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8章 双生(3)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第548章  双生(3)

    “大人……”史小翠轻轻道,“您……您休息一会吧……”

    她这么一说,容榕才惊觉,太史阑虽然之前一直支撑着,但孩子已经生下,按照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必定要昏睡很久的,她到现在还没昏,难道……

    太史阑又看了孩子一眼。

    她那一眼饱含歉意。

    随即她毫不犹豫转脸,用眼神示意史小翠过来,“小翠。我的两个孩子,交托给你。给我……务必保护好她们的安全。”

    不等惊讶的史小翠回答,她又转向邰世涛。

    “世涛,去换件袍子,把脸弄脏……下面,我把我自己的性命,交给你了。”

    众人震惊。

    “城中……乱起来了吧?”太史阑微微闭着眼睛,胸口起伏,“苏亚她们应该是出事了……东堂探子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若不出面……局势难挽……”

    “可您怎么能出面!”史小翠失控地喊起来。

    “拿药来……”太史阑示意稳婆,“那个箱子里……对,不管是哪瓶……统统拿来……都是好的……”

    容榕要去拦,被太史阑一个眼神击退,那嬷嬷同样无法抵抗太史阑的命令,把箱子里几个药瓶都拿了来,太史阑用眼神示意她把瓶子里的药倒进自己口中。

    这些都是李扶舟给的药,已经说明了相互之间没有冲突,太史阑把这些万金难换的灵丹,当蚕豆吃了一把,这时候也不必心疼宝物,她一向认为,发挥作用了的宝,才真正值价。

    几人默默站立,看着她直着脖子将那些药丸咽下去,容榕急忙要去烧水,太史阑摇摇头,忽然想起什么,道:“速速去看……密道里几具尸首……”

    熊小佳飞速去看了,回来报说海鲨及其女儿的尸首都在,但没有找到乔雨润的。

    太史阑脸色一变,立即道:“给我伤口再包扎一层,用布带,紧紧缠一层!”

    忽然“砰”一声巨响,从上头传来,听来像是什么东西被砍碎。太史阑眼睛霍然睁开,“快!”

    她的话向来就是命令,众人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容榕立即拿来干净白布,邰世涛和熊小佳要避出去,太史阑只道:“别离开……背过身去……”

    上头砰砰声更响,容榕心慌意乱,快速地掀开被子,此时邰世涛还没完全转身,眼角一瞥,正看见太史阑整个腹部都缠着白布,布上殷殷血迹。

    他浑身一震,险些转身扑上去,却被史小翠的目光逼住。

    邰世涛有点麻木地转身,面对着墙壁,他只觉得脑子里木木的,似乎什么都有,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心却跳得极快,快得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全身的血液突突地往上涌,他痛苦到恨不得将自己缩起,缩成一团。

    那腹部的伤口……

    他终于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此刻却什么都不能做,他想一拳打在墙上,恨这老天为什么要给姐姐这许多磨难,可是最终他只是咬紧牙关,齿间迸血。

    上头声响更烈,随即豁啦一声,熊小佳惊道:“密道门被强力打开了!”

    “当真不怕死!”史小翠咬牙恨道。

    “他们人多,倾巢而出!”熊小佳道,“刚才我过来时,整个院子都窜着刺客,今日他们是铁了心,要把总督府搅个天翻地覆!”

    容榕快速地给太史阑包扎伤口,用力很紧。

    外头光影变幻,显然有人已经进来,忽然箭声猛烈,响起无数惨呼,随即又有人影洒血翻倒,落入陷阱,瘆人的惨叫在幽深的密道之下,回旋不休。

    密道逢单数机关打开,这些东堂刺客正面撞上。

    邰世涛忽然快步行到那边柜子前,翻出件袍子套上,又胡乱抓了把泥土用水混了,在脸上擦了擦。

    史小翠默默从柜子里拖出一个藤箱,将包裹好的两个孩子放进去,说起来也奇怪,这时候两个孩子竟然都不哭了。

    那边容榕也已经给太史阑包扎好,邰世涛走过去,将太史阑抱起。

    上头有更多的人影冲下来,东堂这次打的是人海战术,前头死了一批垫脚,更多人却已经摸清了机关规律,踩着同伴的尸首进入密道。

    “咻。”这些人还没落地,已经射出火箭,火箭落在那些绿荫植物上,熊熊燃烧。

    产房的门还关着,从阶梯下到产房门口这一段路的机关,已经被史小翠开启,但东堂这种拿人命铺路不惜一切代价的战术,注定这些机关也拖延不了多久。

    “你和大熊,带她们走!”太史阑盯住了史小翠。

    史小翠咬牙,拎起藤箱,在熊小佳护卫下打开产房后头密道,忽然又停步,“乔雨润会不会还在密道里……”

    太史阑只摇了摇头。

    乔雨润爱惜性命,绝不会留在密道里,何况东堂刺客能知道地下密室所在,定然也是在上面碰见了她。

    史小翠放下心,咬牙将藤箱举了举,转身离去。

    容榕看见太史阑最后一眼盯紧藤箱,看见她眼圈在瞬间红了。

    她心中充满凄怆——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儿,嫂嫂甚至没来得及给她们喂奶……

    然而太史阑瞬间就恢复了平静,看向那两个婆子,眼神里掠过犹豫之色,随即道:“让她们其中一个……扮成我……”

    容榕一怔,看着太史阑脸上神情,看见两个嬷嬷簌簌发抖之态,忽然道:“嫂嫂,别用她们!她们不成,我来!”

    太史阑犹豫了一下,她当然知道嬷嬷不成,但此时也无人手好用。

    她想了想,觉得以容榕的灵活,此事并无危险,便道:“你要小心。”

    “我会的。”容榕催她,“嫂嫂您吩咐吧。”。

    太史阑唇角欣慰地一扯,示意她换衣,“穿上我的衣服……在他们进来的刹那进左边密道,那里留了一处生门……你记得躲进去……没事,他们更想生擒我……只要他们不敢下杀手,你就没……”

    容榕根本没听,直接开始脱衣服,换上她的宽大染血的袍子。

    邰世涛抱紧太史阑,看她一眼,道:“你小心……”

    容榕根本没看他,只点了点头,道:“保护好嫂嫂。我把她交给你了。”

    邰世涛吸一口气,“拿命。”

    两人此时才对视一眼,邰世涛看她小小的脸上全是鲜血,心中又是一震。

    “别怕,谁都死不了。”太史阑虚弱地道。

    众人都肃然点头,邰世涛抱着太史阑走进密道,屋子里最后只留下了容榕和稳婆嬷嬷们。

    太史阑最后走的时候,看了一眼稳婆,似乎想说什么,但她又看了一眼邰世涛和容榕,终究没说话。

    邰世涛则满心是太史阑的安危,急急抱着她,进入密道。

    屋子里只剩三个人,稳婆和嬷嬷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容榕沉默地站着,外头的火光隐约透进来,映得她眉目间光影黯然。

    随即她走过去,手抚在嬷嬷肩上,温柔地道:“别怕,等会刺客进来,目标也只会是我,不会注意你们的。你要再不放心,我给你个武器。”

    嬷嬷惊喜地点头,喃喃道谢,伸手去接,容榕一手递过一柄匕首,按在她肩上的手,忽然轻轻向下一按。

    那嬷嬷身子一颤,伸出去的手垂落,靠在墙上僵立不动。

    稳婆侧对她们,听见容榕的话,也呐呐道:“姑娘给我柄武器防身吧……”

    “好。”容榕转身,手中匕首向前一递,插入她腹中。

    稳婆喉咙格格两声,惊骇地看着她,砰然倒下。

    容榕闭着眼睛,将僵死的嬷嬷身子一推,那嬷嬷也倒在稳婆身上。

    容榕转身,自始至终,她没有看那两具尸体。

    火光明灭,她闭着眼睛,半晌,有两行清泪流下来。

    她曾有过一霎的恶念,之后幡然悔悟,当时她发誓要一生茹素,一生敬佛,一生再无杀戮之事,然而这么快,她便不得不亲自动手。

    出手的时候,只觉得心如刀绞,经历那一番后,她对一切涉及死亡的事都如此厌恶,那些血腾腾泛上来,堵住了她的心口。

    可是她不能不做,为了嫂嫂。

    “你们胆子太小,东堂刺客进来必然泄密……事关太多人生死,你们不能活……嫂嫂有心要灭口,却不想令我和世涛为难……嫂嫂体谅我,我怎么能给她留下任何一丝危险。”

    她缓缓地跪了下去,一拜。

    “我会为我今日罪孽,赎罪。”

    火光跃动,照耀此刻孤独跪在尸首前的少女……她是国公府如珠如宝的唯一小姐,她是武将世家兄长们呵护长大的天之娇女,她是注定一生顺遂永久光明的千金贵族……她一生里,第一次真正杀人。

    “砰。”一声巨响,伴随一阵惨呼,整个地下密室都在颤抖,产房门开了。

    门开之前,容榕身影一闪,进入了密道。

    冲进来的东堂刺客,隐约看见一个白影,捂住肚子,慢吞吞往左边密道去了,都赶紧追过来。

    容榕在密道入口处,按照太史阑的吩咐打开机关,一道生门竟然是开在上头的,她为了让刺客能“看见太史阑”,特意在门口等了一会,眼看第一个人已经跨进来,闪亮的刀光射到密道里,才一缩身子躲进密道,留下一片飞扬的白色的染血衣角。

    “太史阑在那里!”立即有人追过来。

    容榕爬进顶头小门,开启机关,小门关上,身后还是一条密道,短短的,斜斜向上挖,如果她没有料错的话,这密道应该最后和那条安全道路连接在一起,她只要顺着这道路爬上去就可以了。

    底下的人已经追过来,隔得很近,她听见杂沓的脚步声就在脚底响起,随即便是风声,再之后……就是惨呼。

    机关启动了,这群人的下场,和海鲨一样。

    她微微松了口气,却也不敢太松懈,因为东堂这次派出的人实在很多,死掉这一批,后面一定还有人。

    她轻轻开始爬动,爬不了几步,却忽然发觉自己动不了了。