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5章 巨大八卦(1)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55章  巨大八卦(1)

    韦雅已经带着属下出去了半刻钟,史小翠在墙下焦灼不安地等着,不时让熊小佳去地道口查看,但是始终没有等到太史阑。

    史小翠也觉得不对劲,便对雷元道:“前院护卫可安排好了?大人至今没出来,咱们这边再派人看看?”

    “前院有老于呢。”雷元道,“我马上再派人去。说起来也奇怪,密道入口已经毁了,大人只能选择出来,没有别的路可走啊。”

    “先安排些人下密道。”史小翠想着经过今日这一劫,这密道已经无法再用,也不怕更多人知道其中秘密,“下去找大人,多派些人,另外再派些人到前院寻找,或者大人从别的路出去也未可知。”

    正说着,前院已经派了人来,说于护卫带人下了地道,又在院子中搜了一阵,杀了几个东堂刺客,现在来问下大人是否脱险,后院保护得怎样。

    史小翠等人一听就急了,“大人不在前院?”

    来人说没有,史小翠又忙忙命人在太史阑房间下面的密道细细地找,可是此时密道里,大部分刺客要么死了,要么退了出去,密道里已经没有人。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惊慌——总督大人去了哪里?

    史小翠心跳如擂鼓,她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可是此时她也不敢离开,她还要等着两位小主人归来。

    总督临别时交给她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小主子,她无论如何不能擅离职守。只能祈祷邰将军能保护好总督。

    正在心急如焚,忽然墙头明紫色衣裙一闪,韦雅回来了。她手中两个包裹,一个白底蓝花,一个白底粉红花,正是孩子的襁褓。

    史小翠舒一口气,热泪盈眶地迎上去,韦雅抱着两个孩子,淡淡地道:“他们饿了。”

    史小翠急忙命奶娘过来,这都是早早就准备好的,一直呆在后院里等着。

    韦雅却并没有松手,史小翠看见她两只手分别按在两个孩子后心,心中一跳——难道女孩儿也……

    “我刚发现,这两个孩子都先天不足。”韦雅皱着眉,“女孩儿身体好一些,但筋骨差,男孩儿身体差一些,但骨骼很好,这两个孩子,如果合在一起,真真是极好的练武料子,如今……”她叹口气,“先保命吧。”

    史小翠的心沉了下去,但此时也没有办法,只想着总督府和国公府何等人家,总能为小主人调理好的。

    “敢问夫人,乔雨润呢?”她还关心着这件事。

    “走了。”韦雅似乎不想多说,“投鼠忌器,我放了她。”

    史小翠不说话,她已经安排了人在城门堵截,不能将乔雨润放走。

    “夫人……”她又犹豫了下,才道,“我们大人……好像失踪了……您能不能帮忙寻找……”

    “家主的命令,是让我前来保护两个孩子。”韦雅淡淡地道,“没让我干涉太史大人的事情。”

    史小翠只有闭嘴,苦笑着想有情爱纠葛的女人就是天敌。

    奶娘将孩子抱进屋喂奶,两个孩子吃得香甜,韦雅也跟了进去,坐在一边冷冷淡淡看着,眼神里,却闪着细微的羡慕。

    史小翠在窗前站了站,看她虽然表情淡漠,眼神却柔和,想来这位夫人视武帝如天,绝对不会违拗他的命令,便放心地退了出去。

    她命令护卫团团守好院子四面,又让熊小佳休息一下,自己向前院走去。

    雷元有事过来,正看见她的背影,远远喊了一声,“小翠,去哪?”

    史小翠没回头,只抬起手,对他挥了挥。

    这是雷元看到的,史小翠一生里最后一个动作。

    史小翠到了前院,护卫们正在有条不紊地寻找总督,于定亲自带领,从地道中灰头土脸地出来,满头是汗,眼神焦灼。

    史小翠远远地瞧着他,眼神有点古怪,不知是忧伤还是犹豫。

    倒是于定先看见了她,快步过来,行动间袍角拂动,衬着他长身玉立的身材,姿态颇有几分潇洒。史小翠注意到他穿的是一袭精绣云罗袍子,市面上少见且昂贵。

    于定翩翩少年,向来很注重打扮,最近尤其注重些,众人看习惯了,倒也并不奇怪。太史阑对待下属一向待遇丰厚,四季都让府中针线房给这些亲信做衣服,下发的衣服大家都穿不完,除了于定,其余人很少出去买衣服,也不太清楚于定那些衣服的行情。

    史小翠却是知道的。

    她和杨成两情相许,太史阑教育属下又属于开明开放类型,连带得二五营谈恋爱也很自如,她经常女扮男装去和杨成压马路,杨成家世豪贵,经常给她买些衣物首饰,史小翠拿多了,难免不好意思,她自己不擅女工,便也想买给他精致成衣,有次看见于定一件淡绿色生丝袍子极好,觉得杨成穿着定然也不逊色,便上街在成衣铺子里寻找,果然寻着颜色不同质地一样的,她欢欢喜喜一问价,结果惊得嘴半天合不拢。

    自此之后心底便存了一个疑问:虽然大家月例很高,但负担这样豪奢的衣物还是显得吃力,何况于定的衣服三天两头的换,件件都是好质地。虽说于定家世据说也不错,但他只是一个远支庶子,似乎家族也不会支付他如此昂贵的支出。

    “前院找不到大人!”于定满面焦灼地站在她面前,“小翠,后院找过没?密道就一条,院子就这么大,大人跑哪去了!”

    “后院也没有。”史小翠盯着他的眼睛。

    “那怎么回事?”于定皱着眉,“明明没有路了呀。”他想了想道:“小翠,你是唯一熟悉密道全程的人,你想一想,是不是还有什么岔道可以让人出去的?”

    “不用找了。”史小翠道,“我刚接到大人密令,她已经出府,稍后要返回后院。”

    “那好。”于定舒一口气,“我去前院接应她。”

    “不用了。”史小翠道,“后门有处机关,打开了直通后院总督的院子,可以避人耳目。现在外头全是东堂刺客,可不能被他们发现了。”

    “那好。”于定道,“可需要我派人去后院接应?”

    史小翠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史大哥说哪里话?咱们前后院职司分明,自然不好劳动于大哥的。”

    “是我心急给忘记了。”于定歉然道,“都是今日变故太多,又忧心大人,失了分寸。”

    “于大哥不必上心,咱们都是跟随大人一起血里火里过来的,大人心里,待谁都一样重。”史小翠道,“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是极。”于定望着她,温和一笑,“既然大人马上要回来,我也便放心了。你赶紧去后院迎接大人,不要让东堂刺客再混进来了。”

    史小翠点点头,告辞离去,于定看着她的背影入了垂花门,往内院去了。又等了一等,确定四周没人,忽然跃上院墙,借着墙外一株树的遮掩,眯眼对里头望。

    随即他皱起了眉——史小翠不过刚走,通往内院的道路一览无余,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正疑惑着,他忽然听见身后脚步声响,随即听见史小翠的声音,在他身后冷冷问:

    “于大哥,你在看什么呢?”

    邰世涛背着太史阑,站在总督府的院墙外,这里是一条后巷,行人稀少。

    刚才大厨房的后面,本就已经靠近了外墙,邰世涛背着太史阑从院子里出来时,没什么人发现。

    邰世涛站在巷子里思索,一炷香,半刻钟,往哪走最安全?

    他头一低,对上太史阑冷静乌黑的眸子,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不,不是寻找最安全的地方藏身,而是在这一炷香之内,迅速揭开身份,露面于静海城,让百姓自己将消息迅速传播,安定民心。

    这才是最节省时辰最高效的办法。

    可是问题是,总督府这一处府邸,位置太偏。当初海鲨为了将总督排斥在外,故意占据了城中心的位置,逼得总督府只能修建在城西,之后太史阑入主总督府,虽然有人提议她迁入内城,但她向来是个不肯浪费的,觉得丢弃这么大一座府邸再重建实在劳民伤财,所以现在,总督府离最近的民居还有里许,而那里也不过稀稀落落几户人家,类似贫民窟的地方。

    如果不能在人烟稠密的地方公开露面,就达不到安定民心的效果,更不能令锦衣人有所顾忌,不敢出手。在一两个人面前出现,那些人抬手就会被东堂人给杀了。

    但是一炷香时辰,绝对不够赶到任何一处人烟稠密的地方!

    “有轰动八卦,就有人群……”太史阑忽然有气无力地道。

    邰世涛眼睛一亮——对啊,自己来不及过去,却可以让人过来!

    他脑海里迅速闪过这里的地形,四周的建筑,可以利用的各种信息,忽然道:“小倌馆!”

    与此同时太史阑也道:“小倌……”

    两人目光一触,又是火花一闪。

    附近其实还有一个人烟密集,人流量巨大,并且信息散布极快的地方,那就是,青楼!

    青楼无处不在,无论偏僻还是繁华;青楼无分男女,永远都有客人;青楼无论高级低级,各有各的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