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3章 以我之寿,换你平安(2)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53章  以我之寿,换你平安(2)

    容楚仰望神位良久,终于缓缓一掀衣袍,在正中的蒲团上跪了下去。

    他姿态慎重,面容平静。

    “容氏宗族第一百三十七代孙楚,今于列祖列宗膝前求告。”他低声而清晰地道,“容楚愿以二十年阳寿相折抵,换取太史阑一生顺遂,母子平安。”

    他缓慢而沉重地磕下头去,光洁的额头撞击地面砰然有声。

    青砖地上,有深红的痕迹慢慢洇开,容楚伏地未起,姿态谦恭。

    他不信神灵,一身清贵,此生此世,从不屈膝求人。这是他第一次向虚幻之灵求告,此刻心中却充满虔诚。

    是因为终于发现这世事如此变幻,人间太多为难,便纵绝顶智慧,也未必能事事如意,万般无奈,终寄于天上香火。

    身后忽有响动,他转身,便看见院子里,母亲正捂住嘴愕然而立,看他回头额间带血,霎时泪光盈盈。

    孩子落了下去。

    那个瘦弱的,生产时就险些没命的男孩儿。

    谁都知道再经过这一摔,太史阑的两个孩子就会只剩下一个。

    “接住他!”史小翠的狂喊撕心裂肺,她自己双臂向前,一个扑跪冲去,双膝立即在坚硬的沙石地上蹭得血肉模糊,她却毫无所觉,指尖拼命向前。

    无数人冲近,伸手,还是史小翠离得最近,可是她的心已经沉了下去。

    她的指尖,离那小小软软的身体还差一寸,可她的身形,已经无法再向前一步!

    只差一寸!

    眼看那孩子和史小翠指尖错过,翻滚落地,众人大多闭上眼睛。

    忽然一阵微风拂过,明紫衣裙一闪,一双雪白的手轻轻一抄,在孩子的背即将落地之时,将他抄到了手中。

    那手在抄着孩子离地时,手背已经接触地面,蹭出一条血痕。

    险到极点。

    史小翠跪在地上,还维持着拼命双手前伸的姿势,一颗心从谷底到峰端,此刻看见孩子又落入人手,心又吊了起来。

    她抬头看看那女子,妇人装扮,年纪却还轻,抱着孩子向她淡淡看来。

    史小翠接触到她的目光,心中竟然一震……多么寂寥萧索的眼神!

    此刻她也顾不上什么,眼看那妇人似乎没什么敌意,便决定先对付乔雨润,把大小姐给抢回来。

    她身子僵硬,挣扎一下竟然没能爬得起来……刚才紧张太过,用力过度,她竟然肩膀脱臼了。

    熊小佳跑上来,将她扶起。史小翠还没站稳,就厉声道:“射她!”

    她指的是乔雨润,乔雨润此刻背后已经没有了孩子遮挡,史小翠对她恨之入骨,这是要冒险下杀手了。

    乔雨润头也不回跑得更快,她身形如鬼魅,虽然伤了脚趾依旧跑得很快,追上来的护卫终究有所顾忌,不敢随意射箭,眼看她三窜两跳,就要跳过后院的花墙。

    忽然花墙上出现一排人,正挡住了她的去路。

    乔雨润仰望着那些人,愣住了。

    “你们……你们……”

    明紫衣裙一闪,那妇人抱着孩子,也到了墙头,俯视着乔雨润。

    乔雨润一看清她的脸,脸上的肌肉顿时狰狞扭曲,尖声道:“韦雅!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

    史小翠等人一听这名字,都神色一变……竟然是新任的武帝夫人!也就是李扶舟的名义上的妻子。

    二五营的人,都知道一点乔雨润对李扶舟的心思,也知道一点这几人的旧事,想必此刻乔雨润见了韦雅,心中恨意不比对着太史阑低。

    “我为何不敢来?”韦雅看着她,眼神里掠过淡淡憎恶,“便是来一趟看看你如今模样,也是值得的。”

    史小翠听着两人对话,皱了皱眉,心里隐约觉得,似乎这两人原先就是认识的?

    “你来救太史阑的贱种?”乔雨润眼神阴沉,看着她怀中孩子,忽然格格笑起来,“我的天,韦雅,你可真善良大度!你居然千里迢迢专程来救太史阑的孩子!哦,也是。”她装模作样点点头,“太史阑帮你成为武帝夫人,虽然只是个空架子,好歹你坐上了那位置,你知恩相报倒也是对的。”

    “家主传令,令我等前来护卫太史阑。”韦雅漠然道,“这是家主闭关一年来首次传信,所以我亲自来一趟。”

    “韦雅。”乔雨润忽然又笑了,这回不再是刻薄讽刺,倒显得亲亲热热,“其实呢,你我之间可没什么仇恨。倒是太史阑,她是害扶舟伤情闭关的罪魁祸首。如果没有她,扶舟必然能接受你,你就不会是一个刚成亲便独守空房的武帝夫人,空闺寂寞,无人相伴,还是武林笑柄。可怜啊……到现在丈夫闭关一年没见,唯一一个消息,还是要你来护佑太史阑的孩子……”她窥探着韦雅的脸色,深有所憾地摇摇头,“你真是好性子,换我,早一刀杀了那个贱人!”

    “乔雨润!”史小翠怒喝,“挑拨离间,煽风点火,你有没有廉耻!”

    韦雅面色漠然,一动不动,似一尊雕像矗立在墙头,谁也看不出她此刻心绪。

    乔雨润却觉得十拿九稳,理也不理史小翠,声音更加诱惑,“这个孩子……你瞧,是太史阑那个贱人,未婚生子,和容楚搞出来的贱种。她都和容楚生孩子了,还要拉扯着你家扶舟,这不是欺负扶舟和你?你又凭什么千里迢迢地来救这两个小杂种?这将你这武帝夫人置于何地……”

    “这两个孩子,骨骼清奇,我很喜欢。”韦雅忽然道,“如果太史大人同意,我想收他们做契子女。所以,请你不要一口一个贱种。”

    乔雨润呛住,不断咳嗽。

    “你刚才说得也对,也不对。”韦雅淡淡道,“我和太史阑之间那笔帐,不劳你来算。不过你说你我之间没有仇恨,我还不敢这么认为。”她伸指点了点乔雨润,眼神讥诮,“我相信,你恨我不下于恨太史阑,只要有机会,你一定会杀我。”

    乔雨润给她一指点住,只觉得浑身发冷,她仰头看着气质高贵的韦雅,再低头看看自己一身泥泞血迹的狼狈,顿觉一心的恨意,都腾腾地涌上来。

    韦雅算什么东西?当初只是李扶舟身边一个女属下,大丫鬟的地位!一朝成了武帝夫人,如今武功出手,连带周身气度,四面拥卫,竟然都已令她无法追及!

    而这些,本来该是她的,她的!

    “韦雅!”她脸色一冷,又恢复了先前的狰狞,“既然你要救这贱种,现在就给我乖乖让开!惹怒了我,我先掼死她!”

    “留下孩子,我让你走。”韦雅不看她,站在墙头仰望云天深处,极东之地,眼神很远。

    “夫人!”史小翠急了,乔雨润这样的祸害,怎么能放走?

    “你们有把握留下她的性命,并且保证孩子的安全么?”韦雅眼光转过来,依旧那般空,却又似乎带着淡淡讽刺的眼神。看得人心中难受,觉出沧海桑田般的寂寞。

    史小翠一怔。

    “我们也没这把握。”韦雅道,“孩子为重。”

    史小翠只得默默无语。

    “先让开路。”乔雨润狰狞地道,“我要先出了总督府,到了安全地方,咱们再来谈条件!”

    史小翠等人怒目相视,熊小佳落到人群后,悄悄召来一个人,低低嘱咐几句,那人领命而去。

    史小翠用眼角余光看见他们的动作,心中稍安,冷哼一声。

    走得出这总督府,也走不出静海城!

    “既然如此,任凭夫人做主。”她道,“但请一定保证我家小主人的安全。”

    “你放心。”韦雅道,“既然我来了,自然不能坏了你们的事。总督府和国公府,也不是我李家能招惹得起的。”

    史小翠听她说话,平和里总带着点骨头,听着甚不舒服,想来韦雅虽然没有被乔雨润说动,其实心中还是存了点怨气。她此时顾忌着小公子还在韦雅手上,只得当没听见。

    墙头上的人让开,乔雨润冷笑着迈过墙头,韦雅也要跟过去,史小翠急了,急忙道:“烦请夫人先把小公子还给我……”

    “没看见我一直按着他后心吗?”韦雅道,“你家小公子先天不足,母腹之中又受了太多折腾,我一直以真气护着他的内腑,是否能存活,还要看机会……”她身子一闪,已经跟着乔雨润追了过去。

    史小翠呆呆立在原地,想着她临去的几句话,心中巨震。

    “先天不足,难以存活……”她痴痴地扭紧了手指,“怎么办……”

    “我尊敬的太史总督。”锦衣人手里的剑悠悠晃晃,漫不经心地指着太史阑的太阳穴,“看到你真令人欢喜,看到你萎缩于男人怀中更令人欢喜。”

    邰世涛看着他的眼睛,乌黑深邃的眸子,眼角微微挑起,看上去有三分喜意,仔细琢磨却只有漠然。

    淡淡的,因为看穿和掌握一切,而觉得无趣的漠然。

    邰世涛默不作声爬上来,并没有理会那悬在头顶的剑,果然锦衣人的剑也向后退了退,但还是对着他和太史阑的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