偷出来**,被总督大人发现,性情刚烈的总督大人一怒之下,为整顿风气,亲自上门抓回触犯规矩者——足可以传到南齐朝廷的超级爆炸八卦。

    关于太史阑的不良于行,可以拿她最近害了脚疮来解释,正好也解释了为什么她这两天没有露面。

    这消息会传得很快,会有很多人证明,静海百姓会立即知道,总督大人她没离开静海,她不过是因为脚疮暂时不能行走,她还有心情去抓亲卫队长嫖娼,战局绝对没有想象得那么坏。

    这样就够了,一炷香,一城风动。

    邰世涛走在妖桃儿身后,盯住了她的后颈,马上他会劈昏她,把她搬到床上,做出点胡天胡地的样子。

    打昏她是因为他不愿和这样的女人有任何牵扯。

    他的手臂抬了起来。

    妖桃儿忽然一转身,身子鬼魅般一扭,避过了他的出手,同时脚下一勾,勾住了邰世涛的脚,狠狠一带。

    “砰。”万万没想到她有问题的邰世涛,摔倒在床上。

    他大惊,此刻自己出问题不要紧,但姐姐怎么办?身子一挺便要跃起,但已经迟了,身上一重,那女子已经骑了上来。

    一柄雪亮的小刀搁上他咽喉,头顶的声音已经没了刚才的娇媚,森冷如雪,“邰将军,真想不到,你也会来这里。”

    “我的护卫长呢?”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呆了呆。一些脑筋比较快的人,已经开始琢磨。

    护卫长?本朝四品以上官员才能设成建制的护卫,并且拥有管理人员,现今静海城四品以上的官员不少,但是女的……只有一个!

    静海总督,援海元帅,独霸静海的……太史阑!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那些人身子向后一仰,惊住了。其余人虽然想叱喝询问,但被太史阑气场所惊,也被这些人的神情所惊,也愣在那里,傻傻地瞧着门口的女子。

    太史阑微微皱眉,她无比虚弱,剧烈疼痛,周身的汗滚水般向下流,从树荫里走到这门口,不过几步路程,于她却似受到一场酷刑,如果不是强大的意志支撑,和那些灵药的作用,她现在早已倒下晕迷,哪里还能站在这里?

    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总督府护卫长。”她冷声道,“需要等后头军队赶上来,用军法来请你吗?”

    室内又是一阵死一般的静寂,随即,惊呼声爆起。

    “总督府!”

    “天啊!总督!”

    “元帅大人!”

    呼声如潮,人们激动奔出,纷纷跪倒在地,砰砰磕头,连附近几家青楼,都听见这边喧腾的人声,派人来打听。

    就在这时,人影一闪,墙头上出现锦衣人。

    一炷香时辰到了。

    太史阑在门槛上冷然回首,给了锦衣人轻蔑的一瞥。

    第一局,她赢了。

    锦衣人只带了几个护卫,无论如何不能将这青楼里的所有人灭口,稍后这些人就会流入城市的脉络,将她在青楼出现的消息带给所有人。

    锦衣人在墙头抄着袖子,笑了笑。

    他毕竟不如太史阑邰世涛熟悉地形。虽然准确地猜到了太史阑最终选择的是青楼,甚至比两人思维转得还快,但这边青楼足足有十几家,他又不知道十九楼之前那件事名声大振,他自然是要先从大点的青楼寻起,而十九楼,却是青楼中规模较小的。

    而且刚才在那家青楼他也被绊了一下,一个大胸美貌女子贴在了他身上,他本来还有兴趣看看她的胸,忽然想起小蛋糕的小蛋糕,顿时觉得受到了轻薄,一下子拍死了那大胸。

    想起小蛋糕他总会略微失神,之后因为杀了人又被扯住,虽然他立即就甩脱了,但多少也耽搁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